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万岁第三百五十七章 钝刀刑罚,殿下万岁第357章 钝刀刑罚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殿下万岁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钝刀刑罚

第三百五十七章 钝刀刑罚


  “哎?真哒?人家还在想呢,那些个浴缸里的水怎么怪怪的。”玉潇湘美眸一转,豁然间像是惊喜般,瞬间伸手抱住萧逸尘的脑袋,努力让自己的俏脸伸到他正面,瞪大美眸问道:“那,那你是说,我也可以活五百岁那么多?”
  “五百岁?起码也能到七百岁!”萧逸尘宠溺的点了下瑶鼻,张口笑道:“帝国何其发达的科技,怎么会不在提高国民寿元上下功夫?一般地上人的寿元极限,目前来说是在八百岁左右,但基础值只能在五百左右。继续提高细胞的活性化,也很难延长寿元,所以从上万年前开始,如何提高普通人长时间的青年期,就成了最大的目标。你呀,大概会有六百年以上的高精力青年期,其后才会快速进入衰老状态呢。”
  “哇,人家也能活成老妖怪喽。嘻嘻……”瞬间开心起来的小美人松开萧逸尘之后,举着两只玉臂就绕着他蹦来跳去,让萧逸尘忍不住再度笑出声来。
  “坐下吧,整天蹦蹦跳跳的,小心把楼板都给跳塌了。”伸手拉住小美人的玉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萧逸尘这才柔声说道:“寿元长久是好事,但也不能浪费,所以趁着有时间,就多学些自己感兴趣,也不会将来稀里糊涂的过完一辈子。”
  “知道了啦,人家都有很用心跟着大总管学东西啦。”玉潇湘伸手拿起萧逸尘的茶杯喝了一口,美眸一转就望向珠帘外的一楼大厅,“那个什么赏花会还要多久开始哦。”
  萧逸尘顺着话音也看了眼,发觉聚秀楼中的人已经越来越多,那些分坐在一楼中的人,此刻也已经慢慢坐满,便猜测道:“估计也快开始了吧。如今已经明月初升的时间,想必也该准备完了吧。”
  “那个什么白倭太子的坏人,好像还没来呀。”玉潇湘美眸转来转去,扫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的目标,随口说着。
  “你在一楼如何能看到朝日诚介?他怎么说也是白倭的皇太子,如何会在大厅落座,必然是与我等一样,在二楼的某……”萧逸尘正说到这里,忽然中断话头,剑眉微微皱起,看着从门口进入的几个人。
  玉潇湘本来还听的连连点头,但此刻发觉萧逸尘已经站了起来,背负双手走到珠帘边上,透过珠帘的缝隙仔细看楼下,便好奇的起身也走了过去。
  “呀啊,那不是萧镜琸嘛!”玉潇湘只是扫了眼,就盯向萧逸尘问道:“他怎么和白倭人混在一起了?”
  “这个问题,本王也想要问呢。”剑眉微皱的萧逸尘,也不去打开珠帘,就这么盯住正说笑间并肩走向楼梯的萧镜琸和朝日诚介。
  “大坏蛋,你说他会不会通敌卖国?”玉潇湘美眸一转,就侧头望向萧逸尘,“坏人和坏人的组合,才是真正的坏蛋集团。”
  “哈哈,什么东西从你这张小嘴里出来,怎么就会变得让本王那么想笑呢?”萧逸尘笑着收回目光,宠溺的轻轻掐了下那娇嫩脸颊。
  “什么嘛,人家又没说错。哼!”一把打开萧逸尘的手,发觉那些人已经走上阶梯,自己也看不到什么,玉潇湘也随着萧逸尘返回坐席,一下趴在他面前的桌案上,眨巴美眸说道:“喂,你说那个萧镜琸会不会真的和朝日诚介有阴谋?”
  拿起茶杯浅尝一口,萧逸尘说道:“若是你有阴谋,你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吗?”
  “好像也是哦。”玉潇湘歪着螓首想了想,小脸皱成一团说道:“那还真是奇怪了,他又不是礼部的,干嘛和那个太子混在一起嘛。”
  “呵呵,这可难说了。”萧逸尘笑着摇头,随即抖开折扇,星目中神光闪烁,摇起折扇说道:“本王这个五弟呀,志大才疏又好高骛远,总觉得自己不是没本事,而是没有发挥的空间。每每总会想要做一些,能让人歌功颂德的‘大事’。可问题,小事都做不好,何来成就大事的说法?但他不明白这点,总以为是父皇不给他机会,要么就是认为本王或是太子大哥抢了他的风头。本王看来,这次必然是小四要晋封亲王刺激到了他,想来是和父皇禀告过,说是要和白倭太子虚与委蛇,然后弄些什么事情吧。呵呵,估计父皇也是头痛他的性子,干脆随他去折腾,这才让他敢明目张胆的和白倭人混在一块。”
  “嗯,确实很有可能哦。”玉潇湘点点螓首,忍不住挥了挥粉拳说道:“这萧镜琸,就是个红眼病重症患者!自己没本事,就眼红人家有本事的。自己混的不好,就觉得别人混的好全是因为坑蒙拐骗!哎,你们萧家有这样的不孝子,也算是你们倒霉。”
  “哈哈哈……”萧逸尘放声大笑,轻轻拍了几下玉潇湘的螓首,大笑说道:“玉大小姐,你现在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连皇室都敢说了。”
  “切,这里又没其他人,你不说,谁会知道?”小美人一点害怕都没有,伸着脑袋到萧逸尘的面前,傲娇的喊道:“你砍呀,你砍呀,不砍就是大笨猪。”
  “好,为了本王不做个大笨猪,还是砍了吧。”伸出手,让自己的手掌边缘贴在那白嫩的脖颈上,萧逸尘搓动手掌,嘴里还说着:“罪大恶极的小美人,判你个钝刀子割肉的刑法。”
  “嘻嘻……痒死了啦,嘻嘻,别弄了,痒死了!嘻嘻……人家,人家错了嘛,别弄了。”缩着脖子咯咯娇笑的小美人逃也逃不走,最终开始讨饶,好半天才逃出这挠痒痒的地狱。
  这边包厢里一团和气热热闹闹,另一边萧镜琸和朝日诚介的气氛就更融洽。互相之间不断吹捧,就差没把对方说成是天上的神仙。不管心里信不信,但起码这种恭维倒是让人家越发的舒服起来。
  “哎呀,这没想到五殿下您竟然见识如此深远,孤实在是相逢恨晚呀。”朝日诚介拿起酒杯,遥遥向另一桌的萧镜琸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