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恋爱要和你谈一百一十八章像我的老友,有个恋爱要和你谈118章像我的老友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有个恋爱要和你谈 > 一百一十八章像我的老友

一百一十八章像我的老友

一夜好眠,一夜无梦。
  
  秦然双腿受伤的打击,在白棋的到来后慢慢得到缓解,心情好了,感觉伤势都越发好得快了。
  
  自我感觉良好了,就开始作死了。
  
  早上白棋起来煮早餐的时候,看见秦然扶着桌子正准备起来!这可把白棋吓得够呛,瞌睡立马全醒了,急忙跑过去扶他,由于心急,拖鞋都跑掉一只。
  
  刚把人扶着坐好,白棋就夹枪带棒的教训秦然:“干什么呢?你才出院多久,是不是在家太寂寞,要去医院和那些病患作伴?你这腿不要了是不是!不要了我给你拿东西来敲了它!”
  
  爱之深,责之切,白棋第一次和秦然说话语气这么冲,脸色如阴云密布,秦然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看到秦然阿弥陀佛的样子,白棋又不忍心,收敛了脾气,才蹲下说道:“你乖一点,这腿伤只能慢慢来,万一没养好,成了个坡子,我是绝对不会要你了!”
  
  秦然愕然道:“坡子?有、有那么样子啊?”
  
  “不然我这么紧张干什么?你脑子里面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呢?现在不是锻炼的时候,如果需要锻炼,医生会跟你说的。”
  
  白棋觉得秦然不是那种马虎的人,肯定有什么原因,才让他急着想站起来,难道昨晚求婚刺激到他了?
  
  “没、没……”秦然闻言却忽然扭捏起来,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白棋见状便使出杀手锏,他去房间拿出手机来,站在秦然面前,装作要打电话的样子,邪魅一笑,说:“再不说,我就叫小柜子来家里照顾你了,叫他天天给你打包面条……”
  
  秦然赶忙出声制止道:“别别!我说还不行吗?”
  
  又有些不甘心的看着白棋得意的脸,咬牙切齿的骂了句:“你大爷的!”
  
  “你昨天不是说要见刘叔嘛,他是你那么重要的人……我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想看看能不能站起来,到时候站着迎接下他……好给你长长脸。”
  
  白棋听他说完后,先是“噗嗤”一声,紧接着笑个没完,把秦然气得满脸通红,随手抓起餐桌果盘上的香蕉砸了过去,白棋身手敏捷的接住了,手里抓着香蕉接着笑,还一边剥皮一边笑,看他笑成智障一样,还不忘吃口香蕉,秦然觉得自己被狠狠的嘲笑了,很伤,也很丧,于是他干脆自己推着轮椅回房间生气去了。
  
  过了好半天白棋才敲了门,秦然没理他,他便自己把门推开,秦然背对着白棋的,所以并不知道白棋手里端着面条。
  
  “出去!你怎么还没笑死!”
  
  听声音还是很恼怒,白棋笑呵呵的端着面条走到秦然面前。
  
  “好啦,别气了,给你煮了面条,是个双黄蛋哦!你说你怎么这么有福呢,我都好久没吃过双黄蛋了,给你煮面条就敲出一个来。”
  
  白棋端着面在秦然面前,又腾出一只手在面条上方轻轻扇了扇,顿时面条的香气直扑秦然的鼻尖而来,闻着香气四溢的面条让秦然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却还是坚持忍住不搭理白棋,继续板着脸,装作还在生气的样子。
  
  白棋一直仔细的盯着秦然,一看秦然有所松动的表情,便放下面条对秦然说道:“现在早上七点半,中午刘叔约了咱们在公司楼下的西餐厅见面,所以你全程不可能不坐轮椅,你这个状态他早就知道了,现在只是亲眼所见而已,不存在什么长不长脸。我们会在那里吃饭,吃完饭才能回来哦,你确定要饿到那个时候去?”
  
  秦然一听中午要见面的事情,情绪又不好了,委屈巴巴的说道:“你去跟刘叔说我们晚些时候再见面好不好?他是你那么重要的人,我不想第一印象不好。”
  
  白棋摇了摇头,说:“不行呢。”
  
  看秦然垂头丧气的样子,“你不要这样子嘛,在我心里,你怎样都是最好的,刘叔爱屋及乌,不会嫌弃你这样的,他没见过你,但是他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对你很是欣赏,你真的不用想这么多。”
  
  秦然还是不信,再次确认道:“真的吗?我这样真的好吗?”
  
  “嗯!非常好!”
  
  “走!去吃早餐!”
  
  “好勒!”
  
  白棋就是喜欢这样的秦然,乐观面对生活中的所有不愉快,再伤心沮丧,只要说到吃面条就能瞬间元气满满,不过,他更喜欢秦然为了他而紧张兮兮的样子,过分可爱啊~
  
  吃完早餐后,白棋就去公司了,中午林殊归会来接他去西餐厅,尽管白棋再三保证,秦然还是心怀忐忑的度过了一个上午,等林殊归来接他的时候,他还是很紧张。
  
  林殊归推着秦然到了门口,正准备关门,秦然仰起脖子问他:“大表哥,我这样去会不会很失礼?”
  
  林殊归关门的动作一顿,不答反问道:“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不失礼?”
  
  秦然思索了一下,回道:“干净整洁,仪表堂堂。”
  
  林殊归接着问道:“你哪里不干净整洁?又哪里不是仪表堂堂呢?”
  
  说着拿出手机给秦然拍了张照片,之后递给秦然看,说道:“干干净净,帅气逼人!一百昏!走吧!”
  
  秦然哭笑不得:“你确定不安慰我一下?有你这么另类夸人的吗?要不我们再聊聊别的?”
  
  林殊归无视秦然的抗拒,推着轮椅进了电梯,待电梯门关上后,林殊归才说道:“倘若刘叔喜欢你,你就是比蛤蟆还丑,他也会喜欢你,倘若刘叔不喜欢你,你就是天仙下凡,地位超然,他也会厌恶你到极点。”
  
  是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既然都是独特的,那为什么要各种质疑自己不好?有时候自己在别人眼里好不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太过在意就会很被动,反而失去自我。
  
  秦然顿时豁然开朗,纠结了一晚上的事情终于得以解脱。
  
  两人不再说话,很快就来到t市至尊集团楼下的西餐厅,刘叔居然已经到了,他比约定时间提前了二十分钟左右,或许更早吧,毕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间来的。
  
  “刘叔,你怎么来这么早啊?”林殊归推着秦然,笑着打着招呼。
  
  秦然见状也赶紧喊了一声“刘叔”,没想到的是,刘叔自打看见秦然就一直保持震惊不已的表情,对于秦然和林殊归的说话声充耳不闻。
  
  秦然抬头看向后面的林殊归,眼神询问他什么情况,林殊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刘叔,这位是秦然。”林殊归走近提醒道。
  
  刘亚杰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道:“来来,快坐,白棋要等一会儿来,公司还有点事。”
  
  于是林殊归就推着秦然坐到桌子旁,三人一坐好,刘亚杰边上上下下的开始打量秦然。
  
  “真像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刘亚杰喃喃自语道。
  
  秦然一脸疑惑,因为不熟悉,所以不敢轻易说话,生怕倒了白棋的架子,只能看向林殊归,希望他能帮忙解惑。
  
  林殊归也奇怪,刘亚杰他见过几次,虽说不大了解,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失礼,一直盯着别人看确实是有点失礼,刚刚一直看秦然,完全没有听见他俩喊他,既失礼又失态。
  
  于是委婉的问刘亚杰:“那个……刘叔啊,您看秦然这么仔细,莫不是他头上有花?只有您能看到的花?”
  
  刘亚杰这才尴尬的收回视线,解释道:“哈哈哈……不好意思,吓到你了,秦然是吧?”
  
  秦然差点泪流满面,大叔,你终于正常了!
  
  “是的是的!我就是秦然。”秦然神色还算淡定,其实内心不比见白天啸的时候轻松,只不过努力控制着而已。
  
  刘亚杰笑容和蔼,再次为自己刚刚的举止道歉:“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不过,你真的很像我的一位老友。”
  
  秦然觉得奇怪,见过曾家美的人都知道,自己和曾家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说像他的老友,不会是再说曾家美吧?毕竟他也是湛蓝县的人啊……
  
  于是秦然问道:“请问刘叔你的老友叫什么名字?”
  
  刘亚杰像是在回忆曾经,眼神飘忽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回道:“名字不知道,认识他的人都叫他瘦猴,因为他很瘦,身手又敏捷如猴,你的眼睛跟他太像了……”
  
  “身手敏捷?很瘦?那就不是我的妈妈咯?”秦然感觉很奇怪,如果不是他妈妈,那难道还有人跟他妈妈很像的?
  
  刘亚杰摇了摇头说道:“我那是一位男性朋友,肯定不是你妈妈。”
  
  突然想到什么,刘亚杰急忙问秦然:“你有你爸爸的照片吗?有的话给我看看。”
  
  秦然不明白刘亚杰为何突然就这么激动,只是乖巧的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那张老照片,递给刘亚杰。
  
  “我只有这一张照片,我爸爸过世的早,没留下几张照片,还有一些照片在老家的墙上挂着,不过都是学生时期的,早就不成样子了。”
  
  刘亚杰接过照片细细的瞧了起来,才看一眼,白棋来了,笑着问他们:“你们在干嘛呢?菜也不点,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做什么?这样就能饱肚子啦?”
  
  随即白棋坐在秦然的旁边,秦然便回他:“刘叔说我像他一个老朋友,这不,那我爸的照片在看呢。”
  
  白棋也好奇的问刘亚杰:“刘叔,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刘亚杰这才抬头,说道:“奇怪,为何眼睛像,身形像,就是脸不一样呢?”
  
  白棋立马听出不对劲,别人不知道秦向平是干什么的,他知道啊!秦向平可是卧底,最会乔装打扮,混迹各个不同区域,潜伏收集犯罪份子的罪证,前段时间被抓的张忠国能伏法,可有他一大半的功劳,要不是他冒死潜伏进毒枭的老巢,收集了毒枭和张忠国的犯罪证据,就算警察能抓到人,没有证据也不能判刑。
  
  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还活着,他的一些事情白棋也派人查到一些,其中就有一条信息能解答刘亚杰的疑问。
  
  那就是——很会乔装打扮,易容变脸。
  
  于是他就问刘亚杰:“叔,你说他眼睛很像,身材也很像,就是脸不像,有没有可能他易容了?”
  
  刘亚杰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激动的说道:“难怪我找不到他!难怪呀!原来是这样!”
  
  看着照片又咬牙切齿的说:“好你个瘦猴,耍了我十几年!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定要撕了你!”
  
  秦然等三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刘亚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刚不是挺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