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13章 夜深来客,妖孽特种兵王第13章 夜深来客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13章 夜深来客

  第13章夜深来客
  漆黑的夜。
  江天道和战友们穿着迷彩服,身上披着伪装埋伏在灌木丛中。
  眼看着一队敌人从自己的面前慢慢走过,走进早就设置好的埋伏圈。
  江天道身先士卒,拿着匕首冲了上去。
  然而,没等他冲到跟前,突然腿一软就倒了下去,一头栽进了旁边的山沟里。
  其他的战士也是一样,刚刚从树丛里跳出来就是腿一软,扑通就跌倒在了地上。
  被惊动了的敌人们扭过头,把子弹像雨点一样的泼过来。
  战士们无一幸免,鲜血染红了他们身下的绿草,也把那片土壤染成了血红色。
  江天道躺在几米深的山沟里,听着耳边雨点一般的枪声,还有战友们痛苦的叫喊声,他想要跳起来,可是身体就像是被人抽去了筋骨一样,没有一丝力气。他想要叫喊,可是喉咙里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一样,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战友在流血,江天道在流泪。
  从没有流过泪的钢铁军人,满面泪流。
  几个小时以后,出来接应的兄弟部队发现了狼牙中队的尸体,也发现了躺在山沟里幸免于难的江天道。
  闻讯赶来的师长牛长义,对着躺在病床上的江天道怒不可遏:“小道子!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子把一队的兄弟交给了你,你却把他们全都送给了敌人!”
  “他们全都牺牲了,就你一个人回来!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他们全都牺牲了,就你一个人回来!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他们全都牺牲了,就你一个人回来!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江天道忽的一下坐了起来,浑身都是湿淋淋的汗水。
  已经是不止一次做着同样的梦了!
  从那天开始,他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每天一闭眼就会不知不觉的回到那个残酷的战场。
  战友们惨死的时候,那怒睁的眼睛告诉他,他们死不瞑目!
  而他作为狼牙中队的队长,灵魂!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却只能躺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他真想去死!用死来告慰那些屈死的战友。
  但牛长义一个耳光把他扇醒:“小道子!你想就这么死了?没门!”
  “狼牙中队是老子十几年辛辛苦苦打造的王牌,可他们全都毁在了你的手里!”
  “亏你还是这支狼牙的灵魂,队长!你就打算让他们这么白死?”
  “你就算要死,也要给他们报了仇再去死!你去,把害死他们的凶手全都给我找出来,把他们的头一个个的提到兄弟们的灵前,用他们的鲜血为兄弟们祭奠!”
  江天道捏着拳头,在心里默默的念着:“虎子,赵刚,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白死,一定会找出背后的凶手!还有,我们所有的敌人,我要他们全都一个个去死!”
  当呼吸慢慢平静,江天道看看自己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他跳下床,走近房间里的卫生间冲了一个澡。
  再次躺在床上的时候,舒服多了。
  可是没多一会儿功夫,他就再次睁开了眼睛,侧耳倾听!
  外边走廊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尽管很是轻微,但逃不过狼魂的耳朵!
  有人潜入了这所别墅!
  是敌人?江天道的拳头已经捏紧,随时准备战斗!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到了自己的门口!
  江天道的眼睛微眯,一道杀意开始在房间里弥漫!
  “咔哒!”对方很小心的扭开了门锁,一道微弱的光线从外边射了进来。
  江天道眉头微皱,光线下是一个很窈窕的身影,难道来的是个女刺客?!
  哼!管你来的是男还是女,来了,就别想回去了!
  而且,自从那次战斗以后,已经许久没有发泄过这团邪火了。
  尤其是今天,被那个大胸姐引起的火气,现在还在隐隐作怪。
  是该找个人泄泄火了!
  想到这里,江天道放松了身体,静静地躺在了那里。
  身下就是柔软的大床,条件很方便。
  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一条缝,一个窈窕娇小的身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尽管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五官,但从这身段的曲线来看,身材很不错。
  细长的两条腿,是自己的最爱。
  纤细的小蛮腰,可以摆出各种姿势。
  胸……是有点小,不过可以将就了。
  江天道很满意。
  房门很快就关上了,黑影并没有马上过来,而是站在门口长出了一口气。
  似乎刚才进入的过程对她来说有些紧张,而现在轮到她放松了一样。
  这有点违背常理,江天道皱了皱眉,心里有点奇怪。
  因为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越是接近目标,应该是越紧张才对。
  接下来,更让江天道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黑影并没有直接扑过来刺杀自己,而是就站在了床尾的位置开始脱衣服了!
  三下五除二,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然后……
  然后她掀开被窝钻了进去……
  两秒钟后……
  寂静的别墅楼里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啊!流氓……”
  寂静的小洋楼马上就热闹起来。
  所有人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林冰倩穿着睡衣最先跑出来,脸色煞白。
  然后是佣人吴妈。
  连林长海都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弄到轮椅上摇了出来。
  “大小姐,怎么回事,怎么像是从二小姐的房间里发出来的声音?”吴妈惊慌的问。
  林冰倩顾不得多说,想都没有想就推开了江天道房间的门。
  屋子里已经是灯光通明。
  自己那个在池州大学上学的小妹林冰洁光着脚站在地上,身上裹着一条被子,堪堪遮住了要害!两只光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抓着一根鸡毛掸子气势汹汹。
  再看床上,江天道光着身子蜷缩在床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怎么回事?”林冰倩的心里一紧,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她就觉得让江天道住在小妹的房间里不合适,这丫头睡不惯宿舍,经常会瞒着父亲偷着跑回来睡自己的香床。
  可是父命难违,林冰倩原想着要给小妹打个电话呢,可是偏偏又喝醉了……
  没等林冰洁回答,床上的江天道先开了口:“她……她非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