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魔障88章以幻治幻 新,十魔障88章以幻治幻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十魔障 > 88章以幻治幻 新

88章以幻治幻 新


  世人皆迷,所迷之物不同而已。
  蜃君对阵蠹鱼妖妖,临走之时,吐出一口幻气。这口幻气将蠹鱼妖妖陷入了一个幻梦。
  蠹鱼妖妖自然是书虫,从来沉迷于典籍,特别是世间珍本藏本。
  所以蠹鱼妖妖才能在幻梦中不愿意醒来。直到快乐老祖一声狮子吼,唤醒了蠹鱼妖妖。
  快乐老祖道,妖妖,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在幻梦之中的事情。
  蠹鱼妖妖垂手而站。
  经过了这次,希望你能够看得开些,世界上的珍本藏本,或许存在于某人之手,或许消亡于历史长河,都不必过于拘泥。不必因为没看过而后悔,也不必因为拥有而自傲。你是一条蠹鱼,修仙之路才是正途,何必斤斤计较文字,而忘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呢。
  蠹鱼妖妖双手合十,轻声念诵阿弥陀佛。
  快乐老祖道,我今天如此说,和往日如此说,没有任何不同,所不同者,在于你经历了这一番幻梦,想来对我说过话的更有触动感想而已。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二人正在说话,忽然见海水翻涌,涌出来一队队的夜叉,为首的正是夜叉统领。
  夜叉统领道,你们是什么人,敢来闯我们鬼王的九重圣渊?
  快乐老祖不答话,只是抚着自己的肚皮,低垂着眼睛。沉静不动的像一座大山。
  蠹鱼妖妖道,呦,我当是什么人,原来不是人。
  你说谁不是人,一个小夜叉闯出了队伍,指着蠹鱼妖妖。
  蠹鱼妖妖道,我说的就是你们不是人,不就是巡海夜叉么。还是背叛龙族的巡海夜叉。
  夜叉统领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他见不动如山的胖大和尚,心中悚然而惊。因为他知道在散仙之中,有一个最是逍遥自在的快乐老祖,就是如此的样貌。
  但是夜叉统领也不敢贸然相认。总不能还没打,就被人吓怕了吧。
  蠹鱼妖妖道,说到我,你可能不知道,说到老祖,恐怕三界没人不知道。
  这位就是快乐老祖?
  蠹鱼妖妖把头抬起来,用下巴颏看人,道,正是快乐老祖。
  夜叉统领道,就算你是快乐老祖,今天闯我们九重圣渊,难道是为了解救吴真而来?
  正是。
  解救吴真,没那么容易,先过了我再说。
  夜叉统领明知道快乐老祖厉害,也要硬对上快乐老祖,不为别的,只因为如果不对上敌人,北冥鬼王的惩罚更加残酷。
  夜叉统领一挥手,一队队小夜叉挥动钢叉,如雨般投向快乐老祖和蠹鱼妖妖。
  蠹鱼妖妖赶紧一缩身,就躲到了快乐老祖身后。快乐老祖仍旧低垂着眼皮,默默念诵着经文。
  只看到老祖的嘴唇在动。
  钢叉雨飞到快乐老祖身旁,就自动定住,仿佛时间停止一样。
  夜叉统领道,老祖,我们都知道你道法高超,我们自然不是你的对手。只是不知道,快乐老祖是不是会以大压小,倚强凌弱?
  众小夜叉见钢叉雨停住,面面相觑,再见夜叉统领说自己对阵的是快乐老祖,眼神中都露出惊恐之色。
  快乐老祖合十的双手分开,轻轻一挥,钢叉雨化为灰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被涌过来的一波浪潮收回了大海。
  快乐老祖道,我知道北冥鬼王,但是我也要解救吴真出来,因为吴真和秃秃和尚是我的徒弟。至于未来神界与魔界的摩擦争斗,本不是我想参与的。
  快乐老祖再度闭上了眼睛。
  蠹鱼妖妖从老祖身后走出,道,鬼夜叉,既然知道我们老祖的厉害,还敢班门弄斧?
  蠹鱼妖妖还要再说,忽然惊呼一声,原来滔天巨浪涌起万丈高,向蠹鱼妖妖和快乐老祖席卷而来。
  原来夜叉统领此次出来,和蜃君做了分工,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滔天巨浪正是蜃君发起。
  快乐老祖仍旧不动,一粒黄色的光球将快乐老祖和蠹鱼妖妖圈住。任凭万丈巨浪也无法进入。
  蜃君使用推水法,将黄色的光球推向水下迷宫。心中充满了欢乐,都说快乐老祖厉害,没想到却中了自己的暗算,只用滔天巨浪就能把他们困在水中,更能够把他们困在水下迷宫。
  蜃君和夜叉统领回到水府,看着水下迷宫的众人,二人击掌大笑。
  蜃君道,等到鬼王回来,咱们一定能够获得大大的奖赏,也许能够将珍贵的“化心丹”赐予我们。
  二人正在闲谈,忽然一个小夜叉闯进来,报道,禀报统领,鬼王有请。
  夜叉统领和蜃君心中生疑,鬼王已经去了雪山麒麟城,怎么会突然回来。
  既然鬼王有请,二人怎敢耽搁,立即起身。
  岸上,浪潮退。立着几个人,两个和尚,正是快乐老祖和秃秃和尚,还有几位俗家,正是吴真江枫冷春秋蠹鱼妖妖,还有小龙太子。
  蠹鱼妖妖道,师祖果然法力高潮,也只有师祖能够想到以幻治幻的办法。
  吴真道,正是,没有师祖的佛号惊醒,我们还在水下迷宫,不知道出路在哪。
  秃秃和尚道,弟子到处找老师,没有找到,结果在这相逢,多谢师父相救。
  原来,快乐老祖通过狮子吼,点醒了吴真和江枫,不被蜃君迷糊,走出水下迷宫。
  在对阵夜叉统领和蜃君的时候,快乐老祖先一步使用“幻位之法”,让蜃君和夜叉统领进入幻梦。
  此时水府内,小夜叉看着昏睡不醒的夜叉统领和蜃君,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真道,老师,早就听秃秃大师说,我未来会拜您为师,今天见到大师,有一个疑问正要讲在当面。
  你是说你修的是道,是要成仙,怎么好拜一个和尚为师?
  正是。吴真毫不隐瞒。
  快乐老祖道,你可知道几千年前一场封神大战,由道入佛的可不止是一人。近几千年来,由佛入道也不再少数。不必纠结于佛道,修行的本心才最重要。
  老师。吴真施礼。
  快乐老祖道,你未来的路很远,不必纠结,承担起你的责任。
  老师,我的表弟现在在哪?
  不用找,你看。
  顺着快乐老祖的手指看去,只见大海尽头乌云翻滚,隐隐有一条巨龙盘旋。
  不只是一条巨龙,巨龙上还有一个人,只是太远,看不清楚。。
  秃秃和尚道,鬼龙王来了?
  不只是鬼龙王,还有铁虬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