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绝宠:懵妃夭夭第214章 准备嫁人,倾世绝宠:懵妃夭夭第214章 准备嫁人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214章 准备嫁人


  “夭夭,准备嫁给我吧。”
  沐夭夭对风则栖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给弄懵了。
  风则栖笑道,“刚刚过来的时候,我先去给老夫人请了安,和老夫人提了我们的婚事,以为老头子冲喜为由,提前我们的婚事,这件事今天在宫里和沐丞相也提过了,老头子是真的要不行了,沐家将要面对的是皇权的威压,沐丞相也觉得你早些嫁给我为妙,就打算在下个月,具体哪一天还没有定下来。”
  沐夭夭听得热血沸腾,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突然有心紧张,坐如针毡的感觉。
  “那个……我……我好像还没有准备好……”
  沐清仁站起来把小碗往石桌上一放,无语道,“你瞧你那怂样!平日里天天盼着自己嫁人,这马上就能嫁了,你却说你没有准备好,你不是没准备好,你就是怂!”
  “我……”沐夭夭想说什么,却无话反驳。
  风则栖握住她紧握的拳头,“不要紧张,一起交给我就好,等沐丞相回来,我就和他去细谈。”
  沐夭夭这才乖乖的点了点头,“好,不过你们谈了什么千万不要告诉我,我听了会更紧张的。”
  沐清仁对沐夭夭呲呲牙,还是一副说她没出息的样子。
  “还有一件事。”风则栖道。
  “什么事啊?”沐夭夭马上又绷住了脸,会是什么事?她真的有些害怕。
  风则栖看了一眼沐清仁,犹豫了一下,道,“待会儿再同你讲吧。”
  沐清仁摸摸鼻子,看他那一眼好生奇怪,“到底什么事啊?还打算瞒着我说啊?”
  风则栖毫不留情道,“没错,就是想要故意避着你说的。”
  沐清仁又摸摸鼻子,真是碰了一鼻子灰,“避着就避着,反正我也不好奇你们要说什么。”
  风则栖笑笑,问沐夭夭道,“吃好了吗?”
  沐夭夭点头,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傻笑道,“没有吃好,吃撑了!”
  风则栖拉着沐夭夭起来,向房间内走去,“我们进去,我单独同你讲。”
  沐清仁眼睁睁的看他们携手进去,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又看向流韵,满脸委屈的对她敞开了双臂。
  “怎么了?到底什么事啊?”进去后沐夭夭问。
  “关于沐清倾,我已经让流光查到了,沐清倾是你二哥的同胞妹妹,还是不要让他听到好,也是为他好。”
  “这么快就查出来了!?”沐夭夭讶然,不过听风则栖后面的话,就知道沐清倾肯定又没办什么好事。
  果然,风则栖道,“那件事是她和皇后合谋的,然后想陷害给我。”
  沐夭夭气愤道,“我就猜到会是这个样子,沐清倾她真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我们的底线,这次必须给她一点教训才行……不,不是一点教训!是狠狠的教训!”
  风则栖自然也是赞成,两人商量好对策后出去,只见本来院子里几个人围在一次谈论着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沐夭夭出声问道。
  楚珞染不答反问道,“你们两个大白天的把自己关进屋里干什么?就这么着急?”
  “楚珞染你这心思也太龌龊了!小霜霜,把她带下去给她洗洗脑!”沐夭夭招呼流霜道。
  流霜挽着袖子就要上前,看着气势,楚珞染顿时腿就软了,“洗脑?怎么个洗法啊?”
  “就是揍他,揍到他顺从你为止。”沐夭夭坏笑道,说完她没有再理楚珞染,问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啊?”
  米籽答道,“小姐,刚刚前院传来消息,说二……太子侧妃有身孕了。”
  顿时间,沐夭夭差点喷出来嗓子眼儿的那一口老血,她像是受到打击一般,后退几步,被身后的风则栖给扶住了。
  “主母,你这个样子像是……属下就说你对太子旧情未了你还说不是,这下伤心了吧?主子怎么办?主母她心里还有别人……”流霜插嘴道。
  楚珞染一听这劲爆的消息,又扯开自己的大嗓门,“什么!?沐夭夭对你们风凌国的太子还有情!?天呐!沐夭夭,你现在可算是半个有夫之妇了,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沐夭夭现在不想理她们,她与风则栖对视,露出个苦瓜脸来。
  他们刚刚想好教训沐清倾的法子,这马上就传来了她怀孕的消息,不管怎么说,孩子总是无辜的吧,更何况那怀得还是太子表哥的孩子。教训她的计划可能只能缓一下了,该说沐清倾好运呢?还是好运呢?还是好运呢?
  “二哥和小韵儿他们哪去了?”沐夭夭这才发现沐清仁并不在场。
  “哦,刚才传来消息时流仁他便拉着姐姐走了。”流霜回答道。
  沐夭夭点点头。
  下午的时候,便传来皇帝病危,太子监国的消息。沐且安回府了,风则栖去和他谈婚事。沐夭夭觉得无趣,便带着自己院子里的一行人向浮欢居去。
  此时浮欢居正是热闹,本来王氏和温煦就在,他们过去的时候沐清仪也刚好一同过去。
  因为楚珞染和楚耐耐是客,刚开始还有些客道拘谨,不过很快的,一行人都被可爱嘴甜的楚耐耐给俘获了。
  特别是老夫人,本来就年纪大了喜欢小孩子,现在抱着楚耐耐不肯撒手,一口一个心肝宝贝。
  沐夭夭看着都吃味儿了,自顾自的感叹道,“看来我已经失宠了,祖母你现在好像都不待见我了。”
  老夫人故意笑骂道,“你就是一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谁爱待见谁待见去,反正老身是不待见了。”
  沐夭夭一瘪嘴,挤到王氏怀里坐下,搂着她的脖子撒娇道,“娘亲,你待见我不?”
  王氏摸摸她的脸,“娘亲自然待见你,只是你最近好像又长肉了,压得娘亲腿疼。”
  此话一出,哄堂大笑。
  沐夭夭窘迫道,“娘亲你不是抱不动我了,应该是想抱孙子了吧?”
  沐夭夭对温煦挑挑眉,刚刚数她笑得声音最大。
  王氏点头,“确实想抱孙子了。”
  温煦脸皮厚,也没害羞脸红,只是心里想,抱孙子不应该找她,他们就根本没有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