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第六十一章 危在旦夕,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第61章 危在旦夕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六十一章 危在旦夕

    凤飞扬忍着身心俱疲,独自完成了采集大量血液的工作。其他的人都去厨房喝红糖红枣水了。只留下司空绝影的四个帅气老爹守在屋外!
  
      夜色如水。整个玉华苑充斥着沉重的气息!
  
      在树阴深处,潜伏着一双恶毒的眼睛紧盯着静心苑的一举一动。他在等待最佳时机,寻找下手机会。
  
      司空老家主的卧房中,凤飞扬无奈之下只能拿出智能机器人了。首先把采集的新鲜血液按血型分类,找出与司空老家主相同的b型血。
  
      然后采用最先进的智能阻断换血法。先把纳米智能机械人注入病人大动脉中,在输入健康的血液时,纳米机器人根据判断分离血液。有毒的排除、健康的循环。
  
      凤飞扬不由一阵心酸,储存吊坠中的人造血已经用完了。只能采集司空家人的健康血液了!不过她也没多采,男性身体健康者采600cc;女性采200cc,都在他们的身体承受范围内。
  
      但愿这次彻底换血能治愈司空老家主。凤飞扬重新调整智能机器人的数据,包括早先检测到病人肺部的病变;肝腹水的治疗。分别用上了特效药,希望司空老家主的身体能慢慢痊愈。
  
      “在这个时空,如果连最先进的药都不能治好你?那么,这片大陆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治愈你的人了。”凤飞扬对着司空老家主自言自语。
  
      病房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凤飞扬的小身板已支撑到了极限,咬牙忍着把所有用具收进储存吊坠中。心想等七爷办事回来就去医治残春和端木静轩,现在血液也充盈了。残春心脏上的伤口太严重了,她还得多谢杀手刀法不准,不然残春就死定了。
  
      凤飞扬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她的伤口痛得厉害。也只能勉强替司空老家主诊脉。脉搏跳动虽弱但也还算平稳,换血解毒后的司空老家主脸色正常,四肢的浮肿也逐渐退去。
  
      老家主若是能好好调理,不出半年身体就能痊愈了。
  
      此时的静心苑异常安静,空气中危险的煞气渐渐逼近。
  
      潜伏在暗处的黑衣人见机会来了,如同鬼魅般飘过树梢。身形一闪便来到司空家主卧屋前。手一扬,司空绝影的四个爹瞬间躺倒。可怜他们连对方是人是鬼都不清楚,就失去了知觉。
  
      神情放松的凤飞扬忽然感到饥饿难奈,身上的伤口痛到麻木。这样的小身板难以负荷这种高强度的运转,加强体质锻炼刻不容缓。
  
      忽然,凤飞扬感到全身上下汗毛倒立,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之气扑面而来。这种气息,与前世遭受核辐射变异后的大老鼠,在想要捕食人类时发出的气息一模一样。
  
      凤飞扬条件反射全身戒备,飞快地拿出保命装置离子枪。就在凤飞扬握枪准备射击时。。
  
      “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卧房大门忽然散成碎木屑。散碎的木屑纷纷扬扬飘落在地上,像下了一场木屑雨。
  
      凤飞扬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吓懵,顶着一头雪花似的碎木屑愣在当场。尼玛,这得有多强的暴发力才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呀!这个世界太疯狂,凤飞扬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危险。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一个幽灵般的黑影闪了进来,一把扼住凤飞扬的脖子。鹰抓小鸡似的提起凤飞扬,闪身没在了幽暗的夜色中。
  
      头部缺氧的凤飞扬无法思考,下意识地把离子枪对准黑衣人心脏。就在刹那间,黑衣人好像铺捉到了危险,一指点在凤飞扬穴道上。
  
      命悬一线时,凤飞扬拼尽最后的力量把离子枪藏了起来。以此时状况,就算有十个凤飞扬十把离子枪了,也统统都不是黑衣人的对手!自己终究太弱!
  
      但愿七爷能找到自己,找到时自己还活着。
  
      死过一次的人是多么渴望生命的继续,凤飞扬却无力地闭上了清澈的眼眸。
  
      夺命七疯了一样的掠进静心苑。只见主屋门口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不知是死是活?老家主卧房跟台风过境似的,连门都碎成齑粉。他的凤儿,了无踪迹。
  
      夺命七的心,猛地沉入谷底,悲伤逆流成河。
  
      ‘噗’夺命七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染红了半边衣襟。突然目前一黑,感觉所有的力量被瞬间抽空,高大挺拔的身体摇摇欲坠。
  
      他的世界,崩塌了。
  
      跟随夺命七而来的司空绝影一个健步上前,眼疾手快地扯住夺命七的衣袖。眼前这一切,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小神医,被劫持了!
  
      夺命七和司空绝影发动所有的力量寻找凤飞扬,尚都一片风声鹤唳,连小偷流氓吓得闭门不出。
  
      有琴翰墨甚至动用了京兆伊府的捕快和自己的亲卫。知道消息的乐正晴空更是亲自带领怡亲王府的五百亲兵,顺着凤飞扬昏迷时留下的点点痕迹去寻人。
  
      王妃临盆在即,小神医失踪。乐正晴空第一次感到,有时候身份在尊贵也一事无补!
  
      几位重量极人物把尚都翻了个遍。凤飞扬就象凭空消失一般,踪影全无。
  
      风影楼密室里,一天一夜未合眼的夺命七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了无生机。
  
      这可把花玉醉愁坏了。“我说七爷,你这个样子怎能找回凤小姐。去睡会儿,说不定能想起被忽略的细节。”风影楼主花玉醉是苦口婆心劝老友,生怕他一时想不开。
  
      就在凤飞扬出事的夜里,凤府里的杭夫人和大小姐就被风影楼的人秘密带走审问了。他们甚至动了刑,可仍然没有半点有关凤小姐的有用消息。
  
      凤飞扬是医者,除了与凤府的人结怨外并无仇人。到底是谁煞费苦心地设计抓走她呢?目地何在?
  
      就在所有与凤飞扬有关的人都在疯狂寻人时。凤飞扬却被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山洞中。
  
      当凤飞扬醒来时,只觉得背后刀伤如火烤般疼痛难耐。身体爬在阴暗潮湿的地面上,地面上还有散碎的锋利石块。一股潮湿腐烂的气味扑面而来,凤飞扬摸索着坐了起来,眼前一片漆黑。
  
      她知道自己遇到高手遭遇绑架了,好在双手未被捆绑。
  
      凤飞扬适应了好一阵的黑暗,才忍着伤痛打开吊坠,找出应急灯。巴掌大小的应急灯发出幽幽的白光,光线所照之处碎石满地。丈余宽的山洞呈葫芦形,凤飞扬被关在了山洞的底部。
  
      凤飞扬回想起被劫持的全过程,那就是自己被人设计,掉进了巨大的连环阴谋圈。那样的黑衣高手要她的命简直易如反掌,为什么要浪费力气把她劫持关这呢?
  
      也许接下来的阴谋是她难以想象,必须立刻马上离开这。
  
      就着灯光,凤飞扬快速找出探测仪。她要测试山洞离地面泥土层的薄厚?找出最佳位置,用离子枪轰开土层逃出去。
  
      我命由我不由天,何况是几个跳蚤。
  
      斗志昂扬的凤飞扬忘了饥饿忘了伤痛!一心想离开这个阴暗漆黑的山洞。最重要的是亲人、朋友们找不到她,不知道有多着急。
  
      她凤飞扬也不能成为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这时,测试仪发出“嘀、嘀、嘀”的警报声,显示屏上出现一串数据。最佳轰炸坐标也同的显视。凤飞扬在离子枪上调试好需要的穿透力,把测试仪和应急灯收好。
  
      凤飞扬描准坐标处,开枪、射击。
  
      “轰!哗啦!哗啦!”山洞内泥土石块纷纷被震落。只见一个直径一米大小的平行垂直深洞通向外面,一股清新的山风涌入洞中。打穿了,凤飞扬大喜!连忙猫着腰快步向外跑去。
  
      正在这时,山洞外的巨大石门突然开启。走进一高一矮两个身背包袱的蒙面黑衣人。
  
      矮小黑衣人止不住的雀跃,低声问身边的高大黑衣人:“风,你确定是那贱人吗?会不会抓错?”嗜血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极不舒服。
  
      高大黑衣人皱了皱眉,压抑但心中的反感,嗡声嗡气道:“小姐放心,错不了。属下亲眼见他正为司空家主治病。”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以前心地善良的小姐会变成现在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两人很快就进入洞底,而此时凤飞扬也在窄小的平直深同里狂奔。
  
      尚都城里被翻个底朝天,夺命七凭者直觉带领风影楼的杀手们直奔独秀峰而去。二十一年来,他就是凭借着这种直觉躲过一次次的暗杀。他相信,这次也不会错!
  
      “人呢!你抓的人在哪?”矮小黑衣人疯狂地踢打着同伴。高个黑衣人委屈死了,他明明是把人关在这里了呀!难不成那人上天入地了不成?
  
      “小姐,快看。”高个黑衣人指着平直深洞叫道。就说嘛!人,他真的抓来了。只是人家挖洞这跑了。
  
      “你死人呀!还不快追。”矮小黑衣人率先冲进洞里追了出去。
  
      奔跑中的凤飞扬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跑得更快了。可是,浑身是伤的凤飞扬又怎是来人的对手。几个喘息之间便被追上了。
  
      凤飞扬危在旦夕,命悬一线。
  
      紧追不舍的黑衣人挥剑砍向凤飞扬的双腿。若不躲闪,凤飞扬的腿将被生生斩断;若要躲闪,闪那儿去?洞内四边泥土。凤飞扬真是上天无门、入地无门,眼看就要死于非命。
  
      凤飞扬猛地向前扑倒,在扑倒的同时回手一枪射向身后。由于贯性为原因,凤飞扬直直飞出洞外。
  
      黑夜中急速下坠的凤飞扬吓傻了,握离子枪的手乱挥。光束直冲云宵,照亮了独秀峰上的七彩湖。
  
      黑暗中有道奇怪的光束直冲云宵。夺命七想都不想直奔光束出现的地方而去。强健的身影在暗夜中留下一道道残影,如青烟般转瞬逝、消散在森林中。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