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68章 现场直播没有排练好,校花的灵王保镖第68章 现场直播没有排练好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68章 现场直播没有排练好

第68章 现场直播没有排练好

    第六十八掌现场直播没有排练好
  
      电视的画面出现一位中年人,西服领带,四十多岁的年龄,戴着近视镜,他望着镜头道:“我也在网络上浏览了这段视频,反复的看了七八次,咱们先不说抢匪多么凶残,就说说这位大学生,在我看来他根本就不是一名大学生!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学生虽然也是成年人,毕竟他们没有步入社会,一直在校园里,身上都会散发着书卷之气,可这位大学生下手狠辣,可谓是杀伐果断,我也接触过特种兵,多数特种兵并没有杀过人,也有个别的特种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击杀歹徒后,心理留下了阴影,一直无法接受杀人的事实,尽管他知道枪杀的歹徒,罪恶滔天,可是这种阴影困扰着他,最后不得不退伍回家……”
  
      “曹老师,你说这位大学生比特种兵还厉害?他也杀过人?”女主持人问道。乡·村·暁·说·網
  
      “他肯定杀过人,而且我敢断定,他不仅杀过人,还经历过战争,死在他手中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他看抢匪的眼神流露出不屑之色,面对抢匪的表情,从容淡定,几乎无视抢匪的存在一般,这种人的心理非常强大,而且也极度的扭曲,他把自己当成凶猛的狮子,认为他是王者,在他眼里普通人性命如草芥一般,只要他愿意,随时都会连根拔起……”
  
      唐果瞪大眸子带着怯怯之色望着梵天,问道:“梵天,你真杀过人?”
  
      初音也好奇的望向梵天,正好唐果帮助她提出这个问题。
  
      “唐果同学,你不要被电视里做的节目所蒙骗,他们是在炒作,为了是收视率!我这么心地善良的人,日行三善,走路怕伤了虫子,你相信我会杀人吗?”梵天摸着鼻子,感叹道:“狗屁的教授,我看就是电视台请来的托儿,他在诽谤我,诋毁我,我要告他。鄉·村·暁·说·網”
  
      梵天目光望向初音,道:“大律师,他这样诋毁我,我是不是可以告他?”
  
      “只要你愿意,我会把电视台送上法庭。”初音微微点头,微笑道。
  
      “以这种情况,能赔偿我多少钱?”梵天皱着眉头,问出了他最关心的事情。
  
      “这不好说……”
  
      唐果手指着梵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训斥道:“梵天,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别总一副穷人的姿态,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唐氏的董事,只要你愿意,香车美女,天天搂着钱睡觉,你怎么会想到告电视台?人家做节目也不容易,再说了通过这个节目,你不也算是名人了吗?”
  
      初音苦笑一声,道:“好了,别说了,快点看电视吧!”
  
      电视里曹云鹏道:“所以我认为他应该是从国外回来的,曾经应该隶属于某个佣兵组织!”
  
      美女主持人,道:“王老师,这不会是你的臆断吧?毕竟他只是一位学生,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他杀过那么多人,他内心再强大,恐怕也承受不了吧!”
  
      “这种人比你想象的复杂,而且非常凶残,很多网友也说了,他比抢匪还要凶残……”
  
      梵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认为此时应该做点什么了,他站起身向卧室走去。最新最快更新
  
      唐果问道:“梵天,你干什么去?”
  
      “去放放水。”梵天随口道。
  
      唐果再也没有追问,因为她已经知道放水的意思了。
  
      回到房间后,梵天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顿时房间内阴风阵阵,阴气凝成一个模糊的人形站在他面前,梵天冷声道:“我不想追问唐逸师徒弄了五煞幡的事情,我现在让你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电视台,曹云鹏这个人我很讨厌,你明白怎么做吗?”
  
      “阿七明白!”
  
      一阵阴风顺着窗户席卷而去。
  
      抽完烟后,梵天起身来到客厅,见唐果和初音还坐在沙发上看曹教授白话,他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望着电视。
  
      美女主持人问道:“曹教授,抢匪突然暴毙,被锐器割喉身亡,并没有人攻击他们,这种怪异的现象,怎么解释呢?”
  
      曹云鹏伸手整了一下眼镜,郑重道:“大家都知道,我是研究犯罪心理学的教授,同时我也是唯物主义者,对于网上所传,劫匪突然暴毙,没有任何征兆,这太骇人听闻了,我没有看到这个视频画面,只听网友的一面之词,我认为以讹传讹,把抢劫案变成了灵异案,无非就是为了赚些点击率。”
  
      美女主持人微笑道:“我们记者采访了市局刑警队的队长周涛,据他透漏的消息,银行的监控器并没有拍摄到这个画面,在抢匪暴毙前三秒钟画面模糊,全部是雪花,你认为这件事情是巧合吗?”
  
      “太荒谬了,也太可笑了!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神,这种迷信的说法通常都是一些无知愚昧的人,茶余饭后用来消磨时间……”电视里的曹云鹏突然语音停顿,面色铁青,猛然站起身跪在地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磕头,道:“其实我就是一个愚昧无知的人,我胡言乱语中伤那位见义勇为的小伙子,我嫉妒他,所以我要诽谤他,电视台的台长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把他说的越凶残越好,其实我就是一位精神患者,不是什么教授……”
  
      美女主持人缓过神,急声喊道:“快点暂停,别播放……”
  
      电视突然切换广告:“他好,我也好……”
  
      梵天摸着下巴,皱着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场直播没有排练好?”
  
      唐果怒气冲冲道:“现在的电视台真缺德,为了收视率,竟然找了一个精神病做节目,还诽谤梵天同学杀人,真是太气人了,我看电视台的台长也是精神病。”
  
      初音可不这么认为,自从她接触了梵天,一直出现怪异的事情,她皱着眉头,意味深长的眼神望着梵天,心里琢磨,难道真是他搞的鬼?不然好端端的节目,怎么会出现问题?
  
      初音认识曹云鹏,确实是犯罪心理学专家,曾经因为接手一个案子,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虽然他今天说话很主观,可是想到在黄富贵家里,那些雇佣兵对灵王的畏惧,似乎他说的挺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