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一百七十章 大公子酒后动情,我要拯救你老婆第170章 大公子酒后动情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一百七十章 大公子酒后动情

第一百七十章 大公子酒后动情

林绍翰烧了林府,卖了老爹,又整垮了林家的生意,却感觉不到半点报复的快感。
  
  太容易了,这一切都太容易。林家没有半点反抗地就把铺子全卖了,还完了欠款后竟连多余的钱都给他送了过来,这让他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空荡荡十分难受。
  
  原本他设想着夺走他们的一切,他要弄死杀母的仇人,要看仇人的儿子一无所有,要他像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乞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一切都不一样了?
  
  林绍翰没有重建林府大宅,也没有把宅子卖掉,他就是要留着烧毁的废墟,那破敝的场景使他心情愉悦。
  
  他另买了一处三进的小宅子,带着翠痕和几个心腹的手下住了进去。原先林府的下人跑了的他也不追,没跑的都被他给卖了,他再不想看见那些人,他要跟原先的生活决裂。
  
  可惜,不管他怎么想,过去的生活不是他想决裂就能决裂的。
  
  他是林府的大公子,他是林家生意的代言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关切地询问他林家的近况。有人来安慰,有人来打听,还有人想要落井下石。
  
  新的宅子,新的铺子,却依然逃不开那些旧梦,林绍翰把锦绣坊交给手下的几个大掌柜,自己闷在家里好几天了。他独自坐在花园的石桌旁,桌上放着一壶酒,还有几碟精致的小菜。
  
  他从没放开量喝过酒,他怕自己醉了会把心里话说出来。现在不怕了,他害怕的人都不在了,他终于可以尽情地喝,尽情地醉。
  
  他不想吃菜,就这么把酒一杯杯倒进嘴里。酒液甜中带辣,热乎乎地顺着喉咙滑下去,升起一种轻飘飘的美妙感觉,仿佛除了壶中美酒,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
  
  “大公子,你少喝点,吃些菜吧。”翠痕站在他身边服侍,见他越喝越快,终于忍不住发声劝阻。
  
  大公子好久没理她了,却又不叫她走,老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心慌又苦涩。原先那软萌的小小孩童,那智慧早熟的少年,那隐忍坚毅的年轻公子,现在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她不后悔那天救了林夫人,只后悔没有早点打消他报仇的念头。如果不是为了报仇,他的人生会轻松快乐许多。也许他现在早就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妻子孩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独自坐在月下借酒浇愁。
  
  “大公子”林绍翰不理她,干脆拿着酒壶往嘴里倒,翠痕慌了,握住了他执壶的手。
  
  “你又要违逆我了吗?你还想背叛我?”林绍翰喝多了,眼前的翠痕有了重影。他把手狠狠一挥,又拿起酒壶。
  
  两颗大大的眼泪落在了地上,翠痕看着这样的翰儿,她的心都要碎了。她不再劝阻,只是拿起银箸夹了些菜,趁他喝酒的空隙送到他嘴边。
  
  “吃些东西吧,空腹饮酒会伤胃的。”她柔声哄劝着,就像翰儿小时候生了病不肯吃东西时一样。
  
  林绍翰不吱声,却真的张开嘴把菜吃了。翠痕有些欣喜,有些安慰,她像哄孩子一样,把菜一样样送到他嘴边,他都安安静静地一口口吃了。
  
  “听姑姑的话,咱们早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回去休息吧,别再喝酒了。”翠痕掏出帕子给他擦了嘴,伸手去扶他起身。
  
  “姑姑?”林绍翰似梦似醒,看着靠近自己身旁的这个女人,却突然用力一推,“你走开,你不是姑姑!”
  
  “翰儿!”翠痕摔倒了,摔痛了胳膊。身体的疼痛却抵不过心底的痛。曾经对她万分依恋的少年,他们如今却仿佛隔了万水千山,她看不懂他,不知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林绍翰看也不看她,只自顾拿着酒壶猛灌。他知道自己醉了,不然怎么会在她摔倒时感觉到一阵心疼呢?他决定不理她,谁叫她背叛了自己。
  
  翠痕坐在地上,抬头仰望着那个人,见他还在往嘴里倒酒,只得忍痛爬起身。
  
  “咱们回去,你该睡觉了!”她强硬地抢下他手里的酒壶,拉着他的胳膊要扶他起身,却被他狠狠一拉,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滚烫的双唇覆过来,混杂了辛辣酒液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翠痕的脑子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伸手揽住那不算宽厚的肩背,仿佛拥抱着全世界。
  
  “翰儿”她颤抖着轻呼一声,却立刻被霸道地夺走了全部呼吸,身子一轻,被人整个抱了起来。
  
  林绍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仿佛是出于本能,他想要完整地拥有这个温柔如水的女人。他想把她抱回自己房里去,他本能地以为抱着她自己一定能好好睡一觉。
  
  可惜他醉了,他的脑子嗡嗡作响,只走了两步便天旋地转,他躺倒在草地上,把她护在自己胸前。
  
  “翰儿,你醒醒,回去好好睡。”这声音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真好听。
  
  “翰儿,翰儿?”怀里温热的身体离开了,他着急,不想让她离开,使劲把她拽回来,翻身把那柔软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下。
  
  “不许走,不许离开我。翰儿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我只有你,你不要走,不要走。”他慌乱地哀求,身下的人停止了挣扎。
  
  他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柔软的草地上衣裳凌乱了一地。
  
  林绍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房的,他只知道昨晚他喝醉了,做了一个甜蜜的梦,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却半点也记不起梦见了什么,他只知自己神清气爽,没有半点宿醉的不适。
  
  “怎么是你?翠痕呢?”看着服侍自己穿衣的小丫头,林绍翰皱眉。
  
  “翠痕姑姑病了,命奴婢替她几天。”小丫头低着头回答。
  
  “病了?可请人看过?”林绍翰皱眉。为什么听说她病了自己这么担心?
  
  “姑姑说她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糊涂!去,叫人请大夫去!”林绍翰很想去看看她,想想她对自己的背叛,又止住了脚步。他今天精神很好,不去想以前的事了,他要振兴锦绣坊,他要打垮林绍轩,他要看那对母子遭报应。
  
  林绍轩不想管他大哥的生意做得怎么样,却有人递了帖子上门来找他询问。
  
  来的是杭州的绸缎大鳄贺大年,两人在陈公公那里认识的。
  
  林绍轩不知道他这么郑重其事地找上门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只得约了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间,跟他在郎将府见面。
  
  “贺员外,一向少见,今天怎么想起小弟来了?”林绍轩跟他其实不熟,也不寒暄了,直接进入主题。
  
  贺大年有事要找他呢,见他问起也不回避了,直接就说起了正事。
  
  “林公子,老哥来是想问你一件事,城里新兴的锦绣坊可是你家的生意?”
  
  锦绣坊?林绍轩调查过,那是他大哥的,林家的铺子关门后,原先的掌柜、伙计和客户都转移到了那里。
  
  “贺员外此话何意?”
  
  “没什么,就是那锦绣坊最近动作比较大,对杭州的绸缎生意有些影响。若是林公子的生意,咱们是好朋友,我贺某人自然会让你一步,若不是的话,我们几个也就不担心了。”
  
  这个嘛林绍轩沉吟了一下。
  
  原先林家的铺子都是老字号,自然有许多固定的客户,现在铺子关门,大哥以为他接手是天经地义,但别人可不这么想。
  
  到底要不要帮他?林绍轩只犹豫一下就决定了,不插手。
  
  “贺员外,小弟早从家里分出来了。你也知道,我开的是宝香斋,里面可没有绸缎织锦这一项。”
  
  听他否认,贺大年立刻松了口气。
  
  “不是林公子的就好,咱们自家兄弟,可不能为了一点小利伤了和气。”
  
  一个新兴的商行,妄想在杭州地界上搅风搅雨,真要被他得逞了,叫自己这些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正事几句话就谈完了,两人接下来把酒言欢,好得如同处了几十年的老兄弟。贺大年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整垮锦绣商行,夺取它的市场份额,林绍轩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虽然不会主动出手对付大哥,但也不想给他的生意保驾护航。林绍翰倒了才好呢,又不是他做的,正要他去忙自己的生意,才腾不出手来找老娘报仇。
  
  林绍轩不知道自己轻飘飘的一句话,对林绍翰来说会带来多大的打击。
  
  贺大年原本就与另两家一起把持了杭州的绸缎生意,大家势均力敌,这些年还算平衡。如今林家生意一倒,空出一处发展空间,大家还不是要一拥而上分而食之,谁肯把它留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他来问一声林绍轩的意思,不过是怕得罪了其身后的势力,既然人家大方地放了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各凭本事吧。
  
  林绍轩虽没有落井下石,却明确表示自己跟林家、跟大哥已经没有任何生意上的牵扯,贺大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两人笑嘻嘻喝完酒,林绍轩把贺大年送出大门,立刻唤采青过来。
  
  “你去街上打听一下锦绣商行的事,这些天都看着些,有什么异常马上报给我知道。”
  
  “是,小的知道了,马上就去办。”采青虽然是小厮,却是林绍轩身边最亲近的人,自然可以调动一些人手。得了主子的吩咐,他马上安排人盯住了锦绣商行的几个店铺。
  
  “大哥啊大哥,不要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安安心心经营林家的生意不好吗?非要把家里的生意整垮了自己做。唉,你自求多福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