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剑金刀第三十二章 诡计失算 李祺得手,碧剑金刀第32章 诡计失算 李祺得手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碧剑金刀 > 第三十二章 诡计失算 李祺得手

第三十二章 诡计失算 李祺得手


  苏合尔泰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朱久兴和李复顺打得难分难解,柳彦奇也和于正威势均力敌,其他成员也都混战在了一起,相互厮杀互有伤亡。
  于正威虽然武艺不错,但是时间一长,他感觉自己不是“云贵第一快剑”柳彦奇的对手,慢慢地,招架多于反击了,更何况,柳彦奇是出了名的快剑,这让他很有点吃不消了。
  柳彦奇也看出了对手已然多有招架之功,少有反攻之力。于是连刺数剑,逼退于正威后跳出圈外叫住众人说道:“大家住手,听我说一句话。”
  朱久兴说道:“你什么意思?”
  柳彦奇说道:“大家势均力敌,这样打下去要么两败俱伤,要么就是打到苏合尔泰跑回去搬了救兵来,到那时别说拿走宝箱了,恐怕我们这两伙人谁也走不掉,到时候我们都得完蛋。”
  朱久兴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柳彦奇说道:“不如我们把这些珠宝一分为二,你我两伙人各得一半,尽快离开此地。”
  朱久兴说道:“不行,是我们先下手得到的,要分我们也得拿大头,一分为二太便宜你们了。”
  李复顺说道:“我倒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不如我们先把这些宝贝运走,等确定安全了我们再研究怎么分如何?”
  朱久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那苏合尔泰这么多的珠宝被劫岂能甘心,此去开封府也没有多远,他真要调来大兵谁也走不了,于是说道:“也好,那我们就先合力把宝物运走再说。”
  商量定了,各自收拾伤员,各派四个精壮人员来抬这一大箱宝物,刚要准备离开,就听一人“哈哈”大笑道:“乱党哪里走,我苏合尔泰等你们多时了。”
  苏合尔泰本打算他们打个两败俱伤再出来收拾残局的,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打了,要分了这箱宝物,那他怎么能干呢,这可是他搜刮多年才攒下的家底。
  苏合尔泰本来没打算用这箱真金白银来做诱饵,但是他怕不拿出真宝贝鱼儿不上钩,便冒了这个险,让他敢于冒险的原因主要是他事先早已安排下了伏兵,不光这里靠近埋伏着二百多人,山后那边还有三千精兵呢。因为有了这些安排他才胆敢用这箱真珠宝来做诱饵引他们出来。如今见他们不打了想走,那他哪能答应呢,忙大喝了一声:“乱党哪里走。”带着二百多精壮兵士冲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在了当中。
  柳彦奇说道:“果然被我料定了,你真是老谋深算。”
  朱久兴说道:“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正想和他一决高下呢。”
  苏合尔泰说道:“来人,拿下这帮乱匪,有敢抵抗者格杀勿论。”
  朱久兴一挥“烈焰追魂剑”直取苏合尔泰,苏合尔泰一摆手中“锯齿狼牙棒”迎了上去。
  几个回合下来朱久兴才知道于正威所言无错,刚才苏合尔泰真的是假败而走,这会儿苏合尔泰全力进攻,力猛棒沉,一时间朱久兴丝毫占不得一点便宜。
  那边大家虽然面对的不是武功高强的江湖高手,但这二百多人都是苏合尔泰精挑细选的精壮护卫兵,也都是他常年带在身边久经沙场的得力干将,又惯用车轮战术,六十几人被死死地拖住,求胜不得,脱身不能。
  朱久兴见自己一时间不能拿下苏合尔泰,感觉很没面子,于是手腕一抖,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他非要和苏合尔泰一决雌雄不可。
  朱久兴自幼拜在“烈焰帮”门下学习武艺,此人练功非常用功,而且悟性极高,深得“烈焰帮”帮主以及其他师叔师伯们的喜爱,都将自己的拿手功夫传授给了朱久兴,因此,他的武功可以说是集“烈焰帮”所有高手的武艺于一身,后来临离开师门的时候,老帮主又将“烈焰帮”的震帮之宝“烈焰追魂剑”送给了朱久兴,朱久兴凭借一身好武艺和这柄宝剑,很快成名江湖,后来被南明小朝廷的遗臣找到,说他是南明皇帝朱由榔唯一幸存的后人,让他带领南明的后人们起来反抗满清的统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光复大明江山。朱久兴于是带领这些南明遗臣扯起了义旗。由此可知,这朱久兴并非泛泛之辈,如今和苏合尔泰打得难解难分,心中着急,决定使出看家本领,好战胜苏合尔泰。
  一时间,苏合尔泰被他的烈焰追魂剑逼得连连后退。
  苏合尔泰之勇可以说仅次于鳌拜,他跟随济尔哈朗南征北战,和不下千员战将对过阵,可谓经验丰富,面对朱久兴的烈焰追魂剑步步紧逼,他一点也不慌乱。看准间歇,手中锯齿狼牙棒便搂头盖顶地直砸向朱久兴的头顶。
  朱久兴知道苏合尔泰力大无穷,而且这把锯齿狼牙棒非常沉重,给他击中,非得脑浆迸裂,骨断筋折不可,他也不能全力用自己手中的烈焰追魂剑去挡它,和它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因此,朱久兴不得不暂停攻势,抽身后退,躲过苏合尔泰这一记重棒。
  苏合尔泰没想到这些人这么难对付,连他的精锐护卫也不能速速取胜,看来不调来更多的部队是不行了。于是,苏合尔泰逼退朱久兴后便取出了身边的信号弹,伺机施放了出去。
  柳彦奇一见苏合尔泰放出了求助信号,知道他不只是带了这么多的兵马,附近肯定还有更多的兵将埋伏着,便劝李复顺择机撤退。李复顺也感觉事情不妙,再不走,一会儿大队人马来了再想走恐怕就走不掉了。
  于正威也和朱久兴沟通了几句,朱久兴不甘心地说道:“眼看着到手的东西就这样放弃啦?”
  于正威说道:“一会儿大队清兵要是来了,咱们丢的就不只是这些身外之物了,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有命在,我们还有机会,没了命那才什么都没了呢。”
  苏合尔泰看出了这两伙人的意思,大声说道:“儿郎们,他们要溜,我们的大队人马马上就到,把他们给我死死地缠住,一个也别放跑了,回头有重赏。”
  就在这时,一小队几十人的清兵纵马而来,来到近前高声喝道:“奉阿克敦将军之命前来助战,贼人修走。”
  苏合尔泰说道:“怎么就你们这几十人,其他人呢?”
  来人说道:“阿克敦将军怕大人有什么闪失命我们骑马先来助战,大队人马正在跑步而来。”
  苏合尔泰见又有几十人到来助战,立时精神大振,手中锯齿狼牙棒一挥,几名义军被他打翻在地。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名刚刚来参战的援兵替换下了守护宝箱的士兵,说宝箱由他们守着,让他们也加入了战斗,等苏合尔泰发现不对头时,那几人已经将宝箱绑到了马背上,苏合尔泰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来人答道:“大人放心,这样才更安全。”说完催马就走。苏合尔泰急道:“你们要到哪里去?回来。”来人说道:“送它去更安全的地方,大人您就放心吧。”苏合尔泰情知不对,忙下令手下去追,可是自己的亲随和后来的援兵衣服都一样,你推我搡的一时间也分不清谁是谁了,乱做一团,苏合尔泰想抽身去追,不是撞到自己的手下亲兵就是被义军的人拦住,苏合尔泰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人用马驮着宝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时,远处一声呼哨响,刚才来助阵的清兵都抽身上马一溜烟的跑了。这时苏合尔泰才大呼上当,忙喝住众人说道:“停停停,宝箱已经被人骗走,你们还打个什么劲儿,快去给我追。”
  直到此时还有部分兵士没弄明白咋回事呢,还问说:“大人,那不是自己人吗?追他们干什么?”
  苏合尔泰说道:“什么自己人,这伙人是冒充的,是来趁火打劫的。”
  就在场内一阵混乱之时,远处传来马蹄声,和大批士兵跑步的声音,柳彦奇惊呼道:“大家快点撤,真正的援兵到了。人数太多,再不走可就没机会了。”说完奋力拼杀,接连砍倒好几人。
  苏合尔泰一心追回宝箱,哪还有心思和他们对阵,交代手下的人一定要缠住这些人等待援军到来,自己抽身带着十几个人去追那伙假援兵去了。
  没有了苏合尔泰坐镇,清兵战斗力减掉一半,众人合力奋力拼杀,终于冲开一个缺口,边打边撤。这时,苏合尔泰的援兵已经到了近前,朱久兴和李复顺一看再难全数而退了,急忙招呼道:“不要恋战,紧急撤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于正威和朱久兴率先冲了出去,身后只跟出来不到十个人,也来不及再接应其他人,紧忙往隐蔽处跑去。
  柳彦奇为了能多带出去几个人,被清兵死死地缠住,他招呼李复顺带人快走,他自己有办法脱身。李复顺只好带着人先跑了。
  眼看着苏合尔泰的援兵就要合拢上来了,柳彦奇长剑一挥,逼退众人,一纵身跳上马背,双腿一夹马肚子,那马便狂奔而去,来兵随后紧追不舍。
  这时有人会问,那宝箱到底让谁给弄走了?聪明人估计已经猜到了,没错,弄走宝箱的人正是小爷李祺。
  李祺刚才闻报说后面山里有重兵埋伏,她就已经猜到了苏合尔泰的诡计。于是她微微一笑,计上心来,她让自己的人都换上了苏合尔泰清兵卫队的服饰,然后交代了一番,让他们如何如何做,又秘密的派人在苏合尔泰山后援兵前来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很多障碍,用以减慢他们到来的时间。刚才见苏合尔泰发出了求助信号,便忙让自己事先伪装好的手下冒充阿克敦的援兵,先冲过去假装助战,等苏合尔泰完全相信他们之后再由几个人去替换看守宝箱的人,替换完了迅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之物,把宝箱绑在了马背上,等苏合尔泰发现情况不对时再由已经混到苏合尔泰亲兵中的人假装与乱党对打,实际阻拦苏合尔泰接近捆绑宝箱的人,等宝箱成功带出来了,李祺呼哨一声示意自己人可以撤退了,那些假装助战的人其实都没有真的加入战斗,只是在外围呐喊造势而已,接到撤退的呼哨声都快速的翻身上了马,快马加鞭扬长而去。这将计就计可以说让李祺做得天衣无缝。
  李祺见计谋得手心中欢喜,一边派人接应携带宝箱的那两个人,一边派人在后面设置了多处路障,用以阻挡苏合尔泰的追击。
  苏合尔泰一口气追出去十余里,终是没能追上。他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弹丸在下,整个人绝望地瘫坐在地上,后悔施用此计,乱党一个没抓着,反把家底给丢光了。痛心之余,命随后赶来的阿克敦带人连夜封锁所有路口,然后方圆三十里挨家挨户的搜查,就算挖地三尺也务必要找到劫匪,找回宝物。
  李祺见甩开了追兵,吩咐大家尽快更换服饰,各自分散藏身,几日后京城里汇合,今日之事大家都立了大功,回到京城后我一定会重赏,但是,谁要是敢走露半点消息,到时候休怪小爷我手下无情。
  大家都知道李祺的为人,哪个敢将这件事说出去,连忙发誓保证。如此,李祺才吩咐他们赶紧各自藏身去吧。宝箱自然是由她单独携带。
  等大家都散了,李祺带着宝箱没有往京城方向去,反而从小路向着开封城而去,她料定苏合尔泰必定快马加鞭通知沿途哨卡要严查细搜,而此时,防守最为松弛的地方一定是开封城,因为一般人夺了宝物首先想的肯定是跑得离事发地越远越好,而追捕的人也一定为了防止劫匪远逃,最先在外围布兵,因此她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才越是最安全的地方。
  李祺带着宝箱秘密地回到了开封城。
  李祺能否摆脱苏合尔泰的搜捕?宝箱最终会花落谁家?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