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781章 得瑟大劲儿就是这个下场!,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781章 得瑟大劲儿就是这个下场!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1781章 得瑟大劲儿就是这个下场!

第1781章 得瑟大劲儿就是这个下场!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得瑟大劲儿就是这个下场!
  
  
  
      沧海怪夏不韦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帆船上还有一位能逆天的存在,在关键时刻还能用暗器偷袭他,而且他竟然没有躲过去,大脑黑屏的瞬间,闪过一个疑惑……什么暗器?
  
  
  
      天空上金色我光芒中,闪现出九个大字——金刚般若波罗密板砖!
  
  
  
      罗道子暗松口气,悠然感叹,天哥终于出手了!这是对他的认同和肯定……接下来他知道要给梵天一个满意的答复!
  
  
  
      罗道子伸手提着昏迷的夏不韦,金灿灿的板砖围绕着夏不韦脑袋来回转,见他要醒来,“啪”的一声,又来一下,脑袋拍出血!就在罗道子返回的途中,夏不韦前后挨了八下,都给他拍出脑震荡了!
  
  
  
      罗道子触目心惊,他虽然不知道这金砖到底有多大威力,他敢肯定绝对是修炼神魂法门的克星,然而他不就是修炼神魂法门吗?
  
  
  
      罗道子把夏不韦封印后扔到梵天近前,见板砖飞落在梵天的手中,流淌着柔和金光,却见梵天古怪的目光望着板砖,蹙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看着手中的板砖,梵天心就有点堵得慌!他同样被板砖伤害过,一辈子都不想见到板砖,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要用板砖,若不是想要活捉的夏不韦,他拿出射日万钧弓一箭射杀!
  
  
  
      梵天先前启动八目天灵眼,看见夏不韦救下夏侯,虽然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却从他们的口型读懂了差不多,罗道子是九大超然世外的天国之中走出来的强者!
  
  
  
      九大天国连老代都不敢招惹,尤其是其中五玄天国,更是招惹不起的存在,而罗道子就是五玄天国中太昊天国的弟子,至于青玄道观在太昊天国处于什么位置,这就得让罗道子亲口说了!
  
  
  
      九大天国有四御五玄之说,五玄最为神秘,天国内弟子不会在诸天万界露脸,所以对于五玄天国究竟是何等的存在,神史魔典中记载的很少,即使有记载,也无从考证!
  
  
  
      天鼠跟梵天讲过五玄天国,兜率宫,太霄宫,太昊宫,太微宫,太皇宫!
  
  
  
      太昊天国的权利的巅峰掌管在太昊帝神是天国的君主,居住在太昊宫。而太好天国还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那就是玄道坊,天国所有修道士都把玄道坊誉为道教圣地。
  
  
  
      梵天把板砖放在桌子上,他点燃一根烟,望着丹公主,发出淡淡的声音:“丹公主,你要是忙,你就先跟姜老伯走吧!要不然也对不起他老人家一番心意,将来有一天见到遮天大神也没法交代!”
  
  
  
      “你偷听我们谈话?”丹公主很是尴尬,要不是有面纱遮掩,红彤彤的俏脸会展露在空气中,她一时羞恼,气急败坏的惊呼一声,她不明白梵天什么意思?把板砖没有收起来,随手放在桌子上,有点威胁之意,她心里泛起一丝古怪,难道梵天没有看到我的真容,他有点不甘心,想用武力逼迫?
  
  
  
      “尊神,你千万别误会,小老儿就和我孙女相依为命……”
  
  
  
      “姜老伯别解释了!累不累呀?”梵天抽着香烟,随口说了一句,目光望着蜷缩像大虾的夏不韦,眼皮轻轻动了一下,他没有多想,伸手在空中一抓,手心出现一个九彩旋涡,直接把他吸进手心消失不见。
  
  
  
      “梵天,你是在威胁我吗?”丹公主有点沉不住气了,夏不韦一个古境大能,虽然看不出他的修为,起码应该是中期巅峰,被梵天收走了,显然是九死一生。
  
  
  
      梵天侧目望着丹公主,一脸惊诧之色,微微皱眉,问道:“丹公主,我只是说你要有事儿就先走,怎么会变成威胁了?能告诉我,你的烦恼心是从哪里来的吗?”
  
  
  
      “你……你……”丹公主竟然一时语塞,梵天说的没毛病,没有语言威胁她,她尴尬的目光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板砖,然后急忙收回目光。
  
  
  
      梵天恍然大悟,伸手拿起板砖,结果除了鳄龙渊和罗道子没有闪躲,丹公主和姜冴子都纷纷退后几步,警惕的目光望着梵天,见他拿着板砖掂掇两下后消失不见,才暗松口气。
  
  
  
      “在你的眼里我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吗?”梵天目光闪过一抹黯淡,紧紧盯着丹公主,发出慵懒的声音。
  
  
  
      丹公主柳眉轻蹙,目光躲闪梵天漆黑明亮的双眸,晃悠了一下脑袋,道:“对不起梵天,可能是我……晕船,所以有些神经兮兮!”
  
  
  
      “哦,是误会说开就好!”梵天似有所思的点点头,手指在空中一点,空间裂开,喷射出九彩灵光,一条深绿色战船从裂缝降落到海上,战船灵光寒冽,一瞬间暴长三百米,装备精良,要比所在的帆船可是耀眼拉风,长长的大炮筒,黝黑冰冷,闪烁着寒芒,四周是各种长短不齐的小炮筒。
  
  
  
      在姜冴子震惊中,梵天缓缓站起身,谁也没有看,一招手,在船舱里修炼的偃美娇化为一道遁光进入战船的船舱里,他迈步踏空而去,身姿潇洒,闲庭信步落在战船上!
  
  
  
      罗道子望了一眼姜冴子,摇头轻叹一声,身影模糊,消失不见。
  
  
  
      “臭丫头便宜你了!”鳄龙渊向姜晓晓挑了一下眉,嘴角挂着古怪的微笑,见姜晓晓面红耳赤扭过头,他“哈哈”大笑一声,望着姜冴子说道:“老姜头,你的那点小心眼,天哥早就看出来了!我也早就把你们的酬劳给了晓晓,顺便把彩金也交给她了,不信你去问他!”
  
  
  
      鳄龙渊飘然而去,身影在空中停顿一下,目光和姜晓晓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他才落在战船上。
  
  
  
      丹公主怔怔出神,脑海里一片空白,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儿,梵天突然的冷漠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感觉内心好像丢失一件珍贵的物品,目光静静的望着破浪而去的战船,一股强劲的海风袭来,吹的她裙摆猎猎作响,她心里泛着冷意。
  
  
  
      “死丫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姜冴子暴跳如雷,手指着耷拉着脑袋的姜晓晓大喊道。
  
  
  
      姜晓晓眉头深锁,猛然抬起头,冷冷的目光望着姜冴子,透着一抹倔强,冷哼一声:“我的婚姻我做主!你管不着!反正我礼金也收了,本来打算给你买点好酒喝,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带着礼金嫁给小鳄鳄!你自己一个人喝酱油耍酒疯吧!”说完,转身进入船舱。
  
  
  
      姜冴子气的浑身发抖,收回了颤巍巍的手,目光望向丹公主,见她望向他,他哀声道:“女大不中留,说的没错,这才几天就私定终身了……”
  
  
  
      “送我去天水王朝!”丹公主发出冷漠的声音,一扬手精致储存钱袋飞射向姜冴子,然后身影一闪,进入船舱。
  
  
  
      姜冴子接过钱袋打开一看,金灿灿的金币,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旋即唉声叹气,把梵天得罪了,幸亏没有跟他翻脸,要不然还真不好办!
  
  
  
      姜冴子望着梵天的战船已经消失,他浑浊的目光闪过一抹精芒,心里冷哼,给我显摆什么?我让你今天长长见识,我的飞鸟海帆到底有多牛逼!他旋即大喊道:“飞鸟展翅跃海天,万天海域谁争先?乘风飞起十万里,遥遥苦海一念间!
  
  
  
      姜冴子喊声中,帆船两侧的羽翼舒展开,船尾舒展开鸟雀的尾巴……瞬间,帆船变成了一只大海鸟,完全天海雀鹰的形象,舒展开的羽翼长达千米,扇动一下,强风击打海浪,乘风而去,直奔梵天行驶的方向追去。
  
  
  
      梵天启动了自动航海模式,直接定位天水王朝,没有见到玄孙夏奎,心里竟然有些失落,深吸一口烟,仰天吐着烟雾,就见三百米的高空有只大鸟从头上飞过,他心中惊叹,好大的一只鸟,目光跟着鸟游走,这才看清原来是姜冴子的帆船,当目光见大鸟一猛子扎进的海水里,他眼珠一转,心里好笑,老鬼竟然跟我得瑟,搞毛了我,我一炮给你轰下来!
  
  
  
      “早知道我们不下船了!”鳄龙渊望着从海面上钻出的大海鸟,幽幽叹息道。
  
  
  
      梵天余光瞥了一眼鳄龙渊,凶狠的目光此时荡着柔情,他轻咳一声,发出淡淡的声音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在前天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狂风暴雨,海浪惊天,空间节点完全打乱,生死瞬间,我们紧紧抱在一起……”一脸陶醉的鳄龙渊猛然一脸恶寒,侧目望着梵天,问道:“天哥你说什么……什么事儿?”
  
  
  
      “没事!”梵天昂着头吞云吐雾,一脸悠闲的样子,恋爱的男女脑瓜子都不好使,不是莫名平静的像雕像,就是一惊一乍的兴奋狂……还有像鳄龙渊忘我陶醉型的!
  
  
  
      罗道子伫立在一旁,他皱着眉头,眼神都不敢望向梵天,他都搞不明白了,他从出道以来见过很多牛人,可是唯独面对梵天的时候,总是感觉有种压迫感,尤其沉默的梵天,从他上船到现在,始终没有跟他说一句话,这让他感觉压力在暴增。
  
  
  
      梵天轻描淡写的“没事”两个字,让他恍然大悟!梵天是暗示他主动坦白,他绝对不会打探别人的隐私,这是一个良好的习惯,跟道德品质有关!
  
  
  
      罗道子深吸一口气,运足劲儿,鼓足勇气刚要坦白他真实的身份,就见前放海天一线,出现黑压压一片战船,隐隐能看见一只巨大的雀鹰被铁索困住,捆绑在空中,无法挣脱。
  
  
  
      “得瑟大劲儿就是这个下场!”梵天轻叹一声,瞥了一眼鳄龙渊,随口问道:“你的姜爷爷在前面等你上船呢!开心吗?”
  
  
  
      鳄龙渊一脸尴尬,满头黑线,当战船挺近,视线越加清晰,能清晰看见在远处一艘庞大的战船上空,高悬旗杆上面有一面旗帜,上面写着‘神龙’,下面是一条巨大的龙虾,冷眼一看,真看不出是龙还是虾,最下方有一个‘王’字。
  
  
  
      鳄龙渊深吸一口气,很显然先前罗道子的一战,已经惊动了神龙虾族的东南王夏金水,看着几千艘战船一望无尽,战旗遮天蔽日,杀气腾腾,强者大能无数,他有些胆战心惊,目光望向梵天,舔舐一下嘴唇,嘎巴两下嘴,失声道:“天哥,你和夏奎没有结梁子吧?”
  
  
  
      梵天也被眼前的气势震住了,他心里正琢磨着,小孩子一般都健忘,他要是忘记太舅姥爷怎么办?他猛然听见鳄龙渊一声惊呼,吓得他心一颤,眼珠乱转,心里也着实摸不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