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75章 吊尸,妖孽特种兵王第75章 吊尸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75章吊尸
  江天道接了电话就出去了,已经出去了一个多小时了却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林冰倩心里开始越来越不安,她想打个电话给江天道问问他在哪里。
  可是又害怕江天道现在接电话不方便,自己一个电话打过去反而会害了他。
  于是她只好自己在那里提心吊胆的等着,竖着耳朵听着。
  黑暗中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林冰倩终于听到外边传来咔哒的一声轻响。
  尽管声音很小,但林冰倩却听得异常的清晰。
  因为这一个多小时来,她一直在竖着耳朵仔细的倾听着,生怕漏掉了江天道回来的任何声音。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而这么担心。
  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个声音,林冰倩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江大哥,你回……”
  话没说完林冰倩就愣住了。
  此刻站在江天道房间门口的并不是他,而是一个陌生的黑衣人。
  黑衣人正猫着腰,用什么东西在捅门锁。
  听到声音扭回头来,脸上居然还蒙着一块黑布!
  林冰倩一下子就愣住了。
  而那个黑衣人却马上反应了过来,一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唔……”林冰倩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用力想掰开对方的手,可是头部很快就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江天道和郑正坤两个还正在龙少的房间里。
  龙少此时已经被麻绳捆成了一个肉粽子,身上却没有穿一件衣服,嘴里还被塞了一只臭袜子,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江天道和郑正坤,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郑正坤走到他跟前,啪的一巴掌给他来了一个耳光:“老实点!狗日地,你雇人撞老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
  龙少只是唔唔的乱叫,江天道把臭袜子从他的嘴里拽出来说:“小子,以后记住,别以为家里有几个臭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有钱不是错,但有了钱就胡作非为就算你老爹再牛逼也救不了你!”
  说着抓着绳子拖着龙少就朝阳台上走。
  龙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吓得叽叽哇哇乱叫:“你,你要干什么?”
  江天道一言不发,一直把他拖到了阳台上,然后对郑正坤说了句:“来,老郑,搭把手!”
  郑正坤应了一声,也走了过去,两个人抬起龙少就把他挂在了窗户外边。
  尽管现在还是春夏之交,天气并不算太冷,但光着身子的龙少被挂在窗户外边,还是觉得冷风吹过来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比起身上的寒冷,内心的恐惧才是最要命的,龙少身子悬空在几十米的高空,急得想要挣扎着爬上去。
  可是手脚都被捆得结结实实,连挣扎都挣扎不了。
  “饶命,饶命啊!”
  龙少此刻吓破了胆,只要这两个人一松手,自己可就要摔成肉酱了。
  他此刻也顾不得面子和好胜了,鼻涕眼泪都流了一大摊,在那里哭着喊着哀求着:“大哥,大爷,江大爷,郑大爷,你们行行好,饶了我这条狗命好不好?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你们,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给放了吧。只要你们放了我,我现在就马上滚回洛市,不要这个狗屁项目了,以后也再也不敢朝这洛阴县里走一步了。”
  看着龙少这股狗熊的样儿,郑正坤心里感到无比的畅快,昨天被人撞得头破血流的那种狼狈,此刻全被报复的快感冲的一干二净。
  “姓龙的,你也有今天?”郑正坤得意的骂了两句,丝毫不理会他的苦苦哀求,把手里的绳子绑在屋子里的沙发腿上。
  “既然你喜欢风光,今晚上就让你在这里好好地风光风光吧!”
  两个人说着把窗户一关,留下在寒风中鬼哭狼嚎的龙少扬长而去。
  可怜的龙少被吊在窗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根本没有一个人理会他。
  “兄弟,哥哥谢谢你,今天让我好好地出了一口恶气!”回到车里,郑正坤激动地对江天道说:“以后你就是我郑某人的兄弟,亲兄弟,有什么用的上我郑正坤的,我赴汤蹈火,绝不眨一下眼睛!”
  江天道笑笑:“客气什么,咱不是都说好了吗?我帮你出这口气,你帮我拿下这个项目,怎么样?”
  郑正坤一拍胸脯:“兄弟,怎么做你说吧,只要你一句话,就算是杀人我也认了!”
  江天道呵呵一笑:“我可不敢让你去杀人,那样换来的项目我也做不了。”说着招招手,在郑正坤耳边说了几句。
  郑正坤仔细的听着,连连点头。
  ******
  和郑正坤分开以后,江天道没有再敢多停留,马上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的楼层上,江天道仔细的倾听了一下,楼层上静悄悄的。
  尤其是林冰倩和宁小芸的房间,更是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光线。
  看来她们已经早就睡着了。
  江天道生怕惊动了林冰倩,蹑手蹑脚的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把手轻轻地放在门把手上。
  刚用手拧了一下,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一种战场上早就养成的警觉让他感觉有种危险的气息弥漫在周围。
  他警觉地四下巡视,周围很平静,看不出有任何一丝的异常。
  难道是自己神经过敏了?江天道摇摇头,还是伸手拧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窗外的月光透过玻璃窗,在地上留下一块白光。
  江天道走进房间,随手关了门,随手就脱了外套,扭身挂在门后的挂钩上。
  就在这时,灯亮了。
  江天道站在那里没有动,保持着一个姿势。
  “你最好不要动,要不然这个女人就会马上死在我手里!”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江天道没有动,甚至没有回头,只是懒洋洋的说了一句话:“什么女人?我可没有女人。”
  “是吗?那这个女人大半夜的往你的房间里跑,难道是酒店里送上门的小姐?”
  这个阴森森的声音冷笑着说。
  江天道转过了身,就见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坐在窗口的沙发上。
  在他面前的地上,林冰倩被绑着手坐在那里,嘴上还被贴了胶带。
  而黑衣人手里的枪口正对着她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