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日记第七十七章:苏玲的故事 上,阴阳师日记第77章:苏玲的故事 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阴阳师日记 > 第七十七章:苏玲的故事 上

第七十七章:苏玲的故事 上

    “啪啪啪!”
  
      王森恼怒之下,朝着玲姐屁股上就是一顿狂打,疼得玲姐直皱眉头。www.x23us.com
  
      “劳资是不是废物,小妞要不要试试?”
  
      王森打完还不过瘾,还在两座傲人的山景上狠狠捏了一把,手劲之大,透过衣领处可以清晰地看到五根手指头红印,脸上挂着邪笑。
  
      男人最怕被女人说这两个字,既然说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反正有镇魂符在,你能奈我和。
  
      望着玲姐那双恨不得吃他血肉的仇恨双眼,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王森就想开怀大笑,不过想到还有许十营在一旁,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
  
      许十营撕下一块布来缠住左臂伤口,还是大意了,被人伤了都不知道,伤口有些发黑,这是中鬼气的前兆,不过,现如今他倒是不怕。
  
      催动体内的血色之气,想要扩大范围的鬼气,立即被血色之气吞噬并炼化成自己的力量,原本仅剩一口气的血色之气,有了鬼气的能量补充,成长了一丝。
  
      血色之气中间包裹着红色果实,那是许十营答应给它的,只是目前还没有炼化。
  
      绑好绷带,用牙咬结实,炼化了鬼气,许十营脸色恢复一些,看到王森正在与玲姐俩人华山论剑。
  
      王森的是动手动脚,玲姐的则是动动嘴皮子,外加唾液攻击,许十营摇摇头,上前制止住,别忘了,玲姐是被附身才有这样的举动,通过之前的了解,玲姐是一个很温柔善解人意的人。
  
      许十营制止住王森不让他再对玲姐的身体动手动脚,王森也反应过来,脸色羞愧不已,连连念了好几句阿弥陀佛。
  
      玲姐身上的恶鬼被镇魂符镇着,那怎么才能赶走恶鬼呢?
  
      换做平时准备充足的情况下,驱鬼的方法一抓一大把,可是在这按摩中心,刚才的符咒都是他在裤裆里找到压箱底的宝贝,身上什么都没有。
  
      王森皱着眉头苦思冥想,许十营倒是眼睛一亮,端起丁香花树看着玲姐道:“快从玲姐身上出来,否则,我现在便一把火烧了这棵树。”
  
      即使被制服,玲姐也有恃无恐的,现在终于有了变化,脸色阴影不定的看着许十营。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答应,但我想这棵树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虽然我不懂的炼器的法门,但我知道你既然作为器灵的存在,器本身不在了,你的后果也会好不到哪去。”许十营此时此刻像个小狐狸。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这还真是的办法,哼哼,等劳资见到你了真面孔,定让你没有好果子吃。”王森一拍脑袋,暗骂自己笨,这么简单明了的办法都没想到,真是智商喂狗了。
  
      “可是有这符咒在,奴家没法动身行动,实在是有心无力啊。”玲姐眼珠子一转,开始撒起娇来。
  
      王森冷不叮一??拢??飧錾吵±辖尤灰蛭?庖痪浠坝蟹从a耍?媸切傲斯砹恕?/p>
  
      吞了吞口水,王森静了静心神让自己平复下来,看着玲姐笑道:“符咒是我制作出来的,劳资既然有办法制作出来,就有办法改进。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别想着逃跑。”
  
      阴谋识破,玲姐撇撇嘴没有说话,自己的本体在别人手里,只能任人宰割。
  
      这时响起一阵阵敲门声。
  
      许十营和王森突的一慌,绝不能让人发现他们正在和鬼魂决斗,而且他们和玲姐他们的姿势暧昧,虽然店里对店员挣外快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去干这些,否则只有一个下场-开除。
  
      玲姐笑了;“你们放了我,我可以帮助你们瞒过去,毕竟我也不喜欢被人发现,怎么样?”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没有给他俩思考的时间,无奈之下只好答应玲姐的请求。
  
      王森施法去掉玲姐身上的镇魂符,玲姐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许十营俩人紧张兮兮的样子轻轻一下,她倒也没有趁机逃走。
  
      朝二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俩继续躺在床上,同时示意让许十营把手里的那盆丁香花放回原位,而她则朝那名年轻貌美的女技师嘴边吹了口气,女技师醒过来双眼空洞无神,一看就是被控制住了。
  
      玲姐和女技师各就各位继续为其洗脚按摩,许久没有开门,门外的敲门声止住了,钥匙拧门的声音响起,玲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房间门被人打开来,经理带着两名派出所民警过来进行例行突击检查,经理瞪着玲姐和女技师道:“你们在干什么,让咱们派出所同志等待那么久,是不是在干违背店里纪律的事情?”
  
      玲姐恐慌地摇摇头,声称不敢,一直老老实实的按摩,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经理还想说些什么,两位民警绕过经理,走在前面,先是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看到拉开的窗帘和打开的窗户心里头有了判断。
  
      “你们在屋里只是按摩吗?”一名稍显年长一些的民警问道。
  
      玲姐点点头,身体不住地颤抖,还说刚才因为按摩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说完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经理,生怕经理知道这事而把她给开除了。
  
      经理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估计内心无比纠结和紧张吧。
  
      躺在床上装睡的两人,心里暗道演技高明,这演技可以颁发奥斯卡小金人奖了。
  
      民警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两位客人笑了;“起来吧,别装了,再装的话,就去派出所好好睡上一段时间吧。”
  
      俩人赶忙醒来,挠头灿灿地笑着,许十营脸皮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火辣辣地疼。
  
      民警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俩人都老老实实的回答,最后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两位民警做好笔录后,点点头走了。
  
      临走之际,经理竖起大拇指,赞玲姐后勤工作做的漂亮,经理心里跟明镜似的,刚才一定是在屋里发生了天昏地暗的战斗,否则怎么可能会那么久开门。
  
      在这行干了时间久了什么没见过,发生了战斗不是什么稀奇事,让经理稀奇的是短短的几分钟,就能把战场打扫的如此干净,从业十几年以来,这还是头一回见到。
  
      许十营翻了翻白眼,他们真的是什么都没干呐,而且刚刚差点把命都给丢掉,王森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氛围,想要离开被玲姐叫住,只听玲姐低声道:“一会儿还有回访,别慌!”
  
      俩人只好继续躺在床上,果不其然,没过一分钟,经理和民警再次赶来,发觉他们真的实在洗脚,这才安心地走掉。
  
      走在路上两位民警还在嘀咕;“这跟预测的结果不对啊,在屋里待那么久不开门,一定有特别的情况,可是咱们硬生生地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
  
      “咱们呐,是遇到高手了,记住他们的样子,没准能在系统里找到他们犯罪的前科。”
  
      “也是哦……”
  
      等到他们完全离去,玲姐狠狠拍了拍许十营的脚跟;“赶紧起开,想让老娘伺候你,门都没有。”
  
      许十营灿灿地躲开,突然一想正色道:“还请你遵守诺言,离开玲姐的身体,今儿的事儿我们就当没有遇见。”
  
      “哟,我要是不离开能咋滴,小帅哥,现在本体在我的肚子里,只要本体还在老娘我就能一直复活存在,还想拿本体威胁我,晚了。”玲姐没好气的道。
  
      “那就不要怪我不择手段了,为了世间安全,我会让你连入地狱的机会都没有。”许十营眼睛一咪,他准备动用白无常离开前教他的那个法术。
  
      那个法术很歹毒,献出一部分鲜血进行血迹,从而让某个灵魂灰飞烟,他有天眼相助,不会误伤普通老百姓。
  
      说到这里,许十营不自觉地用滋润了一下嘴唇,猩红的舌头看起来比玲姐还要有威慑力。
  
      “你!!!”
  
      玲姐本来想逗逗他们俩的,结果被气的不行,王森倒是在一旁幸灾乐祸,女技师被控制了以后,一直老老实实的给他按摩,舒服的躺在床上喝着红茶吃着水果看戏。
  
      俩人既然敢放了玲姐自然不会怕她跑了,以为去了镇魂符就没事了吗?这也太小瞧他胖爷了,以风水师闻名天下的胖爷是混假的吗?
  
      他早在取下符咒之前,就已经动了手脚,就在她的双腿关节处,有人会说那是对付人类的招数,对鬼魂是没有作用的,那王森便会笑了,他学的招式都是为了对付鬼怪的,玲姐附身时间越长,威力也就会越大。
  
      这就好像是一颗埋下的导火线,只等打火机一点,就会轰隆隆地自爆开来。
  
      “给你开个玩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会随便伤人的。”许十营直视了玲姐一会儿,突然笑道。
  
      玲姐愣住了,她没想到结局是这样的神转折,“你怎么知道我没害人?”
  
      “我有天眼,可以看见善和恶。”许十营指了指头上开着的第三只眼睛道。
  
      玲姐一看吓了一跳,捂着嘴巴道:“你是什么人,普通人怎么可能有第三只眼睛?难不成你是二郎神转世?”
  
      “二郎神转世?”
  
      许十营哑然失笑,他要是有那么牛叉的身世,至于还那么苦逼吗?
  
      “修道者有一定几率可以开出第三只眼睛,我很幸运开出来了,这只眼睛帮了我不少忙。”许十营想了想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