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禁忌者之愿第二十六章 夏屠的往事 新,第八禁忌者之愿第26章 夏屠的往事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第八禁忌者之愿 > 第二十六章 夏屠的往事 新

第二十六章 夏屠的往事 新


  “真不知道老爸他在想什么!”陈子炎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他对自家长辈还是非常信任的,最起码不会让事情脱离他们的掌控,所以说现在的情况也在他们的预料之内。
  实验室外。
  “千芷小姐,可儿公主已经下去快五分钟了,不知道情况如何?”随香有些担忧的问。
  “没事的。”陈千芷惬意的靠在调教师编制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完全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
  “有那三个妹控在,哪怕还有一口气,可儿都不会掉一个头发。”
  “主人说的是。”姬灵月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说:“姐姐刚才已经汇报情况了,因为可儿的参与,低下的情况反而好转了。”
  “再怎么说也带上了极限式,那东西的性能可不是区区SS级改造者可以比拟的。”陈千芷睁开了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大洞,那正是陈子炎他们战斗留下的痕迹。
  “不过等随香汇报给牛元帅,说子炎他们被可儿救了,他们三个剩下的假期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不知道是送到边疆帮忙讨伐未定义生物还是他亲自操练。”
  “我觉得,不管是哪一个,子炎他们都要掉半条命。”随香肯定的说。
  这里的边疆并不是指国土边界,而是指第四禁忌空间隔绝的边缘。虽然空间隔绝内部未定义生物很少,但是边界处的数量就不一样了,多的可以在海平面行走,这个形容绝不夸张,而且因为存在时间长,里面强大的未定义生物也不少!
  为了维护正常的海洋循环和生态,长城军定期会组织一批S和SS级改造者战士去讨伐处理。但尽管有空间隔绝的保护和强力的武器辅助,伤亡情况依旧非常惨重。
  所以把陈子炎三人送到那去,虽然战友之间会互相帮助,勉强能保住性命,但是重伤绝对少不了,而且还是旧伤未好,新伤又到。
  至于牛元帅亲自操练,那就简单了。直接对打,打晕了用冰水冲,受伤了到盐水,直到体力耗尽,眼都没力气睁开为止。这虽然能保证不死,但是却生不如死。
  总而言之,陈子炎他们的噩梦注定要来。
  “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好奇另一件事。”随香微笑的看着陈千芷说:“千芷小姐已经把夏屠当做猎物了,那为什么不亲自下去,反而让可儿公主去呢?仅仅一个空间屏障,千芷大人一根手指就可以击碎吧!”
  正如随香所说,陈千芷来的目的就是找夏屠这个质量较高的猎物的,以她的性格,来的第一件事就应该是用调教师把夏屠吊起来,拖到一个隔音的小黑屋里进行各种酷刑调教。
  但现实却是陈千芷乖乖的坐在外面,完全没有行动的意思。
  “你会好奇我也理解,毕竟这次是巧合。”陈千芷靠在椅子上,沐浴着月光,这本应该是一件享受的事,但她脸上却露出少见的嫌弃。
  “下面的那只臭虫是我最讨厌的类型,调教他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还恶心。”
  “莫非千芷小姐认识夏屠?而且还……!”随香有些惊讶的说,她怎么会想到陈千芷见过夏屠。
  “大概是五年前吧!我到这个家还没两年。!”陈千芷闭上眼,开始回忆往事。
  “那时候的暑假,子炎他们被送到长城军特训去了,快结束的时候爸爸他亲自去接他们回来,毕竟经过牛元帅亲自指导,他们能站着回来的可能性也不大。”
  “要不是他们还小,能躺着回来都算元帅宠溺他们了!”随香心想。
  自己的主子是什么性格,会做什么随香在清楚不过了,苦了他们三个十二三岁就被牛元帅“疼爱”了。
  “说是也巧,那时候训练地里海不远,我就想过去看看,所以和爸爸一起去了,更巧的是,那时候国家正好想成立护国之壁小队,爸爸到那就被牛元帅拖到营地里帮忙挑人了。”
  没错,陈千芷用的是拖,在此表示陈启修心里是拒绝的,但是牛元帅强制,他不敢反抗。虽然在随香的认知里,陈启修是最强没有之一,但是面对牛元帅,他和陈子炎他们差不了多少。
  也就是他真的想跑牛元帅就逮不到。
  对于某父子四人来说,这真是个悲剧。
  “在挑选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夏屠。说发现也不太合适,应该说夏屠毛遂自荐吧!为了测试他的实力,爸爸就让他和弑那小子打了一场。结果不言而喻,第二的弑赢了,虽然说不上轻松获胜,但也让夏屠服气了。看到夏屠的表现,牛元帅就说他有机会入选,毕竟能和弑打的有来有回,实力肯定不错吧!”
  SS级第二,无畏刀魂,弑,能和他交手,还能撑住几十个回合不败,那实力定然不俗,也难怪牛元帅如此决定。
  “但是爸爸没有同意。”陈千芷就像在说一个无聊的故事一样,淡淡的说:“仅凭一场对决决定太草率,说不定他还有什么亮点没表现出来。爸爸是这么说的。”
  没错,仅靠一场比试决定太过草率,本来人的发挥情况就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遇到不同的人发挥程度也会不同,说不定压制说不定被压制,这是说不准的。
  “所谓亮点并不是褒义词,而是中性词,有好有坏,只要够突出,够吸引人,都能算亮点。而第二场比试,爸爸发现了他的亮点,牛元帅也发现了。也就是这个亮点。”说到这,陈千芷的语气就冷了起来。
  “也就是这个亮点,让他失去了进入护国之壁的资格,更是被关了禁闭,记了一次大过。”
  “记大过!”
  姬灵月有些不安,她知道记大过是什么意思,更知道军人记大过是一件多么严重的是。
  “没错,记大过。”陈千芷说道:“因为有意伤害战友和个人思想原因,记大过一次。”
  “第二场比试到底发生了什么?”随香问道,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思想能让夏屠记大过一次。
  “就和千芷说的一样,因为伤害战友。”一个沉稳的男声突然响起。
  “谁在那里?”姬灵月有些慌张的说。
  本来姬灵月就是服侍陈千芷的,现在姬无颜不在,她更要担起保护陈千芷的任务。但是现在有人靠近了她却一点没有发现,这是她的失职了。
  “没关系的灵月,你没发现很正常。”陈千芷微笑着说:“实力差距大成这样,你要是发现那也是对方故意误导。”
  实力差距大成这样?这语气听着好像陈千芷知道对方的实力,而且相当认可,就连SS第三的夏屠陈千芷都只当猎物,第二的弑更是称作小子,到底是谁能被陈千芷如此认可呢?
  “晚上好,各位!”
  阴影中,走出了两个白色的身影,一男一女,而且还是在场都认识的。
  “陈教授,师教授!你们为什么会在?”
  姬灵月惊讶的看着两人,她以为要是来人也应该是警备员先来差看情况,谁知道竟然是两个研究员来了。大半夜跑来这拿材料吗?
  “启修叔,千雪姐,好久不见。”随香礼貌的招呼道。
  “为什么叫千雪叫姐,我就是叔呢?”陈教授无奈的说:“明明我和千雪一样大。”
  “和第一印象有关系吧!”随香笑着说:“毕竟第一次见面启修叔打扮的就像个大叔。”
  仔细回想一下,不知道多少年前,陈启修从牛元帅手里接了一个任务,花了十几天才解决,十几天他都没怎么刮胡子修理头发,回去的时候有些邋遢,也就比一般的颓废大叔帅多了而已。就在这个时候他和年幼的随香第一次见面,大叔形象被她牢记在心,所以她就称陈启修为启修叔。
  “服了,我那也是没办法!”陈启修一边撕下伪装面具,一边摸着下巴感叹道:“当时任务有点紧,没功夫管这些小事,平时我都刮的挺干净的。”
  “所以啊!”师千雪也撕下伪装面具,说:“每次都叫你任务后梳洗好再去汇报,你就是不听。”
  “席叔的话我肯定会,但如果是牛叔的话。”陈启修咽了口口水,认真的说:“怠慢一点我都会有生命危险!”
  “嘛!估计会说“有时间梳妆打扮都不先汇报情况,大男人跟人家大家闺秀一样”之类的话吧!”随香说道。
  不管怎么说,随香也是牛元帅的得力手下之一,怎么会不了解牛义呢?而且……
  她也见过不少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年轻军人汇报情况被牛义喷的回去就把化妆品摔碎,收集,焚烧,丢弃。
  “我还以为你们会看戏看到最后呢?”陈千芷说:“难道是看到子炎他们受伤,忍不住出手了?”
  “就那点伤还不至于我帮忙,如果说他们只有那点意志的话,牛叔的特训他们连三分之一都撑不过。”陈启修说。
  一个手臂半残,浑身重伤,一个内伤,多处骨折骨裂,还有一个直接脑部重击,而这些都有可能要命的伤在陈启修眼里都只是那点伤,那平时他们到底是受什么程度伤啊!
  “他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也可以说我对他们的考验已经结束了。”陈启修说:“在可儿下去帮助他们的瞬间结束了。”
  “考验?”姬灵月有些不解,问:“什么考验?”
  “这个等到结束人齐了我在说吧!”陈启修说:“你们不是在讨论夏屠吗?”
  “对,我很好奇。”随香说:“夏屠他到底做了什么?”
  “和千芷说的一样,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第二场他重伤了战友。”陈启修说:“没有留手,没有点到为止,他不是为了打败对手,而是为了杀死对手!”
  “杀死!”
  姬灵月惊讶的捂住了嘴,她很难想象,在华夏军队里竟然还有这种无视战友情谊,仅仅一场比试竟然抱着杀死战友的心。
  “没错,杀死,这就和他第二个问题,个人思想有关系了。”陈启修说:“我问他,军队的作用是什么,你猜他怎么回答的?”
  随香和姬灵月摇头,她们想不出夏屠这样疯狂的人会怎么回答。
  “他的答案我已经说过了。”陈启修提示道。
  “难道……”随香想了想陈启修刚才说过了话,惊讶的瞪大眼:“他的回答是……杀人!”
  “没错,就是杀人!”陈启修肯定道。
  “虽然说军人和敌人作战会歼灭对方,这确实是在杀人,但这只是无可奈何的,战争必将带来死亡,这无可避免,这点确实没错。但是夏屠只看到了方式,却无视目的与意义。”
  “提问。”陈启修突然说道:“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想当兵,甚至不怕艰苦,也想留在军队,原因是什么?”
  “我觉得,他们应该是觉得军人保家卫国很光荣,很耀眼……应该吧!”姬灵月不自信的说。
  “差不多!”陈启修说:“那些参军的年轻人都是为了名誉,荣耀,也有的是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对于这些年轻人,不管他们生命多么平凡,不管他们是强是弱,当他们这么决定并付出行动时,我都应该尊重他们。但是夏屠不一样!”
  ““只要把敌人杀了就行!”“只要是敌人,就杀,需要理由吗?”“军人必须强,弱者不配为军人!”“为了保持军队形象,保证军队战斗力,必须提高要求,弱者都该踢掉!”这就是夏屠的思想!”
  “竟然……他是个疯子!”随香怔怔的说。
  “没错,他就是个疯子。”陈启修说:“确实,作战时就是要把敌人杀死,而且要尽可能的多杀!但是一个国家的军队只知道杀敌,哪有一天这个国家会发现,除非对方屈服,不然只要那个国家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敌人!”
  “举国皆敌,这也太……”
  “这并不夸张!”陈启修说:“百年前,华夏也被不少国家入侵过,而且入侵的非常频繁!但是华夏依旧活着,原因你知道吧!”
  “因为华夏人没有屈服!”姬灵月说。
  “没错,因为国家没有屈服,人也没有屈服,我们才没有灭国,不仅没有灭国,还变的更加强大了,现在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小看华夏?”
  姬灵月不语,随香也沉默。
  这段国家的屈辱史她们在熟悉不过了,虽然没经历过,但是历史书上都详细记载了。
  “道理都是一样的。当初挑起世界大战的几个国家哪个不是强大的?但是一国之强就敢于世界各国叫板,太愚昧了。而夏屠就是这样愚昧的人!”
  “杀死敌人就行了?敌人是谁?是一个人?一个小组?一支部队?一支军队?还是一个国家?”陈启修认真的说:“还是半个世界或是世界各国?”
  “没有到世界各国这么夸张吧!”姬灵月小声的说。
  “毕竟敌人这个词就很模糊,如果激进的想,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国家向往华夏,那这份向往就可以曲解成嫉妒,嫉妒就要防范,而杀死就能防患于未然,夏屠的思路就是这样!”。
  “按照这样的思路,那敌人是多少就是个问题,就算不多,但是敌人不屈服呢?你要怎么办?灭国吗?华夏不可能这么做的。”
  现在随香和姬灵月才知道当初为什么惩罚夏屠了,这已经不是普普通通的问题了,而是一个思想炸弹了。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放任夏屠,让他的思想在军队传播,那这支军队绝不是在保护国家,而是在把国家拉到世界各国的对立面,拉向毁灭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