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994章 谣言从哪里来?,校花的灵王保镖第1994章 谣言从哪里来?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1994章 谣言从哪里来?

第1994章 谣言从哪里来?


      梵天摸着下巴,低头思考片刻,然后缓缓抬头望着敖润,问道:“敖润,你排行老八吧?”
  
  
  
      谁都没有想到梵天琢磨了半天,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话,说他邪性,好像埋汰他似的,就做隔路事儿!答非所问!
  
  
  
      敖润微微皱眉,古怪的目光望着梵天,问道:“梵天,我是排行老八,兄弟中我最小,你问这个干嘛?难道跟我们决战有关系吗?”“没事,就是好奇,随口问了一句!”梵天一摆手,说完抽口香烟,搞得水族战士都冷眸冷眼,天哥又要耍什么套路呀!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结果,不出众人所料,他轻轻咳嗽一声:“龙生九子各不同!我就
  
  
  
      在想,敖天霸生了你们八个儿子,要属最有出息的就你和敖海雄,其他的那几个废物,都死于祸乱之中!可我这么数都不对劲,你下面应该有一个弟弟!”洛枫扬起手都要拍脑门了,心里惊叹,我的好姐夫呀!你这是扯到哪里去了?人家敖天霸生几个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现在不是敖老八挑战你吗?把他先打发走了,然后喝着酒,吃着肉,慢慢等着敖老九
  
  
  
      !
  
  
  
      在场的每一位都无语了,梵天怎么还挖敖润家祖坟?他脑袋里到底想什么?敖润向你发起挑战,你是接还是不接?怎么还算起卦来了?敖润下面有一个弟弟?没有听说呀?
  
  
  
      就算是私生子,梵天应该不知道这事儿!毕竟连他们都没有听说敖天霸在外面扯犊子,不小心留下了龙种!不过,这事儿也说不准!
  
  
  
      敖润微微皱眉,脸色铁青,他冷声问梵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好像知道谁是你弟弟了!我想你很快就会和他团聚了,到时候让你爹地跟你们开一个全家会议!”梵天发出淡淡的声音,却一脸感叹之意。
  
  
  
      一句话给所有人都说懵逼了,这事儿真的假的?往往事情就是如此,口能烁金,看梵天胸有成竹的样子,本来不相信的人也开始半信半疑,而那些早就半信半疑者,此时完全相信了!
  
  
  
      谣言从哪里来?梵天今天就给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还真没有敢当面揭露神龙族的绯闻,更别说敖天霸的花柳韵事,早就一身战意勃然的水族战士,被梵天插科打诨,早就把战意丢到姥姥家去了,眼珠跟身边的人进行交流,这事儿你听说过吗?对方一脸呆
  
  
  
      萌,使劲晃悠着脑袋。憋了半天的敖润受不了,不说话就要疯,他伸手拉住梵天的胳膊,批评责怪语气十足,嗷唠一嗓子:“我说姐夫,不是我当小舅子当众说你,你这一天是不是有点操心不见老?什么闲事儿都管呢?你这不是明显费力不讨好吗?人家能领你情吗?你就是把心掏出来给他吃了,他扭头也不会记得你的恩情,反过来受伤的还是你这颗纯洁而善良的心吗?我知道你道心稳如磐石,坚挺梆硬,可也架不住谁路过都踩
  
  
  
      一脚!”
  
  
  
      哎呦卧槽!
  
  
  
      这梵天小舅子也真是有才华!这马屁拍到了一定境界了,狠声狠气,开始还以为姐夫小舅子反目成仇,起了内讧,结果洛枫小伙子一身星魔铠很拉风,帅气十足,怎么在梵天面前,这个熊样呢!水族战士先前精神力过度紧张,以为今天要大战一场,结果梵天亲手导演了一场家庭伦理大剧,这场面搞得也够大了!细细一想,梵天是敖蕊的未婚夫,先前老丈人和姑爷激战,姑爷不知道从哪里拉一帮
  
  
  
      狠人,围殴老丈人!结果老丈人虽然年纪大,却老当益壮,一点都不服老,一人独挡姑爷找来的帮手,在关键时刻,姑爷出手了!一板砖把老丈人撂倒!老人的儿女被激怒了,哎呀卧槽,敢打我爹,我跟你拼命!大舅哥来时就带社会狠人来的,都是老一辈的纯粹驴马烂子,私下偷袭妹夫,结果妹夫早有提放,把大舅哥埋伏的人灭掉!搞得大舅哥没脸了,
  
  
  
      誓死要跟妹夫决一死战,大舅哥儿子尿汤的来劝阻,都被狠狠训斥了一顿,长辈之间的矛盾,你一个小逼崽子搀和什么劲儿,滚犊子!本以为一场惊天大战,结果,还没有动手,扯出来一段家族野史!妹夫的小舅子在一旁帮腔……这是一场家庭纷争闹剧!搞得水族战士憋足劲都泄气了,水族军方的领导,找椅子坐下来休息,喝着进食!那
  
  
  
      些带队的小排茬子也盘腿坐下偷懒,搞得手下兵也浑身长了痒痒肉了,一个个抽筋拔骨,想要坐下来休息,还没有胆量!敖润的心搞得七上八下,他借助梵天的手搞定了敖海雄,摆平了敖天霸,他本想在灭了梵天,万界露了大脸!为父亲和大哥报仇雪恨,那是什么口碑?可故事总是有插曲,并非一帆风顺!他听梵天说的那
  
  
  
      么肯定,他心里都起了疑惑,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多了,先前卯足劲儿要跟梵天死战,却也分神了!敖润心思电转,不对劲!梵天这个人虽然邪性,但是从不说假话,他的真话,别人都当假话听,以为他吹牛逼,结果导致没有信他话的人,都在他面前栽跟头!怎么琢磨……应该有这事儿,身为儿子能不了
  
  
  
      解自己爹什么德行吗?敖天霸平时威风八面,一本正经,吼哈的把外人都蒙骗了!其实敖天霸挺骚性的,没事也出去打野食!
  
  
  
      只要皈苍闲下来没事,而敖天霸又不在神龙岛,敖润就知道老家伙又出去跑骚去了!梵天点燃一根烟,横了一眼洛枫,感叹道:“你怎么能这么责备我呢?你以为我想呀!这慈悲的性子与生俱来,爹妈给的,想要改除非下辈子重新投胎吧!这辈子改不了!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都光明磊落半辈子了,也不能半途而废!要是半路学坏了,搞得史记官都不好记载,后代子孙也没法理解!为了更多人思想不跑偏,我看就这样吧!以后你们就不要责怪我了,理解万岁!”观众都知道梵天特能装逼,没有想到装逼无处不在,就这么一个空闲,他都能装一把,还心安理得!有些水族心里大骂,要说须弥山的佛子佛徒慈悲,他们都相信!梵天自夸慈悲,你糊弄谁呢?你小子最
  
  
  
      坏了!来到东海以后,把东海折腾个遍,把海水都整的筋疲力尽!群众眼光是雪亮的,梵天以敖蕊未婚夫身份进入神龙岛,这才三天不到黑,把老敖家的重要人物都快抓绝了!不信你看看,现在敖家就剩下敖润和敖蕊……嗯?龙公主呢?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