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280章 总跟着灵王干嘛?,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280章 总跟着灵王干嘛?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2280章 总跟着灵王干嘛?

第2280章 总跟着灵王干嘛?


      梵天把一缕神识灌入在杜明的神魂之中,本来已经被死气缠身的杜明,脸色呈现红润,很多修者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人死之前的征兆!只见杜明双目凝聚的死气散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明。
  
  
  
      杜明呆呆的望着梵天,惊呼道:“天哥我没有死?”
  
  
  
      一句话给梵天问愣住了,怎么回答?
  
  
  
      “兄弟,没事!死了也没事,活过来只需要一个过程!”梵天琢磨了一下,只能这么安慰杜明,难道对杜明说,你已经死了!这话太扎心,他还真说不出口。
  
  
  
      杜明见梵天说的模棱两可,神魂一颤,他猛然抬起手臂,轻飘飘,再低头一看,两个手臂都没有动弹,他这才知道魂魄还在身体上,只是没有离开而已。梵天急匆匆拿出纸笔,快速的写了一封信,折叠好后,他抓住杜明悬浮在空中的手,塞进他的手心,这才对杜明说:“到了九幽冥界,你把这封信给幽天冥君,或者是幽月和幽冰两位冥君,只要他们看到我
  
  
  
      的信,就会知道怎么安排你了!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到了九幽冥界,别说不会进入地狱受罪,你每天吃好喝好睡的好!时机成熟了,你就会回来了,别多想了!”
  
  
  
      梵天不管杜明是否惊呆,他召唤来鬼差,对他说道:“有些话不用我特意交代吧?”
  
  
  
      “天哥,我懂!你啥事儿都不用交代,我肯定会一路平安把他送到八位冥君面前!我这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儿,我绝对会用尽全力!”鬼差很上路子,拍着胸脯向梵天保证。这时,另外一名鬼差提着枷锁走了过来,还一手拿着铁勾,要先给杜明勾魂,然后上枷锁,被跟梵天说话的鬼差狠狠踢了一脚,大骂道:“妈的,你瞎眼睛了!天哥的朋友,也是你敢冒犯的?你背着杜爷上
  
  
  
      路!”那个呆头呆脑的小鬼,也没有敢言语,一脸茫然,惊疑的目光望了一眼梵天,见梵天冷厉的目光望向他,吓得他点头哈腰,一个劲儿的给梵天鞠躬赔不是,然后才伸手往杜明身上一抓,提着手腕把杜明的
  
  
  
      魂魄从身体上拽了出来,也不管杜明愿意不愿意,他急忙背起杜明。杜明也面对现实了,能死的这么风光,他觉得值了!为梵天死,总比被梵天杀死强,何况梵天没有吹牛逼,真是阴阳两界有朋友,手中的信就是凭证,还有鬼差在梵天面前一点气势都没有,阿谀奉承,满
  
  
  
      脸堆笑。
  
  
  
      “天哥,你多保重,我记住你的叮嘱了,我见到冥君就会把信呈上去!我也不多待了,迟早都要上路!”尽管杜明想开了,可是心情也是低落到了极点,失魂落魄的样子,满嘴的哀伤。万界修者看着杜明尸体躺在地上,梵天嘎巴嘴说着话,也不知道跟谁说话,而那些天生具有阴阳眼的修者能看见,梵天正跟杜明摆手说:“兄弟说的对呀!迟早要去的,早去早熟悉环境,其实阴阳两界就是
  
  
  
      那么回事,在哪里都一样,只是环境略有不同罢了!是狼千里吃肉,是狗家里吃屎!”
  
  
  
      听了梵天的几句话,杜明心里涌现出斗志,郑重的点点头,向梵天挥手再见后,拍了拍鬼差的脑袋,说道:“我们走吧!”
  
  
  
      背着杜明的鬼差心里憋火呀!勾魂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这么牛逼的鬼魂,还敢拍他的脑袋,他心里讲话了,活人不管死人事儿,我现在收拾不了你,等到了九幽冥界,看我怎么收拾你。
  
  
  
      “天哥没有什么吩咐,我们就走了!”那名站在梵天附近的鬼差,一副认真的表情对梵天说道。
  
  
  
      梵天一摆手,说道:“走吧!”带头的鬼差点头哈腰后退几步,领着背着杜明的鬼差向七星河走去,一步三晃,两三步就到了河边,河水翻滚,黑色阴冷之气中出现一个门户,迈步进入门户,“咣当”一声,漆黑的铁门关闭,一切恢复了
  
  
  
      平静。
  
  
  
      有很多修者是跟张大嘴一路来到七星河,张大嘴临死还讹诈他们一些金子,想起张大嘴铁口直言,为梵天断的那句话:阴阳五行时不济,北斗九星断天河,咫尺天涯一线天,九弦琴鸣悲天歌!
  
  
  
      细细一琢磨,觉得张大嘴有两下子,只是张大嘴临死都没有想到,天哥没死,但是杜明死在琴音之上,而天哥确实够悲伤了!
  
  
  
      梵天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望着呆坐云台上的易小凡,说道:“我欠你的一条命还给你了!我们两不相欠,你走吧!”
  
  
  
      易小凡本想要说什么,可沉吟片刻,始终一句话没说,她从梵天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从今以后他们之间,天涯陌路,再相逢非敌非友都交给她来决定!而梵天从此和她不会有任何交集。
  
  
  
      易小凡抱着琴,带着不甘走了!
  
  
  
      这时,一道疾风席卷而来,风王的身影落在梵天近前,扫眼四处围观的修者,又望向径自抽着烟的梵天,眉宇间有淡淡的清愁,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梵天知道风王肯定有事儿,不然不会单独跑来找他。风王给了梵天一记白眼,这家伙每次见到她,从来没有表现一点热情,总是一副很淡然的样子,她甚至以为自己是路人甲,刚想要怼梵天两句,可是看着那么多围观的修者,她觉得在外人面前要给梵天留
  
  
  
      面子,也讨厌一群没事做的修者,天天撵腚追着梵天,这就是万界的追星族!
  
  
  
      “都围着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你们一天没事干呀?总跟着灵王干嘛?你们也不是苍蝇,他也不是烂肉!”风王没好气冲着四周的修者吼了一嗓子。
  
  
  
      围观者被人家这么撵,也有点脸上挂不住,本来已经散场了,没有任何悬念了,只好转身离去!
  
  
  
      一窝蜂的散去了,边防界线很快就恢复以往的冷清。
  
  
  
      风王扫眼四下无人,她伸手在梵天胳膊上使劲拧了一下,娇嗔道:“梵天你什么意思?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呀?风?来无影去无踪?”
  
  
  
      “你别抽风就行!”梵天撩起眼皮望着风王,说了一句,然后一伸手喷出天灵火焰,包裹住杜明的尸体炼化。
  
  
  
      风王这才看见乱石堆上还有一具尸体,来时就听说梵天射杀七星公子的事儿,八连杀,一时好奇,问道:“这是哪个星君?”
  
  
  
      “什么星君啊!这是我朋友,如果不是他,今天可能你就要守寡了!”梵天随口说道。风王有些发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了,俏脸上有些红润,抿着嘴唇想要笑,心里娇嗔,这个坏蛋,从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非得拐弯抹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