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115章 怎么是你?,妖孽特种兵王第115章 怎么是你?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115章 怎么是你?

  第115章怎么是你
  江天道有些尴尬。
  “这些年,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而且,后来我参了军,一直在外边服役,没有时间来找你。现在退了伍,我想我该来找你了。”
  叶清哦了一声,又问了一句。
  “那阿姨和叔叔都还好吗?”
  江天道点点头:“嗯,他们身体都很好,也常常惦记着你。你呢?这些年好吗?”
  这句话刚问出口,江天道就后悔了。
  谁都知道叶清这些年过着孤儿一般的生活,能好吗?
  果然,江天道马上就看到叶清的眼圈红了一下,似乎是想哭,但硬是忍住了。
  “这些年……我……还好,你终于来了。”
  江天道一愣,叶清的话太过简略,以至于里边包含的内容含糊不清,这让他心里捉摸不定,不知道她要表达的是怎样的感情。
  “咳,外公现在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江天道问。
  叶清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忧郁。
  “外公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脑子也有些糊涂,经常会把我当成妈妈。”
  叶清说着把脸转到了一边。
  但江天道还是瞥见她的眼睛里有泪光闪烁。
  “外公还说,他老了,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说不定哪天就去见外婆了。但他放不下心的只有我,他说,他说要是能亲眼看到……看到你娶我他才能心安。”
  说这话的时候,叶清背着身子,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江天道的心里却是一震。
  如果叶清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今天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了。
  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一个暮年的老人的心愿,他也不能说出这话。
  而且,叶清为什么给他说这个,难道她也?
  江天道不敢想了,头上甚至渗出了冷汗。
  “你呢?现在结婚了吗?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人追求吧?”江天道试着用开玩笑的口气来打探虚实。
  “你说呢?”
  叶清转过了身,两只眼睛看着江天道,看得江天道心里直发毛。
  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江天道有点慌乱,尴尬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但火机点了半天却没有点着。
  叶清走过来,走到他跟前,从他手里拿过了火机,然后啪的一声打着了火。
  江天道越发的狼狈了,把烟凑上去点着。
  “你慌什么?”叶清把火机装进他的口袋,看着他的眼睛问。
  “没,我没慌。”江天道尴尬的说着,把脸转了过去。
  叶清还是看着他,慢慢的说:“我没结婚,也没男朋友。追我的人是不少,有老师,有学生,还有社会上的人。”
  说着走到了江天道的面前。
  “但我告诉他们,我是有男人的,让他们死了那条心。”
  江天道身子一震,手里的烟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他连忙弯腰捡起,也不顾得弹掉上边的灰尘就又胡乱的塞进了嘴里。
  叶清一直看着他,也不说话,就让他在那里尴尬着。
  “好了,说吧,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半天,叶清终于开了口。
  江天道局促的摇摇头,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弄得如此狼狈不堪。
  “没事,我就是听说你在这里教学,所以过来看看你。”
  “真的吗?”叶清的眼睛里明显带着怀疑和促狭。
  “嗯,老妈说过很多次了,以前没时间,今天路过所以过来看看。”
  “是吗?那替我谢谢阿姨,谢谢你们还记得我。”叶清的声调开始变得冷了起来。“现在你也看到我了,回去可以给阿姨交差了,回去吧。”
  说着不等江天道说话,她自己突然抬腿朝远处走去。
  江天道一愣,茫然的看着走远的叶清,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叶清走了十几步,突然停住了脚,扭头大声问:“江天道!你来找我是不是退婚的?!”
  江天道的头轰的一下就懵了。
  叶清是怎么知道的?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吗?
  等不到他的回答,叶清大声又说了一句:“好,我答应你了,你可以回去和你的女朋友结婚了!”
  说完,又扭回头大步走去。
  剩下江天道站在原地发呆。
  按道理说,这么顺利的就完成了退婚的任务,他应该高兴才是。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没有一点轻松,反而感到很沉重呢?
  是因为刚才叶清扭头的时候,眼睛里的那点泪光?
  还是她说的外公的心愿?
  江天道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一定要到叶清的老家去一趟,去看看那位养育叶清长大的老人家。
  站在那里站了好久,江天道才走出操场,回到自己的车子跟前准备离开。
  这时候突然一辆豪华赛跑疾驰而来,噶的一声堵在了他的宝马车前边。
  接着又是一辆面包车,堵在了宝马车的后面。
  江天道皱了皱眉。
  赛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来一个青年,指着江天道就大骂一声:“小子,你想跑?”
  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江天道一巴掌拍在脸上的任畅。
  任畅刚才吃了一个大亏,又在叶清面前出了一个大洋相,当然咽不下这口气。
  离开以后不肯善罢甘休,狠狠骂了蔡进几个人一通之后,又想到了向社会上的人求助。
  于是一个电话,联系上了池州道上有名的老大白步山。
  任畅的老爸任季友是池州有名的娱乐业巨头,家里开了池州唯一一家娱乐场。
  而他的大伯任仲友,更是在市政府当秘书。
  可别小看这个秘书,他可是市长的秘书。
  所以精明的白步山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机会,马上就拍了自己的几个得力手下过来了。
  面包车车门呼啦一下拉开,几个凶神恶煞的青年就从里边跳了下来,为首的一个染着一头红毛,耳朵上还打了一个耳钉。
  挽起的袖子露出胳膊上纹着的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卷。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红毛跳下车,看都看江天道,就问任畅:“任少,人呢?就是这小子敢得罪你?”
  说完抬起头,一伸手就抓住了江天道的衣领。
  “小子,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敢和任少争马子?”
  话刚说完,他的脸色突然刷的一下就变了,嘴里叼着的烟卷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道……道哥,怎……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