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工藤心儿第一百一十八章 倒数三十秒 通往天国的摩天楼 十二 新,名侦探柯南之工藤心儿第118章 倒数30秒 通往天国的摩天楼 12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名侦探柯南之工藤心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倒数三十秒 通往天国的摩天楼 十二 新

第一百一十八章 倒数三十秒 通往天国的摩天楼 十二 新


  此刻,蓝心的目光汇聚在了一边秘书泽口小姐的身上。
  她先是走到如月峰水的身边,跟他耳语了一阵,随后又让正在跟朋友谈心的风间先生过来一趟,然后就抬脚向蓝心这儿走来。
  “雨宫先生,真是麻烦你了。”泽口微微鞠躬。
  蓝音松开了她的手,然后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发:“去找柯南他们玩吧,我先离开一下下。”
  知道他要去做什么的蓝心点了点头。
  灯渐渐的熄灭了。
  舞台上开始向大家介绍起常盘集团的一些贵宾了。
  日本最有才华的建筑师,以画富士山为名的的绘画师,还有最年轻的企业掌权人。
  看着少年清秀的脸庞,蓝心心里有些五味杂陈。现在的他光鲜亮目,然而,背后他受过多少伤,流过多少汗水,那宽阔的肩膀上扛起了多重的担子。
  “接下来,有请今天最重要的来宾,我国日本画国宝级巨匠,如月峰水先生的作品。”
  屏幕上闪现出一幅幅的富士山。
  “如月先生特别喜欢富士山,他花了三十年以上的时间,描绘富士山的雄姿。这一次,他为了要庆祝他的学生常盘美绪的双塔摩天大楼落成,特别赠送了一幅他的新作。让我为各位介绍,春雪的富士!”
  大幕缓缓地拉开,然后......
  空气瞬间安静,下一秒,尖叫声此起彼伏。
  蓝心很是愤懑地瞥了一眼身边的柯南,然后不得不赞叹,死神果然名不虚传。
  那一幅精妙的日本画,用色的确无可比拟,但是吊在画作前面的那一位面色惨白的小姐,将这一幕温馨的冷色调,掺杂出一丝的血色。
  被吊着的可不正是那常盘集团的董事,常盘美绪小姐。
  再然后,蓝心就看到毛利小五郎迅速的冲了过去,柯南紧随其后。
  “快把美绪小姐放下来。”心系学妹的毛利小五郎朝着秘书泽口小姐嘶吼着,“还有幕布也要放下来。”
  大幕再次缓缓地闭合。
  不管台下此刻是怎么的慌乱,蓝心是管不了了,因为此刻她担心的是刚刚被叫到台上去的蓝音。她连忙紧随着两人的脚步,在大幕闭合之前爬上了舞台。
  女子被放下来的时候,面色苍白如纸,身子已然冰凉。或许依照毛利小五郎的能力,从这些角度就知道常盘小姐恐怕早已经死去。但是他还是不敢置信的伸出手,触碰她的颈动脉。
  没用动静。
  他无力的垂下头,脸色阴沉的可怕:“不行了。”
  不看毛利小五郎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柯南走上前,仔细的观察着面前这一具尸体。
  颈部的勒痕清晰可见,那一串珍珠项链钩着钢琴线,钢琴线又和那幅画缠在了一起。
  “毛利叔叔,柯南,你们看这个。”女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俩人先是看了一眼身后的蓝心,在看到那一脸的凝重之后,便随着她的目光向前方看去。随后一个白色的小酒杯就这么的露在了两人的视野之中。
  “这个小酒杯!”柯南脸上渐渐的起了冷汗,不会这一次的事件也是当初杀死原先生和大木先生犯下的吧。
  楼下待命的警察,在接到毛利小五郎的电话之后,迅速的冲进了大楼的现场。
  柯南和蓝心在一边,看着那富士山的画缓缓的落下。
  “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蓝心看向旁边的柯南,“美绪小姐当初说过这么一句话吧。这栋大楼晚上也看得见富士山。”
  “是的。”抬头看着这副美丽的画作,柯南的眼神有些凝重,“所以那句话是这个意思啊。”
  那边的毛利小五郎开始了他的想法与推理:“也就是说呢,美绪戴的项链,被带有狗子的钢琴线构住,绕过后方通路的钢琴线,在画被降下来的时候,相对的就把美绪给拉上去了。”
  这个想法倒是没有什么错。
  “原来如此,那个时候有谁在舞台上呢?”高木询问。
  “舞台上的人,只有如月先生,风间先生,还有我这三个人罢了。”蓝音的声音响起,然后心下有些无奈。按照以前的案件和套路,这一次自己算是成功的成为了犯罪嫌疑人之一了吗?
  虽然托柯南的福,自己也没少做就是了。
  “那么,请你们站到自己的位置。”目暮警官话,显然是为了还原现场,“千叶,请你去代替一下常盘小姐。”
  “是这样的,以这个灯为准呢,风间先生站在那个灯的地方,我在风间先生的旁边,正中间的是常盘小姐,而左边的是如月先生。”蓝音一边解释,一边和那三人按照自己的说法展示出来。
  “那个时候,泽口小姐也在舞台边对吧。”白鸟把目光投向了秘书泽口小姐。
  “啊对。”泽口小姐似乎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将目光转向她,“我在那边操控升降机。”
  “那珍珠项链呢?”目暮警官继续问,“你知道是哪儿来的吗?”
  “她是有说过是某个人送给她的礼物,可是不知道是谁。”
  蓝心用食指抵着下巴。很有可能这个人,就是凶手吧。
  “这幅画是什么时候运到这儿的?”
  “昨晚。”面对警察的问话,泽口真的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当时在如月先生的监督下,我们一起搬进来的。”
  所以按照这个说法的话,最有可能玩弄钢琴线把戏的,除了这个秘书,就是如月峰水喽。
  然而面对警察的质问,如月先生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说到这个,如月先生,我听说啊,美绪买下你的画之后,再以高价卖出的这件事情,你挺生气的啊。”毛利小五郎此刻真的是什么事什么人都要去怀疑。
  “我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去杀人。”如月峰水看了他一眼,“而且从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听起来,这应该是连续杀人事件吧。”
  “如果按照这样子所说的话,第二件原先生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可是有不在场证明的,不就说明我不是凶手吗?”
  如月峰水的话说的倒是不错。当初他们几个正好可以为他做不在场证明。可是......
  蓝心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第二起事件根本就不是那个凶手所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