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六十七章 碧水轻烟双剑,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67章 碧水轻烟双剑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碧水轻烟双剑

第一百六十七章 碧水轻烟双剑

方佩寒抚摸着手中的宝剑,长长叹了口气,目光幽幽不知看向了哪里。
  
  “怎么?方兄是操心家里的事?你的身子还没好,现在经不得颠簸,不如你修书一封报个平安,我让人给你捎回去。”
  
  “哦,好,多谢林公子!”方佩寒回过神来,连忙放下宝剑道谢。
  
  “这次为了救我,害林公子破费不小,佩寒不敢拿银子污了公子的眼,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对宝剑才拿得出手了,还请公子收下吧。”说完,他把木盒往林绍轩面前一推。
  
  “你这是做什么?”林绍轩不高兴了。老爷我出钱出力的,难道是为了图谋你的宝剑?
  
  “公子莫恼。”方佩寒连忙站起身,“我知道自己这事十分棘手,公子短短十日就帮我全处理好,一定是花了很大代价。我全家的命都是公子救的,这对宝剑又算得了什么?公子还请收下,小人才能安心住在这里。”
  
  说完,他便将宝剑捧过头顶跪在林绍轩面前,大有你不接受我就不起来之势。
  
  额,十日?才过了十日吗?林绍轩离开玉郎便觉度日如年,每一天都过得非常辛苦,听他说才十日,不由得皱着眉头痴痴地忘了反应。
  
  方佩寒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他就那么镇定地跪着,手稳稳地托着木盒,一点声音也不出,直到林绍轩自己突然醒过神。
  
  “方兄快起来!”林绍轩一边告罪一边伸手去拉,“小弟心事重重,一时失神了。”
  
  “请公子收下宝剑。”方佩寒稳如磐石,任他怎么拉也不动分毫。
  
  “哎呀,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连握剑都不会,把这宝剑给我不是明珠暗投吗?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林绍轩想要人家给他卖命,又怎么肯收下这惹祸的宝剑。
  
  方佩寒心坚如铁不动分毫,任他怎么拉都不起身,也不说话,就这么举着剑跪在地上。
  
  他已经听师哥说了,林公子为了救他,光药费就花了几千两,还搭上一支四百多年的老参,这次为了帮他销案,又不知托了谁的人情花了多少银子,这样的恩情叫他怎么还得起?
  
  “唉,方兄,本来我还有件事要请你帮忙的,这样还叫小弟怎么开得了口?”林绍轩没法子,只好换个办法劝说。
  
  “公子但有所命,小人万死不辞!”方佩寒也是个志诚君子,哪是老滑头林绍轩的对手,闻言真的站起身来,静听他说下文。
  
  “来来来,咱们坐下说。”林绍轩见他不拧着了,这才向他大吐了一通苦水,说自己创业如何艰难,人手如何不足,社会如何险恶。
  
  “唉,方兄也看到了,小弟辛苦积攒下些许家业,太平时候还好,万一有人觊觎,不管他是官府还是强盗,小弟都无半分还手之力,实在是如之奈何!”林绍轩面带忧伤,不住地摇头叹息,仿佛下一刻方佩寒的命运就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是,这世道确实艰难。”方佩寒想想自己,原先在家也算是交游广阔家道殷实,谁知一个小小的强盗就差点害得自己破家灭门,不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得感同身受。
  
  “不知在下能为公子做些什么?”
  
  嘿,你主动问了就好。林绍轩十分真情地握住方佩寒的手,“我十分仰慕你与牛兄弟的身手,想请你留在我家,帮我训练一批护卫出来保卫我的庄子。你放心,我也不用你留太久,我跟江公子以后也是要去京城的,到时候咱们一起去。”
  
  你请我帮你训练护卫?你家郎将老爷可比我们厉害多了!方佩寒想起师哥叮嘱他不要泄露江公子会武功的事,也只得点了点头。
  
  “小人全家的性命都是公子救的,这样的要求我又岂敢拒绝?待我修书一封回家报个平安,近日就可以为公子训练庄丁。”
  
  “好,实在是太好了!”林绍轩喜不自胜。这师兄弟二人都是讲义气的好人,老爷我的付出这么快就有回报了。
  
  “方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小弟一定尽量满足!”
  
  “也没什么特别要求,人让我自己挑就行。”方佩寒见他开心,自己也笑了。
  
  帮忙训练些人手实在是件小事,他决定了,留在这里保护公子的安全,然后跟他一起回京城。反正师哥现在也在他这里,就当是跟师哥多聚几年吧。
  
  “行,你好好休息,我现在就贴告示出去招庄客,过几天你帮我挑人。”林绍轩说完就打算出去,却又被方佩寒拦住。
  
  “林公子,宝剑还请拿去,否则小人绝不敢留在这里,这就回去变卖了家产把银子都给你送过来。”
  
  你这不是要强人所难吗?林绍轩挠挠头,见他坚持不让,也只得走了过去。“好吧,我便先帮你保管。”
  
  “公子请看。”方佩寒见他答应,立刻轻松了许多。他回身取出那把雌剑,“此剑名轻烟,是一把软剑,与碧水剑配成一对,正适合你与江公子二人佩戴防身。”
  
  方佩寒说完,将那宝剑在林绍轩腰间一围,便把剑鞘卡口按紧,仿似一条腰带。
  
  “公子您试试看。”
  
  林绍轩按照他教的轻轻一按卡簧,伸手便抽出了轻烟剑。
  
  果然好剑!只见此剑宽约一指,系在腰间轻若无物,此时抽出看时,却见剑身寒光闪闪,略一挥动,果然似轻烟般捉摸不定。
  
  “公子您砍一下试试。”方佩寒取过一只杯子递上前,林绍轩用轻烟剑往上轻轻一碰,就见那杯口整整齐齐掉下来一圈。
  
  “咝,竟如此锋利!”林绍轩常听说宝剑可以吹毛立断,没想到此剑的锋利竟远超他的预期。
  
  方佩寒掏出一块帕子一松手,林绍轩剑身不动,就见那帕子似不受阻碍般被分成两半,轻飘飘落在了地上。
  
  “不行,这剑太珍贵了,我不能要。”这下林绍轩总算知道这小子为什么倒了大霉了。如此神兵,是你一个小小屁民可以拥有的吗?就算是我也不敢留啊!
  
  “公子收着吧。此剑失而复得,可见与公子有缘。”
  
  也是啊。林绍轩转念一想,这剑是王爷送来的,也算过了明路了,我不肯收下,他自己留着还是会招
  
  本章未完,请翻页
  
  灾引祸。
  
  “好吧,就算我替你保管的。将来你要用了说一声,我还还给你。”林绍轩想通后也不再矫情,笑嘻嘻把轻烟剑收进腰带,又跟他一起去看那把碧水剑。
  
  这把剑与轻烟的低调不同,剑鞘剑身都装饰得非常华丽,镶嵌着一色的翠绿宝石,舞动时碧光闪闪,照人眼目,其锋利与轻烟剑相比也不遑多让。
  
  这把剑好!林绍轩想象玉郎穿着白袍银甲腰挎碧水剑的模样,不由得心生向往,恨不能现在就把他追回来。
  
  喜欢就好。方佩寒见他欣喜地模样,终于放下了一番心事。他和师哥都受公子大恩,师哥还能为他出些力气,自己也只有这对宝剑才能拿得出手了。
  
  “来,我来教你几招。”方佩寒见他拿着宝剑爱不释手,便从身后供着的瓷瓶里取出只鸡毛掸子换下他手里的剑,叫他一手执着,一手捏个剑诀。
  
  林二公子的武学之路便从一地鸡毛中开始。
  
  “哈哈,好玩好玩!明天叫人给我削两把木剑来。”林绍轩拿着鸡毛掸子一通挥舞,感觉新奇又别扭,练了两遍便扔下不管。
  
  “能喝酒吗?我那里有你师哥最爱的神仙醉,我陪你好好喝一杯。”
  
  “神仙醉?哈哈,原来骗他找遍京城的人就是你!”方佩寒想到师哥的糗样,不由得哈哈大笑,多日的郁结也仿佛一扫而空,“走,今日与公子不醉不休。”
  
  林绍轩叫上苏权陈豪来作陪,四人开怀畅饮,果然都喝得酩酊大醉。
  
  醉青牛要是没走,看到自己卖身十年才能喝到的美酒被林绍轩这样随随便便地拿出来糟蹋,不知要气成什么模样。可惜他看不到了,他这会儿正十分苦逼地陪着江瑾瑜赶路。
  
  “公子,咱们慢点走,今晚就在前面镇子上歇歇吧?”醉青牛跟在江瑾瑜马后吃灰,一边催马一边大叫。
  
  “不行,今晚我要宿在前面百鬼林!”江瑾瑜虽然按林绍轩的要求以黑色的帷帽遮住面容,但其他的却一句也不肯听。
  
  “林公子说过,要你不要急着赶路错过宿头,更不要在野外露宿。”醉青牛拿他没法子,只得搬出林绍轩。
  
  “哦?你想去告密?”江瑾瑜回头瞥他一眼,照样催马不停。
  
  “林公子说过,你哪怕少了一根头发,他就要把我师弟给炖了。那百鬼林常年强盗出没,大白天的都没人敢走,你晚上竟想宿在那里?”醉青牛想不通。江公子平日看起来一直冷漠清高,怎么一出来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撒着欢地找事呢?
  
  “哼,不想跟你就回去,我一个人走。”江瑾瑜不理他了。
  
  “别啊!”醉青牛害怕了。自己要是撇下江公子就这么回去,别说喝酒了,恐怕要被林二公子扒皮抽筋敲骨髓。
  
  “我跟着你还不行吗?”醉青牛屈服了,眼巴巴地看着宽敞干净的客栈不能住,只在店里打了个尖,买了些干粮就灰溜溜地跟着公子上了路。
  
  百鬼林,公子要去百鬼林。强盗崽子们,你们自求多福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