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第1084章 依约前来,祭炼山河第1084章 依约前来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祭炼山河 > 第1084章 依约前来

第1084章 依约前来

巨石堆砌修建成的地下宫殿,巨大青铜火炬熊熊燃烧,却不能给人半点光明或温暖的感觉,反而觉得越发阴森。
  
  一座祭坛,伫立在宫殿中央,它面积并不算大,修建的却颇为用心。
  
  抛开其余不说,只是修建它所用到的材料,便是魔晶中最珍贵的极品阶,每一块都价值珍贵。
  
  而这种魔晶,本身质地坚硬,且一旦承受过强力量,就会直接碎成粉末。
  
  所以,要做到在极品魔晶表面,篆刻如眼前所见的大面积复杂纹理,且令它本身保存完好,本身就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一道身影,盘膝坐在祭坛上,他腰背挺拔,即便是坐在那里,但给人的感觉依旧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岳,直入云霄之中,纵是天塌地陷都不能够,动摇其半点。
  
  那是一种沉稳无比,厚重万千的无形气势或者更确切说,它来自于真正执掌权利,并拥有强大实力上位者!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魔族非常年轻,英挺的鼻梁与斜挑若剑的双眉,足够让无数深渊魔女动心。尤其是配合上,他一身强大气势,评一句帅的让人合不拢腿,也是非常之恰当的。
  
  只是如今,这名身居高位,年纪轻轻的魔族男子,似乎遇到了一些难题,眉头微微皱着,那些许褶皱之间,尽显沉凝肃穆。
  
  许久,魔族男子睁开眼,双目深处露出一丝怒意,旋即归于平静,毫无波澜似一方古井。
  
  “果然,还是锁定不到他的位置……这个家伙,更加擅长于隐藏自己的气息了……只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他亲自出手……难道不知道,一旦他的存在暴露……希望不会出事吧……”
  
  祭坛上,魔族男子喃喃低语,可就在这时,他脸色蓦地一变。
  
  几乎没有给他,半点反应时间,整个人便似遭受重击,闷哼一声张口喷出鲜血。不止如此,他整个身体,都在剧烈颤抖,耳、目之中各自有鲜血不断渗出。
  
  许久之后,不知道这名魔族流出了多少鲜血,总之他身下的祭坛,已被鲜血覆盖。
  
  浓郁血腥,在空气中浮动,随着“咔嚓咔嚓”声接连响起,这座造价惊人难度更加惊人的祭坛,表面浮现一道道裂口,彻底废弃无法再用。
  
  “死了……居然死了……我耗费无数心血……甚至不惜为此……耽搁了本体的修炼速度……最终居然是这个结果……是我太贪心……还是这深渊……对我太过严苛了……”
  
  每说一句话,就会吐出一口血,显然表面所见之外,这名魔族承受了更恐怖的伤势。
  
  可诡异的是,他的眼眸随着一口口鲜血喷出,逐渐由暗淡变得明亮,稍显萎靡的气息,更以一种惊人速度提升。
  
  “啊!”他仰天一声咆哮,恐怖魔力波动,如火山爆发席卷八方,整个地宫都在随之震荡,那些厚实无比坚固惊人的巨石,一块块不断崩碎。
  
  外面那具身躯被人毁灭,他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可这也让他彻底解脱出来,不必再与它继续纠缠,被牵制、损耗的修为因此得以爆发。
  
  吼
  
  咆哮中,一头巨兽虚影,在他头顶出现,尽管模糊不清,却释放这让人绝望的压迫气息。
  
  ……
  
  魔帅阶的血眼魔族非常罕见,死掉之后的表现,也让人惊讶万分。只见倒下的血眼魔族首领尸体,和无影魔手中的心脏,快速分解消散,变成一丝丝猩红血气,自行凝聚到一团,形成一颗小儿拳头大小,不断收缩膨胀的圆球。
  
  廖师挥挥手,这圆球飞到她手里,握住一翻直接消失不见,然后一脸无趣吩咐,“大戏已经落幕,赶紧清扫干净了,我肚子饿得很,要大吃一餐了!”
  
  春风十三娘身体颤颤,因为衣裙破损严重,露出大片雪白细腻肌肤,整个人蜷缩着勾勒出完美身材,越发的“触目惊心”!
  
  她原本以为,这次自己死定了,因为卖弄的风情,丝毫没能打动正在清扫血眼魔族的黑天罡。
  
  这家伙冷着一张脸,出手干脆利落,走在自个一掌拍出来的深坑里,见到喘气的就随手一指。
  
  然后伴随着低沉闷响,恐怖魔气狂暴侵袭,将一个个苟延残喘的血眼魔族,直接碾成粉碎。
  
  “等等!”廖师突然开口。
  
  黑天罡停下动作,躬身行礼,“小姐有何吩咐?”
  
  “就这么把他们干掉,实在太无趣了,我有个好办法。”廖师眨眨眼,一脸得意。
  
  片刻后,死里逃生的几个血眼魔族,以春风十三娘为首,带着昏死不醒的蓝波离开。
  
  “喂,记住我的话,一定好好招呼这小子,不能让他痛快的死了,你听到没有?”
  
  十三娘身体一颤,赶紧点了点头,带着血眼魔族跑的更快,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啧啧,谁说血眼魔族都是一群,没脑子的跟魔兽差不多的怪物,我看还是很识趣的嘛。”廖师一脸的稀奇。
  
  狐老、黑天罡面露无奈,心想他们好歹保留着一些智慧,判断局面还是很轻松的。
  
  就今日,能捡回一条小命,不知道是他们修了多少年的福分,还不撒脚丫子就跑,难道留下来等死啊!
  
  只是,血眼魔族这种邪恶的堕落存在,小姐为什么不全都杀了?
  
  还有那个蓝波,新任厄峰城的城主,大名他们也听说过,据说的确是一个,非常不好招惹的人物。
  
  虽说以小姐和秦宇阁下的身份,半点没有忌惮的必要,但麻烦这种东西,从来都是越少越好啊。
  
  唉,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不过,廖师小姐既然发了话,他们就算是一脑子浆糊,也会毫不犹豫的遵守。
  
  被耽搁了许久的丰盛午餐终于开始了,因为之前的战斗,余波冲击下毁掉了整个营地,甚至不远处的大河,都被打的崩裂断开,湍急河水四下蔓延。
  
  所以,午餐是在换了一个地方后继续的,抬头就能看到瀑布,除了“轰隆隆”的落水声比较让人厌烦外,环境倒是很不错。
  
  蓝波的护卫团已经四下逃窜,只有重伤昏迷,眼看着就不行的黑甲“遗留”下来,被黑天罡提来随手丢在旁边。
  
  廖师给他喂了一颗不知名的魔药,通体灰扑扑的,便是秦宇都没见过。
  
  这段时间以来,她神神秘秘的开始了,好几次炼制魔药的举动,谁知到是什么东西。
  
  但这颗魔药的效果,似乎非常不错,服用之后的黑甲,气息很快稳定下去。尽管一时半刻间,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但至少伤势稳定了,没有了生命危险。
  
  这让狐老、黑天罡、无影魔三个暗暗眼红,廖师小姐的魔药,那是何等贵重之物,即便他们三个全力以赴,斩杀了红眼魔族首领都没能得到,来自小姐的奖励。
  
  当然,或许是因为,红眼魔族首领的实力,在小姐看来是在不算什么。可无论如何,黑甲这个小子,凭什么能够得到小姐的魔药?!
  
  想来有一点这个原因,所以黑天罡刚才丢他的时候,才会不经意的力气大了点……唔,黑甲身下的深坑,似乎也不算太浅。
  
  狐族秘制的山鸡,味道果然是顶绝,吃的廖师大呼过瘾,对狐老大加赞叹。
  
  秦宇也忍不住点头,实在那鸡肉的味道,是他此生吃过美食中,绝对排列前三的东西。
  
  两只山鸡,绝大部分都进了两人的肚子,甚至还因为一只烤制金黄,油光满满的鸡翅膀起了争执。
  
  结果秦宇败退。
  
  廖师得意一笑,大口大口咀嚼,腮帮子鼓的老高,眉眼之间尽显得意。
  
  无影魔身上居然带着珍贵魔酒,据他说是一次“狩猎”时,顺手拿来收藏的东西。
  
  只开了第一坛,黑天罡耸了耸鼻子,微微动容竖起一根拇指,“真是难得的佳酿,当年这酒的主人,肯定没少咒骂你。”
  
  无影魔大笑,透出一丝得意,“管他骂不骂的,反正我又听不到,再说他的这些美酒,今日能进了小姐跟公子的口,还有你我三个魔帅共品,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酒的确是好酒,以秦宇的口味,喝了都眼睛发亮。
  
  廖师更是大呼过瘾,一个人抱着酒坛子不撒手,喝的脸蛋通红,眼睛却越来越亮。
  
  她歪着脖子,眼神落在秦宇脸上,嘴角不时动动,发出几声“呵呵”式的笑声。
  
  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秦宇皱紧眉头,“你看什么呢?”
  
  “看你。”廖师回的直接。
  
  秦宇嘴角抽了抽,“我脸上有东西?”
  
  廖师顿了一下,接下来说的话,差点吓得秦宇,一下子丢掉手里的酒坛,“秦宇,你以前看我的时候,是不是动了不该有的念头?”
  
  “咳咳咳咳……”好一阵剧烈咳嗽,秦宇感觉自己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脑海里本能浮现出,之前廖师“衣着狼狈”的模样。
  
  呃……虽然不想承认,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依旧还历历在目……似乎就发生在刚才……
  
  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接着是怒火熊熊,如果不是你满不在乎乱跑,我能看到不该看的?而且,后来还是我主动买的衣服,给你换上的呢!
  
  怎么?现在喝点酒,就开始算旧账了?哼哼,我可不怕你,我一点都不心虚。
  
  真·一点不虚!
  
  廖师冷笑一声,“我就提了一句而已,你这么大反应干嘛?如果真是胸怀坦荡,又岂会是这样。”
  
  秦宇……
  
  看他一副沉默之中憋屈,而又有一丝悲愤、难堪的模样,廖师大叫一声,“你果然是有!”
  
  可她没有生气,挤眉弄眼之间,反而透出一丝得意。
  
  秦宇抬手揉了揉眉心,心想这个女人,果然是很不正常,这种事情有什么值得得意的吗?
  
  狐老、黑天罡躲得远远的,可就算再远个十倍八倍,以魔帅阶的实力,该听到的还是听得清楚。
  
  两个老魔头对视一眼,都能察觉到彼此心底的诡笑,果然秦宇阁下跟廖师小姐,关系并不那么的纯粹啊。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好消息,既然两人是一家,那么投靠谁岂不是都一样?
  
  因为狐老这个优秀的伙夫手存在,再加上无影魔的大量深渊美酒,午餐持续成了晚餐,然后又变成了夜宵。
  
  喝到最后,秦宇都感觉晕乎乎的,廖师更是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他怀里忽忽睡去。
  
  这让秦宇嘴角勾了勾,“呵,女人!”
  
  我难道还喝不过你!
  
  提起精神,余光扫了扫周边,确定狐老、黑天罡都很清醒,无影魔更是早就不见踪迹,秦宇缓缓闭上眼,不大会居然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宇被耳边“轰隆隆”的瀑布落水声惊醒,他吐出口气缓缓起身。
  
  原本睡在他怀里的廖师,如今已经爬了起来,半蹲在瀑布前的平台上,低头看着一片或许是因为,瀑布水流突然加大,迸溅出来所形成的水洼。
  
  秦宇走过去,廖师没回头,却像知道是他,道“秦宇,你看这水里的小虫子,它们的名字叫做蚴虫,是深渊中喜生于水的一种小虫子,勉强算是一种魔兽……呃,当然是最弱小的那种,处于生物链的最低点,哪怕一条小鱼都能将它们变成食物。”
  
  “而且,最悲惨的是,他们的生命周期只有七天,从诞生睁开眼那一刻开始算起,一直到生命中的第七天过去,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身躯很快分解成为深渊的一部分。”
  
  秦宇蹲到旁边,看了一言廖师口中所说的蚴虫,小米粒大小的东西,生着透明的翅膀,成群的在水中游动,不时聚团接着散开,像是在争夺食物,又像是在嬉戏打闹。
  
  不明白她今天怎么就突然间,对这种小东西感兴趣,而且语气很明显,有点不太对劲。
  
  这让秦宇忍不住怀疑,莫非是因为之前,读了太多乱七八糟话本的原因,让这女人患上了“文艺女青年”的疾病?
  
  哪来这许多的多愁善感。
  
  秦宇扭头看向她,“这么多感慨?”
  
  “不是感慨。”廖师微微一笑,神色少见的平缓从容,甚至给秦宇一种,截然不同人设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她?
  
  廖师继续说,“我只是有些想不通,这么弱小且生命周期短暂的东西,为什么还能活的这么有活力?只是七天而已。没人会去记住它们,死亡一旦来临,就将从深渊彻底消失。”
  
  秦宇暗暗皱眉,廖师的状态,似乎真的很不对劲,可究竟哪里的古怪他也说不清楚。
  
  念头转了转,道“蚴虫的生命只有七天,或许如你所说,深渊中的确没有任何人,会记得它的存在。但它存在过了,睁眼看到了深渊,将目光所及一切,烙印到了自己的记忆里,这是永恒不变的事实。”
  
  “哪怕死去,哪怕没有人记得,但它看到了便是看到了,存在过便是存在。它自己,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与认可。”
  
  廖师顿了顿,心里反复咀嚼了几遍,轻声道“自己就是对自己的肯定与认可吗……这话虽然有些古怪,但听起来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的。”
  
  见她心情好了一点,至少没了之前,流露出的抑郁气息,秦宇笑了笑道“当然,我这个人可是,非常有见地的,只是你以前没发现罢了。”
  
  “你这个人,真的很臭美啊!”廖师起身,舒展了一下腰身,“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转身走向营地,一边走一边喊,“老-胡,老-胡,赶紧准备早饭啊,我可是又饿了!”
  
  秦宇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怀疑,自己刚才的感觉,是不是错的……这个女人会抑郁?
  
  错觉,那一定是错觉!
  
  不过,早餐吃什么呢?昨天的鱼汤挺不错,但大清早的就喝鱼汤,会不会太腻了?
  
  这念头下意识转过,秦宇脸上一黑,他发现自己似乎也有,被廖师感染转变成吃货的倾向啊!
  
  不对,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起来了,是十日之约,今天就是第十天了!
  
  “喂!廖师,你答应我的,十天后就告诉我一切,现在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廖师转过身,一脸笑容,“我是这么说的,但这才是第十天而已啊,况且我还没吃饭,可没力气跟你说话!”
  
  秦宇气的眼前一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女人要食言而肥。
  
  可恶!
  
  我在就该想到的,以廖师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把一切都说出来。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次就算用逼问的,也一定得从她嘴里抠出想要的消息。
  
  被蒙在鼓里,对一切都不明了的感觉,秦宇是受够了!
  
  “你站住,就给我站那,咱们之前可不是那么说的,你如果敢再敷衍我,咱们绝对没完!”秦宇喊着拔腿追上去。
  
  廖师大笑着向前跑,“来啊来啊,你追上我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十天还没过去呢!”
  
  事实证明,女人耍起无赖,尤其是廖师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属性,绝对让人很抓狂。
  
  秦宇威胁了再威胁,她一挺胸大喝你敢过来,他眼睛瞪了再瞪,终归不敢下手。
  
  早餐就在两人交锋的气氛中度过,这让狐老、黑天罡感慨万分,心想廖师小姐和秦宇阁下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啊!
  
  但这种感慨,并未持续太久,因为早餐刚刚结束,营地里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尽管他已经,竭力的收敛自身气息,可行走之间依旧所有人,生出直面毁灭巨兽的感觉。
  
  就像是一颗熊熊燃烧的大日,随意一道火焰,都会将他们所有人包裹住,彻底焚烧成灰烬。
  
  两个狐族的小家伙,吓得瑟瑟颤抖,躲到棉雅身后,只敢露出半双眼睛,盯着走来的人。
  
  狐老、黑天罡恭敬行礼,无影魔也主动露出身影,低头表示敬畏。因为,此刻到来的,是深渊魔龙一族长老,真正踏临深渊巅峰的强大存在之一奥法长老。
  
  他微微躬身,语气恭敬,“廖师小姐,十日时间已过去,老夫依约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