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特种兵王第262章 另有对手,妖孽特种兵王第262章 另有对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妖孽特种兵王 > 第262章 另有对手
第262章另有对手
  
  “你……”李启喜气的脸都青了。
  
  而李启川更是愤怒的走过来,一把便抓住了李启海的衣领:“小崽子,你敢阴我?”
  
  李启海看着那双凶狠的眼睛,脸上却没有半点惧色,只是平静的看着李启川,眼神里竟然还带着一丝耻笑。
  
  而这时,李婉站了起来:“怎么?三叔,你想打人?你是觉着老爷子不在了,就没人能管得了你们了,所以连五叔都要打了吗?”
  
  一句话,顿时就让李启川左右不是,他恨恨的推开李启海:“哼!今天不选了!”
  
  说完一扭身,气呼呼的就出去了。
  
  李启川这一走,选当家人的事自然就只能搁置起来了,大家不欢而散。
  
  李启喜脸上挂着阴笑,走到李启明跟前,皮笑肉不笑的说:“二哥,恭喜你啊!”
  
  “恭喜我什么?”李启明看到他的笑就觉得心里发毛,本能地问。
  
  “恭喜你生了一个好女儿,现在又找到老五这么一个好帮手,看来李家这个当家人的位子非你莫属了!”李启喜冷笑着说。
  
  李启明一愣,连忙说:“老四,你们多心了,我可没心思和你们争什么当家人的位子,我不是那个材料。”
  
  李启喜哪里肯信,哼了一声:“二哥,当家人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走路小心点儿!”
  
  说完,扭身便走了。
  
  这话明显就是威胁,胆小的李启明急忙就想要追上去解释,却被李婉拉住了:“爸!你追他干什么?有什么可怕的,难道他们还能把我们给怎么地不成?”
  
  李启明欲言又止,而李启海则说:“小婉,这可不一定,有些人狼子野心,心肠可是比狼还要狠的!”
  
  李婉一愣,不知道李启海为什么说这话。
  
  而李启明则是叹了口气,说:“老五,你明知道这两个家伙不好惹,为什么刚才还把火往我身上引?”
  
  李启海说:“二哥,难道我们被他们欺负了这么多年,还要一直被欺负下去吗?而且你别忘了,现在爸已经没了,这一次他们可不仅仅是欺负我们这么简单,他们的目的是要夺走属于我们的一切,让我们和我们的家人变得一无所有!难道你忍心看着小婉流浪街头吗?”
  
  李启明怔了一下,无话可说。
  
  而李婉则是一愣:“五叔,你这话好像有点严重……”
  
  “严重?”李启海苦笑一声:“你觉得严重吗?”说着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开了。
  
  李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迷茫不解,问李启明:“爸,五叔这是怎么了,说话怎么怪怪的。三叔四叔欺负你我是知道的,可五叔这些年都不在家里,难道还会受欺负吗?”
  
  李启明看着她,欲言又止:“好了,没事了……”
  
  这时候,李婉的电话突然响了。
  
  看了一下,是梁助理打来的。
  
  “李总,查清楚了,梁守明的背后是一个新注册的影业公司,名字叫做喜川影业公司。”
  
  “喜川?”李婉眉头一皱,这个名字有点怪,可又觉得很熟悉的样子。
  
  “李总,三爷和四爷的名字……”梁助理提醒道。
  
  李婉倒吸一口凉气,可不是嘛,喜川喜川,不就是李启喜和李启川吗?
  
  难道又是这两个人搞的鬼?
  
  “李总,三爷和四爷这次好像来势汹汹,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资金,居然想要把Jacky和叶萍给挖过去,那就是想彻底把我们整垮了啊!”梁助理说。“李总,现在Jacky和叶萍就在我这里,非要和我们解除合约,你看……”
  
  李婉紧锁眉头:“我知道了,你让他们等着,我亲自过去和他们谈。”
  
  “好。”
  
  放下电话,李启明就紧张地问:“小婉,出什么事了?”
  
  李婉看着他说:“爸,五叔说的没错,这就是两条狼,现在对我们下手了。”
  
  说着就往外走:“老江,走,我们得赶紧回去,那个Jacky和叶萍还在那里等着我们呢。”
  
  两个人开着车,离开了叶府直奔砾石。
  
  一路上,李婉皱着眉:“老江,我这次可能真的要有麻烦了,要是Jacky和叶萍被挖走的话,那砾石可就塌了半边天了。其他的艺人肯定也会跟着走,到时候砾石很可能会一夜之间从香港最大的公司变成一个三流的影业公司。”
  
  江天道拍拍她的肩膀:“别怕,他们不是和砾石还有合同的吗?只要你不答应和他们解约,他们有什么办法?”
  
  李婉苦笑着摇摇头:“老江,你不懂,这些大腕艺人们的合约上都会有一个解约金,如果人家触发这个解约金条款的话,即使是我们不答应也是拦不住的。当初我们把他们的解约金设定的太低了,这才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
  
  江天道点点头,表示明白。
  
  “我刚才听见你和梁助理说的,又是你三叔四叔在从中作梗?”
  
  李婉点点头:“没错,看来这次这两个人是铁了心想把砾石给抢走了。”
  
  “那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资金?你不是说他们俩分管的酒店和日化都利润不大吗?”江天道好奇的问。
  
  李婉皱着眉:“我也不知道,如果仅仅是按照他们俩的实力来看的话,他们俩就是合起来也搞不成的。因为尽管他们可以掏出这两个人的违约金,可是后续还要有大量的资金来支持的,如果一旦断链的话,不但前边的投入收不回来,还会让他们整个产业都会跟着遭殃,他们不会就这么点钱。”
  
  “会不会是有人想借鸡下蛋,借他们俩的手吃了你?”江天道又试着问。
  
  李婉愣了一下:“这倒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如果是另有其人的话,那我们的麻烦可能就更大了。”
  
  “是啊,现在我们知道你三叔和四叔站在对面,,如果是另有其人的话,就不知道你的敌人在哪里了。”
  
  “怎么办?老江,我现在该怎么办?”李婉急得摇着江天道的胳膊说。
  
  她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浪,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大,以至于她急得一时无措,竟然向江天道这个门外汉开始求助了。
  
  江天道皱着眉,拍着她的后背:“没事,没事,车到山前必有路。”
  
  话刚说完,突然觉得车身猛地一歪!
  
  (本章完)