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剑刃舞者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法兰城的秘密,网游之剑刃舞者第2747章,法兰城的秘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法兰城的秘密

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法兰城的秘密

    法兰皇宫被破坏得相当厉害,大量的宫殿坍塌成一片废墟,有些地方甚至整座宫殿都不见了踪影。x23us.com如今,这里成了高级恶灵盘踞的鬼窟,曾经的宫娥侍卫,悉数化成了强大的死灵,只要林铮等人靠近他们栖居的宫殿,立刻便会倾巢而出!
  
      “总感觉这里的恶灵也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啊!”琉璃一拳击溃了恶灵道,“还不如门口碰到的那个楼门怪看起来有威胁。”那东西要不是有玄冥在场的,靠他们虽然也能战胜,但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现在,到目前为止,他们所碰到的恶灵,虽说实力还不错,但没有一个能成得了气候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群厉害了一点儿的杂兵而已。
  
      杨琪也很是狐疑地说道:“虽说这里的死气怨力浓度的确高了一点儿,不过以教会的底蕴,总不至于连个把小时都撑不住,皇宫这么重要的地方呢!他们就不仔细调查调查的?!换我的话,肯定得把这里翻过来找一遍才行,一次不行就两次,慢慢来,总能把这地方翻个底朝天!”
  
      “废话!就你这巨龙病末期的,你能放过皇宫这种地方么?!”林铮没好气地笑道,随即话锋一转,“不过确实,皇宫这种地方,绝对不会被轻易放弃,然而以教会的力量都选择放弃,那就只能说明,除了这浓郁的死气怨力之外,皇宫里面,还藏着别的什么危险的事物!话说回来,别说皇宫了,整个法兰城的状况,都显得很不正常!”
  
      “怎么说?”
  
      “教会可是在大战之后没多久就进入法兰城调查的,但是那个时候,法兰城已经被庞大的死气怨力所笼罩!龙脉被镇压,大量无辜民众被波及而死,确实会让法兰城滋生出庞大的死气怨力,但是浓度高到足以污染忒尔那种强者的理智,正常情况下,没有个百八十年是不可能的,但忒尔可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被侵蚀了理智,所以说,这莫名其妙暴增出来的死气怨力,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你们考虑过么?”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望向恍然的玄冥,林铮又道:“还有,你们不觉得,法兰城太过完整了么?”
  
      “这还叫完整啊?!”狄李思张望了一下四周倒塌的宫殿,“皇宫都被打烂了!”
  
      “法兰帝国可是能和句芒部落正面对抗的国度,真正的强者如云,不说远的,就说忒尔吧!九转强者,说死就死了,可见当年那一场大战,参与进去的九转强者绝对不少!忒尔和托宾还没有打出真火,结果只是碰撞的余波,就将方圆几公里夷为平地,而当年,那可是真正的生死相搏,结果呢?只是塌了几座房子的事儿?!”
  
      听林铮这么一解释,众人的的神色顿时便不由得一愣,这种事儿之前还真没有留意过,如今一想,简直太诡异了!按理说,那一场大战之后,法兰城更大的可能,是成为一片不毛之地,就算不是片瓦不存,只怕也差不了多少!现在算什么?感觉就好像这里只是刮过了一阵台风,还不是那么猛烈的台风,两天走下来,他们可是看到过好多基本没什么破损的房屋。
  
      “我之前让莉莉斯在教会的资料库里面调查了,很奇怪,所有文件里面,竟然没有一点儿关于这一点儿的记载,似乎没有人觉得这种状况不正常。”
  
      众人听得越发糊涂了,为什么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教会的调查人员会一点儿都不注意呢?
  
      “或许是资料的等级太高,藏在别的地方了?”
  
      听到杨琪的猜测,小默这就一阵摇头,“不大可能,姐姐连法兰城完整的调查报告都能看到,再把这种问题的报告藏起来,感觉实在没什么意义!我更倾向于,有什么力量,在当初大战的时候,保护了整个法兰城!”
  
      “这要是真的,那东西可就不得了了!”阿钟啧啧赞叹道,“在一群生死相搏的九转强者将这么大一座城市保护起来,反正我是没这本事了!”
  
      “其实都不是!”林铮笑着一阵摇头,等到众人狐疑地将目光落到他身上时,林铮忽然便拿出来一面镜子,说道:“这是我们刚进法兰城的时候碰到恶灵的地方,我让巽在那里设置了监视阵图,你们来看看。”
  
      闻言,众人这就好奇地围了上前,已经过去两天的事儿了,众人对当时的环境已经没了多少印象,如今看着镜子里面的景象半天,愣是没能看出来一点儿什么名堂。最后还是巽提醒道:“你们看看监视画面中心的那片废墟。”
  
      “这废墟怎么了?”
  
      “咱们第一个碰到的恶灵,可就是从那里头冒出来的。”
  
      “就算这样也没什么……诶?!”话说到一半,杨琪便惊呼了起来,其他人也是相继露出了惊奇的表情,那废墟明明都已经让恶灵轰出来一个大坑了不是么?!
  
      “是一种时间回溯效果,这种特殊的能量笼罩了整个法兰城,我稍微留意了一下,大约是12个小时回溯一次,每一次回溯,会将物体的状态重置到6个小时前。”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仔细的神棍哥哥?”小萌好奇地问道,“重置了几个小时都知道的?”
  
      “很简单哦!”林铮宠溺地摸着小萌的头道,“在知道这种情况之后,只要在同一个对象上,每隔一段时间留下一道痕迹,等到时间回溯发生之后,再看看被消除了多少痕迹就可以了,观察的后所得到的结果,便是6个小时,也就是说,在时间回溯发生的6个小时之前被摧毁的东西,就无法再复原了,而只要是在这6个小时之内,就算整片城区都被夷为平地,时间一到,城区便会恢复成6个小时之前的状况。唔算算时间,回溯的效果也差不多到了。”
  
      说着,林铮的目光便朝旁边的宫殿废墟望了过去,一抬手,一朵青莲冥火便扔了过去,随着冥火爆炸,那废墟顿时便被轰飞了一大片。
  
      “看好了哦!”
  
      林铮话音一落,众人便打起了精神,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前方还带着火焰的废墟。很快,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了,就在狄李思开始怀疑林铮在胡说八道的时候,下一刻,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还在燃烧的冥火忽然熄灭,眼前的废墟仿佛倒带一般,早已被冥火烧成飞灰的部分,忽然又长了出来,在这一片片废墟重新长成之后,被轰飞的部分,又飞了回去,转眼的功夫,整个宫殿废墟,又变回了没被林铮祸害之前的模样。
  
      回过神来,小萌希露狄李思三个,顿时便惊呼了起来,眼睛里满是小星星,这个太有意思了!
  
      和这三个天真的傻瓜不同,玄冥却是皱紧了眉头,“太奇怪了,我竟然什么都感应不到!”
  
      “我倒是能感应到一点点……”阿钟挑着眉头道,东皇钟同样有操纵时空的能力,所以阿钟对时空的变化也就显得敏感一点儿,“不过这股力量太隐蔽了,虽然不弱,却不好追寻它的源头。”
  
      “源头的话,基本可以肯定,就在皇宫这里!”林铮望着四周道,“法兰城的死气怨力之所以会浓郁得这么不同寻常,就是因为这个源头,就是不知道这个源头到底是个啥。”
  
      “为什么这种现象会导致死气怨力浓度上升呢?”
  
      “因为时空回溯,是会产生业力的啊!”林铮解释道,“恐怕早在大战爆发之前,这种现象便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笼罩整个法兰城的时间回溯,每一次所产生的业力,可是相当庞大的!而业力这种东西,和死气怨力的相性又相当的好,一旦环境合适,就会被死气和怨力所吸引,从而转化成庞大的死气和怨力,结果,大战之后所形成的死气怨力,便彻底引爆了藏在皇宫中的这颗炸弹,导致法兰城的死气怨力浓度爆炸式的增长,这才让法兰城彻底变成了一片死地。”
  
      听罢,小默恍然之余,这就没好气地对林铮道:“既然你知道这种情况,干嘛不早点儿和我们说呢?!”
  
      林铮翻了下白眼,而后伸手指了指理查三个,有这三个拖油瓶在,哪能随便开口的。“事实上,这只是解释了法兰城的状况而已,但是为什么教会连这种现象都没有记载,又是另外一件事儿了,这件事儿不好让教会的人知道。”
  
      “什么事儿呢神神秘秘的?”
  
      “暂时还不太确定。”林铮摇了摇头,“不过如果是真的,那这玩意儿可就真个丧心病狂了,要是被教会弄到手了,搞不好就是一场灾难!”
  
      杨琪讨厌林铮这种说话说一半的说法,心痒痒地便晃悠起林铮的胳膊,“到底是什么状况你倒是说清楚啊!猜的也行,快说!”
  
      还真是个没耐心的婆娘啊!没好气地磕了下杨琪后,林铮这才说道:“认知篡改!将意识中本来不合理的事物,篡改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们想想,真要是这样的东西,被教会的人弄到手了,会怎么样?”
  
      杨琪还没反应过来,菲特已经脸色大变了,对于宗教来说,这样的东西,简直是逆天的至宝,因为只要利用这东西篡改他人的认知,让其认为,信仰该宗教,是所当然的事情,那么无法抵抗这件东西的人,都会成为该宗教的信徒!这东西要是落到天堂一方手中,对地狱,甚至对诸天万界来说,那都是一场灾难!
  
      看到杨琪的脸色也有了变化,林铮这才道:“现在知道这东西有多要命了吧?不过么,目前为止也只是猜测而已,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还得咱们找到了实物再说。”
  
      “那要怎么找啊?”琉璃皱起眉头道,“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整个世界的人都受到了影响,不然也不至于没有人质疑,这样的话,那东西就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你打算怎么把它找出来呢?”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是这样没错,但是琉璃,你忘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时空回溯现象,不可能是所有地方都会发生的,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刚好就让全世界的人都认为,时空回溯的现象,是理所当然的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只能说明,造成这种现象的东西,同样在法兰城里面,而当年的法兰帝国,查理曼是最有可能接触到这类东西的人,所以,那东西在皇宫的可能性,相当之高!”
  
      “那还等什么?!”杨琪两眼的光芒都快比太阳闪亮了,“赶紧找啊!两件宝贝呢!不论花多少时间,咱么都得将它们给找出来!”
  
      这时候就连菲特都爆发出了巨大的热情,认真地对林铮道:“琪琪小姐说得对大人,我们必须得找到这两件宝物,不知道大人您有没有什么办法?”不找不行,林铮所猜测的那件东西实在太要命了,放任不管的话,迟早会落到天堂手中,万一其能力真如林铮所说,那地狱这么多年的努力,将会瞬间化为泡影!
  
      菲特话音刚落,一阵桀桀怪笑便忽然响起,可把胆小的几个给吓了一跳,正和翡翠玩耍的夏月,吓得都钻到有希的帽子里面去了。翡翠赶紧便飞进去好生安抚一下小家伙,旋即气鼓鼓地扯开嗓门大叫道:“谁啊!?笑得这么难听的,把我家夏月都给吓到了!”
  
      然而笑声的主人并没有跑出来,自顾用破锣一般的嗓音得意地说道:“原来皇宫里面竟然还藏着这么神奇的宝贝,还真是多谢你们提醒了!不过很遗憾,知道这两样宝贝的人,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喏!”林铮转过头对众人道,“这大概就是那个麻烦货色了!能把教会折腾得不敢靠近这里,只怕也有点儿本事,就是不到能有多少斤两。”
  
      “管他几斤几两的!”小默一脸不爽地说道,“吓到我家夏月了那就是欠揍!”
  
      小默话音刚落,那家伙又怪笑了起来,下一刻,漆黑的阴风便将众人包围了起来,“教会都不敢到我这地盘撒野,凭你们几个还想从我这脱身?!”
  
      “谁要脱身了?!”话音一落,凛冽的寒霜便猛然向四周冰洁而去,刹那间便将四周的阴风驱散,寒着脸,玄冥一声冷哼,“装神弄鬼的,滚出来!!”大喝中,四周崩碎的寒霜顿时便凝结成巨大的冰锥,猛地便朝一座完好的宫殿飞射而去!
  
      “嘭!”地一声巨响,一根根巨大的冰凌便刺穿了宫殿,转眼间,那宫殿便化成了一朵冰花,不过在那之前,已经有一道阴影从宫殿内飞了出来,狼狈地停在半空中后,这就气急败坏地大叫道:“该死的女人,你敢偷袭我!!”
  
      “呸!”杨琪不屑撇了下嘴,“就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偷袭呢!看招!”话毕,杨琪提着双剑便朝那厮冲了过去,王八蛋,竟然想抢姑奶奶我的宝贝,你这是自寻死路!!
  
      林铮定眼望去,却见从宫殿里面跑出来的家伙一身华丽的皇袍,因为受到死气的怨力的侵蚀,皇袍都已经变成了黑色,虽说不减那皇袍的风采,不过披在一副干巴巴的骨头架子上面,那就一言难尽了!
  
      眼看杨琪的剑锋斩下,骨头架子伸手便抓出来一把华丽非常的权杖,“锵”地一声便挡下了杨琪的进攻,可惜他失算了,杨琪的力气实在超出了他的预料,就在其匆忙中施加力道的时候,杨琪已经提起左手的钩蛇剑,对其迎头斩下!
  
      “铛!”有股子劈在铁疙瘩上面的感觉,震得杨琪的手腕都有些发麻,大爷的,这货的脑袋好结实啊!
  
      没等骨头架子砸到地上,忽然间,一股阴冷的力量便向四周扩散开来,顿时间,原本就晦暗的天空,又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骨头架子原本就要砸到地面上的身体,猛然停了下来,直挺挺地向后翻转了一圈后,这就停在了半空中,眼窝里喷涌出狂暴的灵魂之火,“竟敢羞辱本皇,其罪当诛!!”
  
      “噗!”林铮忍不住便笑了出来,“还本皇呢!你这是在这里装皇帝装久了,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么?”
  
      “放肆!!”怒喝一声,骨头架子便狠狠地朝林铮一蹬,顿时“轰”地一声,灰色的火焰便从林铮脚下喷涌而起,将他整个人吞噬,“本皇乃是至高无上的大帝!整个世界,都将臣服于我脚下!!”
  
      “那就等你真成了大帝再说吧!”说话间,林铮毫发无损地从火焰中走了出来,望向灵魂之火都有些惊愕的骨头架子道:“不过,看样子你是没那个机会了!”
  
      闻言,回过神来的骨头架子,那灵魂之火再次狂暴地跳跃了起来,“混账东西!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帝皇威严不可亵渎!!”话音一落,四周的宫殿和废墟中,立刻便涌出了大量的恶灵,才一出现,恶灵的体型便猛然膨胀,面目随之变得愈发狰狞凶恶,“将他们撕成碎片!”骨头架子权杖一挥,密集的恶灵便咆哮着朝林铮等人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