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11章 登堂入室,妖孽特种兵王第11章 登堂入室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11章 登堂入室

  第11章登堂入室
  宝马车开走了,远处的那辆黑色轿车也开走了。
  只剩下朱子晗朱少爷皱着脸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宝马车的背影恨恨的啐了一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威哥,是我,你在哪里呢?帮我教训个小子!”
  杜威是威武拳馆的馆主,同时也是池州市武术协会的理事之一,当年在全省的武术比赛里都是拿过名次的。所以在池州市很是小有名气,有许多富家子弟都投在他的门下,想学个两招在别人面前吹嘘。
  而朱子晗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交了学费以后就没去过。
  原因只有一个,拳馆里没有一个美女,全是大老爷们,没意思。
  杜威也知道这些少爷们的脾气,来这里学拳也就是娱乐而已,当不得真的。
  反正自己钱也收了,他们爱来不来。
  但现在,这个朱少爷既然打电话过来要他帮忙出头,杜威杜馆主自然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正荣集团可是池州市里数一数二的大财团,朱子晗更是一掷千金不拿钱当回事,光是一年投在自己这里的钱就几乎占了自己拳馆收入的三分之一。
  杜威当然不能让这位朱少爷不高兴,人家不高兴了,自己的钱袋子就要瘪了。
  为财东出头,是自己的义务!
  而此时的江天道显然不知道这些,他正专心致志的开着车送林冰倩回家。
  小芸秘书已经半路下了车。
  此时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偶尔一抬头,正好和后视镜里的林冰倩撞个正着。
  四目相撞,林冰倩飞快的把眼睛移到了车窗外。
  车子缓缓开进海景别墅,林冰倩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天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江天道尴尬的一笑:“林总,我今天刚到池州,还没来得及找住的地方。”
  林冰倩点点头:“明天到公司让小芸给你安排住处,今天就先住我家好了。”
  这就要同居了?江天道一愣。
  林冰倩马上就又补充了一句:“我爸正好要感谢你呢。”
  哦,原来家里还有个老头子呢,自作多情了。
  江天道点点头,把车开进了一个别墅的小院子里。
  这是一座精致的白色别墅,小楼一共有三层,典型的西方建筑风格。
  小楼前边是绿油油的草坪,还有一个游泳池,池水湛蓝。
  江天道把车子平稳的停在一边的平地上,没等他们下车,小楼的客厅大门推开,一辆轮椅从里边缓缓滑了出来。
  轮椅上,一个头发花白,两只眼睛却是炯炯有神的中年人坐在上边,脸上写满了惊喜。
  “小倩,你可算回来了!”
  不用说,这个中年人就是林氏集团的掌舵人,董事长林长海。
  一年前林长海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两条腿失去了知觉,遍求名医未果,只能靠轮椅行走。
  而林氏集团也只能全都交给了自己的长女,林冰倩。
  可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想要执掌这么大的集团公司谈何容易!
  这不,今天上午就发生了这么震惊的大事!
  听到爱女被绑架的消息,林长海差点急得从轮椅上跳下来。
  爱妻早逝,是他一手把两个女儿拉扯长大。
  如果能让女儿平安归来,他宁愿用自己的所有财富来交换!
  幸亏,很快就又传来消息。
  绑匪已经被警方击毙,爱女林冰倩也安然无恙。
  林长海长出了一口气,马上就嘱咐林冰倩,一定要把救命恩人带回家,他要当面致谢!
  现在,听到熟悉的车声,林长海迫不及待就让佣人把自己推了出来。
  大劫过后,林冰倩再见到亲人也是热泪盈眶,叫了一声:“爸!”就跑过去,一头扎在了林长海的膝前。
  林长海激动地用手**着爱女的长发,嘴里喃喃地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半晌,他才想起最重要的事:“小倩,那个救命恩人呢,不是说一定要你把他带回来,我要当面感谢人家吗?”
  林冰倩连忙抹了一下眼泪,直起身子:“爸,忘了跟你介绍了,这位就是今天救我的那位大哥,他叫江天道。”
  林长海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江天道:“这,他不是司机吗?”
  江天道没有说话,林冰倩连忙解释:“爸,江大哥刚从部队上退伍,想在池州找个工作。正好我也需要个司机,所以就请他来做我的司机了。”
  林长海恍然大悟,连连说了几声:“好!好!有小江在你身边,我也心里踏实了许多。”
  说着双手紧紧抓住江天道的手:“小江,你救了小倩,就是救了我林长海,以后你就是我全家的恩人!”
  说着扭头对林冰倩说:“小倩,天道做你的司机可以,但你决不能像对待普通的员工那样对他,要把他像亲哥哥一样才行!”
  江天道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林董事长,这,太客气了。”
  “没客气,客气什么?天道,你不知道,如果要是小倩真的出了事的话,那我林长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了。所以,你是救了我林某人一命!”林长海说着,手都有些颤抖的样子。
  “爸,我们还是请江大哥到屋里坐吧!”林冰倩看到父亲的情绪有点激动,就小心的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对,对,你看我都老糊涂了,快请天道到屋里坐!”林长海连忙说。
  三个人到客厅坐下,林冰倩亲自沏了热茶。
  “天道,来,尝尝,这是今年的新茶,雨前龙井!”林长海心情很好,颇为热情。
  江天道没有客气,拿起茶杯一饮而尽,看得林长海和林冰倩妇女嗔目结舌。
  这么好的茶,这么豪爽的喝法,还真是暴殄天物了!
  “对了,天道,刚才听小倩说你刚从部队上退伍,不知道以前在哪里服役啊?”林长海热情的询问。
  江天道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林长海:“黔南!”
  “黔南?”林长海的眉毛不经意的跳了一下。
  “怎么,林董事长去过那里吗?”这个细微的变化没有逃过江天道的眼睛,他盯着林长海的脸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