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何归第五十三章 新,斗罗大陆之何归第53章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五十三章 新


  虽然小舞希望何归能留下来陪他,但是何归也仅仅是留下来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回去药谷找唐三了。
  和唐三承诺在先,他不想失信。
  往后的三个月,唐三和何归为独孤博炼制解药,唐三有何归的配合,给独孤博解毒的过程顺利了许多。为了不浪费药谷的资源,何归平时也会自己捣鼓一些毒物,炼制出了不少好东西。唐三也制造出了许多杀人于无形的暗器,其中最令他振奋的就是阎王帖——封号斗罗也能够杀死的强大暗器。
  三个月后,独孤博体内的毒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经过这三个月的调理,独孤博的外表有了不小的变化,原本惨绿色的头发已经变成了正常的花白,除了眼睛以外。他那一身绿色已经基本上消退了。三个月的服药,令独孤博现在已经没有了毒素反噬带来的痛苦,但他毕竟毒素入体多年,想要全部肃清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现在的情况,独孤博已经十分满意,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同时也可以肯定,用同样的方法,自己孙女身上的毒解除掉毫无问题。
  “唐三,还我吧。”独孤博伸出右手向他比划了一下。
  “还你?还你什么?”唐三不解地问。
  独孤博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带着我的丹珠一辈子不成?我可舍不得。”独孤博的丹珠是之前他对唐三的考验的时候给唐三的,为了防止唐三暗中给他的药下毒,拿来威胁唐三的一种手段。不过这丹珠固然对唐三的性命存在着威胁,但是同时也给唐三的修炼带了很大的好处。
  “赶快把丹珠给还我,你得到的好处还不够多么?这才半年,魂力就已经有三十七级了。我还怕你把我丹珠内的丹气吸收了呢。”独孤博哼声道,在心里对唐三暗骂了一句“小怪物”。
  唐三莞尔一笑。他知道,独孤博虽然嘴硬,但其实是已经对自己没有了什么戒心。这看上去凶恶万分的毒斗罗,其实和普通老人并有多大区别,虽然嘴上说的凶,可他本性并不很坏,只要不是威胁到他或是触犯了他,他并不会随便找人麻烦。
  “拿走吧。说实话,我还真的有些舍不得。”唐三微笑地看着独孤博,张开双臂。
  独孤博走到唐三面前,抬手向着唐三小腹虚按,一股灼热的气息顿时刺激的唐三丹田内一阵收缩,紧接着,随着独孤博手掌的上引,热流顺喉而上,唐三嘴一张,带着绿光的丹珠就已经飘然飞出,落入了独孤博手掌之中。
  虽然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但唐三还是全身一阵放松,威胁了自己生命半年之久的麻烦终于解决了。要知道,独孤博那丹珠即使是唐三也拿它没有任何办法。
  “小怪物,我的毒也治的差不多了,最近我明显感觉到你那药物所能起到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小,我体内毒素堆积过多,这我自己知道,想要全部注入魂骨内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适应了剧毒,如果真的一点都没了,或许反而有害。我看就治到这里吧。回头我把你那些老师还有我孙女都带过来,你把雁雁治好,你和何归就可以走了。”
  “对了,何归呢?你们两个人平时不是腻腻歪歪的么,这会儿他居然不在?”独孤博惊异问。
  “阿归前天魂力突破了四十级,昨天出去找魂环了。”
  其实何归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凝聚魂环。
  何归已经说过他不是人类,而且也把鲛人形态在独孤博不在的时候展现给唐三看过了。唐三想到了何归变成鲛人的那个晚上,鲛人形态的师兄,比人类模样还要美——美这个字眼说男的其实有些不合适,但是对于何归来说,除了这个字唐三实在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了。
  不,是风华绝代,远超于美才对。
  唐三默想。
  独孤博没注意到他满眼的痴迷,正惊讶着何归那不同寻常的修炼速度。“还真是个妖孽,这才多久,这么快就突破到了魂宗了!”
  “阿归从来都是一个天才。”语气里满满的自豪。
  独孤博冷哼一声。“又不是你突破,有什么好骄傲的,臭不要脸。”
  “阿归是我恋人,我当然骄傲了。”
  独孤博:突然间有了杀意。
  “唉,若不是你们两个搞在了一起,我还真的想撮合你们其中一个跟我孙女在一起。”独孤博对于此事仍旧有些耿耿于怀。妖孽和天才都在一起了,可惜了那天赋不能遗传下一代啊。
  唐三笑骂,“老怪物,早都跟你说了别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您那孙女不仅是继承了你的优良传统,更何况他已经有了爱人。蓝电霸王龙家族的嫡传继承人,可不简单。”
  “那小子天赋也比不上你们啊,尤其是何归,这个年纪就已经是魂宗了,放眼整个大陆也找不到多少个。只是可惜了啊,是辅助系魂师。”
  唐三脸色微沉。“老怪物,我警告过的别惦记阿归。他是我的人,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
  “呦,又吃醋了啊?你还真是个醋缸啊!”
  唐三:好想打人,但是打不过,啧。
  ——本来还有点离别前的伤感的,现在是一点都没了,而且还有点硝烟的味道。
  “小怪物,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孙女治疗毒伤?”独孤博问。
  唐三愣了一下,独孤博的这句话,也相当于在问他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说实话,唐三还是有些不舍的。人都是有感情的,虽然一开始独孤博对他充满威胁,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那亦师亦友的关系却令唐三留恋不已。如果没有独孤博,他绝对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两个世界的药物理解融为一炉,更不可能制造出那三根阎王帖。
  “老怪物,你这么想我们走么?”唐三看着独孤博那有些落寞的背影。
  独孤博淡然道:“难道我还能留你们一辈子?外面的世界有着更加广阔的空间,那才是你们应该去的地方。没有足够的历练,你们凭什么在未来登上封号斗罗的位置?”他一点也不掩饰对唐三和何归的欣赏,如果不是年纪太大,或许,这应该叫做惺惺相惜。
  “这个给你。”独孤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蓝色的革囊扔给唐三。
  “干什么?贿赂我啊?”唐三疑惑地看着蓝色革囊,不用问他也知道这是一件魂导器,“我已经有老师送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了,这个你留着吧,或者给你孙女。”
  独孤博摇了摇头,“不,这个和你那个不一样。我孙女又不喜欢玩这些药物,给她也是浪费。这叫如意百宝囊,你那个魂导器虽然不错,但和它相比还是差了些。因为,你那个装的是死物,我这个装的却是活物。你要是不想要,那就给何归吧。”
  唐三本就聪明,听独孤博解释就明白过来了。“我帮阿归收着。”
  “就知道你会给何归。”
  唐三笑了笑。独孤博瞧见他那副嘚瑟样就感到眼睛疼。
  “我答应过你,只要你能治好我的毒,我就帮你做三件事。第一件事你已经说过了,不能伤害史莱克学院的人,我送了你这如意百宝囊,算不算是第二件?”
  唐三看着独孤博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天真地看着面前的毒斗罗,“老怪物,刚才似乎是你主动提出来要送给我的吧。我有管你要过么?”
  “你……”独孤博顿时气结,可却又偏偏拿面前的唐三一点办法都没有。“那你说后面的两件事!”
  唐三一时没有说话,他走到独孤博的身边站定,看着面前的冰火两仪眼,眉头微皱,静静地思索着。
  封号斗罗的承诺可是十分重要的,凭借封号斗罗的实力,在这世界上可是鲜有完不成的事情。因此,独孤博也不打扰他思考。
  只半晌过后,唐三皱起的眉毛突然舒展开来,似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胸有成竹的看向独孤博。“我已经想好了。”他嘿嘿一笑,“我的第二个条件是,要从这里带走我和阿归所需要的草药,你不能阻拦。”
  “就这个?”独孤博没好气地看着唐三。冰火两仪眼周围的药物虽然珍贵,但对于他这样实力已经达到巅峰的封号斗罗来说,却并不是那么重要。他肯将如意百宝囊给唐三,就已经默许了他可以带走这里任何草药了。
  唐三道:“那你答不答应?”
  “答应,这么简单的事我为什么不答应?”独孤博淡淡地说道,同时也是在点醒唐三,不要轻易说出条件。哪怕是先留着,以后再用也好。
  唐三若有所思地道:“这个太简单了啊,那下一个条件有点难。不知道你做不做得到。”
  独孤博傲然道:“对我来说,有什么事会困难?”
  唐三试探着问道:“那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独孤博可不是冲动的年轻人,老奸巨猾的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允诺什么,“先说来听听,你的条件是什么。”
  唐三微笑道:“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我们史莱克学院的师资力量比较差,还需要个镇场子地,我这第三个条件。就是邀请你到我们史莱克学院当个高级顾问……”
  “不行。”独孤博没等唐三把话说完就断然拒绝,“老夫一生最怕的就是自由被限制,这个已经是原则性问题。我不能答应你。好你个小怪物。居然想让我去当打手么?就算是天斗帝国皇室也没有限制我的能力。”
  唐三没好气地道:“谁限制你了。你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挂个名而已。至少,这样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见到你。又不是让你做一辈子顾问。等我毕业了,你爱干什么去,谁管得着?”
  独孤博愣了一下,低头看向唐三。唐三也正在看着他,眼中甚至流露着一种独孤博以前从未见他身上出现过的情绪,那是三分期望七分恳求的融合。
  ——的确,这是唐三不舍独孤博,才想出来的一个法子。
  “只是挂个名?”独孤博带着点疑问的语气说道。
  唐三赶忙点点头,“当然。难道你认为谁还会管你一个封号斗罗去干什么吗?当然,你要是有空愿意指点指点我们,我也不反对。”
  独孤博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这小怪物还需要我指点?你不来指点我就是好的了。”
  唐三大喜,“那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独孤博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只要你们学院那些老师不把我赶出来就行了。走吧。”
  “走?去哪里?”
  独孤博道:“老夫做事从不拖沓,既然答应做那个什么顾问,索性我就送你回去,再把我孙女接过去让你给她治疗就是了。”
  由于可以继续和独孤博在一起,唐三也是心情大畅,呵呵一笑,道:“不能着急。忘了你答应我的第二个条件了么?这里的药物我还要带一些。分门别类的整理也需要时间。而且阿归还没有回来,我们要等到他回来才能走。”
  “何归要去猎杀魂兽怎么不告诉我?有老夫带着什么好的魂环找不到?而且,你居然会放心让他一个人去?”独孤博狐疑地看着唐三。
  “阿归虽然是辅助系魂师,但是他可不是一般的辅助系魂师。比你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
  被唐三这么一提醒,独孤博想到初次见面时何归带来的震惊,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的确是,老夫的确看不出他的深浅。”
  虽然对独孤博有信任,但是师兄的这个秘密还是只要他知道就行了。
  等何归回来的时候,独孤博在洞穴中修炼,而唐三在植物园里埋头苦干。听到声响,唐三知道是何归回来了。
  “师兄,成功了吗?”
  “嗯,凝聚成功了。”说完,何归释放出了自己的魂环。两黄两紫的魂环显现在唐三眼前。“第四魂技取名幻曲,范围内使人陷入幻觉。”
  何归只是感受了一下魂技,但是没有具体试过,所以还不知道这个魂技的具体效果如何。但是——“这个魂技似乎还有更大的作用,不过我现在还不清楚。”
  “幻觉吗?”唐三想到了星斗大森林里那个满是迷幻花的花谷,他笑了笑,说:“很不错的魂技。等有机会了我们去试试魂技。”
  “嗯。老毒物呢?”
  唐三把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何归眼睛亮了一下,“所以说,这植物园里的所以毒物我都可以带走了?”
  看他欢喜,唐三忍不住亲啄了一下他的唇,在他耳边说道:“我就知道师兄舍不得这些毒物,才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的,师兄高兴了吧?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奖励?”
  何归盯着他亮澄澄的眼睛,面无表情问:“你敢说你没打这些草药的主意?”
  唐三嘿嘿一笑,“这是次要,师兄的才是主要。”
  呵,别以为他听不出唐三在打什么主意。他扯开唐三圈住腰的手,冷酷道:“赶紧去干活,一株草药都别放过。”
  唐三:“……”
  奖励呢?
  唐三用眼神无声询问。
  何归轻飘飘地瞥了一眼。
  ……好吧听师兄的干活。
  三天后,一声愤怒值爆表的吼叫响彻山谷——
  “你们这两个混蛋,老子跟你们拼了!”
  放眼望去,原本欣欣向荣的植物园此时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就像刚被犁过似的,到处都是翻起的泥土,哪还有一点绿色,真的是被洗劫一空。。
  唐三和何归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读懂了同一个意思——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