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116章 你惹了你惹不起的人,妖孽特种兵王第116章 你惹了你惹不起的人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116章 你惹了你惹不起的人

  第116章你惹了你惹不起的人
  原来,被任畅请来为自己撑腰,帮自己出气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步山的得力手下涛子。
  涛子本来想讨好一把任少,好好地刷一把威风,然后再敲诈几个小钱花花。
  可是没想到一抬头才发现,被自己抓住了衣领的这个家伙,竟然是灭了古老虎,让他老大白步山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的江天道!
  涛子顿时脸色变得煞白,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而江天道只是淡淡一笑:“涛子哥很威风啊!连这大学校园都是你的地盘啊!”
  涛子顿时大汗淋漓。
  可是此刻任畅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了社会上大哥的撑腰,任畅此刻很得意。
  得意的让他有些忘形。
  完全没有注意到涛子此刻脸上的尴尬和惊恐。
  他嚣张的走到江天道的面前,伸出手啪啪的在江天道的脸上轻轻拍着:“小子?害怕了吧?刚才你嚣张的劲儿哪去了?敢和任少我抢马子,你活腻歪了?!”
  江天道没有躲,也没有还手,脸上居然还笑嘻嘻的看着任畅。
  不过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
  这眼神让任畅感到十分的愤怒。
  “麻痹,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老子今天把你的腿打断?!”说着抡圆了胳膊,准备狠狠地给江天道来一个耳光。
  这次,江天道当然不能听之任之了。
  不过也轮不到他动手。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把任畅的手腕抓在手心里。
  任畅一扭脸,吃惊的看到抓着自己手腕的竟然是白步山派来给自己撑腰的涛子哥。
  “涛子哥,你先等等,让我先教训教训这小子。他要是敢还手了你再教训他不迟!”
  任畅还以为涛子是要亲自动手,所以拦住了自己。
  于是就对他说。
  可是话没说完,涛子一抬手,就啪的狠狠一个耳光抽在了他脸上。
  这一巴掌用力比较大,直接把任畅抽得像一个陀螺一样,在地上转了两圈。
  “涛子哥,你这是干什么?”任畅傻了,捂着脸吃惊的看着面前的涛子。“白老大让你们来,是让你们打他,不是打我的。”
  “打你麻痹!”涛子红着脸,两只眼睛瞪得就像是铜铃一样,再配上他一头的红毛,胳膊上的青龙,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啪!”又是一个耳光。
  接着旁边的小弟也不甘落后,抬起腿就朝着任畅肚子上就是狠狠一脚。
  任畅跌坐在地上,肚子疼得肠子都要断了,脸上更是一左一右两个手掌印。
  “涛子哥,你们,你们……”
  “哥你麻痹。老子根本就不认识你,谁是你哥?!”涛子红着脸,抬起脚又踹了两脚。
  “你知不知道这是谁?敢和我们道哥抢马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旁边的小弟唯恐落了后,被江天道记恨,上前又是踢又是踹,打得任畅滚在地上抱着头。
  他此刻才明白怎么回事,自己请来的社会上的老大,见了这家伙居然还要叫哥!
  这下好了,本来是请来给自己出气的,现在却成了给对方请来的帮手。
  “道哥,这小子居然敢和你抢马子,你打算怎么处理他?”涛子讨好的问。
  江天道想了想:“他刚才说什么,要把我的腿打断?”
  一句话出口,连平时里出手狠辣的涛子都不由得心里一凛,但道哥既然说出来了,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知道了,道哥,你先走吧,别脏了你的衣服。”涛子恭恭敬敬的说。
  江天道走过去,蹲下身子,就像刚才任畅拍自己一样,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拍了两下:“任少,我就不陪你玩了,回见了!”
  说完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跳上车扬长而去。
  他并不担心涛子会阳奉阴违,他没这个胆子。
  看到江天道扬长而去,任畅愤怒的咆哮起来:“我,我要找你们白老大!白老大让你们来试帮我教训那小子的,可你们居然帮着他来对付我!我一定要找白老大,我要让他教训你们!”
  可是没有一个人害怕,反而都是带着一种怜悯的表情看着他。
  涛子走过来,站在他面前冷笑着说:“任少?想找白老大可以,随时欢迎!不过今天就是白老大在这里,也只会和我们一样!”
  “为什么?”任畅十分怀疑自己的耳朵。
  白老大可是现在池州道上说一不二的老大,难道他也有害怕的人?
  “没有什么为什么?就凭你惹了惹不起的人!”
  涛子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下:“还愣着干什么?刚才道哥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
  “当然听见了。”几个手下应了一声,拉开面包车门,从里边拉出来一根粗大的铁板手,在手里拍着狞笑着朝任畅走过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过来,任畅惊恐的坐在地上往后退着:“你,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刚才你说要打断道哥的腿?”涛子宁笑着说:“你现在应该庆幸,庆幸自己说的不是要他的第三条腿,要不然你老爹可能就要断后了。”
  “你,你们不要胡来!”任畅惊恐的叫着:“我,我老爸可是任季友,任仲友是我大伯!你们要是敢对我胡来的话,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切,我不管他们能不能放过我,我现在只管道哥能不能放过我!”涛子说着一摆手:“愣着干什么?上!”
  顿时,几个手下一拥而上,手里的铁板手高高举起,然后重重落下。
  任畅的惨叫声惨绝人寰,凄厉的全校园的人都往这边望过来。
  “好了,差不多了!”涛子看看任畅的两条小腿都已经被打断了,于是便适可而止。
  “任少,不是兄弟们不仗义,实在是你运气不好,惹了你不该惹的人。记住,以后千万不要惹道哥,否则就算是你大伯都救不了你!”
  涛子说完拿起电话拨通了120:“喂,120吗?池州大学有学生受了重伤,你们过来抢救一下。”
  挂了电话,几个人跳上面包车扬长而去。
  只剩下任畅躺在校园里的道路上惨叫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