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268章 七星公子回来了!,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268章 7星公子回来了!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2268章 七星公子回来了!

第2268章 七星公子回来了!

    第2268章七星公子回来了!
  
      梵天倚靠在椅子后背,他右手夹着香烟,拖着脸颊,一副似有所思的样子,在场的每一位兄弟都保持肃静,谁也不想打破他的思绪,良久过后,听梵天发出不解的声音:“怎么突然耍起小孩子脾气?”
  
      大家不用问,都知道梵天说的是元皇!
  
      一顿铁锅炖,大绿‘棒’子管够,把元彪喝美了,口无遮拦,满嘴跑火车,把元皇都出卖了,一五一十说了,万一军团封锁一线天,是为了不让天哥赶往白帝城,拖延时间,让他耽误表赛,最终以弃权认输而告败!
  
      梵天扬手弹了一下烟灰,扫眼诸王说道:“你们觉得我对元皇怎么样?”
  
      “那还用说吗?哥哥对妹妹,除了关心还好!”夏奎随口说道。。:。手机端m.
  
      龙战天接着说道:“天哥你是她的救命恩人,恩情大于天,她爹妈给了她第一次生命,你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继续延续她爹妈给的第一次生命,没有天哥你出手相救,她的命能续接吗?所以你不仅是她的恩人,还是她爹妈的恩人……天哥,这个账还用我细掰扯吗?你的铁算盘不用拨‘弄’,你只要稍微用心一想,他们元氏一族欠你的太多了!是时候清账了,别拖时间久了,事情不好‘弄’了!”
  
      梵天古怪的目光望着龙战天,这个大龙脑袋,现在说话也知道运营智慧了!每一个万道传承者每天都成长,只是一时忽略了而已!他冷笑一声:“哎呀,龙王,要按照你这么说呀!你的账算错了!不仅他爹妈欠我的,他祖宗十八代都欠我的,是我拯救了太元王朝!元皇要是出事了,太元王朝群龙无首,一时之间谁能胜任尊位?所以说,整个太元王朝的臣子都欠我的,因为拯救了他们的王!你说这账怎么算吧?要钱还是要物?”
  
      诸王神情错愕,惊异的眼神望着天哥,太牛‘逼’了!梵天随手搭救了元皇……暂且不提元皇用不用他救都两说!他能把救命恩情扩展到整个太元王朝,还能分发落实到每一个臣民身。
  
      “哎呀,天哥要是照你这么说,铁算盘的算珠都不够用!”龙战天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太元王朝想要还清梵天人情债,起码要一个时期的时间,瞪大了眼珠子盯着梵天,发出惊呼声。
  
      “大惊小怪的,用什么铁算盘?总整些没用的!”梵天清冷的声音训斥着龙战天,旋即说道:“这账怎么算我们都吃亏!只能估堆了!一堆一块,多少这么点心意,希望我能笑纳!”
  
      诸王面面相觑,满脸疑‘惑’,啥呀?一堆一块呀?元皇本人呀?
  
      阿拉贡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梵天说完,他知道梵天想要干什么!要是没有这两下子,还配当未来的天入地横扫诸界面的兵马大元帅吗?
  
      “天哥的思想果然是与众不同!是一名好的商人!在无法完全估算回报值的情况下,最稳妥的办法是持债券对债务人进行控股,让债务人由债务责任关系,转变为雇佣关系!这个办法最稳妥,最保值!”阿拉贡提高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
  
      “知我者阿拉贡也!”梵天感叹一声,眯缝着眼睛,说道:“小孩儿不睡觉——欠悠!”
  
      “太舅姥爷,时间不等人,我们还在这里死靠什么呀?你现在赶快启程前往白帝城,迟则生变,到了白帝城,当面质问元皇到底几个意思?是想要画圈还是划道?摆在桌面,搞一些小手段有意思吗?”夏奎一脸担忧之‘色’,他不想让梵天等七星公子了,赶快闪人,不管他七星还是八星,一酒瓶子砸脑袋,他也晕乎!还真给他脸了,吃了他一条鱼,搞得大家都陪着太舅姥爷等他回来。
  
      龙战天望着梵天感叹道:“天哥,你怎么那么实在呢?我们也等了这么久了!始终不见七星公子的踪影,连万界修者都知道你吃了他的鱼,何况这孙子还是鱼的主人,你说他能不知道吗?说白了他是不想要面对现实,现在说不定躲在哪里眯着呢!夏奎说的对,即刻启程,谁知道元皇在白帝城收到万一军团解散的事情,会不会再搞出点动作来!”
  
      梵天微微点头,一副似有所思的样子,目光望向夏奎,说道:“按照鱼市的价钱包赔他!把钱放在七星河边,留下一封书信,我们走人!”
  
      诸王一听要前往白帝城,一个个抖擞‘精’神,纷纷站了起来,夏奎扫眼趴在桌子的元彪,对梵天问道:“太舅姥爷,这二货怎么安排呀?”
  
      “让他去卍天教任职吧!”梵天瞥了一眼像嘴鸟似的元彪,趴在桌子还打呼噜呢!深深感叹一声:“你们说这酒有什么喝头呢?喝酒误事果然没错呀!这样的酒鬼是一个雷,留在身边早晚出事儿!”
  
      诸王晃悠着脑袋,四处观望,选择什么都没有听见。
  
      孙贼眼带着两个傻兄弟凑到近前,他望着梵天,试探的问道:“天哥,那我呢?你不带我……”
  
      “我们走的是一条不归之路!你跟我们能‘混’出什么甜酸呀?”梵天吐着烟雾说着话,神情凝重,眯缝着眼睛沉‘吟’片刻,对孙贼眼说道:“如果你不想要留在天陀军队里,你带着两位兄弟,扛着元彪前往卍天教,今后你们以卍天教为家,无拘无束,想吃吃,想喝喝,公安局不管,法院不抓!多好点事儿,总跟着我们风餐‘露’宿好的多呀!”
  
      “好,有吃有喝!太好了!”大虎点头先表态了。
  
      还真是一个吃货!
  
      “公安局不管,法院不抓!逍遥自在快活!”二傻接着大虎的话说着。
  
      孙贼眼是老江湖,见梵天不愿意带他玩,他也不好强求,或许机缘不到!又听两位傻兄弟这么一说,心里感叹,可能这是天意!他向梵天施礼拜别,临走的时候梵天‘交’给他一封书信,孙贼眼这才让二傻背着元彪路,前往卍天教的总部。
  
      梵天带着诸位兄弟飞跃七星河,低头一看,河面宽广,烟雾缭绕,给人一种神秘而诡异的感觉!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说道:“一会儿七星公子要是出现,你们先走,我留下打狼!”
  
      “太舅姥爷,我早发誓了,生死跟你在一起,不离不弃,我不走!”夏奎拨‘浪’着脑袋,发出干脆的声音。
  
      梵天冷眼望着夏奎,郑重道:“这是命令!”
  
      “好吧!”
  
      夏奎无奈,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付了一句。
  
      诸王之间配合默契,梵天说的话是命令,要无条件的服从,哪怕明知他身在险地,让他们走不能迟疑,迟则生变。
  
      “轰!”
  
      死寂的七星河,发出惊天轰鸣,一片巨‘浪’掀起万丈高,幻化成一只七星金鳞的鱼脑袋,张开大嘴,面目狰狞,向他们席卷而来。
  
      七星公子回来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