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322章 你们不饿吗,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322章 你们不饿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1322章 你们不饿吗

第1322章 你们不饿吗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你们不饿吗?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龙战天铿锵有力的说道!
  
  
  
      “好胆识,有气魄,是一个豪杰!”老酒鬼提高嗓门喝彩,给了龙战天挑了一个大拇指,道:“不愧是华裔龙太子,面临生死,仍然一副大义凛然!是条汉子!”
  
  
  
      龙战天没有搭理老酒鬼,冷眼望着阿拉贡,大声喊道:“阿拉贡该你了!”心里却大骂,喝点逼酒表什么忠心?
  
  
  
      “当狂风在你耳边呼啸时,你只当它微风拂面;当暴风雨在你眼前倾斜时,你只当屋檐滴水;当闪电在你头顶肆虐时,你只能当它萤火流逝,当生命结束时,就当一次没有归程的星际旅行!”阿拉贡朗诵的很有感情,很浪漫,心里却大骂海王,麻痹,你为何要让梵天借我钱?否则,我会表忠心吗?他冷眼望着海王,说道:“该你了!”
  
  
  
      龙战天你个傻逼玩应,表心迹喝什么血酒?海王心里正在大骂龙战天,听见阿拉贡的声音,他都没有琢磨,随口说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所有人都一愣神,海王还真够奇葩的,说的什么鬼话?不过,大概意思也听明白了,要和梵天等人一起死,着实让所有的骑士敬佩不已,就连亚尔维斯和酒老也心里赞叹,真是小瞧这些小家伙了,面临生死,毫无惧色!
  
  
  
      “小海,没有看出来,你还真是一个情种!临死的这一刻,还想着和郭采妮去团聚,够可以!”梵天感叹一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气。
  
  
  
      梵天的这个举动,很多骑士都发现有些不对劲,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却想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躺在地上的侯赛因一脸血迹,他为了阻止亚尔维斯竟然选择了动手,却被亚尔维斯狠狠蹂躏了一番,并且决定把他带回教廷受审,他望着梵天悠闲的抽着香烟,他忘记了身体的疼痛,他笑了,笑的很开心,他在为自己的聪明而开心微笑,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亚尔维斯却始终不相信他,现在好了,接下来他们会品尝什么叫后悔。
  
  
  
      德古拉抿了一下嘴,一丝微笑,却被尼古拉看在眼里,老家伙古怪的眼神望向空中的梵天,心里赞叹,灵王抽烟的姿势果然潇洒!
  
  
  
      鲍尔舔舐一下嘴唇,目光望着阵法外面的骑士,他渴望新鲜的血液进补,他知道只要再忍耐一会儿,就会饱餐一顿了!
  
  
  
      “梵,你能不能说话不那么损,兄弟我都陪你一起上路了,你怎么还拿郭采妮说事儿呢?”海王心里不爽,自从他跟了郭采妮在一起,梵天一直当话题挤兑他,以前不敢顶嘴,是碍着梵天的强大,现在都要死的人了,索性也光棍一把,没有好气的顶撞了梵天两句。
  
  
  
      最为悲催的要数战王雷奥,他临死都没有人跟他说一句话,他成了异类,被排斥和冷落了,他后悔太小心眼,如果不是因为魔战王的传承没有融合,恐怕现在他会和梵天他们相处的很好,就算死也是兄弟五个,现在凄凉孤苦。
  
  
  
      “损色,说你还不高兴了!”梵天叹息一声,扬起胳膊,很潇洒的弹了一下烟灰,走到海王和阿拉贡的近前,扫了他们一眼,目光望着龙战天,问道:“先前你们三个端着碗是喝血酒吧?”
  
  
  
      “对啊!”龙战天点点头,说道。
  
  
  
      梵天点点头,走到龙战天近前,拍了一下他肩膀,道:“好兄弟!啥也别说了,一切都在酒里!”
  
  
  
      酒老摇头苦叹,道:“梵天,你真好喝酒,你我同道中人,你一直想潜入教廷酒窖的愿望没有实现,现在我满足你!”说完,从腰里摘下一个酒囊,撇进阵法中,飞到梵天近前。
  
  
  
      “咕咚咚……”梵天还真不客气,接过酒囊一口气喝个底朝天,足有三斤葡萄酒,把酒囊随手丢给酒老,说道:“老酒鬼你能长寿!”
  
  
  
      亚尔维斯猛然惊醒,阵法的神力竟然无法约束梵天的行动,只要他想离开,随时都能走出阵法,吓得他浑身汗毛孔都竖立了起来,急忙手指口中念诵真言神诀,手指向天空神器一点,就遮天蔽日的卷轴喷射出五彩光芒,轰鸣的万道雷霆闪电劈落,锋利的铁矛数以万计落下,滚滚的雷石,汹涌的烈焰,细弱牛毛的冰针同时从天空轰落下来。
  
  
  
      酒老也是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种不祥的预感,狠狠把酒囊摔在地上,身体酒气弥漫,只要梵天脱离阵法,他就会第一时间发起进攻。
  
  
  
      梵天也不装逼了,身体猛然喷射出七彩火焰,形成了火浪掀起,迎击而上,翻滚的火浪所过之处,闪电雷石,冰针火焰都被火焰席卷一空,他伸手在空中一抓,金色卷轴快速缩小,眨眼之间,飞落到他手中!
  
  
  
      前后也就一秒钟的事儿,一切生死危机,烟消云散,梵天目光扫了一眼骑士团的所有骑士,发出淡淡的声音:“想要活命全部卸甲!”
  
  
  
      三个骑士团一共两千七百人,顿时一片慌乱,不过很快就持起盾牌,手握锋利的铁矛,有几十个不知死活的骑士竟然冲了过来!
  
  
  
      “你们不饿吗?”梵天扫了一眼望着他的血族,一个个皮包骨,凄惨的样子和郭采妮饿鬼时的样子有得一拼。
  
  
  
      “嗖嗖……”
  
  
  
      梵天发话了,血族的尼古拉亲王带头冲了上去,饥渴的不行不行了,需要新鲜血液进补,血族的速度快若闪电,像尼古拉和德古拉这样的皇室老牌血族,速度不容置疑。
  
  
  
      尼古拉的犬牙没有了,他双掌心出现了犬牙,插入一名骑士的脖子里,快速吸食着鲜血,他瘦弱干瘪的身体,皮包骨的脸蛋快速充盈起来,不到两秒钟,光滑的皮肤闪烁着健康的光泽,衣衫破旧,可是精气神看上去就像四十多岁的绅士,口中的犬牙长了出来,漆黑的目光扫去,吓得骑士纷纷后退。
  
  
  
      鲍尔早就按耐不住,展开瘦弱的蝠翼,飞扑过去,搂着一名骑士,一口咬在脖子上,在地上打滚吸食,亲热的样子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在疯狂的滚床单!
  
  
  
      亚尔维斯和酒老都没有动,呆呆的望着梵天,神器都无法降服他,想要在他眼皮底下逃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梵天叼着香烟走到,酒老近前,一扬手把神器扔给酒老,说道:“归还给保罗,权当我报答教廷的培育之恩,从此我和教廷再无瓜葛!再敢得骚,我取他项上人头!”
  
  
  
      酒老一抱拳,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酒老跑路,骑士团的骑士纷纷丢盔卸甲,噼里啪啦,铠甲兵器丢了一地,都从战马上下来,乖觉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一副投降的架势。
  
  
  
      血族恨透了骑士,就算是投降也一样吸食鲜血,血族的身影在骑士团里乱窜,不得不承认血族的记忆里惊人,他们仇恨的骑士都记得非常清楚,并非随机的式的攻击,挑选那些虐杀血族的骑士,吸干了他们的鲜血,锋利的指甲撕碎了他们的身体,生吞活心,却没有一个骑士逃走,都蹲在地上,祈求能幸免于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