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134章 一入狼牙终身狼牙,妖孽特种兵王第134章 1入狼牙终身狼牙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134章 一入狼牙终身狼牙

  第134章一入狼牙终身狼牙
  一场原本看来难以破解的死局,因为牛长义的到来而迎刃而解了。
  当江天道走出大铁门,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他禁不住伸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但瞬间他的表情就凝固了,因为他看到了那辆军车,还有熟悉的车牌号。
  “靠,这老头子怎么来了?”
  江天道嘴里嘟囔着,扭头就想退回大铁门里。
  但是迟了,大铁门哐当一声关住了。
  “小道子,你个兔崽子!有种你跑?跑一个给我看看!”牛长义跳下车,张嘴就骂。
  江天道尴尬的嘿嘿笑笑:“老牛,怎么把你给惊动了?”
  牛长义一瞪眼:“混蛋小子,你以为你躲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哼,今天要不是老子来,你小子这次麻烦可大了!”
  江天道嘿嘿一笑:“那要不老牛你再把我塞回去得了!”
  他心里很清楚,老牛既然来找自己,那肯定是有比坐牢更麻烦的事等着自己。
  牛长义抬起脚就朝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怎么,你小子还蹲号子蹲上瘾了?放心,想蹲老子会满足你的,不过现在你得跟老子先回去再说!”
  江天道哭丧着脸说:“老牛,你这样好吗?我都已经退伍了……”
  “退伍了又怎么了?”牛长义的牛眼又是一瞪:“是谁说的,只要进狼牙一天,这辈子都是狼牙的人了?!”
  江天道的精神一凛!是啊!这句话自己无数次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说过,一入狼牙,终身狼牙!
  现在,就算狼牙已经不再,自己身上流淌的依然是狼血,体内燃烧的,也永远是狼魂!
  “狼魂!”牛长义一声喝。
  “到!”江天道大声应道,同时踏的一声双脚合十,立正!
  “归队!”
  “是!”江天道大声回应,把手举在眉边,一个标准的军礼!
  “上车!”牛长义说着,扭身跳上了军车。
  江天道正想跟着上车,远处突然一辆红色的轿车朝这边开了过来。
  江天道停住了,看着那辆车。
  那正是自己每天开的那辆红色宝马车。
  是林冰倩接到刘明义的消息以后,马上赶到警局,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江天道正准备迎过去,车里的牛长义却喝了一声:“小道子!快一点,时间很紧迫,任务很紧迫!”
  江天道停住脚,朝着宝马车望了几眼,然后毅然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车上坐的正是林冰倩。
  远远地看到江天道,林冰倩激动地想要哭。
  这几天来东奔西走,提心吊胆,终于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平安的从里边出来,她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
  想要迫不及待的扑进这个男人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告诉他这几个日日夜夜自己心里的煎熬。
  可是还没等她到跟前,就看到江天道已经跳上了那辆军车。
  “天哥!”林冰倩急得放下车窗,把头伸出去大声叫。
  不知道江天道有没有听到她的声音,那辆军车却是无动于衷的离开了拘留所的门口,然后卷起一道尘土,开上了另外一条公路。
  “林总,他们把老大带走了,我们追吗?”开车的刘明义迟疑地问。
  林冰倩看着远去的军车,摇了摇头。
  宝马车停了下来,林冰倩呆呆的看着慢慢消失的军车,泪光闪烁。
  “林总,你说,江大哥他,他还会回来吗?”看着军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宁小芸喃喃地问。
  林冰倩没有回答。
  刘明义则是连忙使了个眼色。
  宁小芸这才注意到林总的眼睛里有泪光在闪烁。
  他还会回来吗?
  这句话像一个重锤重重的敲在林冰倩的心上。
  这个男人到底要去哪里,又还会不会回到这里?
  他身上还有多少神秘的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
  林冰倩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他,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走进他的世界。
  而军车上,江天道扭头看着那辆熟悉的宝马车,一直到看不见。
  “说吧,小道子,那丫头是不是你刚泡的女人?”牛长义突然开了口,冷笑着问。
  “什么丫头?”
  “你说呢?当然是车里坐着的那个丫头咯。”牛长义说:“这种红色的宝马车,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座驾,你敢说里边坐的不是个丫头?”
  这老头子,鬼心眼倒不少!
  江天道没好气的说:“管你屁事呀!老牛,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就别乱操心年轻人的事儿了。”
  “啪!”牛长义一巴掌就打在了江天道的脑袋上。
  “不操心?不操心行吗?”牛长义瞪着牛眼说:“你小子走到哪里就把种子撒到哪里,你快活倒是快活了,可哪回不都得让老子给你擦屁股?告诉你,前几天香港那个姓李的丫头还到部队上找你呢!”
  江天道咝的吸了一口凉气:“老牛,你别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你问问小武有没有这回事?”
  不等江天道开口,旁边的武副官就连忙说:“我作证,牛师长说的一点没错,那天那丫头开着一架直升机就过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保镖,叫什么来着?”
  “花脸彪!”
  “对,就叫花脸彪,这丫头刁得很,牛师长说你退役了她不相信,非要牛师长带她来找你。牛师长不答应,她就一天到晚跟着牛师长,连上厕所吃饭都……”武副官说的津津有味,旁边的牛长义却已经瞪圆了眼睛。
  “你才上厕所吃饭……”
  武副官这才意识到自己把这两件事给串错了,尴尬的一笑接着说:“最后牛师长没办法……”
  “没办法就把我的行踪泄露给了她?”江天道一听就急了,自己为了摆脱李婉那丫头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原以为已经平安无事了,没想到还是让她找到了部队,真是阴魂不散。
  更让他气的是,老牛这个家伙,平时说的那么正气凛然的,没想到居然投降变节,把自己的行踪泄露给了这丫头。
  牛长义狡狯的一笑:“你个小犊子,老子有那么不仗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