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225章 捅锤窝子上了,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225章 捅锤窝子上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1225章 捅锤窝子上了

第1225章 捅锤窝子上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捅锤窝子上了!
  
  
  
      “铁匠你什么意思?”天鼠望着坐在骨神上的铁匠,见他没有出去应战,随口问道:“你想玩偷袭吗?”
  
  
  
      铁匠白了一眼天鼠,说道:“你放心,我一会儿就出去,现在时机不到,偷袭的活我不跟你抢!”
  
  
  
      “知道就好!偷袭这活,你以为谁都能干呢?”天鼠冷哼一声,目光望着光幕,见梵天骑着水火麒麟兽,手持方天画戟,已经和黑衣至尊对持上了,蒙烈和悍将史明公分两边站立。
  
  
  
      紫剑踏着奄奄一息的龙尊龙头,惊诧的目光见突然出现在白沙滩上的梵天,骑着双头麒麟兽,他双目一缩,一脸震惊,身为至尊。活了八十万多万年的他,熟读神典魔纪等典籍中!
  
  
  
      《创世通史》兽篇记载了天地之间一切兽的名称起源,以及详细的介绍。
  
  
  
      分六类兽:古兽,灵兽,魔兽,妖兽,神兽,野兽。
  
  
  
      古兽六六类兽之首:宇宙洪荒,混沌孕育八大兽魂,混沌劈开,天地形成后,八大荒兽应运而生,八大荒兽奔跑天地之间。洪荒时期结束,初元天劫历第一劫,为初始劫,进入太古时期,神魔出现,发现荒兽后,才被记录神典魔纪里,因太古时期,就归纳为太古八大古兽。
  
  
  
      八大古兽:四大邪兽,四大凶兽。
  
  
  
      四大凶兽排名第二即是——水火麒麟兽。
  
  
  
      梵天鬼头哈魔眼,见紫剑没有搭理他,目光直勾勾的望着身下的水火麒麟兽,一副似有所思的样子,他就觉得水火麒麟兽大有来头,他眼珠一转,感觉有点轻视水火麒麟兽了!
  
  
  
      连斩两刀,第六天塔打开,他只和水火麒麟兽接触过一次,犹豫水火麒麟兽古怪,他也不愿意接触,尤其兽兽还说成为他的坐骑,也就没有在意。
  
  
  
      人往往太轻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重视!
  
  
  
      “你是神?”左边的麒麟头张嘴发出男声刚落,右边麒麟头发出女音问道:“你还是魔?”
  
  
  
      梵天有些搞不懂,明明是紫神家派来的神,怎么会是魔呢?他古怪的目光打量着紫剑,见他面无表情,眼神闪过惊诧之色,觉得有些蹊跷,这个紫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紫剑并没有搭理水火麒麟兽,感到梵天太古怪,突然消失,连他都无法察觉,突然又出现,骑着一只太古凶兽,天地仅有的一只,两边那个使锤的家伙,一个应该是魔兽大陆的兽人,一个应该是远古时期的人类的军王悍将,眼前的场景透着古怪,邪门,情不自禁对梵天心生忌惮,目光望着梵天,冷声道:“梵天,想要神龙活命吗?”
  
  
  
      “你先考虑一下你自己能不能活命吧?”梵天轻蔑的眼神望着紫剑,发出尖酸的声音:“我能回来找你,你怎么还看不明白事儿呢?我要不志在必得,我回来让你虐啊?我能敢那么傻逼的事儿吗?你脑袋是屁股啊?你个大傻逼,还不跑路,准备跟我硬磕啊!”
  
  
  
      梵天心里肯定紫金忌惮水火麒麟兽,不然一个至尊在他出现的瞬间,就对他动手了,还愣着干嘛?所以他说话要有底气,先震慑一下对方,先激怒紫剑,乱其他心智。
  
  
  
      “找死!”紫剑伸手在空中一抓,漫天黑雾弥漫,一个巨大黑手印从空落下,向梵天抓来,速度非常快。
  
  
  
      梵天倒吸一口冷气,心弦一颤,没有想到紫金还不抗激恼,立马就动手了,那巨大黑手印萦绕着森冷的黑雾,一出现,天空震荡,威力可见一斑,以他修为无法抵抗。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就见一个干瘦的身影出现在空中,
  
  
  
      震天锤金光喷射,快速暴长,只见锤头长达直径一米多长,天威浩荡,尽显无遗,悍将史明公震天锤抡起砸向压来的黑雾手印,暴喊一声:“开!”
  
  
  
      “轰轰!”
  
  
  
      震天锤砸在手印上,两声巨响,崩溃瓦解,只见史明公这小干巴瘦,双眸如鹰眼,喷射出冷芒,就像出鞘利剑,锋锐无比,望向紫剑,大吼一声:“嘚!拿命来!”
  
  
  
      史明公脚尖在空中一点,踩碎空间,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黑洞,随着他身体血浪冲天,飞射而出,黑洞才合并,说时迟,那时快,史明公已经到了紫剑近前,抡锤就砸,不理不顾,也不管对方什么修为!
  
  
  
      他就一个念头,与主公为敌者,杀无赦!
  
  
  
      紫剑没有想到干巴瘦的史明公如此霸道,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厉害的不是他人,而是他手中的那对硕大号的一对巨锤,那股令人心颤的浩荡天威,能摧毁世间万物,正当他愣神之际,史明公已经冲到近前,抡锤就砸,这股狠劲儿让他都感到心颤,心里惊呼,不愧是远古时期的军王悍将,骁勇善战,一人可敌千军万马。
  
  
  
      紫剑微微皱眉,心中发狠,这梵天还真拿我们紫神家的至尊当纸老虎了,太不当回事了!他不慌不忙,手掌一翻,黑色气浪翻滚,一把厚重的黑色利剑出现,挡住震天锤,“锵”的一声,荡开震天锤,旋即挑起一个剑花挡住另外一把震天锤,近身战就这样展开了!
  
  
  
      梵天倒吸一口冷气,小看史明公了,这场打斗结束后,他要找时间和他喝点小酒好好唠心里话,他到底是什么来头,这股不怕死的劲儿是怎么练出来?暗挑大拇指,不愧悍将这个称呼,震天锤被他轮圆了,刚猛天威彰显无遗,迅猛狠辣,速度快,下手无情,就像紫剑和他有深仇大恨似的!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声音传来,白沙飞溅,整个沙滩都在震动,梵天侧目一看,就见蒙烈举起六棱巨锤冲了过去,如同山岳在奔跑,带起一阵疾风,别看身体彪悍笨拙,可速度飞快,一眨眼,已经冲到近前,抡起巨锤就向紫剑砸去,还瓮声瓮气大喊道:“瘦猴子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呜!”
  
  
  
      六棱巨锤掠过空中,发出声响。
  
  
  
      紫剑一愣神,兽人力量型攻击非常强悍,虽然没有交过手,神典记载不会有误,蒙烈巨锤对准他的肋巴砸来,紫剑吓得急忙回剑抵挡,他心里暗自后悔,还是有些托大了,早知道这两个家伙如此凶悍,战力惊人,怎么还能玩起近身战了,早就该亮出神器镇压,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还是小瞧了梵天,把他带来的人没有放在眼里。
  
  
  
      “锵!”
  
  
  
      紫剑感觉山岳撞击在剑身上,身体被震的一个趔趄,他情不自禁惊呼一声:“什么锤如此厉害?”
  
  
  
      “万兽镇魔锤!”蒙烈倒也实在,问他就回答,声音如闷雷,震得空间乱颤,一锤没有奏效,他马上收锤继续砸去。
  
  
  
      蒙烈收锤的空当,史明公两把震天锤狠狠向紫剑脑袋砸来,紫剑倒吸一口冷气,一个意念闪过,身影消失,因为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若是纠缠下去,肯定被这两个老虎给撕碎。
  
  
  
      梵天彻底震惊了,原来蒙烈一直自降修为和他陪练,以及后来史明公传授他锤法,以及进入地狱闯关模式,一路历练自身气血之力,冥冥之中,似乎早有安排,就连神塔之中守关者,应该都是把力量控制有度,都是找来的陪练,他们当成了任务完成,而他却认真了,以为他的震天锤霸道,锤法惊人,可看见史明公的锤法,他都脸红,跟人家相比,他只是刚入门,人家都是宗师级别的大人物,一直哄着他玩!
  
  
  
      梵天又尴尬又惭愧,以后一定要抽时间多修炼震天锤,也要和蒙烈经常切磋,若是能把他们俩撂倒,就算没有斩了第七刀,见到至尊境也不至于落荒而逃。
  
  
  
      当时不及他多想,只是一个念头掠过,他催动水火麒麟兽飞到龙尊近前,伸手释放出九彩天灵之气,灌入体内,发现他只是受了重伤,并无大碍,把体内的天灵之气催发到极致……见伤势恢复缓慢,他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取出一片不死金叶塞进龙尊嘴里……没有超过十秒钟,龙尊猛然睁开了眼睛,赤红的眸子吞吐着一缕不灭之气,他身体紫金色的光芒冲天,神力递增,一路飙升。
  
  
  
      就连梵天也震惊了,不死金叶不但有起死回生之效,还能提升修为?
  
  
  
      躲在梵天衣袖里的黛姬,真是恨铁不成钢,一个没有主意,他把不灭金叶当疗伤灵药了!不过,他是大户,可能无所谓吧!可见他一脸震惊,似乎觉得他好像并不知道不死金叶的名贵,传音给他:“败家子,这是不灭金叶,里面的不灭之气,就连通天古神都当宝贝!你难道不知道吗?”
  
  
  
      “嗯……当然……知道……兄弟情深,别说一片,十片不灭金叶算个屁!”听了黛姬的话以后,梵天的心都碎了!感觉小心肝受了凌迟一般,疼的有些窒息,脑袋使劲的想,敖烨是好兄弟,关键时刻不拉梭子,不顾生死还怕他出来冒险……心疼的感觉这才慢慢消失!
  
  
  
      没有文化真可怕!
  
  
  
      黛姬都能感觉梵天心跳的速度,对梵天的传音嗤之以鼻!都老夫老妻了,装什么犊子!
  
  
  
      龙族想要提升境界太难了,他们出生就具有真神的力量,四十万年的修为,才达到修罗神王境界,已经是龙族的天骄了,一片不灭金叶让他修为直接飙升到天罗神王的境界,达到后期巅峰才停止下来。
  
  
  
      紫剑和他们拉开了距离,一抬手,一个金色神钟,上面密密麻麻咒文,刚落在手中,神威显露,他见远处史明公和蒙烈飞奔而来,急忙念诵咒语,结果咒语还没有形成,就感觉身后空间震荡,一股热浪涌来,没有回头就看见一只白骨凤凰闪动着羽翼,张嘴喷射出烈焰袭向他,这种攻击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济于事,让他忌惮的是站在凤凰脑袋上的矮人,也挥舞着铁锤。
  
  
  
      紫剑倒吸一口冷气,今天是怎么了?捅锤窝子上了!出来的怎么都是使锤的?
  
  
  
      紫剑有些心里苦笑,这梵天又在哪里请来的帮兵?就这样的小矮子和破铁锤,就站在他面前让他杀,他也杀不死他,这个闹剧该结束了,除了梵天,今天统统都要死!
  
  
  
      紫剑一念闪过,催发神钟的咒语完成,神钟脱手而飞,他嘴角挂着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