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161章 一场虚惊,妖孽特种兵王第161章 1场虚惊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161章 一场虚惊

  第161章一场虚惊
  果然是4K党的人埋伏在这里等他们!
  江天道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多了一个心眼,要不然现在自己两个人就会被打成马蜂窝了。
  只是可怜了那个小伙子,白白的送了一条性命。
  可是谁让他贪财呢?
  看看被吓得瑟瑟发抖的莫妮卡,江天道拍了拍她的后背来表示安慰。
  “没事,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而这时候,华清堂的人听到动静冲了出来。
  那些4K党的人这才收兵开着车跑了,现场只剩下一辆被炸的千疮百孔的车子。
  邓一山接到讯息,从里边跑出来,一眼就认出这辆被炸的千疮百孔的车子,正是江天道开出去的那一辆车。
  “小道子!”邓一山惊叫一声,就扑了上去,也不管车上的火还没有灭,甚至还有爆炸的危险,上去就用铁钳撬着车门,想把里边的江天道给抢出来。
  华清帮的手下也是连忙在那里帮着忙,可是从里边只是抢出来一具烧的黑乎乎的尸体,根本看不清面目。
  “费迪南德,你敢杀老子的兄弟,老子要你的狗命!”
  邓一山红了眼睛,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就死在自己家门口,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而此时,辛晓曼也听到动静来到了门口,看到这一幕她也是头脑一翁,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尽管昨晚上发生了让她十分愤怒的事,可是无论如何,这家伙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不远千里,从千里之外的故土来到这异国他乡,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从恐怖的黑社会手里救出来。
  尤其是那天在停车场,他身负重伤,却依然咬牙挥刀,在一片血光之中砍退越南佬匪徒们的一幕,在辛晓曼的心里已经烙下了深深地烙印。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就这么没了?
  邓一山不是说他是属狼的,没有这么容易死吗?
  可是为什么?
  想着想着,辛晓曼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哭了?为了一个男人而流泪了?
  而这时候,邓一山已经压制不住心里的愤怒,大吼了一声:“弟兄们,老子的兄弟在自己的家门口让费迪南德这个家伙给杀了,你们说,这个仇该不该报?!
  华清帮上下异口同声:“一定要报!”
  “那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到汤普森,宰了费迪南德去!”
  邓一山一声怒吼,提着砍刀就跳上了一辆车,其他的兄弟们也是毫不犹豫,跟上就上了车。
  邓老大为了兄弟们可以赴汤蹈火,难道弟兄们不能为了他的兄弟拼一回命吗?
  眼看着车子就要朝4K党的老窝汤普森酒店开去,这时候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人影,一下子就挡在了邓一山的车前边。
  开车的兄弟连忙一脚踩了刹车。
  “嘎……”的一声,邓一山愤怒的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混蛋!为什么拦老子的车?怕死你可以回去……”
  话没说完,他突然吃惊的瞪着面前的那个人,手里的刀当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小道子,你,你没有死?!”邓一山惊喜的抓着江天道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
  “太好了,我兄弟没有死!我就知道,我们狼牙的兄弟每个人都有九条命,哪有那么容易让洋鬼子给害了的!太好了,没有死!”邓一山激动的抱着江天道的肩膀,拳头更是使劲的捶打着。
  “别……别打了……”
  江天道咳嗽了两声:“老邓,你再打,我就真上西天了。”
  邓一山一愣,这才想起江天道的伤势还没痊愈,经不起自己这一通老拳伺候。
  他连忙松开江天道,但已经是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小道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手指着那辆车,还有烧成了黑炭的那具尸体说。
  江天道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可怜了。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发现门口有很多可疑的车,就没敢过来,给这小子掏了点钱。结果这小子一过来,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邓一山激动的说:“不过那个莫妮卡的小妞呢,你不是给费迪南德送人的吗,他怎么还会杀你?”
  江天道苦笑了一下,一招手,莫妮卡尴尬的从旁边走了过来。
  邓一山傻住了,看看她再看看江天道,心里装了十万个为什么。
  虽然没说什么,但肚子里却已经开始腹诽起来。
  怪不得费迪南德这老小子对你恨得要死,居然追杀到老子的门口。
  原来是为了这个女人!
  江天道一看邓一山的脸色,自然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不过这时候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就使了个眼色,拉着莫妮卡的手就朝里走。
  可是走到门口就停住了脚,面前被一个人给挡住了去路。
  是辛晓曼。
  辛晓曼红着脸,愤怒的瞪着江天道:“姓江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们华夏的军人?”
  江天道愣住了,诧异的看着辛晓曼,不知道这女人是哪根筋抽了,无缘无故的在这里抽什么风。
  而辛晓曼还没有完,还在愤怒的指责着:“华夏的军人都像你这样没组织没纪律吗?为了一个洋女人不顾自己的性命,差点就让那些黑社会炸死在街头,你这样做对得起谁?是对得起培育你的国家和部队,还是对得起为了你提心吊胆的这些兄弟?”
  江天道越发的傻了,老子一向就是这样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就算是在部队也根本没有人能约束了我。可就算老牛也没有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你一个丫头片子凭什么对我说这些?
  江天道无语的看看邓一山。
  邓一山摸了一下鼻子:“别看我,人家说的没错,你对得起辛专家提心吊胆的等了你几个小时吗?嗯,你知不知道刚才辛专家看到那尸体的时候都吓成什么样了?”
  江天道一愣,连忙看了辛晓曼一眼。
  这时候他才发现,这妞的脸上居然有两道未干的泪痕。
  这妞居然为自己流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