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324章 劫数难逃,校花的灵王保镖第324章 劫数难逃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324章 劫数难逃

第324章 劫数难逃

第324章这丫头怎么又起色心了?
  
  一秒记住,
  梵天穿着一条灰色大裤衩躺船舱的休息室的床上,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他置身在一艘中型渔船上,神识覆盖了正个渔船,防备着别人对他不利,他一直没有睁开眼睛,是在吸收存在体内大量的天雷之力。
  老船长六十多岁的年龄,身材魁梧,灰色的络腮胡须,戴着赭石色的皮帽子,走进了船舱打开休息室,见梵天还没有醒来,苦笑道:“你小子还真命大!竟然没有被淹死。”
  老船长在海上大船,起网的时候,竟然捞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年轻人,开始还真是一愣,以为是海里的神秘生物,一看梵天没有尾巴,才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梵天被打捞上船,被人从网上摘了下来,两个小伙子以为梵天是死人,抬起梵天就要扔到海里,这样的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也绝对不会是第二次。
  老船长制止了他们的行为,走到近前检查一下梵天的身体,发现还有心跳,只是昏迷了,让两个小伙子给他抬进船舱的休息室,并为他擦干了身体,随便找来一个大裤衩子给他穿上。
  这时,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二十左右岁的年龄,麦黄色的肌肤,束着马尾,穿着牛仔短裤,蓝色的小衫,眸光中闪烁一丝狡黠,坐在老人身边的床铺上,望着昏迷不醒的梵天,道:“爷爷,他一定是被渔霸抢光了,连个裤衩都没有给他留下,看来这些渔霸也真是抢疯眼了!”tqr1
  “文丽别瞎说,这次出海很顺利,没有遇见皮皮虾这个渔霸,我们就烧高香吧!你就别提他了。”老船长训斥了一句,站起身推开休息室的门,道:“等他醒来,你好好盘问他一下,到底是什么来路!”
  老船长走后,文丽依靠在床铺上,拿起一本书翻阅一会儿,感到无趣丢到一旁。她侧目望着梵天,见他脖子上挂着一个玉佩,起身凑到近前,刚要伸手去拿玉佩,手指刚要触摸到玉佩,却停在空中。
  文丽被梵天身体吸引了眼球,古铜色的肌肤散发这健康的光泽,肌肉线条优美,非常的均匀,还有清晰的人鱼线,腹部八块肌肉,完美的身躯堪称艺术品,他舔舐了一下发干的嘴唇,扭头看休息室的门紧闭,深吸一口气,眸子闪过一丝犹豫。
  “就摸一下!”文丽嗫嚅着嘴唇,轻轻呢喃。
  梵天的神识锁定了文丽,心里叫苦不迭,真没有想到堂堂灵王,今天却遇见色女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都是他英俊的脸蛋惹的祸,高颜值和他完美的身躯总是让色女和腐女深深迷恋,吸睛度太高,也真是一件苦恼的事情。
  梵天的神识在文丽身上扫来扫去,测量她的身高有一米七二,身材很棒,胸脯很有料,清秀的瓜子脸带着一丝调皮和倔犟,修长的双腿强健有力,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她的目光也在他的身上来回扫描。
  文丽手指缓缓伸向梵天……正在吸收天雷之力的梵天暗自吸了口冷气,被她挠的的有些痒痒。
  梵天心里琢磨,只要再给他半个小时,他就能彻底的吸收体内的天雷之力,那时候雷霆金身就会小成,这时候是提升的关键时刻,一旦中止,再想找提升的契机就难了,这种雷霆之力不是平日想修炼就有的,只有下次天劫时才能遇见。
  为了雷霆金身能小成,他只能选择隐忍。
  文丽呼吸有些急促,双眼荡着媚态,梵天心说不好,这小妮子动情了,如果她要趁人之危,迷奸他,他只好提前醒来。
  文丽突然收回了玉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对面的床铺上,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走出了休息室。
  梵天松了一口气,色女终于走了,加快吸收天雷之力的速度,只需要二十八分钟,醒来后,不管是在海上什么地方,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可是不到五分钟,休息室的门倏然而来,色女走了进来,随手竟然把门锁上了。
  梵天心里一颤,看来劫数难逃啊!
  文丽一翻手,拿出一个粉色的眼罩,上面还写着‘吃饭喊我!’,凑到梵天近前,把眼罩给他戴上!
  梵天暗自倒吸一口冷气,这小妮子年纪不大,口味还很重,心里寻思,一会儿不会再玩滴蜡,皮鞭吧!看她锁上门的架势,可能没有安什么好心。
  文丽把脸贴在梵天的胸上,轻轻抚摸着他的身体,轻声呢喃:“我从小就在这艘船上,爸爸被大海夺走了生命,妈妈离开了我,只有我和爷爷相依为命,靠捕鱼赚钱,爷爷说等今年攒够我的嫁妆钱,就带我回到岸上过平静的生活,从此再也不捕鱼了。”
  “我今年二十二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我想我这辈子可能一直在渔船上生活,可是今天我见到你,我就知道我的爱情来了,你是妈祖娘娘送给我的王子……”
  梵天心弦一颤,文丽只是想向他诉说心事,他却有点想歪歪了,心里非常的惭愧,感受着文丽内心泛着孤寂,她渴望能获得甜蜜的幸福,渴望有一日能离开大海登上陆地。
  “你会娶我吗?如果不是爷爷救了你,你早就被沉溺大海喂鲨鱼了,你一定是一个感恩的人,为了报答爷爷的救命之恩,会以身相许!”文丽说着话,猛然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戾,郑重道:“你要敢辜负我,我就把你再扔进大海!”
  梵天心里哀叹,这文丽自幼受过打击,父亲横死在海上,母亲走了,把她抛弃了,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重创,对人缺乏信任感,她可能一直认为母亲的离去是一种背叛,所以她仇恨背叛!
  文丽长年累月生活在渔船上,每天面对着枯燥的大海,性情会变得暴躁不安,她一个女孩子没有得抑郁症就不错了!
  文丽轻轻抚摸着梵天,贝齿轻咬樱唇,道:“既然是上天注定的缘分,那我们就生米煮成熟饭,等你醒来想抵赖都玩了!”
  梵天心中哀嚎,尼玛,这丫头怎么又起色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