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二百九十一章 一旦认定便至死不渝,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291章 1旦认定便至死不渝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 > 二百九十一章 一旦认定便至死不渝

二百九十一章 一旦认定便至死不渝

“请摄政王把这把给端木送过去,我去帮二公子一把。”说着就从肩上取下小包,并把小锄头塞百里泽手里。
  
  百里泽一双冰蓝的眸子里闪过一片水光潋滟。娘子,终于对自己不设防了!
  
  水老和乐正皓月二人坐在虎二叔宽大的后背上是脸色煞白心惊胆颤啊!望着触手可及的白云仿佛梦境一般。这短短的数十天,经历了别人几十辈子都不可能梦到之事!
  
  此生,足矣!
  
  虎三叔背上的百里泽和端木静轩面上波澜不惊淡定如水,内心也是惊涛骇浪波翻浪涌!娘子并非凡人这点他们早已心知肚明,谁料到此番外出竟有此奇遇,幸而老天有眼让娘子和自己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牵绊!
  
  才能有这段刻骨的相思啊!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百里泽遥望着自鸣背上那对相依相偎的身影,冰蓝色的眸子里漾出一抹哀怨与愁思。想自己堂堂一国摄政之王,府中环肥燕瘦莺莺燕燕满园,可无一人是自己想要的。而今,与娘子有缘一眼万年,却又相思成疾。
  
  不见又思量,见了还依旧。
  
  端木静轩伸手拍了拍百里泽的肩,好似在劝说又似自言自语。
  
  “在最美的年华遇见她,初见,注定婉约那一段烟雨小桥,云水相拥。百里兄,那一刻你可曾后悔?”
  
  百里泽知道身傍这位大夫与娘子哪是亦师亦友关系匪浅。他对娘子的爱含蓄又然烈、隐晦而不张扬,却能舍命拥护不输康王半分。而自己,凭着一腔热情苦苦相随!若有机会,亦可为娘子舍生忘死!于是轻声道!
  
  “百里家的血脉痴情一生,一旦认定便至死不渝。哪怕贪得一场镜花水月,终得一场曲终人散也不悔。”
  
  “不会。娘子重情亦重义,一旦认下你我,便会诚心相待。”端木静轩的话被大风吹入万里云烟中,飘洒入尘。
  
  十日路程在小百鸣展翅高飞下亦不过仅用了一个时辰。凤飞扬让小白白降落在随园后山的温泉荷花池畔。
  
  当松生收到凤飞扬的信息时,拿着对讲机的手不停颤抖。
  
  “小、小姐,属下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对讲机那头传来松生的哽咽声。残春影十三齐小蝶等人在接到神秘人通知,马不停蹄去春阳县完成任务后返回随园,日日守在松生身边。
  
  为的就是能第一时间知道小姐的动向,老天有眼,小姐终于有消息了!
  
  “嗨!祸害遗千年,没听过么?你家小姐就是个大祸害,怎能轻易挂了?当务之极是你派人悄悄带些好吃到后山荷花池边,我有事交待。记得,千万别让敌人发现了!”凤飞扬交待松生一番,快速弄吃的。
  
  总不能让虎二叔小白白他们空腹而归吧!
  
  小白白见凤飞扬把池水中碧绿色的荷叶摘了十几张,忙笑嘻嘻上前问道。
  
  “姐姐,这荷叶能吃么?”
  
  凤飞扬一张美丽绝伦的面容,带着微微的笑意道。
  
  “荷叶不能吃,一会姐姐做荷叶鸡给你吃。”虽然此时的小白白看上去比凤飞扬还高半个头,但道底是不谙世事的鸟类。故凤飞扬待她如孩子,好吃的自是不能少!
  
  而此时康王则联络了风影楼,把近来朝堂上下发生的事了解个通透。乐正皓月去拾柴火,端木静轩则帮凤飞扬清洗荷叶!小白白按要求做了个简单的结界,防止升火被外围的敌人发现。
  
  百里泽挑了挑眉,硬郎的脸厐上露一丝笑意,却让这、线条粗犷的面庞透露出感人的温柔。他几步到凤飞扬身边,温声道。
  
  “娘子,本王此时做何事?”多日的相处,他算是领略了娘子的行事风格:凡事能亲力亲为者,绝不假手于人。怡亲王府二公子性情乖张顽劣,但却事事亲自动手。看来,娘子的魅力无极限啊!
  
  凤飞扬低头一笑粉唇轻启,哪含羞的动人娇态、那股清纯诱人的模样,让得百里泽真切的感受到一种别样的魅惑。不禁心脏漏跳半拍,喃喃地望着哪水润粉唇开开合合。一颗心如少年般‘怦怦’狂跳,醉倒在那方皓齿笑靥里。
  
  小白白不明这位奇怪的大叔干嘛一脸陶醉的紧盯着姐姐看,于是跑上前轻声问道。
  
  “你想吃了姐姐么?”
  
  “啥?吃吃娘子”百里泽一惊,顿时回过神來。一双冰蓝的眸子里泛出缱绻的温柔缠绵!是啊!他是想吃了这个让人魂牵梦索的小女子,让相思不再流浪彷徨!
  
  凤飞扬不禁双颊绯红,低头轻声道。
  
  “请摄政王去把折叠桌子摆好,一会好放食物。”那清泉般的嗓音仿佛流水叮咚,听着让人格外舒心。
  
  正当众人忙着煮饭升火时,松生亲自带领残春齐小蝶、就连水无心兄妹俩都提着大食盒小食盒匆匆往半山腰处赶。
  
  “姐姐,有人接近结界了!”小白白小脸一片嫣红,不停吞咽唾味。因为姐姐传音给别人时并未刻意隐瞒,她自然知道是要好吃的。故有人一接近结界就告之凤飞扬,并随手把结界打开个口子放人进来。
  
  残春小跑着冲到荷塘畔,一眼就见小姐手里拿着一截莲耦在池水中清洗。哪个心疼啊?慌忙放下食盒抢了过来,哽声道。
  
  “都怪奴婢们功夫肤浅,让小姐遭难了!”说完竟然一串泪珠儿扑漱漱落在手背上,那张俏脸已是泪痕斑斑。
  
  凤飞扬不由噗哧一笑,犹如鲜花绽放在唇边。伸手抹去残春脸上的泪珠,笑道。
  
  “好啦!哭了就不美了!你家小姐不是好好的么?说说,小姐离京有什么大新闻发生?”
  
  齐小蝶抹了一把泪,柳眉倒立刚要说话。就见康王笑着走过过來,对齐小蝶和残春道。
  
  “去摆放膳食招乎客人,一会儿在说事。”说完把凤飞扬拉到一旁,低声道。
  
  “先让小白白她们用膳,一会为夫有事要交待。”凤飞扬点头,反正到家了,急不在一时。道是千万到耽误了虎二叔他们的大事!
  
  一大桌的美味佳肴,只吃得虎二叔虎三叔连连称赞。小白白更是头也不抬,饭量大得惊人!
  
  凤飞扬康王几人则只用了一碗,便称饱了!而水无心兄妹俩人则拜见了水族唯一的长老,三人是共话家长呀!
  
  当松生烤好六只荷叶叫花鸡时,凤飞扬亲自打开一只端到桌上,对三人笑道。
  
  “虎二叔虎三叔、小白白,尝尝荷叶鸡。若是喜欢,火上还有几只。”
  
  “哦!虎最爱吃鸡了,二哥先尝尝。”凤飞扬刚放下虎三叔就连忙端到虎二叔面前,自己也一撕了一半往嘴里塞。
  
  看得凤飞扬直眨眼睛,都不给小白白留一点么?
  
  康王无奈地笑了,这个迷糊的娘子哟!百鸣是凤凰的后裔,严重来说与鸡也有着不小的关联,所以小白白是不能食用鸡肉嘛!没见着被两只大老虎分食了么?
  
  正尴尬时,只见小白白放下碗筷引颈长鸣。‘嗷嗷~~’清脆的叫声响彻云霄,震得满山碧波荡漾树叶沙沙作响。
  
  “扒”一声轻响,一只通体翠绿、拳头大小的鸟儿从树梢摔了下來。小白白轻轻一跃腾空而长,一把把小鸟捏在手心。一个漂亮的空中转身飘落在桌前,望着凤飞扬小声道。
  
  “姐姐,这鸟身上有人特意留下的印迹。自从咱们落入这片山林,它就如影随行。恐怕有人故意为之,要监视姐姐的言行了!”
  
  凤飞扬大惊,没想道有人竟然养鸟监视自己?看来,以前发生的种种都是这鸟所为了!于是就问百鸣。
  
  “小白白能问出它的主人是谁么?”
  
  “恐怕不能了!”小白白小脸绯红一松手,小鸟‘扑通’掉地上死透了!这小翠鸟那敢与百鸣对抗呀!生生被吓破了胆,不死也不行了!
  
  凤飞扬叹了口气!拍拍小白白的肩表示无碍。心里却万分着急,看来,敌人道行不浅呐!都能用鸟监视自己了。
  
  “姐姐安心,小白白自有办法。”
  
  凤飞扬点头。这时虎二叔摸着肚子慢悠悠站了起了,向众人拱手道。
  
  “诸位。时辰不早了,后会无期。”虎三叔则忙把另外五只烤鸡打包带走。这是在这个位面吃的最后一次了!也不知往后该如何?唉!从此再无口福啰!
  
  依依不舍的小白白随二虎走了!
  
  凤飞扬愣了半天才收回思绪。康王拍了拍她清瘦的肩膀,望着松生几人道。
  
  “把近日所发生之事仔细道来。”
  
  松生眼眶一下就红了,看了一眼百里泽,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事毕竟和皇室掌权者有关,让一个领国摄政王知晓好像不妥吧!
  
  看出松生的犹豫,凤飞扬望着百里泽展颜轻笑道。
  
  “无防,都是自己人。”
  
  松生一愣,见康王点头,这才娓娓道来。
  
  百里泽沉醉在自己人三字里,一张棱角分明的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出魅惑的笑容。直到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他才惊醒!望着愤怒的凤飞扬一脚踢断一颗面盆粗细的大树。
  
  “这个该死的老太婆实在是欺人太堪,竟然毒害皇上抓小九做人质,看今夜姐去收了她?”凤飞扬气得小脸煞白,又要踢出一脚。
  
  康王吓出一身冷汗,一把把凤飞扬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凤儿、凤儿,一切有为夫在呢!千万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哈!”边说边轻轻拍打她的背,也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她的怒火。
  
  康王也急啊!但此次他们的出现是神鬼不知的,来个突然袭击肯定能变被动为主动。只要先治好父皇事情就成功了一半,皇后一族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了!
  
  至于埋伏在阴山那大批杀手,让他们独自玩去吧!太子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凤儿和自己能平安归来,而且來得这么快?
  
  “是啊娘子!生气于事无补,咱们得想法子救出九爷才不受制于人啊!”端木静轩叫一声娘子把松生几人吓个半死,个个是面如土色生怕爆怒的王爷一掌拍死他。
  
  胆儿太大了!不怕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