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阎罗第187章:官居无常,我要做阎罗第187章:官居无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要做阎罗 > 第187章:官居无常

第187章:官居无常

住院中……暂时一更,医院人太多,不敢带电脑……存稿箱发布……4天后恢复2更……体谅一下快40的老头吧~~
  
  ………………………………………………………………
  
  结束了。
  
  秦夜闭上眼睛,长长舒了一口气,心情就像绷紧的弦,现在终于完全放松。
  
  整座古庙中,只剩下阴司录刷刷刷翻动的声音,秦夜笑了笑:“无常……付出这么大的努力,终于到达无常了……”
  
  “多大?”阿尔萨斯不屑道:“脸皮?形象?”
  
  秦夜睁开眼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前几天我在祠堂七进七出的时候,冒险刺探敌情的时候,你忘了?”
  
  “……本宫总觉得这些形容词和事件本身有相当大的差距……”
  
  还不等秦夜发动“脸上贴金”技能,忽然,整本阴司录轻轻一颤,紧接着,四面八方响起一片嗡鸣之声。
  
  官升无常,开始!
  
  四周不知何时,已经聚集起无边阴风。整个安华山树木沙沙作响,尽皆俯首,那些土葬在安华山的古老坟冢,那些残缺的墓碑,此刻全部卡卡作响,招魂幡齐齐对着古庙的位置飘扬。
  
  “这是……”秦夜愕然看着四周,伴随着黑夜,阴气大江入海一样,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穿过破庙的漏洞,突破窗棂,就像钱塘海潮,奔涌不息。而这间破庙,就是阴器的入海口!
  
  大雨倾盆,乌云密布,本身看不到空中的月亮,然而此刻,不知为何,月亮却悄然探出了头,纯白的月华洒满大地,那些阴气仿佛海潮冲开了堤坝,轰然冲到秦夜身上!
  
  刷啦啦!一层又一层的阴气围绕破庙,形成一个巨大的阴气漩涡,此刻就算千米之外,都能看见安华山上阴气盘旋,如同云洞。
  
  秦夜感觉得到,这些阴气冲入他的每一条静脉,骨骼。和之前进阶完全不同,他能清晰看到……自己体内的每一块肌肉,居然在缓缓蠕动!体内诸多经脉,有的越来越昌盛,有的则渐渐萎靡,甚至自己的骨骼都开始缓缓发黑。
  
  不是普通的黑色,而是转换为一种黑玉一样的颜色,晶莹剔透,如同艺术品。
  
  “这到底怎么回事……”拘魂到无常的变化太大,他感觉心中有些忐忑。看着四周缭绕的层层阴云,差点有种走出去的想法。
  
  但还不等他喃喃自语的声音消失,阿尔萨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无常,阴司公务员系列中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掌一市阴灵,从现在开始,你的威势可以传达宝安市一市五县,所有死去的阴灵会自动依附过来。这就是所谓官威。”
  
  “县市,是华国最经典的构成单位。县和市之间,管辖的阴灵有大幅度的提升,鬼差或许可以兼任拘魂官职。但拘魂绝不可能兼任无常官职!能达到无常官职的,都堪称地府的中流砥柱。一旦有幸达到这个官位,会接受阴气灌顶。就像现在。”
  
  “不要抵抗,抱元守一。你的身体会进化为最适合捕杀厉鬼的形态……”
  
  秦夜已经听不到了。
  
  越来越多的阴气从七窍进入他的躯体,他只感觉躯体中越来越胀,好像**都要被撑破那样,同时,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侵入神经中枢,很凉爽,也很……催眠。
  
  阿尔萨斯漂浮在十几米大的阴气之茧外,旋转的气体球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纸鹤忽然绽放出一片黑色光华,扭曲为一团深邃的阴气,数秒后,阿落刹娑本体从里面踏了出来。
  
  撑着油纸伞,五彩的衣服,舌头拖到地面,无数的头发毒蛇一样从七窍中蔓延而出。她转身走出了破庙。
  
  屋外暴雨依旧,砸在周围的树叶上,发出啪啪的声音。然而……就在他们来的路上,却没有一点声音!
  
  仔细看去,那里的雨竟然没有一滴打在树叶上,仿佛在恭迎什么重要人物的驾到,雨滴……居然纷纷避开!
  
  “就知道瞒不过你。”阿尔萨斯轻轻叹了一口气。周围却忽然响起一个震撼的声音:“阴差?!判官?!”
  
  是周先龙。
  
  “没有把本宫本体认为厉鬼,算你有眼光。”阿尔萨斯桀桀笑道:“借贵宝地一用,一个小时就好。”
  
  沙……无数的真气从树林中飘飞出来,迅速凝结为周先龙的身体,他瞠目结舌地看着阿尔萨斯,声音竟然都有些发颤。
  
  想说的话太多,但一时根本无法说起。
  
  阴司怎么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厉鬼?
  
  你们为什么切断和阳间的联系?
  
  为什么……我们找不到你们?
  
  为什么……看到阳间烽烟四起,你们传说中的十殿阎罗,六方鬼王动也不动?!
  
  “为什么?”许久,周先龙才有些发颤地闭上眼睛,声音沙哑地说道。
  
  阿尔萨斯轻轻叹了口气:“地府……已经不存在了。”
  
  周先龙猛然睁开眼,眼睛都有些发红。
  
  这八个字,他知道代表的意义有多大。
  
  阿尔萨斯接着说道:“出现了一个重大的意外,你们熟悉的十殿阎罗,六方鬼王,应该都不存在了。而遗留在阳间的东西,被称为六道众的三道主,每一位都是府君巅峰。”
  
  周先龙喉结动了动,痛苦地舒了口气。
  
  他从未想到,今天能听到阳间遍寻不获的真相。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其它的你们没必要知道,这是地府自己的事情。只要你们顶住,百年之后,新地府会再次建立。我们在努力。”
  
  “能撑到百年吗?”周先龙抬头看着冰冷的雨幕,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因为你们的失职,你知道阳间真正的模样吗?”
  
  不等阿尔萨斯开口,他沙哑地说道:“每一天,都有无数人在惊恐中死去。是不是觉得宝安市很安全?当然,这是世外桃源。你如果去其他省,岚江,松峰,云澈……这些省份……除开省会,县,村……几乎都是人间地狱……”
  
  “你想不到的……你根本不知道父母仅仅是上个班,回来看到四分五裂的儿女是什么心态。你想不到每天晚上,全家靠在一起睡,父母提心吊胆地轮番守夜是什么感觉。你也想不到……在我们顾不到的山村,活一天都是幸运!人被当猪养是什么滋味!!”
  
  “这些,都因为你们的失职!!”
  
  轰!!话音刚落,四面八方树木齐齐断裂乱飞,周先龙白眉舞动,目光血红地直视阿尔萨斯。
  
  真的怒了。
  
  不知从何而起,或许有地府的失职,或许有特别调查处的无能为力,或许为那些他都不敢看的,沾满血的卷宗……此刻他的怒意如同排山倒海,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沉默。
  
  一片死寂。
  
  数分钟后,阿尔萨斯居然微微鞠了一躬:“抱歉,我们也没有想到。本宫当日躲在深渊之下才逃过一劫,但相信我们,我们正在用最大的努力重建地府。如果你们坚持一下……”
  
  “坚持?”周先龙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冷笑道:“用人命堆出来的坚持?不需要,阳间会用阳间的办法解决。不惜一切代价,我们都会扛过这次危机!”
  
  阿尔萨斯点了点头。
  
  周先龙舒了一口气:“外域阴差?你们是这么叫的吧,怎么样了?”
  
  “死了。”阿尔萨斯淡淡道:“犯我中华,虽远必诛,哪怕它逃过太平洋,也有阴羽前去斩杀。”
  
  周先龙没有再说什么,冷哼一声拂袖离开。
  
  就在他身形化作真气飘散之际,阿尔萨斯忽然开口:“不计一切代价……包括牺牲阴差?恕本宫直言,现在每一位阴差都珍贵无比,是未来地府重建的希望。”
  
  “包括牺牲阴差。”周先龙的身形倏然消散,无数真气飘没山林之中,冷声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阳间现在和地府毫无关系,阳间撑不了百年,任何希望,我们都不会放过!”
  
  他的身形渐渐消散。山林中重归寂静,阿尔萨斯站在破庙门口足足过了一个半小时,忽然,破庙中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整座山的阴气瞬间溃散。
  
  刷!
  
  这一瞬间,天空砸下的雨滴都被这股无形冲击波冲成肉眼可见的雨水圆环。而就在破庙之中,一道漆黑的身形缓缓走了出来。
  
  头戴**一统帽,但是高了很多,上面写着四个黑字:天下太平。舌头拖出于地,头发是碧绿色,仿佛燃烧着鬼火。脸型异常瘦削,一身白袍,上绘獬豸黑纹,手中的鬼差刀……居然成为了一根哭丧棒!
  
  就在秦夜踏出的同时,宝安市一市五县,所有阴灵,都若有感应地看向宝安。
  
  在一个个灵体眼中,宝安头顶,阴云汇聚如天幕,其中一方印章隐隐约约沉浮其中,只要看一眼,就让这些阴灵浑身颤抖。
  
  咚!
  
  不知道谁先跪了下去,接着,这些毫无意识的自然灵一个接一个,全都跪了下去,还有那些捕食区中的编号阴灵,此刻简直是疯狂地尖叫着,瑟瑟发抖地藏在黑暗之中。
  
  官居无常,阴灵谁敢喧嚣?
  
  “这就是无常吗?”秦夜看看自己的手,碧绿的指甲,皮肤白的好像透明,紧接着目光闪了闪,一把抓起拖在外面的舌头,见鬼了一样看向阿尔萨斯:“你解释一下……这特么就是你说的‘最适合捕杀厉鬼的形态’?!”
  
  阿尔萨斯看都没看他,而是看着已经泛出鱼肚白的雨幕,忽然道:“周先龙来了。”
  
  秦夜顿时话音一顿。
  
  “本宫试探过他,如果平息阳间要牺牲阴差怎么办?”
  
  “他的答案是:理所当然。”
  
  “本宫早猜得到啊……地府的失职,让恶鬼出笼,阳间是无辜的,却受了太多的危害,他们心中肯定有不满。这才是你一直隐藏的理由,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不满能达到什么程度,只能一点点试探……”
  
  “现在,不用试探了。”她转过头,恐怖的面容看向秦夜:“好好做你的哈士奇,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和阳间谈判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