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78章 龙靖云的头疼,妖孽特种兵王第78章 龙靖云的头疼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78章 龙靖云的头疼

  第78章龙靖云的头疼
  如果说聚龙地产的退出让人大感意外的话,那么正坤地产的退出就相当于深水里扔了一颗炸弹。
  要知道,聚龙地产退出以后,可就只有他和兴业地产两家竞标单位进行竞争了。
  现在他又主动退出,等于拱手把这个项目送给了兴业!
  场下一片哗然。
  台上的领导和主持人更是嗔目结舌。
  就连何志云也是吃惊的看着郑正坤:“老郑,你这是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宁死也不会退出这个项目的吗,怎么今天……”
  郑正坤笑笑,看了看坐在林冰倩身边的江天道:“那不是和那个姓龙的赌气吗?那个王八蛋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当然不会把项目让给他了。现在他不玩了,我当然也不会和你们争了,咱们可是老兄弟呢,不是吗?”
  何志云激动地握着他的手:“对,对,老郑,咱们都是好兄弟呢。”
  而郑正坤又走到了江天道的跟前:“兄弟,以后在这洛阴县里有什么事,记得给我老郑打个电话!老郑我没有多大能量,但朋友还是不少的。”
  江天道点点头:“谢谢老哥了!”
  郑正坤哈哈一笑:“谢什么,是我应该谢你才对。”说着摆摆手:“好了,各位,拜拜了!”说着带着自己的人洒脱的走出了会场。
  这下,竞标会变成了独角戏,剩下的就没有一点悬念了。兴业地产和林氏集团联合,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拿下了洛阴县城棚户区的改造工程。
  筹委会的人苦笑着宣布了这一结果,何志云和林冰倩激动万分,而江天道这时候却已经走出了会场,坐在了车里。
  而此时,在县城的另外一个角落里,龙少则是无比的狼狈。
  他光着身子被绳子捆着吊在窗外吊了一宿,身子已经冻成了冰棍一样,手足麻木的连动都动不了。
  最惨的是,当被人从窗外拉上来的时候,龙少的脑子好像也受了一些刺激,语无伦次,看见什么人都是惊恐的往后缩着,一个劲的往卫生间里躲。
  嘴里还一个劲的说着:“大爷,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姓林的小妞我不要了,还给你你绕我一命好不好?”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还是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而在外边的客厅里,一个五十多岁的半老头子,正暴躁的在那里走来走去,不时的发出一声咆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来的时候还是好好地,一夜之间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是谁干的!”
  在他的面前,平日里跟在龙少身边的那个分头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老,老爷,我,我也不知道,昨晚上少爷还很好,说要刚子他们去带那个姓林的妞回来好好地玩玩,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子他们全都不见了,少爷也被吊在了窗户外边。”
  原来,这个五十多岁的半老头子不是别人,正是龙少的父亲,聚龙地产的董事长龙靖云。
  而龙少,则是他唯一的儿子龙心宇。
  聚龙地产是洛市的一家房地产企业,虽然成立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揽下许多重要工程,并且拿下洛市的许多好地段,由此可见聚龙地产的背景有多大,龙靖云的背景有多大。
  龙靖云的背景其实很简单,就是省城的龙家。
  省城龙家可是赫赫有名的望族,龙靖云则是龙家三子,是老爷子特意安排在洛市的一个棋子。
  龙靖云本来想走出洛市,在周边县城也画好自己的蓝图。
  可是没想到,蓝图还没有画好,刚走出这第一步,就被人折断了笔杆!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都是什么人干的!”龙靖宇抓着分头的衣领恶狠狠的咆哮着。
  分头满头的大汗,他使劲的回想着:“老爷,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小子,那个小子干的!”
  龙靖云眉头一皱:“谁?你说的是谁?!”
  “是一个姓江的小子,昨天在会场的时候少爷就吃了他的亏,而且那个姓江的就是那个姓林的小妞的司机,一定是少爷的行动被他发觉了,然后故意报复少爷的!”分头肯定的说。
  龙靖云的眼睛里闪烁着狠辣的光芒:“去给我找,把那小子给我找出来,我要他的命!”说着使劲把分头一推,分头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老爷,不好了!警察来了!”没等分头爬起来,外边的下人突然跑了进来。
  “警察?他们来干什么?”
  龙靖云一愣,随即就恶狠狠的说:“他们来得正好!我儿子变成这个样子,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对我交代!”
  几个警察匆匆走了进来,没等龙靖云开口,前边的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就眼睛扫了一圈问道:“请问哪个是龙心宇?!”
  龙靖云不耐烦的问:“你们找他干什么?你们来得正好,我儿子昨晚上被人用绳子在外边吊了一夜,你们得替他做主,找出这个凶手!”
  那个队长看了他一眼,说:“那个我们自然会调查的,但现在请他们跟我们回去一趟,接受调查!”
  “调查什么?我儿子是受害人!”龙靖云疑惑的问。
  “受害人?”队长嘲讽的冷笑一声,说:“昨天晚上我们抓到一个网上在逃杀人犯,根据这个人交代,龙心宇曾经雇佣他作案数起,杀了三个人,还有一起未遂案件,现在请他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说着掏出一张拘捕令,举在了龙靖云的面前。
  龙靖云有些眩晕,事情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自己儿子明明是受害者,却怎么变成了雇凶杀人了?
  警察们看看他颓废的样子,没有再理会他,径直走进里屋,把还光着身子蒙在被窝里的龙少拉了出来。
  龙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警察:“你,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龙家的少爷,你们走开!要不然我把你们全都杀了!”说着还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刀子,挥舞着想要逼退面前的警察。
  龙靖云的头彻底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