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338章 老铁你当时咋想的?,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338章 老铁你当时咋想的?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2338章 老铁你当时咋想的?

第2338章 老铁你当时咋想的?

 诸王摇头感叹,都把夏奎围上了,纷纷质疑他,你这个算命先生怎么算的?天哥所表现的跟你算的截然相反,能否给一个交代?要不然把卦钱退了!
  
      夏奎瞪着小眼睛扫视诸位兄弟,一脸懵逼,急声道:“你们干啥呀?我什么时候收你们卦钱了?你们想要打劫讹诈我呀?再说了故事还没有揭开谜底,你们急个什么劲儿!我太舅姥爷进屋怎么了?先前消耗多大呀?他是不是得需要进食补充体力,然后再抽秦湘怀大嘴巴子?”
  
      诸王眼珠一转,细琢磨一下,按照梵天的性格,他绝对会这么做,天大的事儿……先吃饱再说!梵
  
      天跟诸王说过:天塌了,也得等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去补天!
  
      梵天的人生格言:人生在世,草木一秋,无非吃喝二字!
  
      站在一旁的战王,始终沉默不语,跟诸王相比,他才像一位战士,高大威猛的身姿,西方人独有的魁梧展现无遗。就连阿拉贡跟龙战天他们看战王的眼神都充满了敬意,他做了一件很称梵天心的事儿!
  
      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护王救架,还把对他心仪的女人给打了!石榴姐虽然泼辣点,可小脸蛋,小身段,小腰条,走路一扭一扭的,多招人稀罕,怎么能下去手呢?这事儿一般老爷们干不出来,小伙子也未必能干出来!
  
      龙战天好奇,凑到战王近前,递给他一根烟,战王晃悠一下脑袋,一声没吭。龙
  
      战天自己叼在嘴上,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很久没有抽烟了,还被呛的咳嗽几声,然后问道:“老铁你当时咋想的?”“
  
      啥咋想的?”战王眉头深锁,疑惑的目光望着龙战天,有些明知故问。
  
      “在美女堆里抢夺天哥,还打了石榴姐一个大嘴巴!”龙战天不嫌弃麻烦,再次阐述说明。“
  
      忠!”战王在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听起来很随意,却有那么铿锵有力。诸
  
      王大眼瞪小眼,战王有点居功自傲,跟大家装犊子了!
  
      龙战天眨巴眨巴眼睛,斜视着战王,问道:“什么钟?我没有问你时间,你说什么钟?警钟长鸣?”
  
      阿拉贡端着一个破碗,里面还有半拉馒头,旁边还有点剩菜,望着龙战天问道:“怎么了老铁?到点了,肚子饿了?要不你先垫补一口?”说完,把破碗递向龙战天。龙
  
      战天跟阿拉贡就这么两句话,让战王心弦一颤,意识到自己有些翘尾巴了!急忙笑呵呵的说道:“我就是傻忠,当时生怕天哥吃亏,万一天哥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在一旁看热闹,也太对不住天哥了!所以我不管对错,先把天哥从女人堆里拉出来再说!”阿
  
      拉贡跟龙战天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战王还很上路子,悬崖勒马,能及时端正自己的态度,还是好同志!但是政治教育还不能松懈,警钟长鸣。阿
  
      拉贡跟龙战天配合的很默契,他们俩并不是嫉妒战王立功,是战王居功自傲,有优越感,脱离队伍搞特殊,经常单独行动,这不利益团队作战,反而会破坏团队管理秩序,一旦人心散乱,这支队伍也就散了!
  
      阿拉贡目光望向战王,郑重的说道:“战王,这次的事儿就不开批判大会了?不过,你也要检讨自己一下个人英雄主义!我们是一个团队,今后有什么事儿,先跟大家商量,然后再行动,你这贸然行动,多悬没有酿成大祸呀?我们还要给天哥添麻烦,还需要他的保护,我们还有存在的价值吗?”妖
  
      王冷笑一声:“我妹夫跟十二金钗正热乎呢!兴趣盎然,还未尽兴,被突然拉走了,他当时会是一个什么心情呢?”夏
  
      奎眨巴一下小眼睛,他出来打圆场,唉声叹气道:“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吧!也别上纲上线的,以我太舅姥爷的脾气,能让大地翻天吗?被女人压着会走好运吗?我猜测我太舅姥爷应该是如战王所说,遇见难言之隐了!我觉得战王做的没毛病,不管如何,先让我太舅姥爷平安,这是首要,其他都是次要!”战
  
      王都懵逼了,一头黑线,本来立功,怎么还给定罪了?幸亏夏奎替他说话,不然他都无法应对了!阿
  
      拉贡跟龙战天不友善的目光瞪着夏奎,夏奎从兜里掏出一袋金币,说道:“给你发卦钱,不过要是秦湘怀被我太舅姥爷抽了嘴巴,你们都要十倍退还回来!”
  
      “夏奎,我发现你挺富有呀?这一袋金币多少呀?”龙战天好奇的问道。“
  
      我太舅姥爷给我的零花钱,我也没有什么花销,就一直没动!你们要不说卦钱,我都忘了这码事儿……不多,千百万金币而已!”夏奎掏出金光闪闪的金币,不以为然问道:“你们卦钱多少?自己报数?”
  
      谁都没有说话,剑王凑到近前,对夏奎说道:“能给我退十万吗?”
  
      一句话把所有人都搞懵了,都用怪异的眼神望着剑王公冶俊,怎么这么不要脸呀?夏奎的金币那么好收呢?“
  
      剑王你可想好了,认赌服输!十万可以给你,要是输了,你得退回一百万!”夏奎皱着眉头望着剑王,再次给他提个醒!大家都是好哥们,生死兄弟,但是感情跟钱财要区分开,一码是一码,亲兄弟明算账。大家来日方长,未来一段漫长时间,会厮守在一起,打趣玩笑,赌博喝酒,这是他们随时能玩的游戏,一定要遵守游戏规则,否则就没有乐趣了!龙
  
      战天伸手捅咕一下剑王,问道:“你要钱干啥呀?”
  
      “我……”剑王一个字卡嗓子了,半天过后,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他轻叹一声:“我想……我想买点祭品去拜祭一下唐果同学!”一
  
      句话给大家说懵逼了!面面相觑,都是一脸惊诧之色,可细细一想,是应该拜祭一下唐果同学,唐果同学死的英烈!虽说天哥没有表露太多感情,可大家都能感觉到,梵天对唐果的感情很深,只是藏在心里。“
  
      妥妥的!”夏奎一听,眼前又浮现出荒海上的字迹,想到唐果还躺在荒海下,心里酸溜溜的,很干脆的给了剑王十万金币。“
  
      算我一个,给我十万!”阿诺喊了一声。
  
      连战王这个有功之臣也碍于形势所逼,也只好借贷十万!
  
      剑王没有想到诸王都借贷十万,都要买祭品去拜祭唐果,他心里都哆嗦,后悔编错理由了!不过,也不能告诉他们,用这十万金币,给石榴姐买点营养品补补脸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