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二百九十二章 杀伐决断,异能毒医:王爷,小心手术刀292章 杀伐决断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二百九十二章 杀伐决断

“是啊娘子!生气于事无补,咱们得想法子救出九爷才不受制于人啊!”端木静轩叫一声娘子把松生几人吓个半死,个个是面如土色生怕爆怒的王爷一掌拍死他。
  
  胆儿太大了!不怕死啊!
  
  “娘子,臭大夫言之有理。咱们得先潜入皇宫治好皇上,同时把小九捞出來,这样才不怕那老妖婆。”乐正皓月不知何时站在凤飞扬身侧,一张坏坏的笑脸上两道浓浓的眉毛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一样青春逼人。他一递了一杯温水过去,还眨巴了一下诱人的挑花眼。
  
  小蝶残春松生几人石化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嘴巴大张能塞下一拳头。傻傻望着凤飞扬,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來。这一个个的,今日是着急找死呢?小姐坠崖,难道发生了什么故事不成?不然以王爷小气巴啦的性格,怎能容许有人窥视他的宝贝。
  
  一分一毫?
  
  凤飞扬在康王的安抚下渐渐平息恕火,而隐在她额头的一支蓝色凤羽也随之消失不见。半晌才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望着松生几人轻声询问道。
  
  “咱们的人,除小九被抓之外可还有其他人遇难?店里的其他人呢,此时在何处?”
  
  松生摇头又点头,沉吟片刻才缓过神来。刚才的事太震撼了,以至于自己此时还思维混乱,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小姐的问题。
  
  残春见状,忙笑着打圆场。心想松老大太死脑筋了,小姐娶夫多好的事啊!这往后谁还敢打咱随园的坏主意啊?于是白了松生一眼,笑道。
  
  “小姐安心,所有店员性命无忧。咱们的人也隐在暗处,就等小姐回来夺回咱们辛苦经营的店了!绝不能落入有琴修谨那混蛋手里。”残春咬牙。一想道大门上的封条就气个半死,若不是松老大拦着,她早就提剑剁了这坏坯子。
  
  “好,安全就好。通知弟兄们,今夜子时动手。”凤飞扬柳眉一挑,一抹煞气随后便从她冰冷的眸中勃勃升起。有琴一族,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娘子,你打算今夜进宫么?我与你一起。”乐正皓月一脸认真,握了握拳头。自从服用冰晶灵芝后,老觉得丹田处有一股磅礴之力在涌动,很想试试它的威力呢!
  
  凤飞扬轻摇头。心想二公子易怒,进宫怕是要坏事,于是就笑道。
  
  “我有更重要的事让你做,守好咱们家,别让人毁了!”
  
  乐正皓月见凤飞扬摇头,本想发火。可一听娘子说让守好家,又乐了!是啊!随园今后就是自己的家了,可不要守好么!
  
  凤飞扬见难搞的二公子安定了!不禁抿嘴儿一笑,嫣然道。
  
  “可知小九被关在何处?位置确定么?”!心中暗想,皇后抓小九简直是自寻死路。不知这小家伙有何妙计,呆会联络他一问方知。
  
  “回小姐,位置和看守换班人数、时辰都己打探清楚。”松生大声道。
  
  “渊带人去救小九。火速让花楼主把有琴一族二代三代领军人数、位置报来。松生亲自带人去做,千万别遗漏。”
  
  松生秒懂凤飞扬的意思!心中大喜,小姐终于露出獠牙了!猛点头,这可是他们的老本行。宰人嘛,轻而易举。
  
  百里泽冰蓝色的眸底一片赞许。心想娘子好谋略,除了有琴一族二三代生力军,这大启第一世家怕是百年无法崛起了!
  
  杀伐决断、睿智深邃,这世上也只有娘子能做到了!
  
  凤飞扬向水老揖了一礼。面色无比的认真严肃,轻声道。
  
  “飞扬请水老留守随园助我一臂之力,它日定当厚报。”
  
  水老精光四溢的眸子一闪,郎声笑道。
  
  “小神医安心,老朽定当不辱使命。令外,让无心随你进宫走一遭吧!他这点儿功夫,拦下几个大内侍卫亦不在话下。”
  
  松生心里直翻白眼,这老头真会押宝。曾经的杀手,哪叫一个厉害,区区大内侍卫的那是他对手啊!跟小姐救驾,这可是奇功一件呢。
  
  凤飞扬点头,又对端木静轩笑道。
  
  “端木也留守随园,以备不时之需。”端木静轩也点头,随园中确实需要大夫留守。
  
  “娘子,为夫与你一同进宫。百里泽实在忍不住了!人人都有任务,娘子干嘛不带上自己?再说了,要在太子眼皮底下救人,哪得负出多少代价?要知道,太子一党在朝多年、各种关系盘根错节。
  
  救人,怕是不易!
  
  凤飞扬沉吟不语。百里泽身份特殊,若让他贸贸然卷入这场宫斗,一个闹不好怕是两国会因此而开战。这是自己最不愿见到之事!
  
  就在凤飞扬几人商议深夜潜入皇宫救人时。勤政殿御书房中皇上躺在龙床上不停咳嗽,原本丰韵的脸颊上一片死灰。昨夜他迷糊中又见到凤丫头了,呵呵!梦啊都是反的!世事无常啊!但愿老七和凤丫头安然无恙……。
  
  丁公公从殿外端了一碗汤药匆匆进殿,把药碗放在了桌案上,转身叩首。
  
  “圣上,该用药了!”
  
  “拿走吧!朕不想喝。”乐正弦德无力地摆摆手,眼神都不给丁公公留一个。所有的忠诚都是为了最后的背叛啊!谁会想到忠于自己一辈的丁一,最后竟然是皇后的人。唉!
  
  正在此时,殿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远运的就听见皇后呵斥小太监的声音。
  
  “该死的奴才,你们就这样侍候站在外面侍候皇上?一个个,都拖下去领板子。”
  
  丁公公叹了口气,望着消瘦的皇上很是不忍!心想若不是皇后拿了侄儿做威胁,自己就算死也不会给皇上下毒。于是就劝解道。
  
  “圣上啊!皇后娘娘驾到。还是把药喝了吧!若不然……又要白白受辱,奴才这心里……。”丁公公抹了一把老泪,双手端着药碗战战兢兢立在床前。
  
  这时,一个威严冰冷的声音响彻而起。
  
  “你们退下,太子随本宫进去探望你父皇。”一身凤袍凤冠的有琴诗玉在斜阳的夕辉中更显阴沉不定,一双杏眸中露出嗜杀之光。若今日皇上还不在退位召书上盖上玉玺,就别怪自己不念旧情了。
  
  殿中无人,皇后阔步走进御书房的内室。她身的秋太医等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没见着周侍卫长、不,周统领己经成功上位替换了禁卫军统领万海盛。如今的整个皇宫啊。都在皇后娘娘的掌控之中,谁敢不服统统诛之。
  
  丁公公见皇后到来,慌忙把药碗放下过去见礼。
  
  “奴才丁一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安。”老太监浑浊的眼中平静无波,心里却对皇后恨到骨子里,却又无可奈何。
  
  “皇上还未喝药么?”皇后话语冷冷,不带半分温情。大半年的忍耐谋划,她实在是耗不起了!而今老七死于阴山,凤家那贱人也一命归西。皇上也该退位让贤了!
  
  丁公公忙躬身道。
  
  “回娘娘的话,圣上并未喝药。”心里却把皇后骂个半死。他盼望着小神医七王爷快快回来,否则,皇上真的危险了!乐正家二百年的基业也要葬送在这毒妇手中。
  
  乐正弦德把脸扭朝一边,直接无视这一群人。
  
  皇后轻咳一声,柔声道。
  
  “皇上该喝药了,若不配合太医们治疗,脚疾何时能痊愈?秋太医,还不快快替皇上诊脉。”说完顺势坐在龙床边缘上,伸出嫩白的双手细细替皇上揉捏腿部,看上去和谐又温暖。其他太医也是暗自点头,自从皇上不良于行以来,皇后女娘娘可没少忧心?
  
  秋太医依照方开药!皇后呵退众人后,独自望着皇上,冷声道。
  
  “皇上,太子可是名正言顺的储君。臣妾不知您为何这般固执,迟迟不盖上玉玺退位?嗯?还想着七王爷呢,可惜他永远回不来了!何谓天命?若没有我有琴一族支持,你能坐稳这皇位么?”
  
  “滚出朕的御书房。”皇上连个眼神都不给皇后,声音冷得像冰刀子。
  
  正在此时,殿外响起丁公公的声音。
  
  “启禀皇后娘娘,德妃娘娘贤妃娘娘各宫娘娘们在殿外吵着要待疾。还有……”
  
  “还有何人?皇后一双凤眸中带着浓浓的煞气,不知这次又是哪些大臣?
  
  “醇王和浔王,还有五王爷、四王爷和六王爷。听说八王爷也从书院搬回王府,说是要进宫侍疾呢!另外,逍遥王也前来探望圣上。”丁公公是心惊胆颤,这次不知多少人又要送命了!
  
  皇后狠狠剜了皇上一眼。一脸的阴狠,杀机愈发的浓郁了。
  
  “皇上好好休养,臣妾明早来再来看望您。”说着从广袖中摸出一个精致门小玉瓶,上前一步直接掰开皇上嘴巴,把小半瓶药粉倒进他嘴里。
  
  躲在殿外未走远的丁公公直接吓傻。远远的见皇上不停摇头,可依旧阻止不了皇后的动作。是啊!皇上此时中毒至全身瘫痪,哪是皇后的对手?
  
  皇上眼睁睁望着皇后大步离去,心中那恨啊!幸亏自己先服用过凤丫头给的解毒丹,不然就被这贱人害死了!可他就不明白,为啥这解毒丹对之前丁一下的毒没有作用呢?
  
  丁公公关上大殿的门,刚要转身就突然倒地不醒。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大汉单膝跪在皇上床前,脸上露出一抹心痛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