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日记第七十六章:精怪 下,阴阳师日记第76章:精怪 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阴阳师日记 > 第七十六章:精怪 下

第七十六章:精怪 下

    血色之气是他在修罗地狱中意外收获的,威力无穷的同时伴随着很严重的后遗症,即使现在有了白无常的帮助,他也不敢轻易使用血色之气,准确来说,白无常给他的血色药丸,只是让体内的血色之气更加接近于灵气,从而不让灵气对这股血色之气产生抗拒。x23us.com
  
      依靠血色药丸不光消除了大量的血色之气,还突破了自己的修为,许十营身上还留着白无常给他的一大颗血色药丸,他准备等到关键时刻再用。
  
      只是虽然解决了体内血色之气与灵气碰撞的问题,但是血色之气就像是一颗毒瘤,一旦进入体内,就怎么也驱除不掉,这也是白无常所没能想到的事情。
  
      再加上体内还有一条金龙要养,每天消耗的灵气数量是个天文数字,直到现在老乞丐给他的功法他还停留在第一层,就是因为体内灵气不够,无法突破进入第二层,对此他也很头疼。
  
      玲姐吃过一次亏后,绝不敢再小看任何人,尤其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许十营,本来刚开始她还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认为这么年轻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有很高的修为,现在看来,不是他有很高的修为,而是修为达到了她看不到的境界。
  
      人间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高手,自从开了灵智以来,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玲姐嘴里吐出一丝丝红色雾气,渐渐地整个屋里弥漫的到处都是这种气息。
  
      许十营尽管在思考怎么把血色之气实体化,却并没有遗忘玲姐的存在,提前关闭呼吸器官,可这不是办法,于是乎他决定在实战中锻炼技能。
  
      停止运转体内灵气,血色之气操练起来,沉寂了许久的血色之气在这一刻畅游全身,许十营的眼睛一会儿红一会儿黑,这是入魔的前奏。
  
      所幸他的修为在前段时间有了突破,不然在运转血色之气的那一刹就会失去理智,成为杀人魔王为祸人间。
  
      胖子自从被雷劈了以后,整个人仿佛傻了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张着嘴巴,浑身上下冒着黑烟,闻着还有股焦味。
  
      玲姐和许十营都没把现在的他当回事,两人打得势均力敌,你踢我一脚,我还你一锤,十分钟后两人气喘吁吁地,衣服破破烂烂的像极了乞丐。
  
      “娘的,这树精啥时候那么能打了,不是都说树精维护世界和平吗?怎么那么暴力。”许十营喘着起不解地道。
  
      “你要是被人砍去四肢而被埋进这块土壤之中,树吸收了土里的养分,成就了现在的我,说奴家是鬼也对,说奴家是精怪也对。总之奴家的真身是这颗树,可是灵魂却是人。”玲姐媚笑道。
  
      尽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玲姐依旧美丽动人,甚至还能看到两座山峰兴奋的扭动着身子,大有跳广场舞的架势。
  
      许十营想到了以前看小说的时候,里面会有一些邪恶的道士,会炼化一些鬼怪之类的作为自己的武器法宝,他突然灵光一闪惊呼道:“我知道了,你是被人炼化的,所以本质上来说,你还是鬼,只不过,只要本体不损坏,你就是不死的存在。”
  
      “宾果!”玲姐打了个响指,承认了许十营的说法。
  
      “可是,我还是有点不解,炼化鬼魂的话,需要找一个阴暗的法器吧,丁香花树这一类的,属于阳光型的,可是即使再炼化,本质上还是鬼魂,怕阳光是自然的,那么你是怎么做到不害怕阳光的?”许十营抛出了心里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
  
      “怕阳光那是低级鬼怪才会有的特征,老娘那么优秀怎么可能会惧怕阳光,只要修为达到了,便可以短时间内在阳光下行走,而我则可以完全在阳光下走动,除了没有实体,完全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玲姐顿了顿继续道:“自从当鬼以来,我发现了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逛街不用花钱,喜欢什么就拿什么,真是太爽了。”
  
      “所以,这是你不投胎转世的理由吗?”许十营试探道。
  
      “不,这只是老娘闲得无聊,找到的一个小乐趣罢了,我要找到伤害我的那个混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让他的灵魂不得安宁。”
  
      说到这个,玲姐的眼睛里全是怒火,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玲姐对他的恨意。
  
      “看你的样子,在这停留了不短时间了,怎么还没动手,心软了吗?”
  
      “心软,我恨不得立即杀了他全家,然后砍断他的四肢来解恨,可惜,那个混蛋身边跟着几个厉害的修行者,我无法近他身,有一次差点死掉。
  
      后来有个神秘黑衣人告诉我,只要帮他做一件事,他就愿意帮助我报仇解恨,于是我就被炼化成法器,呆在这里。虽然被练成了法器,可是他并不限制我的自由,还助我一臂之力,让我的修为越来越高。
  
      可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能不能报仇,黑衣人告诉我,只要血色之花全部结果,然后将其吞掉炼化成自己的力量,那个时候想杀谁都行。
  
      本来这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但是你的到来却破坏了这一切,沉睡中的我,感受到一股冲天的杀意,将我惊醒,为了不让你破坏我的计划,老娘招来了花鬼,想要将你们吓跑。
  
      然而低估了你们的实力,也高估了花鬼的实力,那个混蛋吹的比谁都响,关键时刻却是个软蛋,真应该跟组织声明,让组织清理门户,像这样的货色在组织里也是丢人现眼。
  
      不过他跑了没关系,只要老娘将你们全都收拾了,一样完美。”
  
      玲姐趁着说话的功夫,体力恢复了一些,扭头再看丁香花树上,有一朵花结果了,虽然没有第一颗果子大,但只要结果,她就能享用,实力再次上一个台阶,这样跟她打成平手的许十营,便不再是她的对手。
  
      许十营顺着她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那颗果实的存在,而且体内的血色之力对血色之果有着浓郁的兴趣,向他传达着它的渴望。
  
      血色之力注意力被分散,许十营借此机会理智占据上风,并告诉它只要乖乖听话,他就把那颗果子给它吃。
  
      脑袋里想玩后,自己被自己逗笑了,一股力量哪听得懂他的话,谁知血色之力听到他的话,立马老实了,乖乖的呆在丹田处安分守己,乖的像个小媳妇。
  
      许十营乐了,这还是个吃货呢,既然好不容易摆平了,那就不能浪费,有了血色之力的支持,肌肉瞬间暴涨,一个箭步来到玲姐面前,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左勾拳右勾拳一起使出,打的玲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双手上的长指甲被震断,尽管还可以再生,只不过速度慢下来,许十营借此再次发力,脚下画八卦,手上雷霆出击。
  
      原本处于痴呆状态的王森突然醒过来,扔给她一道符,许十营一愣,王森朝他眨眨眼,继续恢复痴呆状态。
  
      许十营微微苦笑,这货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还不忘玩,而这时玲姐已经攻过来了,没时间想其它的了,藏好符咒,险之又险的躲过一击,哪知这只是玲姐的假动作,这下实在没地儿躲了。
  
      肚子重重挨了一脚,痛的他胆汁都快吐出来了,许十营捂着肚子站起来,玲姐也是个果断之人,实战经验很丰富,以牙还牙用的很好。
  
      完全不给许十营喘气的机会,玲姐双脚幻化成白林缠住许十营的腰部,舌头变长,缠住脖子,使其动弹不得。玲姐力气很大,勒的他喘不过气来,脸色红的像个苹果,感觉脖子都要被勒掉了。
  
      正在这时,王森出手了,一柄大不列帝国制造的万能生存刀扔出,化作一道寒芒,割断了长舌,玲姐吃疼地缩了回去,满脸恨意地看着王森。
  
      许十营借此机会挣脱开来,撕开缠住腰部的白林,连连后退,以最快的速度绕到玲姐背后,符咒早已准备好,等待时机施展出来。
  
      可是,玲姐会给他机会吗?
  
      玲姐冷冷一笑;想从背后袭击,她从不把后背留给敌人,偷袭她没门。
  
      紧紧护住后背,不让许十营有机可乘,谁知许十营邪邪一笑,绕过她,来到丁香花树前,先是摘下结下的果子,然后把那张符咒,贴在树枝上。
  
      玲姐脸色大变,想动弹却完全动弹不得,冷汗刷的一下落下来了。
  
      “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们很多很多的钱,金银珠宝古董,只要你们开口,我都可以给你们弄来。”
  
      玲姐这次是真的害怕了,她没想到许十营的目标不是她,而是丁香花树,她被消灭不要紧,只要丁香花树还在,凭借丁香花树的存在,过一段时间还可以再生。
  
      可是一旦丁香花树受到了伤害,那她就真的不复存在了,她的大仇还没报,还没杀了那个该死的负心汉,还没让他尝到痛苦铭心撕心裂肺的滋味,她不能就这么死去。
  
      然而许十营的符就像天兵天将似的,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
  
      王森也从痴呆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哼着小曲来到玲姐面前,手里拿着刚才扔出去的万能小刀,身上的符咒存货不多,他不得不装傻扮弱,来分散玲姐的注意力。
  
      现在看来,他的计策还是不错的,关键时刻给予敌人雷霆一击,瞬间解决战斗,就是这会儿没有记者在,不然他一定要求把这个英勇神武的场面记录下来存档。
  
      等到以后有了子孙,给他们讲讲当年的英勇事迹,那也是一段佳话啊。
  
      “呸,你个废材!”
  
      玲姐的咒骂打断了王森的美梦,让他从美好的愿望中回到现实里来,王森顿时怒了,胖爷做美梦,你身为鬼有啥恼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