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罪而眠章八·辜之计,枕罪而眠章8·辜之计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枕罪而眠 > 章八·辜之计

章八·辜之计

“什么?”
  
  “千真万确,”蒙面女子皱眉道:“只不过根据老路的猜测,江流墨很有可能失忆了……”
  
  “失忆?”手执玉笛的黑衣女子蹙了蹙秀眉:“根据我们的观察,似乎他在上一次执行任务过后还好好的,为什么会忽然失忆了?”
  
  “根据我们的调查,发现江流墨最有可能失忆的时间段,就在眠罪的首领陈夜与江流墨相见的日子左右,”蒙面女子说道:“在那之后,江流墨似乎受到了一段时间的看护。”
  
  “这么说,是陈夜他们捣的鬼?”
  
  “老路说她认为不是,”蒙面女子之前显然已经和那个“老路”详细地讨论了很多东西:“她认为眠罪成员大部分充满了正义感,而陈夜此人尤然,他认为使江流墨失忆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执笛女子沉默许久,再度开口:“小墨的事情先不管了,这次任务的结果对我们不利,我想我们应该改变一下计划。”
  
  “老路走之前告诉我,如果子汀有改变计划的意愿,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你。”蒙面女似乎勾了勾嘴角,尔后从怀里取出一沓被折叠起来的纸。
  
  执笛女子点了点头,接过纸张,尔后看了看:“不愧是女仲达……”
  
  “老路有什么好的计划方案么?”蒙面女有些好奇。
  
  “方案很简单,”执笛女子很快浏览完毕了所有内容,然后将其递给了蒙面女:“我想按照老路写的,执行第三方案,你觉得如何?”
  
  “……没有异议。”蒙面女迅速看完第三方案,尔后点了点头:“现在开始?”
  
  执笛女子点了点头:“现在开始。”
  
  ……
  
  “喂,你现在在想什么?”
  
  从陈夜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江流墨便一直摆着一副沉思状,勾起了凌若惜的好奇心。
  
  “呃……我?”江流墨回过神来:“没什么……只不过在想之前的事情罢了……”
  
  “没关系的,你想不起来她们很正常,毕竟你都失忆了,”凌若惜说道:“只不过,断辜有你认识的人,这倒是很奇怪。”
  
  “是啊,”江流墨点了点头:“而且,黎萤萤不知为何,居然知道这件事情。”
  
  江流墨并没有说关于世界支流的事情,只是不说自己当时为什么说出所谓“故人”的事情的话,又有些不好交代,于是只好把事情解释为黎萤萤的手下得到了一些情报,黎萤萤发现了江流墨的名字,并且注意到断辜中有人和江流墨有些关系,因此才对江流墨的名字感到熟悉,并且告诉江流墨“断辜有人不想让你死”的事情。
  
  虽说江流墨的这个说法依然存在着不少的漏洞,但是凌若惜听说是黎萤萤的消息,居然便深信不疑了。
  
  “别想啦,那丫头的情报网可不是吹的,每次我执行任务线索终端的时候,都会去找她喝个酒,顺便问问,就能打探个八九不离十了,”凌若惜口中叼着根儿棒棒糖,拍了拍江流墨的肩膀:“还算是运气,如果那天你没有来找我的话,兴许就错过黎丫头的情报了。”
  
  “这倒的确如此……”一想起当时自己和凌若惜腹背受敌的样子,自己现在还都捏着把汗。
  
  当时见到那个蒙面女的时候,江流墨还不是很紧张,但是直到后颈一凉、听见身后女子的说话声之后,江流墨的大脑忽然有些隐隐作痛……
  
  就好像,身后的那个女子,自己曾经见过一样。
  
  而且,自己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这个女子,很强。
  
  也正因如此,江流墨当时直接打消了反击的念头。
  
  “或许,我们以前的确见过吧……”江流墨心想。
  
  “喂,我师叔说了,最好不要让你主动寻找记忆,顺其自然就好,不然的话反而可能招致灾祸,”凌若惜说道:“不过嘛……”
  
  “不过?”
  
  “说实话,你想不想找回自己的记忆?”凌若惜问道。
  
  “这个嘛……”江流墨沉思起来。
  
  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倒也算是无忧无虑的,记忆还停留在昨天,除了时不时会出现的头痛之外,其余的也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
  
  不过,江流墨很在意黎萤萤所说的话。
  
  “自己之前很可能在那个‘支流’经常惹麻烦,如果不加以改变的话,在这个世界恐怕也会继续惹上这些麻烦,而我却因为失去了之前的记忆,搞得现在认不清楚自己以前的朋友和敌人——如果仅仅是认不清朋友,那倒还好;但是认不清敌人的话,恐怕会有些麻烦……”江流墨心中思考着。
  
  “我还是对自己的记忆有一些好奇的。”思量许久,江流墨如是说道。
  
  “这样的话……我知道一个算命的,你要不要考虑找他看看?”凌若惜笑道。
  
  “算命的?”江流墨愣了愣,但是发现自己似乎并不那么抵触。
  
  “没错,那家伙算命很准,我建议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一看。”嘴上说着建议,凌若惜却已经拉住了江流墨的手,向总部门外走去。
  
  “哎哎哎,我还没有想好哎……”
  
  ……
  
  “就是那家伙?”
  
  杂乱的闹市之中,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处,正立着一个牌子,上面用毛笔字写着“金口玉言,费用交齐者无欺”,这几个字有的大有的小,歪歪斜斜毫无美感,纵是江流墨视力不错,也愣是认了半天才认清楚。
  
  牌子后头,是一个标准算命装束的老头儿,这老头儿戴着顶帽子,一副蒙了灰的墨镜,一身褴褛的算命装,正缩在牌子后头的地上,双手平行拢在了袖子里头,看样子似乎在打着瞌睡。前面自然不用说,连半个人影儿都没有。
  
  “你先别忙着下评论,仔细找一找,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凌若惜凑到江流墨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看看……”
  
  很快,江流墨便注意到了几点。
  
  第一,看上去老头儿周围像是因为身处角落而冷清,但实际上这整个闹市,江流墨和凌若惜走到现在,还真没有哪一个角落没有被占的。其他的角落往往也搭起货摊之类的,人数也不算少。然而,偏偏在这个老头儿周围,方圆几米之内,居然没有一人走近。
  
  第二,老头儿看上去褴褛,摊子也只有一个牌子、一张桌子,但仔细观察,他周围的地面满是鞋印,有来有去,很明显生意并不赖。
  
  第三……
  
  “两位,轮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