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25章 后遗症,妖孽特种兵王第25章 后遗症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25章后遗症
  “医药?”刘明义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好像没有。”
  “真的没有?”江天道很意外,追问了一句:“好好想想,是不是你记错了?”
  刘明义摇摇头:“没记错,公司虽然业务繁杂,但真的没有涉及医药行业。”
  江天道抬起头扫视了一圈,希望能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
  但所到之处大家都是点点头:“老大,小刘说的没错,咱们公司真的不做医药的。”
  “怎么了老大,你怎么这么关心医药,难道你想倒腾药材?”刘明义好奇的问。
  江天道摆摆手:“没事,就是随口一问,你看我像倒腾药材的二道贩子吗?”
  刘明义摇摇头:“当然不像了,况且老大你做了领班,一个月工资一万多块,哪里还用倒腾什么药材?”
  一万多?这司机领班的待遇看来不低嘛。
  对了,晚上说好了要请这帮兄弟们吃饭喝酒,可这饭钱还没着落呢。江天道捏了捏口袋,里边干瘪瘪的,只有几块钱的纸币还有一个钢镚。
  到哪里去弄钱呢?
  这是个问题,难道要上班第一天就去财物预支工资?
  那也太可笑了!
  找林冰倩借钱?貌似有点不靠谱。
  就在江天道头疼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一阵骚乱,伴杂着吵闹声。
  “老大,外边好像出事了!”
  江天道眉头一皱:“出去看看!”
  按道理说,应该是保安出去看看,可是江天道就是按耐不住。
  到外边一看,外边大厅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不少是集团公司的员工,还有外边围观的路人。
  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人。
  “怎么回事?”江天道叫住一个惊慌失措往回跑的前台妹子问。
  前台妹子脸色通红,小鼻尖上都沁出了汗珠:“江大哥,工商局的人来了,非说我们的海洋酒店涉嫌违规经营,要吊销我们的执照,准备往门上贴封条呢。不给你说了,江大哥,我得赶紧给林总打电话。”说着就急匆匆的走开了。
  海洋酒店?
  “老大,海洋酒店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下属酒店,就在大楼的隔壁,可以说是全市最红火的酒店了,能给我们公司带来不少收入呢。”刘明义连忙说。
  江天道点点头,走了过去。
  就见有三个穿着工商局制服的人,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几张封条,看来是准备往酒店的大门上贴的,被酒店的经理拦了下来,请到了这里。
  而他们面前站着的那个满面惶恐,又是敬烟就是让茶的西装男子,不用说就是酒店的经理了。
  “不用在这里忙活了,实话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说什么都不行,就是你们林总来也不好使,酒店肯定是要封的,马上停业!”其中一个满脸麻子的家伙背着手,很是嚣张地说。
  经理满头大汗,手里拿着烟往麻子的手里塞:“张队长,有话好商量,都是自己人何必闹得那么僵呢?再说了,咱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了,我们酒店有什么违规的操作还能开到今天?而且我们可是市里定点的对外接待酒店,怎么可能有违规经营呢?张队长,会不会搞错了?”
  张麻子把手背在后边,根本就不接经理手里的烟:“搞错不搞错我不管,反正是有人举报,上边有了命令,我就得来封,谁说都不好使!”
  说着一把把经理推开:“好了好了,别在这里纠缠了。”说着两个人就朝外走。
  经理急得挡在前边:“张队长,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张麻子一瞪眼:“有话那就给我们方局说去!再在这里阻拦就是阻碍执行公务!”
  听到这里,大家伙儿有很多人明白了。
  刘明义低声说:“老大,肯定是那个王木生搞的鬼!”
  江天道眉头一皱:“怎么和王木生扯到一起了?”
  “老大,你不知道,这个麻子说的方局就是王木生的舅舅方振华,王木生能在这里这么嚣张就是因为有个当工商局的舅舅。你想啊,前脚王木生刚被林总赶走,后脚工商局就来查封我们的酒店,不是王木生和方振华搞的鬼是什么?”刘明义说着,嘴里充满了鄙夷的口气。
  不光是他,所有人都是鄙夷的看着这些工商局来的狗腿子,却是无可奈何。
  “林总来了!”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
  大家一扭头,果然看到林冰倩从楼里走了出来。
  “张队长,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酒店的情况您还不知道吗,已经经营了这么多年,在市里都是典型,还经常组织市里举办的会议呢,怎么可能会违规经营?”
  林冰倩不满的问。这些家伙们,平日里就借着检查的名义到酒店白吃白喝白水就算了,现在居然吃人饭不拉人屎要封酒店?
  张麻子两只眼睛在林冰倩的脸上身上滴溜溜乱转,嘴上说得很好听:“林总,这你可就怪不着我了,我这是奉命办事,是方局下了命令了的。”说着把手里的一张纸往林冰倩面前一举:“林总你自己看咯。”
  林冰倩接过那张纸一看,就见上边赫然写着:“经营违规处罚通知书!”而在通知书的右下角,赫然签着几个字:方振华!
  林冰倩明白了,这是刚才赶走王木生的后遗症啊!
  “张队长,事情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吗?”
  张麻子摇摇头:“林总,我们只是跑腿的,你有什么话还是找我们方局说吧。”
  林冰倩也知道,没有方振华说话,张麻子肯定不会给自己松这个口的。于是点点头:“好,那我给方局打电话。”
  可是电话打过去,却迟迟没有人接。
  很明显,方振华这是故意不接电话。
  张麻子一看:“那就对不起您了,林总。”扭身一挥手:“贴!”
  两个跟他一起来的队员就拨开人群,来到海洋酒店的玻璃门前,先是把一把大铁链锁锁在门把手上。然后一个人刷浆糊,另一个人拿着封条就要往上贴。
  林冰倩脸色铁青,却无计可施。
  就在这时,就听到一声断喝:“住手!”
  一扭头,就见江天道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刚才的江天道还是穿着一身夹克衫牛仔裤,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两个字,老土。
  可是现在他刚刚换了公司新发的西装,顿时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了。
  精神!帅气!还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同样的衣服,再看看旁边的刘明义,还有其他的司机,怎么都找不出同样的味儿来。
  林冰倩也是一愣,完全没想到江天道换一身衣服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精神的让人觉得有点恍惚。
  不过,他要干什么?林冰倩突然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