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来客第三百零五章 新坟,黄泉来客第305章 新坟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来客 > 第三百零五章 新坟

第三百零五章 新坟


  现在虽然不是冬天,但那“呼呼”的风吹在身上感觉就好似冬天一样。从神婆的家里离开后,孙大蓉她们就跑了起来,因为是迎面吹来的风,她们虽然是在跑,但觉得就和平常走路是一样的。
  
  “呼呼”的风声越来越大,天也跟着越来越黑,在孙大蓉她们快要走到姥姥家的门口时,天空骤然响起了一声炸雷,因为来的太突然,顿时就惊吓的她们捂住了心口。然而在她们稍微感觉好了一些后,姥姥家关着的大门猛地一下就从里面打开了,顿时又将她们惊吓了一次。
  
  “爸,你走路怎么不带声的?刚刚的那声炸雷吓了我们一跳,你接下又给我们吓了一跳,要是再被吓一跳,我看我们就就该进医院了!”孙大蓉拍着心口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们要是再不回来,我看我和你妈就要进医院了!没看见天早都这样了,你们还不会来回?打你们的手机都关机,商量好的?”
  
  “我们的手机都关机了?”孙大蓉她们不相信里看了他们父亲一眼,接着就同时将她们的手机拿了出来,果真,她们的手机都关机。在挨了父亲又一顿骂后,她们就跟着他进去吃饭了。
  
  在孙大蓉说完这些后,滕艺林他们都疑惑地看着她和孙小蓉,随后滕艺林就开口道:“我说老孙,你说的是真的吗?怎么感觉像是你编造出来的!要真是如你说的那样,他们还何必辛辛苦苦地工作呢?许个愿望不就什么都来了吗?”
  
  “我说滕艺林,你刚才有没有听我说话?不是谁许愿都能实现的,还有,你要是许那些不着边际的愿望,神仙都懒得理你!什么一夜暴富、嫁给刘德华,你觉得这切合实际吗?更为重要的,不是所有的新坟都是可以的,要按照鬼婆说的那样的新坟才可以!”
  
  米菲菲突然道:“大蓉,你确定我们要玩你说的那个许愿的游戏?”
  
  “既然已经告诉你们了,那我们就玩玩!我们要想和现在一样聚起来,那又要等到明年了!正如滕艺林说的,我们以前的同学聚会都太无聊了,以后每年我们都和今年一样,这样才不会觉得无聊。我们的同学聚会,就要其他的不一样!”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找你说的、且符合条件的新坟?要是按照你说的,城市周边的那些墓地没有一个是符合条件的!”米菲菲说道。
  
  “呵呵,我和小蓉早就想到了,在来之前我们就打听好了,你们要是想去,我们现在就动身,除去我们买许愿需要的那些东西的时间,我们差不多十点就能到。说实话,要是我们的同学聚会明年还是这样,我和小蓉都不想来了!”
  
  或许是孙大蓉最后的话说到了一些人的心里,她的话说完没有多久,赵君豪赵君海两兄弟和蔡毅轩也说了相同的话,其他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从他们的神色多少可以看的出来,他们也这样想过,包括组织同学聚会的林雷。
  
  然而他们也都不想好容易聚集起来的同学,因为这算不上理由的理由,人一次次地少起来,到最后一个人都没有了,接着又和以前一样,过着各自的生活,甚至三四年都见不了一面,就别说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了。
  
  “你们都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是去还是不去?”孙大蓉看着坐在她面前的林雷他们道。
  
  “我去!”赵君豪、赵君海异口同声道,接着就是蔡毅轩,而紧接着就是滕艺林、杜雨,梵高、米菲菲、……林雷他们。
  
  “既然大家都去,那你们就先给家里说一声,我们今年的同学聚会要比以往多几天,然后我们就出发!”孙大蓉的说完后,就看到林雷他们拿起了电话,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他们一群人就离开了,准备好供奉是用的那些东西后,然后他们就一起直奔孙大蓉说的那个地方。
  
  正如孙大蓉说的,他们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但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些,已经快中午十一点了,在地里干活的那些村民,在太阳毒起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回去了,四周除了那些在叫的虫子鸟儿,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叫声了。而一般在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谁回来墓地了。但为了确保起见,林雷他们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而孙大蓉他们之所选择新坟,用神婆的话说,那是新魂,人出生是来到活人的世界,死后就去到了死人的世界,不管是那个世界,他都是新的。其他人的表情看起来都很紧张,但孙大蓉和孙小蓉去显得异常的兴奋,好似即将要挖开一座宝藏一样。
  
  周田朝他虽然是个男人,也在林雷他们中间是身材最魁梧的那一个,但他觉得他的胆子还没有米菲菲的大。而他之所以来到这里,也是硬着头皮来的。用其他人的话说,他高大威猛,但他却有着一颗非常胆小的心,站在新坟的跟前,总是感觉有人在他的身后注视着他。
  
  周田朝胆小的这件事情,包括他的父母在内,没有一个人知道。
  
  头顶虽是大红的太阳,周田朝又是一个很爱流汗的人,但他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他想要回头看,但又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回头看。
  
  他换了一个位置站,身后那种好似被注视的感觉还在,不管他从坟的这边还是那边,依然如此。他想说出来,以减少心理的那种感觉,但话到嘴边了,他就又吞回去了,他怕被笑。
  
  “田朝,你有那么热吗?你看我们大家都好好,就你好似被水洗了一样!”站在周田朝身边的梵高突然道。
  
  “我这个人很爱流汗,这点你们都是知道的!头顶上的太阳那么毒,我要是不流汗那才奇怪呢!”周田朝的话刚说完,他就觉得那双注视着他眼睛与他更近了,好似再有两米,就到他的最跟前了。想到这里,他突地打了一个激灵,顿时也让站在身边的梵高也打了一个激灵。
  
  “田朝你是不是被鬼附身了?瞧你的脸色都变了!”梵高虽说的是玩笑话,大家都听的出来,但在现在的这种场合下,是不适合的。
  
  新坟的坟堆很大,用孙小蓉的话说,城里人真是死不起呀,就那屁大一点地方就要好几万,一般的车都能买一辆了,要是大点的,风水好的,最少也需要小二十万!小一点的房子都能买一个了。你看看人家农民叔叔,死后随随便便就是这么大的一块地,这要是放在城里,那绝对是死人中的土豪!要么说现在最有钱的是农民叔叔呢?现在谁不想在农村有一个大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