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虎第五百三十六章 摔跤的蒙古男人,明虎第536章 摔跤的蒙古男人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明虎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摔跤的蒙古男人

第五百三十六章 摔跤的蒙古男人

    王老虎也连忙张开双臂,应战瓦赤。顶点X23US
  
      瓦赤的一双手,一左一右搭在王老虎的肩膀之上的时候,他就感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力,这个蒙古男人的力道大的可以,可能是从小练习摔跤相关,这上膀子的肌肉相关的结实有力。
  
      瓦赤抓住了王老虎的双肩,一把抓了下来。王老虎感到他双手的力道在往他自己的胸前靠,他这是想将自己拽趴下呀。
  
      王老虎当然不能让他的想法得逞,在瓦赤的向下用劲之时,他将力往上提,他要将他向下的力给硬生生地化解。
  
      两人在吃力地叫劲。王老虎并不占上风,他觉得自己和瓦赤硬碰硬地相接,并没有取得优势,在没有用内力的情况之下,他甚至感到了瓦赤的力还有些大,他怕力再用力下压,身体也在向一边移动。
  
      瓦赤的腿双来辅助,在力压王老虎的同时,他的腿不停地想勾住王老虎,王老虎一招洪佩谊地上下跳起,不让他得逞。
  
      蒙古女人和娜仁娃站在一边,看着场上的这两个男人,不时地轻轻聊着一些话。
  
      瓦特是块摔跤的料,王老虎如果用摔跤的方法根本不能将他绊倒,这力使上也不能处于主动的地位。
  
      瓦赤的手像是只老鹰一样死死地抓着王老虎的肩膀。王老虎的手一缩,他的肩膀向下一沉,瓦赤的手并没能如王老虎所愿,从他的肩膀上移开。
  
      王老虎要用学过的功夫来化解瓦赤的爪子。他向下一缩,同时抓着瓦赤的右手松开,单掌抵住瓦赤的手臂,借力向着反方向旋转了几道,瓦赤的手力被这样化解,王老虎的右肩从瓦赤的爪下逃脱。
  
      王老虎向后一退,左肩膀还在瓦赤的抓捕之下。王老虎左手也从瓦赤肩膀移开,同时左手旋转,似太极一般向着瓦赤推去。
  
      太极讲究以柔克刚,王老虎的招式虽然不是太极,却与太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一柔软的推开去,就是想借着这一个软力将瓦赤的爪子卸开。瓦赤的这一只手确实松动了,在王老虎的旋转之中,他的手向一边滑了过去。
  
      瓦赤的手像只猫一样再次抓过来,王老虎单手握石拳,与少林握石拳相似,手中握拳如石,实则化石为粉,力道四溢,看似软绵的拳却是化解力道的利器。这一招握石拳将瓦赤的手无意间给拨了开。
  
      瓦赤有些生气,张着两只手再次向王老虎猛扑了过来。
  
      王老虎没有靠扰蒙古男人,而是向后退了几步。围着的其他蒙古人却是围成了一个圈,不让王老虎再向后后退。
  
      蒙古摔跤却是有规矩的,摔
  
      跤的场地当然不是无休止的大,王老虎现在在一味地后退,不接瓦赤的招,其他人当然是将场地围起来,不让你乱动弹了。
  
      王老虎只好停住,看着瓦赤再次扑向自己。这个蒙古人双手结实粗大,与他常常摔跤有关,死心塌地跟他硬碰硬地摔跤,倒不如用轻巧的功夫来对付他。
  
      主意已定,王老虎注视着瓦赤迎面而来的方向,脚下已经准备好,随时向上扑腾,他的手掌已经聚了一些力,他要在瓦赤扑面而来的一瞬间,利用腿脚的点力,双掌的力道,将他打倒。
  
      瓦赤低沉着身体,双手如叉,向着王老虎而来。
  
      王老虎注视着他,全然准备。
  
      面对瓦赤的架势,王老虎全然贯注,见到他直扑自己面前,他向上飞身而起,脚尖灵活地点了几点,脚上的灰尘随空而起,扬起在半空之中,像是一阵烟幕弹。
  
      借助脚尖的点力,王老虎的身体向上而起,一下就跃过了瓦赤的头顶。
  
      瓦赤双手就这样张着,向着王老虎的方向一扑,他就这样落了空。
  
      王老虎跃过他的头顶,向着他的身后而去,落地。
  
      瓦赤这样来回了几趟,王老虎就是不主动迎接,每次不是没抓着,就是扑了个空。他的身体比一般的人胖些,来回几次折腾,人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瓦赤道:“有本事,你就别跑。”
  
      王老虎道:“我打不过你,我跑还不行吗?”
  
      “你跑就是不行?我们蒙古人没有这样摔跤法的。”瓦赤道。
  
      “谁说摔跤有固定的法子?只要能胜了对方,不管是什么法子,都可以。”王老虎道。
  
      这句话引得一旁的两个蒙古女人笑了起来,这样子的摔跤法子这是她们第一次听说,也只有不是蒙古人的人才能想得出这样的法子来。
  
      一旁的其他蒙古人也叫了起来,有人说这明显不符合摔跤的规则,我们上前将这人围起来,他们正要上前将王老虎围起来的时候,瓦赤却道:“你们别来,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这些蒙古人,很知趣地退了开去,但并没有散开,而是将围着王老虎的圈子小了又小了些。
  
      瓦赤大喝了一声,向着不远处的王老虎又扑了过去。
  
      见到瓦赤向自己扑来,王老虎再次采取了躲避和攻击的方法。他向右一个躲闪,并向下一个扫腿,瓦赤冲过来,没有抓住王老虎,脚底之下却被一条腿给绊住。
  
      瓦特没有拖住自己的身体,被脚下的力一绊,便没能收住。他的身体向前倒去,趴得一声,
  
      便倒在了地上。
  
      见到瓦赤倒在地上,娜仁娃表现的像是有些担心,她的身体稍稍向前一倾。但却被蒙古女人给拦住了。
  
      瓦赤从地上爬了起来,瞪着双眼,对于王老虎这样不接自己的招,却用脚来绊自己,表现得十分不满。他再次大喊了起来,冲着王老虎就过了去。他同时还张着双手,想将王老虎一把擒起。
  
      王老虎一个飞身,在腿力道的支持之下,冲着瓦赤冲来的方向,像是迎了过去。两人来了个迎面,一个在上,一人在下。王老虎再一次跃过了瓦赤的身体,朝着对面飞过去。
  
      瓦赤更加气喘吁吁,他双手压着膝盖,喘上了几口急气。
  
      王老虎也不急于攻击他,而是在一旁看着,等待他再次攻来。
  
      远处只见灰尘滚滚,伴杂着马蹄声声。听到这样的声音,王老虎总是耳朵敏感,生怕是蒙古的什么人又来找他的茬。这样密集的马蹄声,说明此行而来的蒙古人数不在百人之下。
  
      这会不会是部落中放牧的人回来了?有这样的可能。
  
      其他蒙古人也听到远处而来的骑马声,他们向着远处张望。
  
      这些骑马的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王老虎反正不认识其他蒙古人,不清楚这马上的人究竟是哪全部落的,只见围在外边的蒙古女人见到这些蒙古人,反而紧张起来。
  
      直到这些蒙古人再近了些,蒙古女人却惊慌起来,她大叫了一声:“快走。”说这话的时候,别人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同他相同命运的王老虎却是心里清楚,危险来了。
  
      蒙古女人拔腿就跑,王老虎也紧通跟在后面,往蒙古女人跑的方向而去。蒙古女人在前面跑着,王老虎紧随其后,后边的蒙古人骑着马一路追来,嗒嗒嗒,马蹄声声,速度极快,马上的人手上举刀,很快就追上了王老虎。
  
      弯刀从身后一路砍来,嗖的一刀,再一刀。王老虎跑在前面,这一刀一刀并没有砍中王老虎。
  
      马在行进。
  
      一把长枪从王老虎的身后突然而至。王老虎向着侧边一甩,尖枪枪头从王老虎的身后穿过来,幸好躲的快,这枪从王老虎的一侧穿过。
  
      马从王老虎的身边飞驰而过。
  
      王老虎停了下来,后边又有一匹蒙古马呼啸着而来,王老虎向上一用力,算准了他会从身前而过,他的身体飞起来,朝着飞驰而来的蒙古人迎面就是一个飞腿。他一个飞脚,正好踢在了蒙古人身上,蒙古人向身后倒了而去,马飞驰而过,王老虎追着马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