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最强小神医第0091章 偷窥美人的心思,乡村最强小神医第91章 偷窥美人的心思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乡村最强小神医 > 第0091章 偷窥美人的心思

  那只野猪已冲到面前,罗阳别无选择,只有接战。
  他低喝一声,双脚作弓步,运劲于两臂,抡起钢叉就往前刺。
  野猪头部撞在钢叉上,撞得罗阳连连倒退,两手虎口发麻。他知道要是松手,必受野猪伤害。在这生死攸关时刻,他咬牙硬顶。
  大喝一声,将生平力气使出来,钢叉往下一捺,把野猪的脑袋摁在地上。
  “大伙儿快上!”罗阳指挥道。
  “老子来了!”
  肖大牛抡起铁棍往野猪身上招呼,砰砰连响,山谷回音不绝。
  至少打了十多分钟,罗阳嗅到一阵血腥味,又感觉野猪不再折腾了,心想多半打死了,便让谢润发拿手电筒照一下。
  谢润发地里捡起手电筒,手颤着,照了照野猪,宣布野猪已死,其他村民才跑了过来。
  若非罗肖二位少年相救,谢润发死生未定,他连声向罗阳感谢。在回去的路上,罗阳趁机把想要租地的事跟谢润发说了,谢润发一口应承,说明日就可签合同。
  本是随意问一下,不成功则还须请夏云出马,不料谢润发竟爽快地答应了。
  回到村里,野猪被抬去处理,明儿早上便能分到野猪肉。
  彼时已是快到凌晨三点钟,弟弟罗国兴给罗阳开的门,进了屋,他给了弟弟几百块零花钱。
  洗了澡,躺在床上,先是看了一会《神农经》,随后便进入《神农经》里的山水画里。
  画中飞瀑后面的石洞洞壁有各种功夫,罗阳想要学会。学成之日,对付郎意锋或张兴凯,那就轻松多了。
  洞壁的剑术,看了几次后,罗阳觉得那是以气御剑,他还学不了,一是没剑,二是真气量不多。
  何况,他也还不懂怎样用真气去控制物事,就算是隔山打牛,他也不会。他现下只知道使用真气时力气会很大。
  看了一会洞壁的拳法,倒是看懂了,试练了几招,看似简单,却颇为实用。
  他是街头打架长大的,招式够不够实用,只要耍几遍便心中有数。
  那腿功倒不易学,要求会轻身功夫,罗阳从没学过轻身功夫,也不知怎样练轻身功夫。
  练了一会拳法,便阴魂出窍。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出了房间,直奔安玉莹的家,想瞧瞧她睡了没。
  有了一次阴魂出窍外游的经验,加上阴魂变强壮些了,这次阴魂夜行已容易很多。
  走到安玉莹的家,便上二楼找她,刚走进她的房间,灯光陡地亮了起来。罗阳大吃一惊,本能地急退出去。
  心想这次阴魂要被灯光灼成重伤,不料立在阴暗处,却没感受到阴魂疼痛,似乎没丝毫损伤。不禁暗喜,自忖多半是阴魂能抵御灯光照射了。
  于是,大着胆子穿墙而过,果然不再怕灯光了,只感到暖洋洋的。
  只见安玉莹穿着睡衣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日子。罗阳上前细看,见是日记本。心头好奇,便立在她旁边,想看她是不是要写日记。
  果然,安玉莹掀开皮质封面,一下子便翻到空白处,罗阳无法看到其他日记内容。
  安玉莹拿着圆珠笔在日记本上写道:“今晚睡不着,心里老是想着他。臭牛仔,你知道吗?”
  看到这里,罗阳有点小兴奋。
  又见她继续写道:“晚上牛仔要跟人打架,好担心他受伤。还好他没事,噢,谢谢老天爷。”
  这时,她以手托腮,嘴角噙着甜甜的笑意,双眸悠悠地出神,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随后,又见她接着写道:“去年对他都还没什么感觉,今年短短的一段日子,我就被他深深地迷住了。他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微微忧郁的眼神,还有那有点坏坏的笑意,真的是迷死人了呢。”
  看了这段文字,罗阳乐开了怀,有些儿飘飘然了。
  他好想跟她说一句“你好漂亮”,但阴魂无法说话,只能将甜言蜜语留在心里。
  这时,安玉莹在日记本里画起画来,过了会儿,见她画的居然是一个男孩的模样,只是她的画功实在不敢恭维。
  若非她在画里写上“牛仔”二字,罗阳还不能确定所画的男孩是他。
  见了画,他心里笑道:“我真人可比画像要好看多了。”
  画完了画,安玉莹便又接着写文字:“他是越来越帅哥了。人长的帅,又会医术,有这样的男朋友,感觉好棒哦。好想给他生个胖娃娃。不知他喜欢儿子还是女儿,要是他两样都喜欢,就给他生一对儿女。”
  写到这儿,她羞羞地笑了,随即环视房间,自言自语道:“感觉有人在偷看,真怪。还是睡觉吧,不然明日会很困。”
  阖上日记本,放进抽屉,上了床,将空调被盖过头,开着灯睡。
  罗阳爬上床,在安玉莹的娇躯里滚来滚去,玩耍了一会,忽地想去看看郎意锋那厮会不会又找了新地方藏钱,便离了安家。
  其实,他只是顺路去郎意锋的家,最终目的是想到唐桂花家里去,瞧瞧她的睡姿。
  若非时间有限,他还想到秦飘的家去。
  本以为郎意锋休息了,到了他的家,才发现他跟几个村痞在喝酒,满嘴酒气,显是半醉了。地面上堆满了啤酒瓶。
  只听郎意锋说道:“老子扑倒在地,那是老子不小心,被他赚了便宜。老子是不会给他10万的。”
  便有村痞提醒道:“锋哥,你要是不给。他的干姐,踢踢姐会找你麻烦。”
  郎意锋冷哼了一声,道:“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搞死他!”
  屋里立时安静下来,等了许久,也不见郎意锋说出报复的具体计划,罗阳都急了。
  有村痞问道:“那怎样做?”
  郎意锋沉吟道:“还没想好。明晚再说。好困,大家先回去睡觉。”
  于是,那些村痞便各自回家去了。
  罗阳在屋里待了一会,见郎意锋果然睡觉了,便也回家。眼看不久要天亮了,阴魂受不了日光照射,会灰飞烟灭,只能改晚再去唐桂花的家。
  刚出到门外,忽地有一阵风刮来,阴魂被风一吹,腾地升了起来,转眼已离地面十几米高了。在半空中,无所凭依,只能随风飘荡。
  若时间充裕,被吹到远方,再徒步回来就是。可惜距离太阳出来的时间很短,至多个把小时。太阳一出,那阴魂要躲日光,就回不来,肉身就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