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大唐修条路第七十八章 陷入魔怔,我为大唐修条路第78章 陷入魔怔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为大唐修条路 > 第七十八章 陷入魔怔

第七十八章 陷入魔怔


  众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还有这送上门的钱推出去的?
  见面前这三人十分诧异,寅生便将其内在的意思解释给他们听,将这后世的国有企业的运作模式大致内容讲解了一下,
  虽说只是一个简单的框架,但他们都很难理解,这具有华夏特色的国有企业运作模式,经过寅生这段时间的考虑,还是比较适用于现在这个时代。
  至于面前这些人比较诧异自己为何不吃股份,
  寅生就简单地推到这周至县城大兴土木营造上面,为百姓营造新房舍缺银钱,县衙持股的钱就用于这些土木营造,以县衙为持股平台,国有资产煤矿入股,陆仲贤承包开发,收入用于这周至县城基础设施建设这样子一个循环模式。
  寅生的这大义被这三人歌功颂德了好一会,纷纷称赞寅生心系百姓疾苦,百官之典范。
  其实寅生自己内心十分清楚,不是自己不缺钱,虽说敲了云骑尉秦甚的一些瓷器字画,升这雍州长史又得了一堆礼金,身价也算是小有几万贯。
  并不是自己还真看不上这小煤矿带给他的收益,相反这煤矿正常运转起来至少能抵得上这周至县几年的土地税收银钱。
  但是自己有这金手指GPS还缺矿吗?
  自己是缺人,并不是缺矿缺钱,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将这工艺水平提升几个台阶,
  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虽然李元昌这只老虎的威胁暂时解除了,但是以寅生自己的直觉和判断,之前黄侍郎和张观察史两位大人的不测,
  真正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背后可能另有其人。
  虽说现在背后有吴王李恪,但是自己知道下一个皇帝高宗是李治,
  是否真的想要扶持李恪日后做到现在皇帝的位置,
  自己还没决定,相反的自己的势力还是太薄弱了一些。
  想要引来金凤凰,那就得栽种好梧桐树!
  就这样,三人简单敲定好了煤矿开发协议,陆仲贤也是吐槽这开采效率太低,要从周边州县招募一批劳工来,加快这煤矿的开采效率,赶上这快要来临的冬天,赚他个盆满钵满,
  当然这也迎合寅生的意愿,本就奈何周至县人口少,成里的闲散劳力都派去城外的工地上,
  新建的两座高炉配合河边又新修的水利石墨用于烧制石灰磨水泥熟料,
  将来新城建设需要大量的水泥,更何况未来大搞基建的时候水泥更为紧缺,当然就没有更多的富余劳动力派往这煤矿!
  三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
  ……
  长安城,东宫。
  夜色深沉,阵阵西风凄厉地呜咽着穿过空旷地大殿,将厚厚地帘幕卷起,
  树木蒙起了黑纱影影绰绰的令人看不清楚,被西风吹得梭梭作响。
  从太子的寝宫里传来一个无比恐惧嘶哑地声音:“放开我!放开我!”
  发出声音的正是当朝东宫太子李承乾。
  他双眼紧闭,嘴角露出无限痛苦地神情,在卧榻之上不停地翻滚挣扎着,伸出手想努力地抓住什么。
  旁边太子妃海棠则努力想按住太子李承乾,但由芊芊玉手软弱无力,
  被陷入魔怔地李承乾推到在卧榻,似是扭到了脚踝,在地上坐着半天起不来身。
  贴身侍女带着几名宦官们挑着灯快步进来,
  侍女连忙将倒在地上的太子妃海棠扶起连忙说道:“太子妃,太子妃,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太子怎么了?”
  海棠面色痛苦地站了起来,看向卧榻上的陷入疯癫状的李承乾,
  连忙让几个贴身侍卫赵卫龙和几个宦官将其靠近太子将其扶稳,
  避免李承乾从卧榻摔到地上。
  约莫一会儿,李承乾才缓慢恢复原状,双眼逐渐清明过来。
  “承乾,你方才怎么了?”海棠被侍女扶着,走上前问道。
  “呼……”李承乾长舒一口气。
  “方才本王做了个噩梦,好可怕,看见这宫殿突然坍塌,满屋子都着起了大火,四周都是宫内护卫们的污浊的鲜血和残断地肢体!
  本王拼命地喊着,可是依然没有人回应本王,忽然间一身紫金甲胄面带头盔手提长刀之人走向本王面前,似乎本王都看到了嘴角露出的嘲笑……”李承乾心有余悸地说道。
  “好了,承乾,这只是个噩梦,醒来了就好了!”海棠上前安慰道。
  “不……本王认为这个梦就是真的,他们都想谋害本王,本王知道他是谁!
  果然,果然如此……”李承乾似乎还未从这个梦魇中清醒过来。
  “哈哈哈……你们狐狸的尾巴漏出来了!”
  李承乾从卧榻上跳了下来,衣衫不整,头发散乱,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外!
  太子的贴身侍卫赵卫龙在太子妃海棠的首肯下,拿了件衣裳追了出去。
  海棠在侍女的搀扶下起身,颤颤巍巍的说道:
  “灵儿,给本宫拿件披肩过来,我出去看看承乾!”
  灵儿忙拿过一件华丽的裘裳披到海棠身上劝道:
  “太子妃,外面风很大,入秋夜间天气骤冷,你身体抵御不了的,你的……”
  话说间,灵儿的眼光落在海棠用手捂着的肚子上。
  “不碍事的,方才也是承乾无心之失,外面这么黑,本宫不放心承乾,他这两天状态不好,本宫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说罢,海棠就在灵儿的搀扶下,走出了殿门。
  殿门外,依然妖风阵阵,呼啸的风卷起地上的尘土夹杂着树木上的落叶飞舞的满天都是,
  海棠单手挡在眼前,在灵儿的搀扶下,走向院中直盯盯站着的太子李承乾。
  海棠轻声说道:“承乾,快回宫去吧,外面冷!”
  李承乾脸上露出一丝恐慌,转过头看向海棠说道:
  “不,我不回去,我眼睛一闭上,脑海中就浮现那张脸庞,
  那么大一间房子,让我害怕恐惧,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
  海棠看着这面色苍白,双眼空洞无神,内心充满了恐惧的太子,
  心头一酸,两行眼泪留了下来说道:“承乾,这里风大,咱们先进屋吧,我在旁边陪着你,咱们不灭烛,让它们燃着就不黑了!”
  李承乾依然摇着头,不肯回房。
  “快点进屋吧,这里太冷了,你穿这么单薄,会冻出病来的!”海棠轻声说道。
  李承乾突然转过头,魔怔似乎越来越严重了,有些歇斯底里地道:
  “冻死我才好呢,你瞧瞧这宫殿,冷清地和坟墓有什么区别?他们不是盼着本王早点死了好上位吗?这不是如他们的意吗?哈哈哈哈……”
  李承乾似乎有些失去理智,仰天长笑!
  海棠面色微变,连忙劝阻说道:“承乾,你小点声,这种话不要这么大声音,小心隔墙有耳,传到父皇那里就坏了!”
  “隔墙有耳?这冷清的东宫那里来的耳?本王的谋士一个个都倒向了他。我是未来的国储,父皇的继承者,你看看现在这个东宫,哪里像个皇储呆的地方?”李承乾凄凄地说道。
  “不会的,承乾,再怎样说,你现在还是太子,那位不能怎样的,你不要想太多了!”海棠拉着李承乾的袖子说道。
  “太子?本王现在哪里像个太子,这朝堂上的人看着本王都那么地古怪,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近我,我还是太子吗?
  不,我是这大唐最可怜地死刑犯,别的死刑犯判了死刑顶多秋后问斩!
  我呢?一柄剑悬在空中,另一柄剑也在逐渐接近,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
  这种感觉和滋味,你知道这有多么恐怖吗?”李承乾怔怔的说道。
  似乎又陷入自己制造的魔怔当中,神志又不清醒了,时而哭时而笑。
  海棠在边上也是没有丝毫办法,想靠近,却又不敢。
  边上的侍卫赵卫龙和灵儿也在一边干着急。
  海棠转过头对着灵儿说道:“灵儿,你快去请皇后娘娘过来!”
  灵儿赶紧应了一声就往殿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