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之王第二百一十七章:破碎轮回,特战之王第217章:破碎轮回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特战之王 > 第二百一十七章:破碎轮回

第二百一十七章:破碎轮回

    东欧还在下雨。顶点小说X23US.COM
  
      持续了几日几夜的雨水随着风肆虐着整座城市,雨幕铺天盖地,凌乱密集,下的茫然而苍凉。
  
      东欧没有明确的四季交替,清凉如水的盛夏己经过去,雨季结束,整个东欧即将进入寒冬,所以整个乌兰国的气氛似乎都随着这场凄风冷雨而变得压抑冰冷。
  
      雷克维亚家族的巨变直接让整个乌兰国的立场无条件的向着中洲倾斜,连续几日以来,乌兰国以暂代总统职务的里克首相为主,数名高层先后对中洲发表了措辞严谨充满诚意和歉意的道歉声明,并且严厉谴责着南美蒋氏的卑鄙阴毒,所有声明都通过乌兰国的外交部门散发出去,不止是响彻全国,同时也宣告了全世界.
  
      而随着乌兰国的明确表态,奥加国,罗斯国同时也宣布之前的纷争全部都是一场误会,两国同时愿意对这次的纷争负起全部的责任,并且给予中洲足够的补偿。
  
      一时间似乎全世界都在回荡着东欧三个国家的道歉声。
  
      中洲的国际形象在最快的时间里彻底扭转过来,在世界各地的民众相信中洲无辜的时候,曾在联合国会议上对中洲施加过巨大压力甚至是做出过明确威胁的世界各大强国全部都尴尬的保持着沉默。
  
      每个强国都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可以从那一份份的声明中看到乌兰,奥加,罗斯三国的屈辱,可在国家层面上的博弈,真相往往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只有胜负才能决定一切。
  
      中洲赢得了胜利,自然就有了编写事实的资格。
  
      东欧唯一的霸主国家,曾经在联合国会议上甚至极为强硬的要求中洲退出东欧,否则就会给中洲带去战争的雪国最是难堪,在乌兰国的道歉声明发表的第一天,雪国那位在国际上以强硬铁血著称的总统就已经致电中洲,并且通过大使馆表达了自己近期想要赴中洲访问的意向。
  
      这摆明了是要负荆请罪,
  
      毕竟东欧乱局发生在东欧,雪国作为东欧的霸主,在无法将中洲驱逐出东欧的情况下,就必须要考虑中洲这个世界霸主国的态度,而其他国家虽然不像雪国做的这么明显,但同样也从不同渠道表达了对中洲的歉意。
  
      这些歉意呈现出来的具体方式,就是国家层面上的利益。
  
      李天澜一手掀起的乌兰国变局在一片尴尬怪异的气氛里不断掀起余波,而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却已经在最快的时间里反应过来,纷纷涌入乌兰国。
  
      八月八日,美洲英雄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降临东欧,考察东欧的投资环境,并且在最短的时间里确定了投资方向,英雄集团认为以乌兰国为中心,附近的奥加,罗斯等五个国家是最有投资价值的地方。
  
      英雄集团纵横美洲,是整个美洲绝对的巨无霸,而在黑暗世界,英雄集团则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美洲英雄会。
  
      英雄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则是位列神榜距离巅峰无敌境极为接近的英雄会会长!
  
      随着英雄会的表态,八月九日清晨,东欧最大的宗教组织东教同时发表声明,东教四大牧首之一的卡兰德牧首即将巡视乌兰国,为这片经历了战乱的国家带去神的光辉。
  
      八月九日夜,
  
      星国战神卡斯罗特正式发表声明,被星国通缉将近十年,曾经给星国造成过巨大损失的恐怖分子‘冥王’已经潜入乌兰国,卡斯罗特希望乌兰国能够给予方便,黑衣人会即刻进入乌兰国,同时会竭尽全力的保护乌兰国的稳定,阻止恐怖活动。
  
      同一刻,北美超级势力幻世相应卡斯罗特的号召,并且表示愿意配合黑衣人在乌兰国的行动。
  
      八月十日上午。
  
      教廷圣裁军团军团长阿瑞西斯降临雷基城,圣裁军团与神罚祭祀团浩浩荡荡。
  
      一直跟雪舞军团走在一起的教廷圣女安吉尔离开雪舞军团,重新进入教廷的队伍里。
  
      同日夜。
  
      号称教廷最强战斗力的圣裁军团遇袭。
  
      北欧黑暗骑士团龙头黑骑士亲自出手,击杀圣裁武士十五人,在阿瑞西斯出手前扬长而去,全身而退。
  
      而在几大超级势力之后,黑暗世界越来越多的中小型组织开始进入雷基城。
  
      八月十一日。
  
      雷基城,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天空似乎永远阴沉,空气中的湿度不断增加,乌兰国的雨季已经过半,逐渐冰凉的寒气从远方的极地中席卷过来,即便是不受极日和极夜影响的雷基城,如今的白日似乎也染上了一层暮色。
  
      整个城市在暗流涌动中显得冰冷而躁动。
  
      短短几日的时间,整个雷基城都是一副风起云涌的景象。
  
      各大势力以近乎张扬的姿态频频约见乌兰国的高层,以及影响力巨大的权威人物,所有的行动似乎根本不曾有丝毫的遮掩。
  
      雪舞军团一直都在保持着沉默。
  
      原因很简单。
  
      自八月七日一战至今,李天澜始终都在昏迷。
  
      重伤之下的昏迷很正常。
  
      但李天澜昏迷的很不是时候。
  
      中洲拿下了乌兰国,但李天澜却没有时间压制所有的变数,这就等于是给了其他超级势力机会。
  
      尽管这个机会非常小。
  
      尽管中洲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但他们此时进入乌兰国,却仍旧有着扭转局面的可能性。
  
      乌兰国太过重要。
  
      这是整个欧洲最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掌握了这里,就等于是握住了东欧西欧的一条重要命脉,那其中意味着的利益完全是可以支撑着一家超级豪门飞速的崛起,没人愿意放弃这里,如今有了机会,几乎是所有人都蜂拥而至。
  
      最重要的是,阴影王座也在动。
  
      黑暗世界的情报向来都是极为及时的。
  
      所有人都知道阴影王座的精锐开始进入雷基城。
  
      阴影王座也不曾隐瞒过这个消息。
  
      而同样的,所有人一样都清楚,阴影王座正在跟北海王氏合作。
  
      雪舞军团如今在东欧代表中洲。
  
      可谁敢说北海王氏不能代表中洲?
  
      谁又敢说中洲剑皇不能代表北海王氏?
  
      作为北海王氏的亲密盟友,阴影王座都在动,这至少说明阴影王座不曾放弃过乌兰国,这同样也说明剑皇对雪舞军团雄踞乌兰国的事实并不满意。
  
      剑皇和中洲想要乌兰国。
  
      但剑皇却不喜欢雪舞军团得到乌兰国。
  
      这其中些许恩怨一旦深思,足以让各大势力都找到无数的机会,剑皇虽然强大,可在尘埃落定之前,谁认为自己会败?
  
      就像是南美蒋氏的失败一样,三位无敌境,近千名精锐,却硬是被李天澜生生杀出了东欧这场盛宴。
  
      以弱胜强的例子,是黑暗世界每年都在发生的事情。
  
      所以在李天澜还在昏迷,王天纵沉默无声的时候,各大势力都在用尽一切手段,企图在雷基城建立自己的根基。
  
      王天纵像是看到了,但却又像是没有看到,对此始终不曾发表过任何意见,也不曾针对过任何势力。
  
      没有任何人知道王天纵在想些什么。
  
      随着各大超级势力相继进入乌兰国,乌兰国如今的局势虽然稳定,但各大势力的动作却逐渐给稳定的局势带来了一些变数,虽然各大超级势力不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彻底毁掉中洲在乌兰国的一切,可长此以往,终归会让人心里不舒服。
  
      而且能够纵横黑暗世界的超级势力,每个势力背后都有着数之不尽的资源,放任他们这样下去,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
  
      越来越多的疑惑开始在中洲高层内部汇聚。
  
      八月十二日的中午。
  
      当雷基城防卫部长安德森上将被暗杀在自己的办公室后,消息传出来,中洲终于将内心的疑惑变成了实质的行动。
  
      中洲总统李华成亲自给王天纵开了视频会议。
  
      李华成是一个人。
  
      王天纵同样也是一个人。
  
      相隔着一个屏幕,两名在各自领域中都已经登峰造极的男人都是异常的沉默。
  
      “有事?”
  
      王天纵看了李华成一眼,语气冷静的问道。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李华成却敏锐的察觉到有一种极为糟糕的情绪在王天纵的眼神中酝酿着。
  
      李华成眯起眼睛,淡淡道:“雷基城的局面,你了解多少?”
  
      “没有了解。”
  
      王天纵直截了当的回应着,语气很硬:“我这几天心情不好,局势发生什么变化了吗?”
  
      李华成内心似乎有一股怒火在酝酿,但却隐而不发。
  
      中洲近几十年的历史上,他确实不算是一位极为强势的总统,但这却不代表他无能,他是中洲的总统,中洲谁见了他会如此随意?
  
      王天纵。
  
      只有王天纵!
  
      “现在的局势变化不大。”
  
      李华成放缓了语气:“但你继续沉默下去,就不一定了。阴影王座已经进入了雷基城,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
  
      王天纵问道,他坐在酒店的客厅里,窗外下着雨,天空阴沉,客厅里没有开灯,晦暗的光线落在他身上,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暗。
  
      “你和罗斯柴尔德的合作不是秘密,阴影王座高调进入乌兰城,这等于是在向全世界宣告你不支持李天澜元帅坐镇乌兰国的举动,这几乎就是在公开宣扬你和天澜不合的消息,所以各大超级势力进入雷基城后才会如此猖狂,这些道理,你不明白?”
  
      李华成的脸色严肃而凝重,他的质问极为有力,带着沉重的压力,震荡着整个通话屏幕。
  
      王天纵看了他一眼:“我和李天澜不和?你拿他跟我比?他凭什么?”
  
      李华成彻底认真起来道:“他如今是中洲雪舞军团的元帅,从这个职位上来说,只有他有公职再身,只有他可以在东欧代表中洲,他为什么不能和你比?”
  
      王天纵沉默了一会,点点头:“有道理。不过有些事情不用宣扬,我就算做些什么,整个黑暗世界也知道,我和李天澜确实不和。”
  
      李华成皱了皱眉。
  
      “此时你与天澜都在中洲,群敌环绕,我们内部的矛盾,可以关起门来自己解决,人在外,但却不能一致对外,天纵,这岂不是笑话?!”
  
      李华成沉声开口道。
  
      王天纵无动于衷,平淡道:“说说你的安排。”
  
      “我现在代表中洲,正式对你提出要求,马上让阴影王座离开雷基城,这是唯一的要求。”
  
      李华成凝声道。
  
      阴影王座高调进入雷基城的举动才让雷基城如今出现了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
  
      如果阴影王座离开雷基城,这同样也说明王天纵并不欢迎阴影王座,将他们提前送出去已经算是很客气,接下来留在这里的人如果还不走,面对的很有可能就是听海剑的剑锋。
  
      这个消息传出来,李华成完全有理由相信此时聚集在乌兰国的大半势力都会灰溜溜的离开,就算剩下的都是超级势力,但他们在暗中的行动势必也不敢在明目张胆。
  
      王天纵哦了一声:“再说。”
  
      “王天纵同志,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这是命令!北海是中洲的一部分,我是中洲总统,在关键时刻就可以命令北海,命令你,乌兰国必须回复稳定,这关乎整个中洲在东欧的利益,不是你解决恩怨的战场。万一乌兰国丢了,到时候你怎么回来!?嗯?怎么回来?!”
  
      王天纵静静的看着李华成。
  
      李华成的声音很高,穿透屏幕,带起了一片嗡鸣声。
  
      等所有声音静止,王天纵才淡淡道:“你说完了?”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李华成语气冷淡。
  
      “你太吵了。”
  
      王天纵说了一句,直接挂断了通讯。
  
      他站起身看向窗外。
  
      窗外的雨势凌乱狂暴。
  
      风雨潇潇,似乎永无尽头。
  
      王天纵眼神平静而凝聚,看上去显得极为专注。
  
      “我若放手...世事皆无...”
  
      他喃喃自语了一句,深深呼吸,最终摇了摇头。
  
      敲门声响了起来。
  
      房门被人推开。
  
      一身盛装看上去威严而尊贵的金瞳走了进来。
  
      她正好看到王天纵微微摇头,愣了下,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
  
      王天纵突然问道:“阴影王座的人到了多少?”
  
      金瞳觉得有些怪异,但却还是实话实说:“惊雷境以上的高手二十位,其中两位半步无敌境,六名惊雷境巅峰,燃火境的部队还在调动,目前人数已经过百。”
  
      王天纵看了金瞳一眼。
  
      在东欧的乱局中,惊雷境巅峰甚至是半步无敌境高手的作用都被无限缩小。
  
      可东欧汇聚的却是整个黑暗世界的大势。
  
      这里是无敌的战场,神榜无敌的战场,巅峰无敌的战场。
  
      甚至是天骄战场。
  
      可黑暗世界怎么可能随时都会有大势?
  
      正常情况下,惊雷境巅峰在黑暗世界中就已经是可以决定大部分场面的力量。
  
      这样的人在哪个势力中都不会多。
  
      阴影王座这么短的时间里调动这么多人,如果让他们当先破局的话,这次金瞳准备复出的代价确实已经是极大。
  
      “你有什么安排?”
  
      金瞳挑了挑眉问道。
  
      “我在想,阴影王座的精锐也许应该去总统府转转。”
  
      王天纵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金瞳妖娆的身躯一震,抬头看着王天纵:“你疯了?”
  
      王天纵没有说话。
  
      金瞳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
  
      阴影王座进入雷基城,强势而高调,所以才引来了各大超级势力。
  
      如今阴影王座在去总统府...
  
      雪舞军团第一批六百多名精锐驻扎在总统府内。
  
      第二批两千精锐驻扎在总统府附近。
  
      李天澜在总统府中修养昏迷。
  
      阴影王座去总统府,刺激的不止是雪舞军团的神经,还是中洲的神经。
  
      王天纵没有说话。
  
      “你到底想要什么?”
  
      金瞳凝视着王天纵的侧脸。
  
      王天纵沉默了一会,缓缓道:“压力。”
  
      “压力?”
  
      “只有足够的压力才能让我突破,我想让局面彻底失控,给我带来足够的压力,也许那才是我突破的契机。”
  
      王天纵轻声道。
  
      “若是...”
  
      金瞳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若是你没有成功呢?”
  
      局面一旦完全失控,王天纵没有突破成功,那就等于是中洲丢掉了乌兰国,甚至会丢掉北冰洋司令部,中洲二十多年在东欧的根基会完全毁于一旦,中洲的高手死伤惨重...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罪名,金瞳完全不敢想。
  
      “那就放手。”
  
      王天纵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很轻松,但金瞳却明显感觉到了有些沉重的东西正在他眼神中缓缓浮现出来,压迫的她近乎窒息。
  
      放手?
  
      放什么?
  
      “其实没什么的。东欧如今的局面对我来说是僵局,但对其他势力而言又何尝不是?只不过我有很多选择,但局势到了这一步,中洲是唯一的得利者,对那些势力而言,想要打破僵局,就只有打破中洲的利益,他们只有这一个选择,而他们在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就必须打倒我,所以我干脆将局面彻底混乱起来。”
  
      王天纵笑道:“局势失控,天下人共击中洲,局势不失控,天下人共击北海王氏,你要是我,你怎么选?”
  
      “你想让中洲跟北海王氏一起承担压力?”
  
      金瞳问道。
  
      “我是北海王氏的族长。”
  
      王天纵说道:“而且也不是让中洲跟我一起承担压力,只是我不想跟中洲分先后,中洲要跟我站在一起,同时面对黑暗世界的攻击才对。李天澜确实拿下了乌兰国,但那又如何?拿到了,守得住才是最重要的。”
  
      “这...”
  
      金瞳刚刚开口,一道敲门声突然响起,极为急促。
  
      王天纵看了房门一眼,平静道:“进。”
  
      一道让他极为意外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北海王氏的情报负责人。
  
      玄冥!
  
      王天纵眼神中的诧异一闪而逝:“有事?”
  
      玄冥的神色凝重,但却没有了不可思议的恐惧。
  
      一件事情见了两次,对他而言,在奇怪也不奇怪了。
  
      他手中拿着一个大大的袋子,凝重道:“陛下,这里有件东西,您也许要看一下。”
  
      王天纵点了点头:“拿来。”
  
      玄冥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
  
      王天纵打开袋子,从里面抽搐了一张x光片。
  
      “光片我验证过,不是伪造的,绝对真实。”
  
      玄冥深呼吸一口:“这件东西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
  
      王天纵没有说话。
  
      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被光片中的内容吸引。
  
      光片上只是人身体上的一部分。
  
      看起来像是胸腔。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光片照出来的那一片密密麻麻如同繁星的划痕。
  
      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
  
      王天纵静静望着这一幕,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恍惚。
  
      他看过秦微白幼年时的光片。
  
      那里面密密麻麻的剑痕代表着相似却又不同的一剑,包括万象,不断扩散,疯狂的破坏着秦微白的人体机能。
  
      而这幅光片上,同样也是一剑。
  
      这一剑跟当初王天纵看到的那一剑截然不同。
  
      他当初看到的那一剑是六道轮回。
  
      包罗万象。
  
      而现在这一剑,则是绝对的凝聚。
  
      所有的剑气从四面八方凝聚过来,带着无与伦比的穿透力,直接冲向了对方的心脏。
  
      这一剑,是剑二十四破碎轮回!
  
      而这一剑与他之前看到过的那一剑终归还有些相似之处。
  
      前后两剑,看剑气分布程度,能够让人伤而不死,这都是没有人能做到的一剑!
  
      这种精准的控制力,目前完全无法用任何武道境界表现出来。
  
      巅峰无敌境不行。
  
      半步天骄不行。
  
      王天纵突破之后,都做不到。
  
      前后两剑,都如同出自于鬼神只手。
  
      王天纵知道那一剑六道轮回。
  
      他可以确定北海王氏没有人可以做到那一剑。
  
      那一剑是落在秦微白身上的。
  
      凶手却绝对不属于北海王氏。
  
      可现在这一剑说明什么?
  
      这一剑出自谁的手?
  
      又落在了谁的身上?
  
      最关键的是...
  
      当时用出这一剑的人是不是还活着。
  
      而更关键的是,当时用出这一剑的人如果活着,那他到底属不属于李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