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36章 美羊羊防狼喷,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36章 美羊羊防狼喷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136章 美羊羊防狼喷

第136章 美羊羊防狼喷


      “唉!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唐果感叹一声,道:“他会钻法律空子呀!徐姐姐是警察,都拿他没有办法,所以你们要远离他。”
  
  
  
      “那你不怕吗?”沈诗雅柳眉轻蹙,望着唐果问道。
  
  
  
      “我还是个孩子,他不会对我动手的,再说我有防狼喷雾。”
  
  
  
      唐果从兜里掏出一个喷剂,大家清晰能看见上面贴着美羊羊的图案。
  
  
  
      唐果晃悠了一下喷剂,道:“美羊羊防狼喷,物美价廉,携带方便。”
  
  
  
      秦岚和沈诗雅真被唐果的天真烂漫击败了,两个人一头黑线,别说你用防狼喷了,就算是你拿枪,梵天这个大色狼也能让你乖乖就范。
  
  
  
      “远离黄赌毒,远离梵天!”
  
  
  
      唐果一副说教的样子,眨着乌黑的大眼睛,小粉拳在空中使劲挥舞着。
  
  
  
      被唐果这一闹,秦岚怒气已经消除大半了,冲着溪边的梵天喊道:“你赶快把我穴道解除了,否则我和你不死不休。”
  
  
  
      梵天指尖轻轻一弹,一个水珠飞射而出,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击中秦岚膻中穴,经脉畅通后,她只觉浑身酸痛,一下坐在青石上,急忙散去手掌上的真气,暗自松了一口气,对梵天的恨意瞬间飙升到了极点。
  
  
  
      秦岚站起身,快速向远处飞奔而去,她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梵天付出惨痛的代价,想吃干抹净,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好事!
  
  
  
      沈诗雅望着唐果和沈倩,道:“你们俩先回去休息吧!下个月的军训会更苦。”
  
  
  
      “走吧果果!”
  
  
  
      沈倩很聪明,她知道沈诗雅要给梵天上政治课,她们在这里只会添乱,伸手拉着唐果离开。tqR1
  
  
  
      唐果在临走之际,把防狼神器塞在沈诗雅手中,还不忘记叮嘱两句:“诗雅姐姐,梵天应该刚尝了鲜儿,暂时不会犯病!不过,也不要麻痹大意!”
  
  
  
      “犯病?他有什么病?”沈诗雅急声问道。
  
  
  
      “强吻症,这是我按照梵天这个病例,长时间分析后,新命名的一种症状,属于精神类的一种心里疾病,一旦发作,他就会强行亲吻女生,以此来缓解心里压力,精神上会得到满足。”唐果手指着蹲在溪边的梵天,急声道:“你看他在玩水了,这说明他心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后,开始自娱自乐了。”
  
  
  
      沈诗雅苦笑一声,伸手摸了摸唐果脑袋,唐果这才转身离去。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沈诗雅走到梵天近前,抱着膀问道。
  
  
  
      抓了六条鲫鱼,梵天用编制的草绳穿起来,站起身望着沈诗雅,道:“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非得让我说,秦岚不该招惹我,我只是给她一个教训。”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想利用你?”
  
  
  
      沈诗雅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秦岚和梵天没有任何交集点,一定是秦岚想利用梵天的本事为她做事,不然梵天不至于去非礼她,她对自己的美貌还是很自信,如果梵天真的如唐果说的那样,他早就对她下手了,不必舍近求远。
  
  
  
      “和你说话一点都不累!”梵天望着沈诗雅漂亮的脸蛋,感叹一声。
  
  
  
      这样的女人知情感性,理解人,体贴人,聪明睿智,能看到事物的本质,因为她有颗纯净的心,这让梵天很舒心,感叹道:“知我者沈校长也!”
  
  
  
      尽管梵天有些调侃的味道,可是沈诗雅听着还是很舒服,问道:“你强行亲吻林梦,也是为了给她教训吗?”
  
  
  
      “那你以为呢?这个女人太强势了,太自以为是,所以我就给她点教训。”梵天义正言辞道。
  
  
  
      “那唐果嘴里的徐姐姐呢?”沈诗雅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随口问道。
  
  
  
      她这是在排雷吗?
  
  
  
      梵天微微皱眉,他对徐晴的好感,要超过任何一个女人,摸着鼻子,他微笑道:“呵呵,这个虎妞挺好的。”
  
  
  
      “你喜欢她吧!”沈诗雅杏眼眯成一条缝,问道。
  
  
  
      “喜欢不等于爱,你觉得我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吗?”梵天舒展一下懒腰,望着天色渐晚,微笑道。
  
  
  
      “那你爱谁?”沈诗雅急声问道。
  
  
  
      “我说我爱你,你信吗?”梵天郑重道。
  
  
  
      沈诗雅神情愕然,旋即急声道:“你摸着你良心说,你自己信吗?”
  
  
  
      “我没有良心,我上哪里去摸!”梵天莞尔一笑,提起手中的六条鲫鱼,看着天色已晚,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这几天你跑到哪里去了?”回去的路上,沈诗雅问道。
  
  
  
      “我说过和我抢女人,不管谁都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死路!”梵天一身倏然之气,笑道。
  
  
  
      沈诗雅似乎对梵天的玩笑已经免疫,发出惊讶的声音:“你不会把陈锋杀了吧?”
  
  
  
      “这样的人本不应该出现在我的世界,既然出现了,那我就把他抹除掉。”梵天喃喃道。
  
  
  
      “杀人可是要犯法的!”沈诗雅皱着眉头,一脸担忧之色道。
  
  
  
      梵天侧目望着沈诗雅,微笑道:“陈锋那样的怪物还算是人吗?”
  
  
  
      “哦!”
  
  
  
      想到陈锋变成怪物的恐怖样子,沈诗雅仍然心有余悸。
  
  
  
      “陈锋代号毒蝎,是一个恐怖组织的三号人物,我曾欠秦岚一个人情,所以杀了他,也是偿还她这个人情了。”梵天感叹一声,道:“秦岚想把我拉进他们的一个组织里,想掌控我,才有先前的一幕。”
  
  
  
      “呵呵,你这种教训人的方式挺特别!”沈诗雅发出尖酸的声音。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的刑罚道具,我的刑罚道具,就是强吻。”梵天一本正经道。
  
  
  
      沈诗雅对这个奇葩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苦笑一声,径自一个人向楼上走去。
  
  
  
      梵天却提着鲫鱼向食堂走去,那天失信于翔哥,让他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他捉了鲫鱼找翔哥喝两杯,促进一下感情。
  
  
  
      梵天来到食堂门前,发现已经锁上了,他敲了两下,就听见翔哥在里面扯脖子大喊道:“谁啊?”
  
  
  
      “翔哥,我找你来喝酒了。”梵天随口道。
  
  
  
      门打开以后,翔哥腆着大肚腩,手里拿着一个大猪爪子,正吃的满嘴流油,见梵天手里提着鲫鱼,咧着大嘴道:“兄弟,想要喝酒尽管来找翔哥,不用非得拿东西,这个食堂我说了算,不差吃喝。”
  
  
  
      “这是我在山里抓的鲫鱼,给翔哥尝尝鲜。”梵天微笑道。
  
  
  
      “兄弟,你太有心了,翔哥就喜欢你这样真性情的兄弟,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把鱼做了,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翔哥接过梵天手中的鲫鱼向厨房走去,梵天走到餐桌前一看,红焖肘子,酱猪手,干烧大肠,溜肉片,都是增肥的肉菜,当目光落在桌子下的一箱冰镇啤酒,梵天微微皱眉,这翔哥还真是一个喝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