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虎第五百三十五章 路途艰辛刻意阻,明虎第535章 路途艰辛刻意阻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明虎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路途艰辛刻意阻

第五百三十五章 路途艰辛刻意阻

    “蒙古大军已经在城外做了充分准备,看来进攻即将而至,末将请求打先锋,从城门正方向迎击蒙古军。顶点X23US”钟将军道。
  
      于将军道:“蒙古大军声势浩大,钟将军一人迎战胜算不大,我建议马将军,石将军在侧旁予以帮助。”
  
      “好,于将军说的在理,三位将军出战要相互协调,不能让他们蒙古小瞧我们大明。”
  
      “臣等定当不负所望,竭力保护伐州城,保护皇上的安危。”
  
      “于将军,你的人时刻保持警惕,如果城外有什么不测,或是蒙古军有突破之时,要及时相助。”
  
      听上去这一切都万无一失。皇上将其他人员都安排好了,唯独没有动用王老虎的人,这一帮人,他是要留在关键时刻用的。
  
      王老虎和蒙古女人驾马前行,终于见到了难得一见的蒙古人。
  
      蒙古女人下了马,进了部落里,她好像认识这里的人。王老虎也下了马,牵着马向部落里走,蒙古女人的马系在一个毡房外面,王老虎刚走到这边,从毡房里笑着走出了两个女人,蒙古女人道:“这位是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娜仁娃。刚到了这边,就索性进来坐坐。”
  
      “原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王老虎向娜仁娃问好道。
  
      娜仁娃朝着王老虎看了看,笑了道:“听说你是个汉人?”
  
      这个蒙古女人,这会儿功夫,就已经将自己介绍给了自己的发小。“我来自大明。”王老虎也不否认。
  
      “我们也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现在就在娜仁娃处吃了饭,我们马上就到目的地了,就在这个地方稍稍休息一下。”蒙古女人道。
  
      王老虎其实是很着急的,他想快速到达目的地,完成自己来此地的目的,但这个蒙古女人说只是暂时休息休整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王老虎将马拴在毡房外,跟着这两个女人进了毡房。
  
      几人坐定。
  
      “跟你相识了这么久,我还不清楚你叫什么呢?”蒙古女人率先问出了口,“你还邀请我去找你,可我怎么找你呀。”
  
      “在下王老虎,家住浙江杭州。”
  
      “王老虎。”女人噗嗤一笑,她肯定是被这个奇怪的名字逗笑了,“难怪你说你自己是恶霸。”
  
      此时,一个老妇人进了房来,她手上端着奶茶,放在了客人的面前。
  
      王老虎说了声:“谢谢。”
  
      “别看你名字霸气,倒是挺文雅的,挺像个读书人。”蒙古女人道。
  
      “你还真说对了,我真是个读书人。”
  
      老妇人没有多说话,便出了毡房去,王老虎清楚,此人很有可能是娜仁娃的母亲。
  
      “你是个读书人,而且还会功夫,这样的人物在我们蒙古可不多。”蒙古女人道。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没有机会,娜仁娃,你还有机会。”说着蒙古女人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老虎当然听得懂她们说话的意思,在这样的场合,他也不好意思插嘴,只听得外面有几匹马突突而来的声音。
  
      听到这样的声音,王老虎一下警觉起来,虽说这蒙古人马背上的民族,都是在马上混日子的,但这样大量人骑着马朝这边过来,总有点让人不放心。王老虎也不多说,他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对于这样密集的马蹄声,蒙古女人们倒是不放在心上,因为这样的马蹄声音随时都有。
  
      这些马匹很明显是在娜仁娃毡房外停了下来。
  
      王老虎跟其他蒙古人不一样,对于这样的声音却是十分地明感,他不自觉地警觉起来。果然这些人是朝娜仁娃毡房而来,脚步声零乱。
  
      进来的全是些蒙古男人,而且是拿着刀进来的。
  
      王老虎见到这些人来者不善,忙起身将刀取在手上。
  
      娜仁娃道:“你进来做什么?”
  
      其中有个领头的男人看了看王老虎,道:“我听说今天来了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这个男人显得有些生气,部落里随时都有人来,而对于今天王老虎的到来,为什么他会如此的生气呢?
  
      “你今天吃什么了,火气这么大。”娜仁娃站起身来反而质问道。
  
      这个蒙古男人看着王老虎,道:“如果你是个男人,敢不敢跟我出来摔个跤?”他像是对王老虎发起了挑战。
  
      对于这样无理头的要求,王老虎是一把拒绝的:“这位兄弟,我出来部落,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你。”
  
      蒙古男人道:“孬种,如果有种就出来和我摔跤。”
  
      从他的话中,王老虎听出了蒙古男人有些蔑视,但对于多一事,还是少一事,他尽量忍住,所以,他只是笑笑。
  
      蒙古女人道:“只不见了几日,你是吃了什么了,脾气这么火。”
  
      从好怕话中可以听出,这个蒙古男人平时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是什么让这个蒙古男人今天有点火大。
  
      “你别多管闲事,今天我定要与这个人比个高下。”蒙古男人道,“你是个男人,就跟我比试比试。”
  
      王老虎听到这样的话,笑了,在蒙古难道还要
  
      自己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是不是男人吗?“这位兄弟,我只是路过,别无他意,一会儿,我们就走。”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告诉你,这场比试,你不比也要比,否则,你别想离开我们部落。”蒙古男人发了狠话。跟在他身后的其他蒙古男人,也一起跟起哄来。
  
      既然来了这里,看来这场比试,王老虎是逃不了了。
  
      蒙古男人说完往毡房外走去,他身后的其他人也一起跟了出去。
  
      难道这场危机就这样过去了,正当王老虎在疑惑的时候,毡房外传来了一些男人的声音。娜仁娃的母亲从外进了房来,道:“瓦赤在外等着这位客人呢?”
  
      “这个人。”娜仁娃有些生气的道。
  
      “哈哈,别看他耍这小孩子脾气,可是个响当当的男人呢?”蒙古女人道。
  
      “他这人就是好坏不分。”
  
      王老虎道:“看来我来这里给大家带来麻烦了,我看我还是早些离开这儿为好。”
  
      “人家在外摆着仗势,你走到哪里去?”蒙古女人道。
  
      “我招惹他,总行了吧。”王老虎道。
  
      “我看不行了,瓦赤不会让你走的。”蒙古女人道。
  
      “天下还有这样不讲理的人?”
  
      娜仁娃刚想站起身来,却被蒙古女人给拦住了,她道:“我看你还是和他比试一局,赢也好,输也好,也算是给他一个台阶下了。”
  
      王老虎觉得这个蒙古女人带他到这里,似乎是她事先安排的一样。而且这个蒙古女人似乎还知道另外的事,却没有告诉自己。
  
      王老虎也没有应声,不算是应下来,或是拒绝,这样一个蒙古男人在外等着自己,自己若是退缩或是逃避,自己就真的不是男人了。他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此时的瓦赤已经脱去了上衣,赤着个胳膊。他这是在等王老柴的应战了。
  
      王老虎在离瓦赤不无宾地方站立,毡房里的两个女人从房里走出来,好像在看热闹一样,这件事跟她们没有事一样,一切好像跟她们无关。
  
      王老虎道:“瓦赤,不知道我是哪里得罪了兄弟?”
  
      瓦赤也不多说话,道:“你别说你连摔跤也不会?”
  
      本想化解这场危机的愿望已经落空,在王老虎的心里,他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瓦赤赤着身子,从一旁向着王老虎冲了过来,这是一个摔跤的姿势,他张开了双手,往这边扑了过来,像是一只巨大的鹰,张开了翅膀,靠向了王老虎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