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五十九章 龙阳会玉郎炫技,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59章 龙阳会玉郎炫技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龙阳会玉郎炫技

第一百五十九章 龙阳会玉郎炫技

“林贤侄,你们年轻人聚会,老夫就不在这里碍眼了,我去后面找瑜儿。”江知府趁着起身之势推开挨在身边的小倌,使劲捏着手才忍住没拍打自己的衣袍。
  
  “哦,伯父稍坐,瑾瑜马上就来。”林绍轩伸手搂住身边小倌,偏不肯站起来送他去。
  
  “哎,这个……”江知府见两个儿子已经有些蠢蠢欲动,自己的身边的小倌又贴了过来,实在是不想再多坐了,“我还是去找他吧。”
  
  “父亲寻我何事?”一道温润的嗓音响起,江瑾瑜却在此时走了过来。
  
  “啊,没什么……”江知府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点都忍不下去了。他正想赶走身边的美男,却见那一向出尘的三儿子竟然也任一个男子坐到了身边,还跟他热切交谈起来,仿佛已经忘了自己这个老爹还站着呢。
  
  “老爷,快坐下吧,奴家陪您喝一杯。”身边的美男不合时宜地搂住他的胳膊撒着娇,另一只手不经意地从他的臀后划过。
  
  呕,实在是没法忍了,有什么事下回再跟这两个小子谈吧。江知府生怕自己刚才吃的再吐出来,赶紧把那小倌推开。
  
  “瑜儿,林贤侄,衙门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你们好好玩。”
  
  “哦,儿子恭送父亲。”
  
  江瑾瑜刚刚站起身就被林绍轩按住了,“你坐在这里陪客人,我去送知府大人。”
  
  “伯父请!二位公子请,欢迎下次再来!”林绍轩把满脸不快的江知府和意犹未尽的两位江公子送出大门,转身不由得噗嗤笑了。
  
  小样,吓不死你!林二公子想起自己当初为情所困跑去楚风馆泡美男的糗事,笑得咯咯抽气,一路笑一路跑回了东花园。瑾瑜还在那里等着呢,林绍轩不放心。咳,主要是不放心他身边坐着的两个美男。
  
  林绍轩快步而回,生怕玉郎被刚才他身边的两个美男勾搭走,还没归座,便见那边三人已凑作一堆。
  
  “没想到竟能有幸亲见江家玉郎风姿,蔷此生再无憾了!”左首那位身材修长秀美的小倌说道。
  
  “小子亦擅吹箫,不知可否向郎将大人请教一二?”右首一个圆圆脸蛋大眼睛的小倌也凑了过去。
  
  啧啧,我家玉郎实在是男女老少通吃太受欢迎,我还是赶紧过去吧。林绍轩有了危机意识,连忙钻进三人的圈子,伸手就把江瑾瑜搂在怀里,把那虎视眈眈的二人隔了出去。
  
  “咳,聊什么呢?说得如此热闹。”
  
  “林二爷真是好福气,我们两人羡慕得紧,正说不知何时才能有幸得了二爷的怜爱呢。”高个子的小倌举袖掩口,露出个秀气的笑。
  
  “哈哈,你们少诓我。今天请你们来,只是因为咱们郎将老爷喜好音律,听说你们俩一个擅弹琵琶,一个擅吹箫,正好今天有机会交流一下。”林绍轩笑骂一声,转身命下人准备乐器去了。
  
  这两人可都是他特意为瑾瑜请的,楚风馆里的清倌人,卖艺不卖身的乐师,在杭州城里非常有名,价钱嘛,林二公子还承受得起。
  
  “江公子请指教!”高个子的张蔷接过琵琶调了调弦,弹了一曲《阳春白雪》。
  
  “好!”众纨绔就算不能听出什么高深的门道,但也不影响人家听个热闹,一曲弹完,都在那里鼓掌叫好。
  
  “瑾瑜,我们几个等着听你的箫可是已经等了个把月了,今天这样的好日子,不如你亲自吹一曲?”金大俊虽然也喜欢张蔷,但有玉郎在这里,他哪还顾得上别人?
  
  “不忙,请潘郎先吹一曲。”江瑾瑜笑着摇摇头,准头看向身边圆脸的小倌。
  
  “那我就献丑了,还请江公子多多指教。”小潘郎站起身,接过下人递上来的湘妃竹箫,呜呜咽咽吹了起来,正是江瑾瑜最爱的那首《红豆曲》。
  
  这小潘郎本不姓潘,只因他生得美,又擅音律,大家都说他貌比潘安,便得了这么个花名。他心里暗暗较着劲呢,比容貌他自认确实不如玉郎,但这箫他可是下了大功夫从小练的,就不信还不如你。
  
  林绍轩坐在席上,见那小倌一边吹奏一边只顾拿眼瞟着江瑾瑜,心里忍不住好笑。
  
  “嘿,他看上你了!”他凑去瑾瑜耳边嬉笑着说道。
  
  江瑾瑜瞪了他一眼,一只手在袖子的遮掩下伸了过去,悄悄扭住了林绍轩的腰,“还要不要胡说?”
  
  “我才没胡说呢,你看他,眼里只有你一个人。”林绍轩肉不痛就不知道收敛,还在一个劲儿胡说八道,突然就感觉那只手扭得紧了,跟着还转了一圈。
  
  “痛,痛啊!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林绍轩咝咝呼痛,握住了腰间的那只手,“你们刚才凑那么近,还不许我吃醋?”
  
  “当然不行,人是你请来的,今天我要玩个痛快。”江瑾瑜放开手,偏过头去假装看小潘郎吹箫,再不肯去看林绍轩了。
  
  “小祖宗,我认输还不行吗?你想玩什么我给你玩,保证比他们好玩多了。”林绍轩两只手都搂上他的腰,头也搁去了他的肩上。
  
  “真的?怎么玩都行?”两只手被捉住狠狠一捏,林绍轩突然觉得有些寒意。完了,难道刚才我搂着张蔷被他看到了?我那不是为了吓唬你老爹吗?
  
  唉,小醋坛子又翻了!林绍轩没法子,只好咬着牙点头,“随你怎么玩,哥哥我都认了。”
  
  耳边传来两声得意的轻哼,江瑾瑜就那么端坐着任他挂在身上,认真地听曲子去了。
  
  完了,今天晚上又得被他折磨死!林绍轩想想玉郎的惩罚,突然感觉心头一片火热,怕自己现在就失态便不敢再贴在他身上,赶紧趁着众人听曲子的空闲溜了出去,命下人安排别的活动。
  
  这些小倌不过是用来吓唬江家父子的,正经的谁会在家里搞龙阳大聚会啊,他还有许多美妞没叫出来呢。
  
  等小潘郎一曲吹完,下人们也在花园里摆下了各种玩乐设施。古代真没什么玩的东西,左右不过是喝酒、下棋、投壶、双陆,林绍轩也准备了赌具,叫那些手痒的自己玩去。
  
  “各位随意,还有别的什么要求都不要客气,今天我是有求必应。”林绍轩拍着手便想先溜去玩玩投壶,却被金大俊一把扯住。
  
  “别走,我们要听过郎将老爷的箫才能去玩。”
  
  这家伙从苏州时便开始惦记要玉郎吹箫,今天都说了两回了。林绍轩看看江瑾瑜,就见他施施然站起身来,从琴儿手里接过紫玉箫。
  
  “那瑾瑜就献丑了。”
  
  玉箫在手,江瑾瑜刚刚的慵懒便全都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那飘飘欲仙的神仙姿态。他双手执箫轻送内息,缠绵幽咽的箫声随之响起,园内众人连呼吸都放到了最轻,生怕惊扰了他,又怕呼出的气息吹散了他的身影一般。
  
  那箫声先是幽怨低沉,悠悠似要断绝,却忽然急转轻扬,仿佛两只仙鹤正在云中追逐嬉戏,听得人如痴如醉。林绍轩满眼痴迷,看着面前的人,随着箫声仿佛又回味了一遍从当初的求而不得到如今的恩爱缠绵。
  
  “玉郎……”他痴痴出声轻唤,那人仿佛心有感应,箫声一收,转为婉转平和,悠悠然吹至尾声。
  
  林绍轩闭上双眼仔细品味,那箫声虽无形却仿佛有质,正缠绕在他身边呵护爱恋,使他沉醉不能自拔。直到玉郎一曲奏完坐到他身边,轻轻将他带入怀中,林绍轩才醒过了神。
  
  “玉郎,我……”林绍轩眼里都是爱慕渴求,嘴唇颤抖着便要贴过去,却被一只白瓷杯子挡住。
  
  “喝茶。”瑾瑜的声音平和中带着戏谑,林绍轩听了这一声才醒过神来。
  
  天啊,我居然听一首曲子就听醉了,痴了!林绍轩转头四顾,发现众人都还保持着痴痴的样子坐着,竟不知箫声早已停了。
  
  你干什么了?玉郎的箫他常听,却从没一次有这样的效果。林绍轩心下疑虑,瞟了江瑾瑜一眼,却见他只是微笑,只得自己先鼓掌大叫:“好,太好听了!”
  
  “哦,简直是神乎其技!”
  
  “我竟然听醉了!”
  
  听到林绍轩的掌声,众人这才纷纷回神,连忙跟着拍手叫好,手掌都拍红了也不肯停下来。
  
  “从来只知道你的箫是一绝,没想到竟好听成这样,叫我们今后还怎么活?”金大俊摇头晃脑地拍着大腿,摇晃着他那颗大胖脑袋。
  
  “跟你一比,我竟连窝边的草鸡都不如了。”小潘郎失魂落魄,嘴里念念叨叨,再不敢升起与瑾瑜较劲的念头。
  
  “哪里,你的箫也吹得极好,只是太重技巧,反倒流俗了。”江瑾瑜微微一笑,随口点拨了他一句。
  
  “技巧?流俗?”小潘郎低着头念个不停,仿佛有了领悟。
  
  “好了,曲子也听了,咱们快去玩乐,别都窝在这水阁里了。”林绍轩率先站起来,搀着江瑾瑜的手,拉他走进花园里,“今天我要在这里好好玩个痛快。”
  
  “想玩什么?我陪你。”江瑾瑜任他牵着手走在身边。
  
  “嘿嘿,玉郎,看在哥哥如此辛苦的份上,晚上的惩罚可不可以轻点?”林绍轩把他的手悄悄捏了一下,陪着笑脸讨饶。
  
  “可以呀,只要你有一项能赢了我,不但饶了你的罚,晚上我还任你玩呢。”
  
  “真的?”林绍轩两眼放光,浑然不知自己已跳进了别人的陷阱。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是再输了,晚上的惩罚变双倍。”
  
  “好,我赌了!”林二公子一拍大腿,就这么愉快地成了别人嘴里的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