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第八十七章 霸气的老族长,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第87章 霸气的老族长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第八十七章 霸气的老族长

第八十七章 霸气的老族长

    怡亲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忙问凤飞扬:“小丫头的意思是说这种遗传疾病没有办法消除了!直到整个家族最后死于疾病,就像水氏一样最后仅存一人”
  
      “回王爷的话,就遗传学来说的话,不无这个可能。飞扬想,或许水氏家族中遗传的疾病更严重,所以到最后仅存一人!”凤飞扬暗自感叹,就现在的医疗水平来说,这种基因遗传疾病没有治愈的可能。在自己的时代,通过高科技医疗是可从治愈并消除疾病的!
  
      “可有减少或者是降低这种遗传疾病发生的办法"怡亲王问出了问题的关键。王妃和乐正晴空也侧耳倾听。巴巴地望着凤飞扬,希望她快点说出有建设性的话题。”
  
      “王爷、王妃、世子爷稍安勿躁。请听飞场慢慢道来。”
  
      “砰!砰!砰砰!”安静的院子里突然传出巨大的响声,把正厅中的几人吓了一跳。
  
      怡亲王一伸手,对面墙壁上挂着的宝剑直接隔空抓在手中。乐正晴空脸色大变,是什么人胆敢闯入王府又能来去自如突破层层守卫直接冲进设有大阵的正兴院看来,敌人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凤飞扬也是紧张之极。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双手紧握呈备战状。“母妃,你带小神医去密室,我和父王出去看看。”乐正晴空按开机关,只见大厅中主位后的那幅画突然裂开一道缝隙。
  
      “神医,快随本妃走。”王妃拖着还有些懵逼的凤飞扬闪身进入密通。到底是何方神圣胆敢闯入亲王府?又视层层守卫出无人之境,这得是多牛逼的存在啊!凤飞扬一时是莫名失落。这么弱小的自己,何时才能变强啊!在这个用权势定生死的朝代,还好自己有一技之长,否则早死天边去了!
  
      凤飞扬随王起穿过幽暗的甬道,拾阶而上。甬道的分岔口有一个设计巧妙的眺望口,两人不约而同对着眺望又向院中张望。
  
      妈呀!只见院中所有假山都碎成废石。花草树木如狂风过境般惨不忍睹。这到底是一股怎么样力量才会把这里破坏得如此严重?凤飞扬的内心崩溃了,握着王妃的手有些颤抖。
  
      “别怕,有王爷和无雲在。”王妃拍拍凤飞扬的手背,像是在安慰凤飞扬又像在安慰自己。一时间,密室中安静极了!
  
      凤飞扬的心快蹦出胸腔了!她看见角落里王爷手持宝剑正如一个须发全白的怪老头打得难分难解。别看那怪老头年纪不小,可身手矫健、掌法风起云涌带着呼啸之声推向王爷,王爷的墨色长袍在掌风中猎猎作响,手握长剑的身姿宛若泰山般屹立不倒。
  
      只见王爷宝剑把一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墨袍翻舞手中剑气顿时大作。王爷借着风势一飞冲天,倒立坠落时手中的剑影洒下一片大网,顿时把那怪老头罩在里面。
  
      “呵呵!这点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真是自不量力。”只听到网中暴出一声大呵:“雷霆第一式:雷声震九宵。”那怪老头声似洪钟,震得树叶瑟瑟作响。
  
      只听一阵风暴声中夹杂着雷鸣声“轰隆隆!”在剑网中爆炸开来。一股磅礴之气直接迎面撞上下坠的怡亲王。
  
      情况千分危险,这两股力量互相撞击所产生的破坏不可想象!只见怡亲王在快速下坠中如剑般笔直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强行扭曲成u形,“嗖”一声斜斜避开这股磅礴之力。
  
      乐正晴空镇定自若地站在不远处观战,他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老爹。这老头年龄大了,持久战肯定不是父王的对手!可是,他怎么觉得这老头功夫路数有些眼熟呢有点像小时候一个老乞丐教过他的招数
  
      世子爷是百思不得其解呀!就这傻呆呆地望着亦打亦激烈的一黑一白两人。
  
      转眼间二百多招过去了,只听见王爷大吼一声。手中宝剑舞得气势如虹,一招飞龙吐珠直直刺向那白衣飘飘的老头。白衣老头显然力不从心、动作慢了半拍。
  
      躲在密室里的王妃大惊失色。一掌击碎瞭望口,顺势一个侧身连带着凤飞扬一起扑向战斗场中。
  
      这一突然变故吓傻众人。凤飞扬也借势一跃而起,稳稳稳站在瞭阵的乐正晴空身边。只见王妃身影快速移动,使出家传绝学参与战斗。
  
      怡亲王故及王妃动作稍微慢了一眯眯,他不明白王妃为何要参战他一人战那疯老头,足矣!
  
      突然,王妃中门大开。眼看那怪老头的铁掌就要拍在胸前、王妃干脆双臂下垂,一幅受死的模样。这可把王爷三人吓坏了!
  
      “云颜、母妃。”几人惊呼。怡亲王手持宝剑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口中喃喃道:“难道是云家人都二十几年了,为何还不放过云颜不过,既然来了就别想走。本王的王府且是你家后花园”
  
      王爷剑招起,直直刺向那怪人。凤飞扬闪身进入战斗圈,一把拉住王爷衣袖,低声劝道:“王爷稍安勿躁,你看王妃”
  
      啥!怡亲王当场傻了!脸上面具被撕开的怪老头、鹤发童颜,眼神不怒自威,左眉稍一颗朱砂痣犹为抢眼,这不是二十年前一掌拍断自己三根肋骨,云家族长云颜她爹自己老岳父云傲天吗
  
      王妃手里拿着薄如蝉翼的精致面具,因激动而变成酡色的脸颊上有泪水划落。王妃声音颤抖,哽咽道:“爹,你终于原谅女儿了!女儿求了二十年的菩萨请求爹的原谅。爹来看望女儿了!”王妃控制不住情绪,扑在她爹的怀里大哭起来。
  
      王爷心痛极了,几步上前一把拉过王妃拥在怀里。动作霸气侧漏,用拇指擦去王还脸上的泪,低醇温润的嗓音缓缓响起:“云颜别哭。你有我,有孩子们”
  
      “嗬!你这个混小子。二十年前拐了我的女儿,现在又来教坏她你信不信老夫再敲断你三根肋骨”怪老头跳脚破口大骂,一点也不把这个权势滔天的俊美王爷放在眼里。
  
      “你、你、你是小时候教过我掌法的老”乐正晴空本想说是教过他掌法的老乞丐,可话到嘴边立马刹住了。因为他记忆犹新的就是老头眉梢的朱砂痣了!
  
      “你什么你?连外公都不会叫是不是你爹那混小子把你教坏了!走,等外公办完事就带上你娘和小满、小芽儿去云梦岭。”这位鹤发童颜的老头脾气可没容貌那么可爱!张口就要把怡亲王气死。
  
      “云族长好大的口气!开口就要带走本王的妻儿。你当本王的王府是你云梦岭不成?”怡亲王顿时火冒三千仗。若不是看在你是云颜父亲的份上,早就请旨踏平你小小弹丸之地,且能容忍你次次羞辱!
  
      怡亲王虎目喷火,气愤到极点。
  
      乐正晴空一看父王要发火,立马跑去拉住怪老头的衣袖,一脸惊喜的叫道:“原来你就是我外公呀!可你为何要假份老乞丐叫我掌法呢?直接来王府且不更好!再说了,母妃也时常想念外公和大舅呢!”乐正晴空边说边把老人家往正厅里拉。
  
      院子里实在不适合站人了!原先被外公破坏的阵法已不能再用,再加上刚才两大高手过招。到处是碎石坑凹、花草树木东倒西歪。眼到处一片凄凉,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景色优美、一步一景的样子!
  
      “哼!你小子像小时候一样,尽会说好听的哄我老人家。这长大也没改变,还真是遗传了那混小子的脾气!”后半句老人家没说,那就是个嘴吧甜得能把树上的鸟儿哄下来!她的宝贝女儿就是这样被骗走的。
  
      “外公瞧你说的,我是遗传了母妃心地善良,同时不也遗传了外公你的霸气威武么走走走,无雲带外公看一样好东西。”乐正晴空边说边拉着须发全白的老人家走进正厅。
  
      临了还不忘给怡亲王使脸色,那意思是;父王你就别和外公针锋相对了,你看母始她多难受。夹在两个至亲至爱的男人中间,你要她偏向谁呀?
  
      凤飞扬见怡亲王府这剪不断、理还乱的翁婿关系。心里为错失未提起青龙峡的事而感到惋惜!此情此景,凤飞扬觉得自己应该辞别王府了。
  
      凤飞扬踢开碎石子,跨过烂花枝。缓缓走到相拥的两人前,低声揖礼道:“禀王爷王妃,世子妃已无碍,飞扬就先告辞了。”
  
      怡亲王扫了一眼满地的狼藉,缓缓点头道:“也好,我让铁岩先送你回去,回头本王再找你详谈。”说看扶着王妃就但正厅里走。
  
      凤飞扬习惯性伸手往下提药箱,吁!药箱运在正厅里了!
  
      “王爷,请留步。飞扬把药箱忘在厅里了!”凤飞扬几步追上怡亲王,满脸的不好意思。她真的很无奈,药箱是万万不能落下的。
  
      “哦?小丫头请吧!”怡亲王扭头看了凤飞扬一眼,扶着王妃进屋了。有些事,是该当面捋清了!至于小丫头谈到的遗传问题,找机会在详谈。
  
      正厅的主位上,鹤发童颜的老人家正气呼呼大口喝茶呢!凤飞扬也不多话,提着药箱就准备和怡亲王一家告辞。
  
      “王爷王妃、世子爷,飞扬告辞。”凤飞扬潇洒揖了个抱拳礼,转身提着药箱大步而去。她相信铁叔和他的二十一铁骑一定会安全把她送回随园的。
  
      “小丫头站住,老夫专程来寻你,你怎么能跑了”只见一个白色身影一闪,凤飞扬就被点住穴道站在厅中。
  
      这可把怡亲王一家吓傻了!这是个什么情况云家族长为何要来寻小丫头
  
      突然,门外银光闪过。一支两米长银枪如蛟龙出海般气势汹汹地杀了进来,带着雷霆之势的枪尖直指老人家心口。
  
      01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