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22章 自取其辱,妖孽特种兵王第22章 自取其辱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22章 自取其辱

  第22章自取其辱
  巧了?
  你也说巧了是什么意思?
  杜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朱子晗已经指着江天道叫嚣了起来:“威哥,我今天让你来教训的不是别人,也是这小子!”
  也是这小子?那还真是巧了呢!
  杜威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小子,是你自己作孽,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
  而朱子晗身边有杜威撑腰,也是异常的嚣张跋扈,大摇大摆的走到江天道的面前,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上一推:“小子,怕了吧?晚了!在这池州市里,没有我朱少泡不了的女人,也没有敢对我朱少动手的男人!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趴在地上给老子磕三个响头,或许少爷我能放你一马。要不然……”
  话没说完,江天道突然一笑:“要不然怎么样?”
  “要不然……”朱子晗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有心情笑出来,愣了一下才接着说:“要不然今天就打得你跪在地上叫爷爷!”
  说着走到杜威身前,大拇指一晃说:“小子,你知道这是谁吗?”
  江天道摇摇头:“不认识,是跳广场舞的?”
  “噗!”
  周围的人忍俊不禁,噗嗤一下便笑了出来。
  杜威穿着一身拳师专用的青布衣衫,宽松舒适,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像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
  杜威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居然敢说我杜某是跳广场舞的老头?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不等朱子晗发话,他上前一步,两手抱拳:“在下神威拳馆杜威!敢请尊驾大名?”
  杜威很讲套路,尽管这一场架是非打不可了,但打架之前该讲的套路还是一点也不肯少。
  可是江天道却不讲这个,随便的一摆手:“神威拳馆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你不就是替人打架来的呗?想打就打咯,啰嗦什么?”
  说着嘴里又嘟囔了一句:“不就是一条狗吗,还自己给自己戴什么帽子,戴的帽子再高再好看不也还是狗吗?”
  !!!
  杜威的脸一下子又涨得通红。
  这个混蛋,居然说自己是一条狗?!
  尽管杜威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现在就是替主子打架的一条狗,但狗也有尊严的!
  狗是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就随随便便叫的吗?
  “你,找死!”
  杜威就算再好的修养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怒吼一声,身形一闪,一拳就朝着江天道打了过去!
  到底是神威拳馆的馆主,到底是在全省比武大会拿过名次的,一出手看起来就不一般。
  这速度,这步法,一看就不知道比王木生高了多少。
  上一秒他还拱手站在那里行礼。
  下一秒,他的拳头就已经轰在了江天道的胸口!
  江天道似乎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竟然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动。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他的胸口上!
  宁小芸勃然色变,小脸煞白的叫了一声:“江大哥!”
  而朱子晗却是兴奋的大叫一声:“威哥威武!”
  王木生则是脸上露出一丝兴奋,就等着看这小子被师傅打得飞出去,然后口吐鲜血了。
  可是杜威的脸色却是一变!
  他感觉自己的拳头就好像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
  手指都被震得生疼!
  杜威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竟然练成了铁布衫?
  怪不得这么狂妄!
  不过,就算练了铁布衫,老子也要把你打成破布衫!
  杜威怒吼一声,又是一拳!
  这一拳,他朝着江天道的小腹轰去!
  因为他知道,铁布衫的命门就在小腹,就算你把身体各部位都练得硬如铁,这里也是娇嫩的经不起拳头!
  江天道脸色一变,这人如此歹毒,上来就下这么黑的手!
  怪不得刚才王木生偷偷用带铁刺的戒指来偷袭自己,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一样的卑鄙无耻!
  既然你这如此歹毒,那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他身子一闪,然后猛地一脚踹出去。
  正踢在杜威的肘弯上。
  然后大家就看到,杜威的身体就像是一只麻雀一样,飞了出去,一直飞出去三四米远,然后啪的一声跌在地上。
  大家顿时惊呆了。
  神威拳馆的馆主,竟然被这哥们给踢飞了?
  王木生惊叫了一声:“师傅!”
  朱子晗更是傻了眼。
  杜威想用手按着地站起来,可是刚一用力,就觉得肘弯剧痛!
  似乎已经是断了!
  杜威不敢相信,自己这只胳膊,被铁锤打了都没事,居然被人一脚给踢断了?
  但就算是胳膊被踢断了,今天也绝不能在众人面前丢脸!
  要是栽在这里,以后自己的拳馆就不用开了!
  他咬着牙站起来,再次扑过去!
  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没等他扑到跟前,江天道摇了摇头:“真是不知死活!”抬起脚又是一脚!
  “砰!”这一脚踹在杜威的胸口上。
  杜威再次飞了出去。
  这次还没站起来,就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杜威心如死灰的坐在地上,江天道冷笑着走到他跟前:“你还要替人出头吗?”
  替人出头?
  杜威此刻心如死灰,他如今才知道眼前这个对手强大无比,自己就算再练二十年也绝不是对手。
  可笑自己还来为别人出头,到头来却是自取其辱!
  江天道看他这样,倒也没有太过为难他,只是哼了一声:“滚吧!以后记住,做狗也要有狗的能耐,没有能耐就出来咬人,是要被人打断筋骨的!”
  这句话听起来刻薄无比,但在杜威听来却是犹如警世恪言,他点点头,一言不发,扭头而去。
  背后众人都是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只有王木生突然叫了一声:“师傅!”
  杜威的身子停顿了一下:“以后不要再叫我师傅,池州也再也没有神威拳馆这个名字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公司大门,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这时候,江天道这才慢慢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朱子晗。
  “朱少爷,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有点没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吗?”
  朱子晗脸色煞白,此时恨不得把这地板凿开一个洞钻进去。
  原本以为杜威出头,一定可以帮自己找回场子。
  谁知道不但自己的场子没找回来,反而连杜威也栽得体无完肤!
  刚才说了什么?似乎自己说要江天道给自己磕三个响头,要不然就打得他趴在地上叫爷爷?
  朱子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慢慢的朝门口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