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拯救你老婆第二百零三章 天仇欲设美人局,我要拯救你老婆第203章 天仇欲设美人局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拯救你老婆 > 第二百零三章 天仇欲设美人局

第二百零三章 天仇欲设美人局

京城夜晚最繁华的莫过于瓦肆勾栏,许多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在此纵酒狂欢,又演绎出许多香艳故事。
  
  平安大街上有一家门面并不起眼的歌楼名唤娇凤楼,最近突然名声鹊起,许多人捏着银子往里挤,只为一亲小凤仙姑娘的芳泽。
  
  听说这位小凤仙姑娘今年刚刚二八年华,那真是当得个“歌婉转,人风流”的艳名。这位姑娘自三个月前开门迎客,便引得京城名士竞相追捧。光是请她喝杯茶,没有五十两纹银都进不了她的香闺。
  
  小凤仙今晚没有出门迎客,而是跟几个美艳的娇娘一起侍奉着一位年轻公子。那位公子一身黑色锦袍没有半点纹饰,以半块黑金面具遮面,除了腰间挂着个玉佩,其他竟一点配饰都没有,实在是低调神秘得很。
  
  此时他正歪歪地坐在软塌上享受几个妖娆美姬的服侍,那慵懒闲适的姿态,竟跟三年前的林绍轩如出一辙。
  
  小凤仙只穿一身轻透的纱裙,随乐声摆动曼妙身姿,口中唱着时新艳曲,见黑袍公子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她突然一个回旋身子一软,正正摔进了公子的怀里。
  
  “哎呀!”小凤仙一声惊呼,双手勾住身下那人的脖子,人也顺势贴进了公子的怀里。
  
  “小心。”那公子轻笑一声在她脸边轻嗅,挥手将身边几个美姬赶了出去。
  
  “仙儿,你这勾人的本事学得不错,可堪大用了。”黑袍公子声音略带沙哑,透出冷冷的阴沉。
  
  小凤仙幽怨地抬头撒娇道:“天仇公子,奴只想侍奉公子一人。”
  
  “我不需要你来服侍!”天仇掐着她的下巴抬起,轻轻摩挲她娇嫩的面庞,“我调教了你这几年,可不是为了收一个侍妾。”
  
  “我要你去勾引一个人,把他带到我面前来!”
  
  “谁?”小凤仙隐下眼中的忧伤。
  
  “三天内,他会出现在娇凤楼。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他降于裙下!”刷的一声,一张画像掉落在小凤仙面前的地毯上,画上一位红衣少年正笑得热烈而深情。
  
  为了书院学子的前程,林绍轩厚着脸皮耐着性子去跟几个主考联络了一下感情。世风败坏啊,几个主考没一个拒绝他的糖衣炮弹,全都捏着银票笑嘻嘻保证,一定会关照杭州来的这一批考生。
  
  “唉,累死爷了,这帮子见钱眼开的垃圾毒瘤。”林绍轩折腾了一天回到客栈,立刻倒在江瑾瑜身上求安慰。
  
  “人家见钱眼开你还抱怨,要是他们六亲不认你该怎么办?”方佩寒小哥这几年性子也放开了不少,闻言跟林绍轩开起了玩笑。
  
  “他要是六亲不认我倒放心了,咱们书院的学生,凭着真本事绝对不比别人差。”林绍轩舒舒服服地喝着江瑾瑜送到嘴边的热茶,一边不忘调侃,“我就怕别人走了门路咱们没走,那样不公平。”
  
  “公平?哪里有公平?”方佩寒冷笑一声不说话了。这些天青城派搜罗来的消息都送到他那里汇总,他对京城局势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只是了解越深,他心里就越不痛快。这帮子蛀虫,都快把朝廷挖空了。
  
  “哟,方小哥今天很是愤世嫉俗嘛!怎样,今晚跟我一起去见识一下纸醉金迷敢不敢?”
  
  方佩寒还没答话,就被江瑾瑜截断话头:“你又想做什么?”
  
  “嘿嘿,别生气,今晚几个新认识的朋友约我出去玩,我推却不过。”见江瑾瑜瞪眼,他连忙举手发誓,“我是正经人,真的只是去喝酒听曲,别的什么也不会干。你们几个今晚都跟我一起去,我让你看着还不行吗?”
  
  “你要去哪里?”江瑾瑜面色淡淡,看不出有没有不快。
  
  “平安大街娇凤楼。”林绍轩连忙交代。
  
  “叫人去查一下。”江瑾瑜转头吩咐方佩寒。
  
  林绍轩眉头跳了几跳,涎着脸劝道:“不用这么紧张吧?咱们大伙儿都去,连那个保镖都带上。大庭广众的,还怕有人来绑架刺杀不成?”
  
  “小心为妙。”江瑾瑜不为所动,以眼神示意方佩寒赶紧去办。
  
  方佩寒出了房门,房内只剩了林江二人。林绍轩反身拉瑾瑜在自己身边坐下,心疼道:“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应付。只要你回了白石山庄,我就不怕他们。”
  
  “局势不明,不知有多少人在打你的主意,这时候我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走?我如今身边就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江瑾瑜轻皱眉头,“都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一头撞进这泥潭。”
  
  “瞎说什么呢!要是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林绍轩连忙捂住他的嘴。“开心点,别因为别人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我只是不想叫你背井离乡跟着我漂泊,不然我带你去海外玩玩,咱们找个岛国自己当国王,你当我的王后。”
  
  江瑾瑜勉强露出个浅笑:“又来瞎说,海外是什么样子谁也没见过,你不要为了我再去冒险。”
  
  “我没瞎说,海外可好玩了,等咱们离了京城我就带你去见识一番。玉郎,别管你爹了,他跟你大哥都是势利眼,这样的亲人不要也罢。”林绍轩抚着他的眉心安慰。
  
  “我早就跟他们没有亲情了,要不是孝道压人,我真不想去见他。”
  
  江瑾瑜扯开他的手,从腰间抽出玉箫,悠悠吹起一曲。林绍轩闭目细赏,心里却无法平静。
  
  玉郎的老爹自从借他的路子搭上淳王府之后,这几年倒真的一路高升,目前已是手握实权的户部侍郎,带挈着两个儿子也各自在京城做个小官。
  
  门路走通,他对这伤风败俗的三儿子和儿子的相好林绍轩再没了好脸色。两人备了礼物前去拜望,只得了他不咸不淡的几句勉诫,连饭都没留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江瑾瑜心里不快,林绍轩心里更不舒服。老家伙,当年为抱淳王府的大腿,在爷面前做出许多丑态,现在高升了就不认人了。
  
  气氛有些沉闷,林绍轩怕江瑾瑜心情烦闷,更不想再窝在客栈,当晚便带着老牛师兄弟和那新保镖前去娇凤楼赴会,苏权陈豪被他们留下看家。
  
  娇凤楼,名字叫得好听,内里却不简单。青城派上万信徒,打听点消息自然速度飞快,很快这娇凤楼的老底就呈到了二人面前。
  
  这花楼名义上是官营,实际却被安王控制。据说京城大半的青楼都是安王的产业。这位安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手上虽无实权,身份却尊贵得很,也不知他搞这么多青楼要做什么。
  
  今晚约见的几人除了今年主考夏大学士的小儿子外倒也没几个要紧的,那些人叫上他,无非是为了喝花酒有人买单。要不是为了带江瑾瑜出来散散心,林绍轩也不想过来。不过既然来了嘛,他倒要好好见识一番,看这些人费心将他引到这里来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安王,既然他敢公开跟淳王作对,说不定自己能找到机会加以利用。
  
  林绍轩打定了主意再不隐忍低调,出场时便排场十足。他与江瑾瑜都穿着华丽的杭绸织锦绣袍,两人携手而入,俱都丰神俊朗贵气逼人,再加上身后跟着许多保镖跟班,个个如狼似虎眼气势迫人,一看就是哪家的贵公子出行。
  
  楼里的鸨儿早就练就一双识人慧眼,见他二人进来顿时眼神就亮了,连忙上前讨好道:“哎哟,二位公子眼生得很,快请楼上坐,我这就叫姑娘们来伺候!”说完便一摆腰肢凑到林绍轩身边。
  
  淳王府的保镖李劲只瞥了鸨儿一眼便木头一般站着,他只管保护林绍轩的安全,其他都不在意,醉青牛却不肯答应了。两位主子是你这种老货可以近身的吗?
  
  “走开点!”醉青牛往前一步,就如一堵墙一般,把鸨儿挤得连站的地方都快没了。
  
  “老牛别这样。”林绍轩呵呵一笑,好言安抚道:“我们找人,夏公子到了吗?”
  
  “原来是贵客到了!您快楼上请,夏公子正在雅间等着您呢。”鸨儿脸皮厚得很,只要有银子赚,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态度,立刻又自来熟地把他们领到了楼上雅间。
  
  还没开门,就听里面传来阵阵喧闹,看来客人们都已经到了,这会儿玩得正嗨。
  
  醉青牛推开门一看,里面是间极宽敞的厅堂,一边是个小高台,上面有几个年轻女子正跳着艳舞,另一边摆着十数席位,七八个年轻公子正三三两两地坐着喝酒,身边各自伴着美貌娇娘。
  
  呵,小日子过得挺欢乐,就不知道咱们林二爷今晚快活完了回去要怎么受罪了。醉青牛看看没发现什么危险,闪身让在一旁,伸手做个请的姿势,几个保镖跟班立刻分散守在了门边,真是给足了林二爷面子。
  
  林绍轩这排场太大,立刻引起屋里几人的注意。一个面皮青白的年轻公子站起身笑呵呵迎了出来,正是夏大学士家的小公子夏家宝。
  
  “林员外,你可算是到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几位好朋友。”夏家宝一边为他们相互引荐一边笑道:“今晚我请了小凤仙来唱曲,叫你们这些杭州来的朋友好好见识一下咱们京城花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