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万银子卖亲爹,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51章 20000银子卖亲爹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万银子卖亲爹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万银子卖亲爹

林绍轩来了,就站在林绍翰住的客房门前,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他却知道,这一切一定是大哥做的。他管不了那么多,他现在只想知道老爹在哪里。
  
  吱嘎一声,门开了,兄弟二人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站着,脸上再没了往日的伪装。林绍轩目光犀利,看着面前满脸阴毒的大哥。
  
  “父亲在哪里?”
  
  “父亲?他正等着你呢,等你去跟他团聚。”林绍翰的嘴角翘起一丝讥讽,原先刻意维护的好大哥形象半点也不要了。他拉开门走出来,转身推开了旁边的房门。
  
  “进来看看吧。”
  
  林绍轩皱着眉头,示意身后的几个护卫在门外守着,自己跟着大哥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客房,里面没有一个下人,一进门就是一张大床,床上有一顶青色的床帐,这会儿被分开挂在帐钩上,露出床上躺着的老者。
  
  “父亲!”林绍轩走上前去,仔细打量着这个其实没见过几次面的林老爷。
  
  他老了,不过分开个把月,他就老得如同风中的残烛,原先还算富态的脸瘦得凹陷,头发也已一片花白。他的嘴角歪斜着,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只在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响,。
  
  “父亲,你怎么了?轩儿来了,你听得见吗?还能说话吗?”林绍轩的眉头跳动了几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威严的,追在自己身后喊打的林老爷吗?
  
  虽然这个父亲没有给过他父爱,可他总归是这个身体的生父,是母亲最惦念的人,林绍轩不能放任他落在大哥的手里受这样的折磨。
  
  自己的一切一夕之间全没了,爱护了二十年的大儿子一心只想报仇,被自己忽略了二十年的小儿子却在此时出现,林老爷悔恨交加,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使不出一丝力气,他使劲挣了挣,眼里终于落下两行浊泪。
  
  “走吧,咱们谈谈。”林绍轩深深看了父亲一眼,就率先退出房间,走进大哥的房里。
  
  林绍翰也看了这日薄西山的老父一眼,没有说话,只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他默默转身,跟在林绍轩身后走出去,又默默地关上门。
  
  “你想谈什么?”他打量着自己的二弟,却发现已经看不透他了。他的身上没了原先的纨绔气息,只有冷静与从容,他就那么站在自己面前,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惶急,只是平静地看着自己,林绍翰却感觉自己已经被他看了个通透。
  
  “我要接父亲走。”林绍轩也在打量他的大哥。
  
  这个人,昨晚气病了父亲,又想亲手勒死母亲,他刚刚放了一把大火,把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家烧成一片白地,可他这会儿看起来却没有半点惶惑或紧张,有的只是眼底的疯狂。
  
  “我不同意。”林绍翰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却没有喝,只是用手指摩挲着杯沿。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林绍轩不想跟他啰嗦,当年的事他不好评判,他只想把父母接走,让他们安安静静地过完下半生。
  
  “条件?我能有什么条件?我想要老毒妇的命,你肯给吗?”林绍翰彻底不掩饰了。林夫人逃走,唯一能收留她的就只有林绍轩,他现在还想跟自己谈条件?
  
  “换一个吧,你昨晚已经杀了她一次。”林绍轩叹息一声。
  
  “昨晚谁打的我,把她交出来!”林绍翰想起昨晚挨的那两下子,又觉得后脑和额头疼得厉害。
  
  “大哥,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是我母亲对不起你,可她好歹也把你视若亲子养到二十多岁。你昨晚已经杀过她一次,只是她命大被人救了。你气病了父亲,毁了林家的生意,还烧毁了林府,有多大的仇怨也该了结了。”
  
  林绍轩此时已成气候,再不用刻意维持原先的纨绔模样,他眉头轻皱着站在那里,林绍翰却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
  
  “了结?老毒妇一天不死,这事就一天不会了结!”林绍翰眼底布满血丝,他猛地站起身,衣袖带倒了水杯。水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却没有一个人去看它。两兄弟就这样对视着,一个平静,一个疯癫。
  
  “你把她的人头送过来,我就放了你父亲!”
  
  “他也是你的父亲!”
  
  “哈哈哈哈,父亲?他是个什么父亲?他只把我当成赚钱的工具,我每天起早贪黑去赚钱,你却每天花天酒地去玩乐!这样的父亲我不要,我只要我的亲娘!”
  
  林绍翰很想伸出手,掐死林绍轩,掐死这个叫他妒忌了二十年的弟弟。每次看到他在母亲的怀里撒娇讨好,他的心都疼得滴血。如果,自己的母亲还活着,她也会这样搂着自己,这样笑得满眼温柔,她也会把最好的一切留给自己,而不是叫自己只能这样眼巴巴看着别人,心里满是羡慕嫉妒恨。
  
  他不能出手,门外站着二弟的四个护卫,自己只要一出手就会被他们抓住,然后无情地剿灭。
  
  “你不要就给我,我来给他养老送终。”林绍轩看他疯狂地大笑,眼里却有掩藏不住的杀意。他忍不住退后了一步,很想离开这个已经着了魔的大哥。可是他不能走,母亲还在家里等着父亲的消息。
  
  “好啊,两万两银子卖给你!”林绍翰嘴角扯出一个讥诮的笑,“反正你有钱,要不要拿出来救你的父亲,你自己看着办。”
  
  “多了!”林绍轩想都没想就还价,实在是奸商本性。
  
  “嫌多别买!”林绍翰寸步不让。
  
  “行,立个字据吧。”林绍轩带了银票,他一伸手就掏了出来。原本他还想着自己拿些银子补偿林绍翰,把母亲的嫁妆留下,没想到这个大哥如此疯狂,竟然要卖自己的父亲。
  
  “字据?你当我傻子吗?”林绍翰满脸讽刺的笑,“你是怕花光了建书院的钱没法交代,还是想事后再找我算账?”
  
  唉,大哥你都不调查对手实力的吗?我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连一千两银子都要跟你讨的小纨绔了,两万两银子根本就不需要挪用善款。
  
  林绍轩眼光闪烁,在心里把得失盘算了一遍。
  
  “行吧,银子给你,父亲我带走。咱们从此恩断情绝,希望你不要再来招惹麻烦。”林绍轩数出两万两银票,嘴角也抽了一抽。真是荒唐,这世上居然有人拿自己的老爹去卖钱,而自己竟然就是那个买爹的傻瓜。
  
  林绍翰接过银票看了一眼就揣进了自己怀里。“人你可以带走了,不过这银子只够买你爹的命。”
  
  林绍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上没有一丝骗了银子的得意,有的只是悲凉、恍惚和疯狂。
  
  “你好自为之吧,希望你不要再做傻事!”林绍轩不想再去跟他谈起往事,跟这样的杀人纵火犯能说得通吗?自己把爹娘保护好就行,他总不能冲进家里去杀人吧?
  
  “我们还会再见的,到时候我要看到你哭!”林绍翰恨死了二弟这淡定冷漠的模样。他不是个不学无术的小纨绔吗?从前每次见面他都会陪着笑脸跟自己讨银子,这次为什么不一样了?好像他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个,自己却成了他脚底的蝼蚁。
  
  林绍翰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砰的一声关上门,把林绍轩关在了门外。
  
  等着吧,老家伙昨晚连受两次刺激,他扛不了几天了,就算治好也是手脚不能动,有口不能言,就让他活着受折磨吧。至于老毒妇,哼,你一个小小纨绔能护得住她吗?
  
  林绍翰摸了摸怀里的银票,嘴角翘起一丝冷笑。善款现在在我这里,我看你还拿什么去建书院,还拿什么去蛊惑人心。等大家发现受了骗,我再去推波助澜,定叫你在杭州再无立足之地!
  
  不提林绍翰自己一个人的,只说林绍轩叫护卫抬了老爹放去车上,一边命采青赶车回府,一边命苏权去请薛神医。看老爹这样子恐怕病得不轻,也不知道薛神医还能不能救。
  
  林绍轩忙着医治老爹、安抚老娘,又是针灸熬药,又是擦身换衣,忙得中午饭都顾不上好好吃,连瑾瑜都没空去陪,早就把一个人忘到了脑后。
  
  此人是谁?正是倒霉鬼林绍睿。
  
  林绍睿才真是惨,好不容易娶到个漂亮媳妇,又被放在铺子里学做生意,他还以为今后可以过上幸福的小日子了,谁知快活了才几天,就接连受到致命的打击。
  
  铺子里都是讨债的,好不容易逃回家以为可以有老爷和大表哥做主,谁知睡到半夜就被一阵锣声惊醒,等他慌慌张张带着雪姨娘和媳妇逃出去,家里已被烧成了一片白地。老爷夫人都不见了,大表哥也不见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火场上焦头烂额。
  
  “呜呜,睿儿,这可怎么好啊,咱们以后住哪儿啊!”雪姨娘哭丧着脸。她里面穿着寝衣,外面披着件斗篷就跑了出来,李莹月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我也不知道啊!”林绍睿跟着大家一起救火,这会儿火终于灭了,可家里烧得只剩下花园边的一个小楼和几间下人房,虽然没着火,却也烟熏火燎得不能住人了。
  
  “娘子,你带了多少东西出来的?”林绍睿眼巴巴看着媳妇怀里抱着的小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